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11

  邱真說完,唐寅和官元吉久久無語。【】不知該說邱真的野心大還是該說他的膽子大,竟然要唐寅扳倒余合,然后取而代之,做天淵郡的郡。
    沉默許久,唐寅回過神來,搖頭而笑,說道:“堂堂的郡,豈是我想扳倒就能扳倒的……”
    沒等他說完,邱真打斷道:“其實也不難,大人只需等待一個時機!”
    “什么樣的時機?”
    邱真嘴角動了動,沒有繼續說下去,話鋒一轉,說道:“不管什么樣的時機,大人想坐郡的位置,手中必須得擁有一支實力強盛又規模龐大的軍隊,所以說,大人要擴軍,正是當務之急的大事。”
    “恩!”唐寅點點頭。他要擴軍,是為了應對蠻邦的入侵,而邱真支持他擴軍,則是為了對內,想法相同,但目的卻截然相反。頓了一下,他問官元吉道:“元吉,以我縣目前的狀況,最多能維持多少軍隊?”
    官元吉想了想,說道:“八萬到十萬之間。”
    “那好,我們就先把軍隊擴充到八萬!”唐寅對邱真說道:“把我的意思傳達給各兵團長,讓他們抓緊時間,盡最大努力,招收新軍!”
    “是!大人!”
    “另外,再給余合寫份公文,先報喜,然后再要糧餉、要物資,補充縣內儲備!”
    “明白!”
    “元吉,你幫我準備一份厚禮,送到霸關,交給英步將軍,我們總不能讓人家白白幫忙。”
    官元吉一笑,說道:“大人,這點屬下已經交代過了。”
    “很好!”唐寅含笑點頭,官元吉辦事周到,總是無須他心。
    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完,邱真和官元吉這才雙雙離去。
    等他二人走后,唐寅又去探望江默和嘉熙二人。
    在邊城戰斗中,江默和嘉熙都受了傷,不過前者是受了內傷,傷勢較重,后者只是皮外傷而已,并無大礙。現在江、嘉二人都住在縣守府的客房,房間不小,一左一右各擺放一張床鋪,房內除了江默和嘉熙外,還有程錦和傲晴。
    看到唐寅前來,四人先是一愣,隨后急忙起身施禮,躺在床的江默也要起身,唐寅搶先前,將他肩膀按住,搖頭說道:“好好養傷,不用客套!”
    說話的同時,他仔細打量江默,后者身沒有明顯的外傷,但是內腑因蠻將的重擊而受損,臉色蒼白,身體虛弱,即使是暗系修靈者,也需要一段時間精心調養。另觀嘉熙,后者的外傷已通過暗之靈氣修復,痊愈如初。
    邊城一戰,江默和嘉熙二人表現英勇,尤其是前者,關鍵時刻,寧死不退,拼性命打掉了蠻兵的攻城武器,為己方的增援贏得時間,居功至偉。
    唐寅默默考慮該給江默什么樣的獎賞,如果他是軍中將領,那么直接加官進爵就可以了,可江默剛剛加入自己麾下不久,在軍中并無職位,而且目前的五個兵團也沒有空缺讓他填補。
    他垂沉思,久久未語。
    程錦、傲晴、江默、嘉熙四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尤其是江默,心中忐忑不安,他們四人剛剛投靠唐寅,一場戰斗下來,別人都安然無事,只有自己身負重傷,唐寅會不會因此懷疑自己的實力,而要放棄自己?
    想到這里,江默急了,身挺起,說道:“大人,這次是屬下大意,被蠻人所傷,下次……”
    “呵呵!”唐寅含笑打斷江默,拍拍他肩膀,說道:“我并沒有怪你的意思,正相反,我倒是覺得你拼死退敵,功勞甚大,所以我在考慮該給你什么樣的獎勵。”頓了一下,他又瞅瞅程錦、傲晴、嘉熙三人,頭動,暗系修靈者對比光明系修靈者有不可取代的優勢,所以暗系修靈者的人才十分難得,自己必須得把他們牢牢拉攏在自己的身邊。想著,他心思一動,說道:“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們認為合不合適!”
    四人相互看看,齊聲說道:“大人請講!”
    “你們四人,暫不編入軍中,而自成一系,專司負責對內對外的情報、刺殺以及協助風軍作戰,你們認為如何?”
    有實際的事務可做總比沒有任何頭銜要強得多,這也讓四人的心里更加塌實。他們沒有多想,異口同聲地應道:“我們聽從大人的!”
    程錦眼珠轉了轉,又追問道:“那……大人,我們以后聽誰的指揮?”
    “直接聽我調遣!”
    四人聞言,心中甚喜,臉不自覺地浮現出笑容,直接聽唐寅調動,就等于是唐寅的直屬部下,不受他人管制,更談不受光明系修靈者的排擠了。程錦又追問道:“大人,那我們叫什么名字?”
