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12

  “起來,不用多禮。”唐寅揚頭說道。
    “是!大人!”自稱張宣的中年人顫巍巍地站起身。
    唐寅拿起地圖,問道:“這是你翻譯的?”
    “是的!”
    “你會蠻語?”
    “是的。”張宣不敢看唐寅,低頭小聲應道。在平原縣,會貝薩語的人并不多,而且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甚至還會受風人的嘲諷挖苦,被扣不忠風國投靠蠻邦的大帽子。
    唐寅深深看了張宣一眼,問道:“你為何會蠻語?”
    “因為……因為小人曾在蠻邦生活過十年。”
    “哦?”唐寅挑起眉毛。
    “大人不要誤會,小人并非投奔蠻邦,而是被蠻人抓去做了奴隸。”說著話,張宣伸出舌頭。
    唐寅定睛一看,只見在張宣的舌頭有個大大的環行烙印,很顯然,那是被燒紅的鐵硬生生烙去的,即使很久遠了,但烙印仍然清晰。
    對于一個人來:k這是一輩子都無法洗刷掉的恥辱。
    他皺起眉頭,問道:“我們風人被抓到蠻邦做奴隸的很多嗎?”
    張宣咽口吐沫,點頭應道:“很多!蠻人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許多風人被抓去不久就被折磨死了,象我這樣能活著逃回國的沒有幾個。”
    “原來是這樣!”唐寅心中嘆息的同時,對蠻邦的恨意也更深。他放下地圖,問道:“你被抓去的地方是哪里?指給我看!”
    “是這!”張宣手指地圖,說道:“它叫獸王鎮。”
    唐寅看著他所指的地方,這里距離風國邊境不算太遠,應該算是貝薩城邦內與風地最為接近的城鎮了。
    張宣說道:“這里是蠻邦的軍事重地,囤積大量軍資、糧草,也是蠻軍入侵我國的跳板,每次大股蠻軍襲擊我國,都會從貝薩城出,中途路過獸王鎮進行補給,然后再轉由獸王鎮突入我國領地。”
    “哦!”唐寅目露精光,幽幽應了一聲,原來蠻邦還有如此重要的軍事要塞藏匿在風國附近。想著,他抬起頭來,直視張宣,問道:“獸王鎮有多少蠻兵駐守?”
    “大……大概有五千到一萬人……”張宣被唐寅雙目中突然射出的寒光嚇了一跳,在唐寅前面,他本就提心吊膽,現在更是嚇的連話都說不清楚。
    見狀,唐寅收起眼中的寒意,微微一笑,放柔語氣道:“你不用怕,只要你提供的消息準確,我會重重獎賞你!”
    “是、是、是!”張宣連連答應,道:“大人,就算再借小人幾個膽子,小人也不敢騙你啊,我說的這些都是親眼所見,絕對真實,但是……我逃離獸王鎮已有一段時間了,至于現在那里的守軍有多少,我也不清楚。”
    “這倒無所謂。”唐寅眼珠轉動,心不在焉地擺擺手,偷襲獸王鎮的計劃已在他腦中醞釀而成。過了半晌,他又垂下頭來,點著地圖,問道:“這里就是貝薩城邦的都城?”
    “是的,大人,這里就是貝薩城。”
    “莫非斯聯邦象貝薩城邦這種規模的國家有幾個?”
    “這……”張宣咧了咧嘴,莫非斯具體由多少城邦組成,他也不是很了解,他撓撓頭,說道:“具體有幾個城邦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貝薩城邦是眾城邦中最大最強的一個,在莫非斯聯邦內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這么說,征服了貝薩,就等于征服了莫非斯?”唐寅好奇地追問。
    “這……應該差不多!”張宣回答的模棱兩可。
    從他身再問不出有價值的東西,唐寅笑呵呵地說道:“張宣,你現在可有住地?”
    “小人住在城西。”
    “恩!”唐寅點下頭,說道:“我看你就不用回去了,以后就留在縣守府!”
    “啊?”張宣嚇了一跳,懷疑唐寅的言外之意是不是要殺掉自己啊。
    就連旁邊的樂天和艾嘉也是暗皺眉頭,搞不懂唐寅是何意圖。
    “大人饒命啊!”張宣嚇的撲通跪倒,連聲說道:“小人句句屬實,絕無半點虛假,大人明察,大人明察啊!”
    唐寅嘖了一聲,不滿地說道:“我又沒有要殺你,你求什么饒?起來!”頓了下,他又道:“我讓你留在縣守府,是要你教我貝薩語,至于工錢嘛,每月按十兩銀子算,你可滿意?”
    “啊?啊、啊!是這樣啊!”
    張宣聞言,這才弄明白唐寅的意思,同時在心里也長出一口氣,他抹了抹額頭的冷汗,急忙從地爬起,連聲說道:“滿意、滿意!只要大人讓小人做的事,小人一定毫無怨言。”
    “呵呵!”唐寅笑了。
    這時,艾嘉問道:“大人,你為何要學蠻語?”
