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10

  唐寅對邱真的意思似懂非懂,但見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也就不再追問。【】
    他話鋒一轉,對麾下的兵團長們說道:“不管怎么樣,這次勝利并不足以震懾蠻邦,也不能阻止日后蠻兵的繼續入侵,所以,征兵還要繼續下去,訓練依然得堅持!”
    “是!大人!”白勇、朱諾、古越、李威這四名兵團長齊齊起身應是。
    唐寅沉默片刻,轉頭問邱真道:“以平原縣目前的狀況,有沒有再繼續增加兵團的可能?”
    “這個嘛……”邱真認真想了想,搖頭說道:“恐怕不行。一縣之內,設立五個兵團,已經算是開了風國的先河,若是再增設新兵團,只怕王廷那邊不僅不會批準,弄不好還會猜疑大人的動機,畢竟,樹大招風啊!”
    唐寅點點頭,邱真的顧慮也是有道理的,他眼珠轉了轉,幽幽而笑,說道:“可以不用新增兵團,但我們可以擴大編制嘛!一個兵團,我們可以擴充到一萬五千人或許兩萬人,如此一來,也就等于增加新的兵團了。”
    邱真沒料到唐寅會想出這樣的主意,愣了愣神,隨即也笑了,說道:“大人的主意雖好,可軍餉物資是個問題!現在郡里只給我們五個兵團的軍餉、糧草和物資,如果大人擴充編制,軍餉、糧草、物資都將不足。”
    唐寅已考慮到這一點,他說道:“因為經常與蠻兵交戰,平原縣軍資消耗過大是可以理解的,我們可向郡里多索要軍資糧餉,另外,我們也可以靠縣內的稅收供養軍隊,當然,前提是得先把縣內的稅收搞去。”
    說著話,他看向官元吉,搞內政,官元吉是主要的執行者,能不能提高稅收,自然也得問官元吉了。
    后者自然明白唐寅是在詢問自己,他面色一正,說道:“大人要增加兵力,保我平原縣長治久安,我官元吉即使掘地三尺,也會弄出錢財,以協助大人。當然,有些政策還需要大人批準!”說著話,他順勢從袖口里抽出一折公文,遞交給唐寅。
    唐寅驚訝地看著官元吉,再瞅瞅手中的公文,忍不住搖頭而笑,原來官元吉是早有準備啊!他將公文展開,定睛細看,面第一條就是大力扶植農業,對耕種者給予獎賞,若是耕種出色,交糧食多,還可以此獲得初級爵位。
    官元吉見唐寅看的認真,走前來,講解道:“平原縣連年戰亂,許多百姓都逃到荒山野林中避難,農地長年無人耕種,大片荒廢,振興平原縣,糧產是重中之重,也是支持大人擴軍的根本,所以,應先恢復農耕。以獎賞吸引避難的百姓重回家園,以爵位激百姓耕地的熱情,只有這樣,平原縣的農產才能在短時間內見得成效。”
    唐寅邊聽邊大點其頭。俗話說的好,兵馬未動,糧草前行,軍中不能一日無糧,糧食對軍隊而言至關重要,甚至可以沒有軍餉,但不能沒有軍糧。
    他沉思片刻,隨即應道:“這條可以實施!”
    官元吉繼續講解道:“第二,振興商業。一直以來,平原縣內憂外患,商業處于停滯狀態,縣內物資賣不出去,外面的物資賣不近來,這也是造成平原縣貧困的主要因素,為了吸引商人進入平原縣,先要有安穩太平的環境,現在蠻兵大敗,縣內匪患已絕,環境沒有問題,其次便要減免商稅,只要有利可圖,商人自然踴躍而至,只有商人的大批涌入,才能帶給平原縣久違的繁榮。”
    有道理!唐寅點頭道:“這一條也批準!”
    見官元吉還要繼續講解下去,而其他人坐在椅子都是心不在焉的樣子,唐寅擺擺手,暫時打斷官元吉,對眾人說道:“諸位如果沒有其它的軍務可議,那么先回去休息!”
    “是!大人!屬下告退!”眾人都是軍中將領,對政務并不關注,聽唐寅說可以離開了,他們如釋重負,紛紛起身告辭,只有邱真留下來沒有走,并不是因為他關心政務,而是他剛才的話還沒有講完。
    等眾人都走了之后,唐寅對官元吉笑道:“元吉,你繼續說!”