    “叫……”唐寅也不知道該叫他們什么,停頓片刻,隨口說道:“就叫暗箭!暗,是說明你們修煉的是暗之靈武,箭,是希望你們能象飛翔之箭,無堅不催,殺敵于千里之外!”
    四人精神為之一震,齊聲說道:“多謝大人賜名!”
    唐寅一笑,說道:“程錦,你暫時為暗箭的隊長,江默為副隊長,日后若再有暗系修靈者投奔,一律編入暗箭之內,諸位認為如何?”
    “沒問題,大人!”由程錦和江默出任正副隊長,傲晴和嘉熙都無意見,另外還要把以后來投的暗系修靈者全部編入暗箭,這絕對是件好事。尤其是程錦,被唐寅任命為隊長,雄心頓起,立刻就下定決心,拉攏更多的暗系修靈者進入暗箭,將其做好做強,自成體系。
    江默自然也十分興奮,這次負傷,非但沒有受到唐寅的責備,反而還得到副隊長一職,真是因禍得福。
    這時,反倒是嘉熙面帶難色地低聲問道:“大人,那我們的俸祿是……”他這話問的直接,但也很實際,畢竟沒有誰會愿意為人家做白工,而且還是出生入死的白工。
    唐寅也不見怪他的直言不諱,悠然而笑,連想都沒想,說道:“以兵團待遇來算。隊長領兵團長的軍餉,副隊長領副兵團長的軍餉,隊員一律領千夫長的軍餉!”
    這個待遇算得夠高的,其實待遇的多少,嘉熙也不是很在乎,但是唐寅給的待遇越高,說明他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越重,這讓暗系修靈者低卑又好強的自尊心能得到滿足。
    嘉熙聽完,放下心來,喜形于色,急忙插手施禮道:“多謝大人!”
    唐寅點點頭,環視四人,說道:“你們好好休息,若有事情,盡管來找我!”
    “是!大人!”
    此時的唐寅也并未太看重他一時性起組建起來的暗箭,其目的只是為了籠絡住前來投奔自己的暗系修靈者,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日后暗箭還真成了他手中一支傷人于無形的利箭,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都令人聞風喪膽。
    邊城一戰,風軍大敗蠻兵,整個平原縣都陷入喜慶當中,百姓投軍也變的異常踴躍,僅僅征兵的第一天,前來報名的人就過兩萬,其中有平原縣的百姓,也有其他城縣的居民慕名而來,這種狀況倒是令唐寅以及麾下的將領們感到以外。
    各兵團長因為增收新兵一事而變的忙碌,唐寅也沒閑著,他找來古越,將他所學過的地滾刀法傳給后者,并讓古越再傳授給全軍,以此來破蠻兵的重裝甲騎兵。
    地滾刀法想要精通很難,但只求入門卻很容易,唐寅化繁為簡,只傳授簡單又實用的招式。
    古越很聰明,一點即通,沒過幾天便將唐寅傳的刀法練熟,隨后便應用到對全軍的訓練當中。在他看來,這不僅破蠻兵的重裝甲騎兵有效,即使是近身格斗、臨危保命之時,效果也很不錯。
    訓練中,邊城一戰時繳獲的蠻兵盔甲、戰馬派用場,以身體強壯的士卒裝扮成蠻兵重裝甲騎兵的樣子,然后再與風軍對戰,如此實戰的訓練,令風軍對地滾刀法的掌握變的更加純熟和靈活,同時也容易找到重裝甲騎兵更多的弱點。
    這天,樂天和艾嘉雙雙來找唐寅,同時還帶來一位骨瘦如柴的中年人。
    見到唐寅之后,樂天拿出一張圖紙,攤在桌,說道:“大人,這是我和艾嘉重新繪制的蠻邦地圖!”
    聽聞這話,唐寅立刻來了興趣,走前來,低頭細看。
    這張地圖和樂天曾給他看過的那張羊皮地圖一模一樣,只是面的標注已全部使用了風文。
    唐寅邊看邊問道:“這果然是貝薩城邦的地圖?”
    “是的,大人!”
    樂天答道:“我已找人全部翻譯過來。”
    “找誰翻譯的?”唐寅隨口問道。
    “他!”樂天指了指他領來的那名中年人。
    唐寅一怔,抬起頭看,順著樂天手指,打量中年人。這人應該只有四十出頭,但皮膚黝黑,身材干瘦,滿臉的褶子,冷眼看去好象有五十多歲的樣子,衣著破舊,下面的鞋子已經破了洞,顯然此人的日子并不好過。
    “你是……”
    唐寅剛開口,中年人身子一顫,連忙跪倒施禮,結結巴巴道:“小人張宣,拜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