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15

  回到縣守府邸,沒用邱真提醒,唐寅找來程錦,讓他調查夜市一帶的惡霸是什么來頭,背后有什么人支持。【】
    程錦聽后,連聲應好,想了下,他又問道:“大人,調查的時候可能難免要用些強硬的手段,不知大人允不允許?”
    唐寅想都沒想,直接回道:“只要有必要的話,就盡管放手去做。”
    程錦眨眨眼睛,又問道:“那萬一死了人呢?”
    唐寅想了想,說道:“只要不出調查的范圍,我可以無視。”
    聽唐寅這么說,程錦徹底放下心來,拱手說道:“屬下這就去查,兩天之內,會給大人滿意的答復。”
    說完話,程錦作勢要走,唐寅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將程錦又叫住,說道:“夜市附近還有家名叫春香閣的茶館,今天晚有官兵去查封,你順便查查,那些官兵是隸屬于哪個兵團。”
    “是!大人!”程錦答應一聲,轉身快步離去。
    唐寅允許程錦在調查過程中可動用私刑,這一條也被暗箭一直貫徹下去,日后的暗箭之所以令人畏懼,其殘酷又繁雜的刑罰也是其中之一。
    要調查夜市一帶的惡霸很容易,查出去茶館查封的官兵身份也不難,程錦以及傲晴、嘉熙三人分頭行動,很快就將事情查明。
    夜市的惡霸也算是大有來頭,他們皆是橫城城主王猛的家丁,在夜市一帶強收財物也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天天為之,引得夜市的商販怨聲載道,但畏懼王猛的權勢,商販們又都敢怒而不敢言。
    俗話說縣官不如現管。王猛是橫城城主,主管橫城大小事務,他強收稅費的事被他壓下來,唐寅以及主管內政的官元吉都不知情。另外,前去茶館查封的官兵并非來自平原縣的五個兵團,而是橫城城內的官兵,這些官兵數量不多,也不編入兵團當中,更不參加訓練和戰斗,平日里主管城內治安,受城主的直接調派。
    橫城官兵前去查封茶館,自然也是王猛下的命令。茶館里的戲劇將他強收財物的事情全都演出來,王猛也怕消息擴散,風聲傳到唐寅或者官元吉的耳朵里,那自己的處境可就不妙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天晚生的事偏偏被喬裝閑逛的唐寅碰個正著。
    查明一切之后,按理說程錦應該把消息回傳唐寅,交差了事,不過他并沒有這么做,而是打算繼續追查下去。
    傲晴和嘉熙不解,問道:“我們還繼續查什么?”
    “查王猛!”程錦慢悠悠地說道:“我們現在只是查明個大概,手里并沒有確鑿的證據,萬一等大人詢問王猛的時候,他抵死不承認,那怎么辦?弄不好大人還會責怪我們辦事不利呢!”
    傲晴和嘉熙細細一想,暗道有理!隨即傲晴問道:“查王猛什么?”
    程錦凝聲說道:“查他家的錢庫。王猛私收商販財物,家中錢財必定不少,他區區一個城主,每年領不了多少俸祿,只要查明他的家財,就不怕他再抵賴了。”
    聞言,傲晴和嘉熙相視而笑,心中齊贊程錦聰明,辦事周全。
    當日晚間,程錦、傲晴、嘉熙三人秘密潛入城主府。他三人都是出類拔萃的暗系修靈者,潛行對他們而言再適合不過了,而且城主府又不是什么龍潭虎,里面沒有修為高深的靈武者,這讓三人的行動變的更加順利。
    程錦三人身披純黑色的靈鎧,趴伏在房頂之,一動不動,真好象與黑夜融為一體似的,若不仔細觀看,很難現房檐趴有三個大活人。
    等兩名巡夜的家丁從房前走過的時候,程錦向傲晴、嘉熙使個眼色,三人齊齊施展暗影漂移,其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兩名家丁的身側。
    沒等倆家丁反應過來,嘉熙出手如電,一掌擊中一名家丁的脖根,那家丁聲都未哼一下,兩眼翻白,暈死過去,另名家丁見狀,直嚇的臉色慘白,剛要張嘴大叫,卻現自己一句話也喊不出來,原來一只大手已從他的背后伸出來,緊緊捂住他的嘴巴。
    靈鎧冰冷,家丁感覺自己的嘴巴象是被冰塊堵住似的。
    “別叫!敢吭一聲,我讓你的腦袋搬家!”程錦捂著家丁的嘴巴,貼近他的耳邊,低聲說道。
    家丁什么時候遇到過這樣的場面,嚇的渾身癱軟,兩腿哆嗦成兩根面條。
    他說不出話,但腦袋還能動,連連點頭。
    “帶我去王猛的銀庫!”