    官元吉點點頭,說道:“第三條,不拘一格,提拔人才。以風國歷法來講,無論軍政,其官員都需先有爵位再擁官職,這樣一來,就等于把這些沒有爵位的人才排擠在外,而普通百姓是難以擁有爵位的,所以,一直以來官職都被那些貴族長期占據,大人應打破這條界限,提拔人才應不存偏見,一視同仁。”
    “恩!”唐寅對此是深有體會,而且他本身也沒有門第偏見,貴族和平民百姓在他眼中都一樣,反過來講,他倒是覺得普通百姓比貴族更樸實。
    這時邱真插口道:“如果提拔人才,任命官職不需要爵位,那么第一條,以爵位獎賞務農出色者就失去了意義。”
    官元吉悠然而笑,說道:“邱大人講的正是我要說的第四條,以爵位頂罪!大人,我們風人性情直爽彪悍,容易爭強好勝,私斗常有生,因私斗傷人而坐牢者眾多,但是若擁有爵位,便可以爵位抵消罪責,以此來鼓勵人們爭取爵位。”
    唐寅皺了皺眉頭,官元吉的前三條他都沒有異議,惟獨這個第四條,以爵位頂罪這一點他無法茍同,有罪就是有罪,怎能拿爵位去抵消呢?當然,現代人人平等的思想不能拿來規范這個時代的人,但唐寅還是覺得心里不舒服。
    官元吉看出唐寅的不滿,他輕嘆口氣,說道:“這一條其實只是暫時性的,其目的是為了刺激人們努力耕種,好爭取爵位,為自己獲得一塊‘免死金牌’,等到日后平原縣一切都恢復興盛之后,這條自然也就作廢了。”
    唐寅沉吟了一會,點頭應許道:“好!這一條也可批準!”
    “多謝大人!”官元吉拱手道謝,繼續說道:“第五條,吸引其它城縣百姓遷入平原縣……”
    官元吉講,唐寅聽,前者講的滔滔不絕,后者也聽的津津有味,等官元吉把公文的二十條部講解完之后,已過了足足一個半時辰。
    終于了解完全部的內容,唐寅長出口氣,這份公文自己看起來都覺得累,不知道官元吉在編寫時得花費多少心思。
    他沖著官元吉感激的一笑,說道:“元吉,你辛苦了,這二十條內容,我全部同意,你放手去做就好!”
    官元吉挺身站起,在唐寅面前恭恭敬敬深施一禮,說道:“卑職遵命!”
    有才華的人難得,而懂得欣賞又信任他的人更難得。官元吉投靠唐寅之后,可以說他在內政方面的天賦得到最大程度的揮,這為也平原縣的迅崛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可算輪到我了!官元吉講完,唐寅和他同出口氣,一旁的邱真也同樣長出口氣。
    沒等唐寅招呼,他先把風國的地圖拿了出來,鋪在桌。
    唐寅不解地看著邱真,不知道他又什么瘋。
    邱真看看唐寅,又瞧瞧地圖,問道:“大人,如果潼門那邊真的生意外,都城有變,你認為我們應如何自保?”
    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你以為寧國會不守承諾,再次舉兵來攻!”
    “一切都有可能,防患于未燃總不會有錯的。”
    唐寅起身,走到桌前,看了看地圖,緩緩搖頭,平原縣地勢不佳,四面平原,無險可,如果真有敵人從內部攻來,根本無法抵擋。他苦笑說道:“如果寧兵真能長驅直入,打到我們這里,我們也只有拼死一戰了。”
    邱真搖頭,說道:“不然!大人,其實有處天險,可隔絕敵兵于外部,難以踏入我縣一步!”
    “哦?”平原縣還有這樣的天險嗎?唐寅低著腦袋,仔細查看地圖,找了半晌也沒現邱真說的這處天險,他狐疑地問道:“在哪?”
    “在這!”
    邱真手指劃過平原縣,一直指到天關。
    唐寅和官元吉看罷,臉色同是微變。
    天關是天淵郡的入口,關卡以北,皆為天淵郡領地。唐寅到平原縣就職時也路過天關,那時他就覺得天關這座要塞城池的地勢得天獨厚,甚至更勝潼門,只是天關位于風國境內,并無戰略意義。
    天關并非平原縣管轄,而是直屬天淵郡,唐寅只是平原縣的縣守,如何能管到天關去?
    邱真自然理解唐寅和官元吉的困惑,他看了看左右,壓低聲音,問道:“難道,大人只滿足做一縣之嗎?”
    唐寅聞言,立刻瞇起眼睛。
    邱真正色道:“大人的目標不僅僅是要對外,也應該對內,對內,目標就是天淵郡的郡一職!”頓了一下,他又道:“郡余合只是個貪得無厭的無用之人,大人應早做準備,取而代之。控制了整個天淵郡,便可以以天關為屏障,無論是寧軍打來還是王廷要對大人不利,我們皆可有待無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