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14

  被三人這么一鬧,唐寅也失去了繼續逛下去的興致,正想打道回府,耳輪中音隱約聽到有心樂聲傳來。
    他尋聲望去,原來不遠處有家排場不小的茶樓。音樂正是從那里傳來
    唐寅向邱真招呼一聲,信步走了過去。
    茶樓分下兩層,里面空間十分寬敞,收拾得也很干凈,向里看,最里端是半人多高的戲臺,此時正有人在臺演戲,邊說邊唱,但并不是京劇類型,倒是和現代的話劇有些相像。
    唐寅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形式的戲劇。興趣十足,隨意找個位置落下,然后聚精會神的看起來。、
    臺演的戲很平民化,服裝、道具都十分粗糙、簡陋,但當時的背景來看已算是非常難得了。
    此時正演一段家園被蠻兵踐踏的情景,這引起臺下許多客人的共鳴,不少人看著看著就落下淚來。
    正當場內氣氛充滿悲哀情緒的時候,臺突然出現一名手持木刀的給一人,他帶領風兵并將強橫的蠻兵一一殺掉,這時,臺下響起一片掌聲和歡呼聲,茶樓的氣氛也訊火熱起來。
    邱真咧嘴笑了,對著身旁的唐寅低聲說道;“唐大哥,這是在演你啊!”
    “哦?”唐寅精神一振,看得更用心,連店小二來詢問點什么東西都沒聽見。
    邱真要了一壺茶水,兩疊瓜子和花生,陪唐寅看下去。
    戲臺,黑衣人打跑了蠻兵,受到民眾的尊崇,被風軍前呼后擁,趾高氣昂的離開了,可還沒等民眾們展開慶祝,一群打扮粗野的大漢又沖臺來,欺壓民眾,又打又搶,引得民眾哭喊連天。
    若是唐寅沒逛夜市,沒看到惡霸欺壓商販,那他只會認為這是一場戲。沒有實際意義,但此時再看到這些,心有感觸,看來在民眾的心里,對惡霸的憎惡跟更甚于蠻兵,若不及時整頓,那還了得?
    他默默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先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惡霸以及面的保護傘統統解決掉。
    他正琢磨著,這時,急聽茶樓的大門處傳來一聲巨響,接著,數十名風軍手持長矛沖了進來。
    這可不是在演戲。來的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風軍,手中的武器也都是真家伙。
    “停!不要演了!不要再演了!”風軍中走出一名隊長模樣的漢子,他握著佩劍的劍柄,目光如電,在茶樓內走來走去。
    茶樓的客人們連同臺演戲的諸人同是大驚失色,不明白生了什么事,為何會突然出現這么多的官兵。
    茶樓的掌柜是位五十出頭的中年人,他繞過柜臺,快步跑前來,沒笑應擠笑,點頭哈腰地問道;“軍爺,生了什么事?為何……”
    “生了什么事?”帶隊的隊長伸手將掌管的衣領子抓住,喝道;“你們演的是什么戲?妖言惑眾,我現在要查封茶樓,無關人等,立刻離開!”
    嘩官兵隊長的話音剛落,茶館里的客人們便急匆匆站起身,爭先恐后的向外跑去,俗話說民不與官斗,普通百姓即使心里再怎么樣不滿,也不敢與官兵叫板甚至生沖突。
    茶館掌管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可是又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客人們落荒而逃,束手無策。
    唐寅和邱真自然沒有跑,二人都在猜測這隊風軍是隸屬哪個兵團的,為何會有如此大的權限,可以隨意查封城內的茶館。
    “我們有何錯?為什么要被查封?”
    這時,戲臺的后面傳出嬌滴滴女子的聲音,隨著話聲,一名妙齡女子從臺后走了出來。
    她看去只有二十出頭的年歲,嬌膚粉白,美艷如花,絕美的五官精雕細鑿一般,人還未到,迷人的麝香已迎面撲來。即便是見過世面的唐寅和邱真也忍不住暗贊一聲:好美!
    到此等美貌的女子,那官兵隊長不自覺地呆了呆,兩眼直,眼珠子都快飛出眼框,抓住掌柜衣領的手也下意識地松開。
    “你……”不知過了多久,官兵隊長終于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目光貪婪地在女子玲瓏有致的身軀游動,吞口吐沫,故作鎮靜地問道:“小姐是什么人?”
    妙齡女子走到近前,先沒有理他,而是扶住掌管,問道:“鐘伯,你沒事?”
    “沒事,沒事!”掌柜連連搖頭,看看女子,又瞧瞧那色瞇瞇的官兵隊長,面露憂色,低聲說道:“小姐你……”
    女子沖他一笑,暗示他不用擔心,隨后,這才看向官兵隊長,柔聲說道:“這家茶館是我開的。”
    “哦?”官兵隊長正愁找不到借口,一聽這話,兩眼立刻放光,嘿嘿冷笑道:“那正好,你跟我們走一趟!”