    “……”
    見家丁沒有反應,程錦順勢將靈刀抬了起來,貼在他的臉,獰聲說道:“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
    看到那把閃爍著詭異的幽光又鋒利無比的靈刀,家丁的鼻涕眼淚一齊流了出來,僅存的半點遲疑也消失不見了,他連連點頭,顫聲應著。
    城主府的銀庫位于府邸里端,外面有一名官兵守衛,對于普通的官兵,三人自然不在話下,傲晴率先出手,將官兵擊暈,而且以靈刀削掉銀庫的門鎖,推門而入。
    進入銀褲,三人定睛細看,映入眼中的是排放整齊的箱子,大致算下來,足有二十多只。
    隨意打開一只箱子,里面裝的是花瓶、字畫,古香古色,看去年代久遠。
    程錦三人并不知道這些是古董,也不知道它們的價值,見只是些花瓶之類的東西,大感失望,接著又查看其它的箱子。和剛才打開的那只箱子一樣,其它的箱子里也大多都是些古玩、布匹、錦緞之類,至于金銀珠寶,毛都沒看到一根。
    “媽的!”程錦低聲咒罵一聲,抓著那名快嚇傻了家丁,問道:“你確定只有這一處銀庫?”
    家丁呆呆地點點頭,應道:“是……是啊!只……只有這一間銀庫!”
    “那***錢呢?王猛把錢都弄哪去了?”程錦貼近家丁,透著微光,靈鎧凝化而成的黑色面具更顯猙獰。
    家丁幾乎要尿褲子,他連連搖頭,說道:“大爺,我不知道啊,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程錦點點頭,冷笑出聲,說道:“我看不打你是不會招的!”說著話,他從家丁身扯下一塊布條,團了兩下,硬塞進他的嘴里,接著,他雙指前伸,由靈鎧形成的長長指甲直刺向家丁的雙目。
    他這要硬扣家丁的眼睛。
    正在這時,傲晴突然開口說道:“隊長,這里有密室!”
    哦?程錦聞言,精神大振,同時收住手指,扭頭回望。
    只見傲晴站在銀庫中段的墻壁前,輕輕敲打,里面出嘭嘭的空洞聲。她四處尋找密室的開關,可是摸了一圈也沒找到開關在哪里。
    程錦將家丁推給嘉熙,然后走到傲晴的身邊,將她拉開,緊接著手中靈刀猛的向墻壁刺去。如果墻壁真是死心的,他的靈刀也刺不深,可是他一刀刺去,還沒太力,整個刀身已沒入其中。
    里面果然有蹊蹺!程錦并不抽刀,只是用力橫切,接著又豎劈,眨眼工夫,他在墻壁硬切出個半米見長的方形,隨后抽出靈刀,提腿的猛一踢墻壁,隨著咚的一聲悶響,被他切成方塊的墻壁向里面脫落,墻頓時多出個四四方方的大窟窿。
    程錦向傲晴笑了笑,說道:“這多省事!”說話之間,他已毛腰鉆了進去。
    墻內的密室并不大,不過里面板板正正堆放著的銀兩卻多的驚人,一塊塊銀光閃閃的銀錠足足擺起半人多高,即使保守估計也得有百八十萬兩之多。
    那么窮困的平原縣,那么凄涼的橫城,王猛竟然能攬到如此之多的錢財,實在令人難以想象,不可思議。
    看著白花花的銀子,程錦傻眼了,傲晴、嘉熙傻眼了,那名家丁也同樣傻眼了,就連家丁也不知道銀庫里還有密室,而密室中又有如此巨額的銀兩。
    不知過了多久,程錦先回過神來,他隨手拿起一塊銀錠,在手掌里掂了掂,嗤笑出聲,幽幽說道:“好一個橫城城主,好一個貪得無厭的狗官!”說著話,他對傲晴說道:“小晴,你馬回府去找大人,將這里的情況說明!”
    沒等傲晴應話,他又對嘉熙說道:“嘉熙,你留守此地,不要讓任何人進入,若有人硬闖的話,先殺后奏!”
    “隊長,那你呢?”傲晴和嘉熙異口同聲地問道。
    “我?”程錦揮了揮手中靈刀,說道:“我去找王猛那狗官!”
    從城主府的銀庫里現這么多的錢財,稱得證據確鑿,程錦也不在隱藏形跡,拖著那名家丁,直奔城主王猛下榻的臥房。
    路,有巡邏的侍衛和家丁看到一身靈鎧的程錦,無不嚇了一跳,紛紛圍前來。
    程錦散掉身的靈鎧,從懷中掏出軍牌,大聲喝道:“我乃縣守大人麾下的兵團長,前來此地調查,我看誰敢來攔阻?”現在還沒人知道暗箭的封號,為了避免麻煩,程錦只能自稱是唐寅的兵團長,而且唐寅也說過他的官階和兵團長相同。
    縣守大人的兵團長?城主府的侍衛和家丁們面面相覷,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不該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