    “不僅我要學,你們也統統要學!”唐寅正色說道:“日后,我們與蠻邦的戰斗還不知要持續多久,不懂蠻邦的語言,如何能了解對手?如何能洞察敵人的重要信息?要記住,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原來如此!樂天和艾嘉相互看看,齊齊點頭應道:“屬下知道了。”
    唐寅說道:“尤其是你二人,更應該學會蠻語,并且督促各自的部下在最短的時間內精通蠻語,你倆負責對蠻邦的刺探,若不會蠻語,很難判斷所得情報的準確性。”
    “大人教訓的極是!”樂天和艾嘉暗吐舌頭,同時也把唐寅的話牢記于心。唐寅說的并沒錯,想刺探蠻邦的情報,若不會蠻語就太麻煩了。
    唐寅向管家唐忠招了招手,然后沖著張宣揚下頭,說道:“先帶他下去,再幫他間客房!”
    “是!大人!”唐忠話不多,被唐寅找來做縣守府的管家后,對唐寅的恩情銘記于心,一切都以他馬是瞻。
    唐忠是軍中老油條,善于察言觀色,感覺唐寅還有話要說,他沒有走在前面,而是讓張宣先行。等張宣出去之后,他湊到唐寅近前。
    暗叫一聲聰明,唐寅嘴角挑了挑,低聲說道:“唐忠,盯緊此人,暫時不要讓他離開縣守府半步!”
    “明白!”唐忠答應一聲,隨后快步走了出去。
    唐忠帶張宣前腳剛走,唐寅立刻伏下身子,認真查看地圖,并在心里默默盤算,過了好一會,他指點地圖的獸王鎮,說道:“這處蠻邦要塞,我們必須得搗毀!樂天、艾嘉,我給你二人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查明獸王鎮一切信息,包括里面駐扎的蠻兵數量、城防狀況以及周邊的地形地勢,還有距離我風地具體有多少里,總之,越詳細越好,能辦到嗎?”
    沒等樂天答話,艾嘉已搶先答道:“沒問題,大人,屬下親自前去打探!”
    艾嘉這么說了,樂天也不好再推辭,本來對部下的訓練還沒有全部完成,不應接手這么重要的任務,但是艾嘉的應允只能讓他硬著頭皮接受,他苦笑道:“屬下遵命!”
    唐寅滿意地點點頭,說道:“事成之后,重重有賞,你二人去!”
    “屬下告辭!”樂天和艾嘉雙雙拱手,轉身離去。
    他二人走后,唐寅仍盯著地圖,默默沉思。
    若真是要偷襲蠻邦的重鎮,先要準備的就是軍馬,步行前往,長途跋涉,那太不現實,也容易被敵人現行蹤,只有靠騎兵的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實施閃電戰偷襲才有得手的可能。
    可是,己方的軍馬在哪呢?
    唐寅正為軍馬一事犯愁,但沒過兩天,好消息傳來,寧國馬商抵達橫城,同時還帶來了一百匹寧國戰馬。
    聽聞這個消息,唐寅自然大喜,與前來報信的官元吉快步出府。
    府門外,停有百匹高頭大馬,皆著通體棗紅,身沒有一根雜毛。
    正在唐寅舉目觀望之時,一名中年人笑容滿面地走了過來,在官元吉眼神的示意下,他快步來到唐寅近前,一躬到地,態度謙卑客氣地說道:“閣下就是唐寅唐大人!小人趙沮,乃莫國商人,特來拜會!”
    唐寅先是打量趙沮一番,然后轉頭看向官元吉。
    官元吉低聲說道:“這位就是我向大人提起過的莫國朋,與我往來已有三年,為人誠信,十分可靠。”
    “恩!”唐寅沖著趙沮一笑,說道:“趙兄遠道而來,一路辛苦,府內請!”
    “啊!大人先請!”
    趙沮邊跟隨唐寅進府,邊指揮手下仆人將馬匹統統拉入府內。
    進入大堂,眾人分賓主落座。
    等下人送茶水之后,唐寅笑問道:“趙兄一路至此,路可太平?”
    “呵呵!”趙沮輕笑一聲,說道:“托大人的,一路平安。”說著話,他又向官元吉拱了拱手,說道:“元吉兄為我安排了隨行人員,身帶有風國官文,所以路所遇關卡,并未受到太多盤查。”
    “哦!”唐寅暗贊官元吉細心,事事考慮周全。他問道:“這次帶來的馬匹有多少?”
    “正好一百匹。”
    “那么價錢方面……”
    “價錢方面元吉兄已與我談過,在下覺得,每匹良馬一百二十兩銀子算得價格公道,大人覺得呢?”
    唐寅哪里知道莫國的馬要多少錢買才劃算,不過他明白馬商的利潤很高,能把價格壓低就應該盡量壓低,何況自己這邊正在擴軍,急需錢財,能省則省嘛!
    他微微一笑,端起茶水,故作老成又暗含試探地說道:“我與霸關主將英步將軍可是多年的老朋,據我所知,莫國的馬并沒有那么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