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09

  邱真追隨唐寅時間最長,自然也最明白他的心思他呵呵一笑,搖頭說道:“不會!正因為大人打了勝仗,鞏固了邊疆,王廷才越加不會把大人調離,反過來講,若是大人在平原縣毫無作為,或者連吃敗仗,那王廷倒是有可能把大人調回都城。”
    “哦!”唐寅應了一聲,悠悠而笑,說道:“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幫我起草一份奏章,交給王廷!”
    “是!大人!”如何寫奏章,如何能把奏章內容寫的即夸大又令人信服,邱真可比唐寅在行的多。
    接下來,唐寅又將邊城的事務詳細安排了一番,并將第一兵團重新調回邊城布防,第四、第五兵團則拉回橫城整頓。
    這一仗,第四、第五兩個兵團陣亡有三千人,傷者也有五千左右,人員損失過半,需要繼續徽兵,收納有生力量。
    第二天,等第一兵團抵達邊城之后,唐寅這才率眾回往橫城。
    臨離開前,邱真見唐寅仍穿一身錦衣,大搖其頭,連稱不妥。
    唐寅不解,低頭看看自己的穿著,沒覺得有什么不妥之處,他問道:“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
    邱真笑道:“若在平時大人身穿金鑼綢緞當然不會不妥,但現在不行,在外人看來,大人這身行頭根本不象是去帶兵打仗的,更象是去游山玩水的,百姓們自然會把勝利的功勞記在風軍將士身,而不會記在大人頭。”
    唐寅樂了,聳肩說道:“記在誰的頭都無所謂,我總不該與去下面的將士們搶風頭!”
    邱真連連搖頭,說道:“大人,你錯了,現在平原縣最需要的是什么?是民眾的信心!但信心要如何建立,這就需要有一個人能夠站出來充當英雄,帶給民眾希望,讓民眾有安全感,甚至讓民眾去崇拜,大人當然就是這個人,而這個人也只能是大人,只有這樣,民眾才能產生凝聚力、向心力,為平原縣的重建奠定基礎,這樣,也可以更加鞏固大人的地位!”
    原來如此!唐寅還真沒有邱真想的那么深遠,仔細琢磨,覺得邱真說的大有道理。他點點頭,連聲應道:“有道理。我應該穿盔甲?”
    “正是!”
    “好!就聽你的!”
    唐寅有時候倔強,有時候也很聽勸。聽從邱真的意見,他換風軍將領的黑盔黑甲,腰跨佩劍,后披紅色披風,騎戰馬,率眾回橫城。
    路無話,天至正午,到達橫城。
    沒等進城,唐寅就覺察到城內的氣氛不太對勁,平原縣內最繁華的城市平日里即使稱不熱鬧,也是人來人往,可現在,城內卻聲息皆無,鴉雀無聲。
    正在他心生疑惑的時候,出城迎接的官元吉、白勇等人紛紛快步前,一各個笑容滿面,拱手施禮道:“恭喜大人,凱旋而歸!”
    “恩!”唐寅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然后看向橫城,問道:“城內……”
    他話還沒說完,官元吉已搶先說道:“大人,城內請!”說著話,他側身閃到一旁。
    唐寅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瞧瞧白勇等人,不知道他們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沒有繼續追問,他催馬入城。
    剛近來,他就被城內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橫城的主街之,人山人海站滿了風國民眾,自唐寅就任以來,還從未在橫城里見過這么多人,估計得到十萬之眾,望眼望去,黑壓壓的一大片。
    唐寅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這時,街民眾也看到了他,突然之間,歡呼聲響起,掌聲雷動,與此同時,無數鮮紅的花瓣從天而降。
    他騎在馬,緩緩揚頭,原來街道兩側的閣樓也聚滿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人們手提花籃,不時將其中的花瓣揮灑出來,成千萬的花瓣在空中飄蕩,仿佛鮮紅的雪花。
    唐寅伸出手掌,接住一片花瓣,隨后慢慢收縮五指,握緊拳頭。
    民眾們對他的歡迎令他由衷的感動,一種被人承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風國民眾,性情爽直又隨性,對唐寅的歡迎并非是由官方組織的,而是民眾自的,話說回來,如果官方可以組織的話,那么唐寅就任的第一天就該看到此番場景了。
    越是明白這一點,唐寅的心緒越是悸動難平。他催馬緩緩走在街道,所過之處,歡呼聲不斷,民眾們高呼著唐寅的名字,聲浪一,響亮震天,回音久久不散。
    唐寅幾乎飄回縣守府的,直至坐在椅子,下人們送茶水和點心,他仍有身在夢境之感。
    跟隨唐寅近來的眾人見他這副表情,相互看看,忍不住都笑了。
    在他們看來,這或許是很正常的事,但給唐寅帶來的震撼太大了,他是孤兒,飽受人間饑苦,現在成為萬眾矚目的英雄,這個起伏落差太大了,也讓唐寅有些難以適應,甚至有不真實感。
    “大人,有兩個消息我要向你稟報!”