    “為什么?”
    “你的茶館以演戲之名,妖言惑眾,挑撥、煽動百姓情緒,只此一條,就足夠要你的腦袋。”
    “呵呵!”女子非但沒有緊張害怕之色,反而笑出聲來,說道:“我家的茶樓,開遍全國,為何在別處都平安無事,偏偏在你這里就成了妖言惑眾?我看你們做賊心虛、居心叵測倒是真的!”
    “大膽!”官兵隊長聞言大怒,伸出手來,作勢就要抓向女子。
    那女子面色突然一冷,沉聲道:“你才是大膽!想查封我范家的茶樓,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半斤八兩!”
    范家?官兵隊長怔了一下,疑問道:“哪一個范家?”
    妙齡女子揚起尖尖的粉腮,反問道:“風國還有哪個范家?”
    “這……”聞言,官兵隊長臉色微變。
    原本看熱鬧的唐寅心中不解,不知道官兵隊長怎么一聽范家的名號,氣勢怎么立刻弱下去了?
    來他是對風軍不滿的,覺得他們拿著一條莫須有的罪名就隨意查封茶館,是持強凌弱,欺壓商戶,現在他反而開始傾向風軍這邊,不想看到自己的部下在外人面前吃憋,尤其對方還僅僅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子。
    他狐疑看向邱真,讓他解答心中疑惑。
    邱真吐了吐舌頭,低聲說道:“唐大哥不會連范家都沒說過嗎?”
    見唐寅眼露茫然之色,他暗嘆口氣,有時候他真懷疑唐寅究竟是不是風人。他在唐寅耳邊小聲道:“范家是國內最大的商戶!”
    他這話一點不夸張,范家在風國的生意做的極大,所經營的不僅有茶樓,還有酒樓、旅館、珠寶、古董、當鋪、銀莊等等,但凡是有利可圖的生意皆有涉及,遍布全國各縣各郡,范家的貨票,全國通用,范家的銀票,信譽與官府銀票相差無幾。范家雖然不是貴族,但依仗家財萬貫,和王廷的四大權貴都有往來,關系親密,其實力、威望自然也遠非普通商家所能比擬。
    所以那妙齡女子有有待無恐的本錢,所以官兵隊長在聽到范家的名號之后氣焰大減。
    “若是聰明的話,你現在立刻離開,我可以當做什么事情都沒生,如若不然,別說是你,就是你的司,司的司,甚至平原縣的縣守,也會吃不了兜著走!”說完話,妙齡女子面如寒霜,一甩衣袖,再不理他,轉身回往后臺。
    她是走了,卻把官兵隊長涼在這了。
    抓她不是,走也不是,一時間騎虎難下,官兵隊長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臉色難看,看熱鬧的唐寅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他不知道范家的生意具體做到多大,不過這女子的態度實在令人不敢恭維,稱得是囂張到了極點,就連自己也被她抬出來踩在腳下,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當唐寅想站起身攔阻那妙齡女子離去的時候,邱真急忙把他拉住,低聲勸道:“大人,忍一忍,范家不能得罪,平原縣想要恢復興旺,也離不開范家!”
    聞言,唐寅肚子里的火氣頓時泄掉大半,氣呼呼地搖了搖頭,同時嘴唇蠕動,也不知道他在嘟囔著什么。沒心思繼續坐下去,他站起身形,直接向外走去。
    過那名傻站在原地的官兵隊長時,他心中暗罵一聲沒用的東西,丟人顯眼,簡直是敗壞風軍的威望。沒有多說任何話,他大步流星走出茶樓。
    剛出來,他就對跟在自己身后的邱真說道:“查!查查這批官兵是哪個兵團的,直屬于誰的麾下!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他們的兵團長也該撤換掉了!”
    邱真自然明白唐寅現在是心里慪氣,他呵呵一笑,不緊不慢地說道:“好,我會查清楚的。”頓了一下,他看眼仍熱鬧非凡的夜市,問道:“唐大哥,我們還逛不逛了?”“不逛了。”唐寅不耐煩地揮下手,說道:“回家!”
    “是!”邱真嘴里答應著,卻抑制不住臉浮現出的笑容。
    唐寅作風果斷,雷厲風行,但有時間也會表現出孩子氣,這可不是能常常見到的。
    回往縣守府的路,唐寅一直追問范家究竟做的什么生意,又做的有多大。邱真知無不言,一一講解,唐寅邊聽邊乍舌,同時對范家的龐大和實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大家看完了《唐寅在異界》,有鬧慌的也可以看看六道其他2的作品《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和《奇門藥典錄》!作品頁面有連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