    官元吉的話驚醒唐寅,后者回過神來,雙眼直勾勾地看著他,問道:“什么消息?”
    “大人寫給霸關守將英步將軍的信已經送到,英步將軍承諾,只要大人有需要,他定會鼎立相助,購買莫馬一事,他也會從中協助。另外,我已讓莫國商人先帶來一百匹軍馬交由大人鑒定,現正在路。”
    唐寅聽聞大喜,真沒想到,與自己只有一面之緣的英步竟然會幫自己這么大的忙。他連連點頭,笑道:“我應重謝英步將軍!”
    官元吉沒有表態,伸手入懷,取出一封信遞給唐寅,說道:“大人,這是英步將軍的回信。”
    “哦?”唐寅接過,打開信封,取出信紙。
    面的內容很簡單,字跡十分潦草,顯然英步的文化水平并不高,短短數句話中還夾雜著不少錯別字,不過大概意思唐寅還是能看得懂,英步是有心和他深交,希望兩人能成為知己、兄弟,相互提攜等等。
    看罷之后,唐寅將信合起,小心收好,然后又看向官元吉,問道:“元吉,第二個消息是……”
    官元吉說道:“公主殿下出使寧國調停風寧兩國休戰,寧國已經接受調停,停止對我國動戰爭,潼門外的寧軍在逐步后撤,另外,為了表示誠意,君已更換潼門主將,由姚之禮取而代之!”
    這個消息,正是唐寅關注的事情,原來公主殷柔去寧國的調停也大獲成功了,這讓他心里的一塊石頭平安落地。隨后他又托起下巴,仰著頭,默默沉思。
    沒有記錯的話,潼門的守將應該是粱家的長公子梁啟,邱真曾說過此人是用兵的天才,把梁啟撤換掉,換這個姚之禮,還真是令人意外。
    他疑問道:“這個姚之禮是什么人?”
    “大人可能不知道他,但若是提起他的岳丈,大人肯定就不陌生了。”
    “他的岳丈是……”
    “將軍,鐘天!”
    “哦!”唐寅當然不會不知道鐘天是誰。子陽、粱、舞、鐘四大家族合稱風國四大權貴,是風國最具實權的四大貴族,鐘天正是鐘家的族長。在唐寅的印象中,鐘家一直很低調,即不爭,也不搶,只是坐觀另外三家斗的你死我活。
    其實,在唐寅看來,咬人的狗不叫,鐘家算是四大權貴中真正可怕的,甚至比張揚跋扈的梁家更甚。
    因為潼門距離平原縣太遙遠了,一個在風國最西,一個在風國最東北,人們聽完官元吉的話也沒什么反應。
    但邱真卻幽幽嘆口氣,說道:“君如此決定,實在太冒險了。潼門若有梁啟坐鎮,會固若金湯,縱有千軍萬馬來犯,亦難踏入潼門半步,而姚之禮不然,此人空有一副漂亮的皮囊,實際只是個頭腦空空的酒囊飯袋,由他鎮守潼門,若寧國突然毀約,殺個回馬槍,潼門勢必不保!”
    唐寅聽完,暗皺眉頭,但其余的大多數人都不以為然。
    朱諾擺手說道:“潼門會不會出事,又與我們何干?”
    邱真揚起眉毛,反問道:“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潼門若是被破,接下來一馬平川,寧軍可直突都城,都城不保,我大風豈不也亡國了嗎?大風都沒了,還有我們的平原縣嗎?”
    “這……”朱諾被邱真說的面紅耳赤,他雖然是第三兵團的兵團長,但也是個粗人,典型的直腸子,想什么就說什么,說出的話不會經過大腦,不過他也有一點好處,就是知錯馬改。
    他瞥了瞥其他人,見眾人都在不滿地看著自己,責怪他多嘴,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連稱邱真教訓的是。
    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那……是不是需要大人向君諫言,不要更換潼門守將?”
    邱真笑了,氣笑了,說道:“大人職位固然不低,但也僅僅是地方官員,如何能改變王廷的決策,而且王廷內關系復雜,一個不小心就會引來殺身之獲,何況這是四大權貴之爭,大人還是少參與為妙!”
    這不是說了等于沒說嘛!朱諾撇撇嘴,在心里嘟囔一句,但沒敢說出口。
    “所以說,大人應早做安排,以防不測!”邱真若有所指地說了一句,隨后閉嘴巴,再不多言。有些話,在眾人面前也不好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