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20

  撲通、嘩啦啦被打飛出去的小二正撞在桌子,落地后,與破碎的木頭滾成一團,聲都未吭一下,當場就昏死過去。【】
    “哎呀!”見己方的伙計被茶客打暈了,其他的店小二不明白怎么回事,紛紛圍前來。
    茶館內的混亂也引起身在后臺范敏的注意,她滿臉疑問地走了出來,大聲問道:“怎么回事?”
    看到她現身,那五名修靈者齊齊站起,不理會其他人,直向范敏沖去。
    其中一人度急快,率先撲到范敏近前,伸手就抓她的肩膀。
    范敏出身富貴家庭,嬌生慣養,哪見過這樣的場面,眼巴巴看著對方撲向自己,一時間竟怔在原地,忘了躲閃。
    就在那人的手掌要接觸到范敏肩膀的瞬間,在她身后突然傳出一聲斷喝,接著竄出一名大漢,這人出手如電,搶先扣住范敏的手腕,猛的向后一帶,隨著她一聲驚叫,范敏整個人倒飛出去,同時也堪堪避開了對方的一爪。
    “各位是什么人?為何對我家小姐突然動手?”那大漢是范敏的隨從之一,也是靈氣修為精湛的高手,問話的同時,他身散出靈氣,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一時間完成。
    沒有人回答,五名修靈者紛紛甩掉外氅,亮出各自的武器,接著,五人齊齊縱身,撲向那名大漢。人還在半空中,靈鎧已罩住周身,同時手中長劍化成靈劍。只見五把靈劍閃爍著駭人的寒光,分刺大漢的周身要害。
    那大漢倒也強硬,持刀硬接,茶館內乍起一連串的脆響聲,雙方出手都極快,只見場內人影穿梭,靈兵與靈兵碰撞的火星四濺,不過只交鋒不到十回合,大漢的胸口就被對方的重腳踢中,人如炮彈一般彈射出去,撞在墻壁,出嘭的一聲悶響。
    不等大漢起身,一名修靈者已竄到他近前,手碗翻動,反手握劍,向下猛刺。
    撲!
    這一劍,正刺在大漢的后心處,后者慘叫一聲,絕氣身亡,同時身的靈鎧化為靈霧,慢慢散去,露出真身。
    殺掉那名大漢,五名修靈者片刻都未停頓,又直沖后臺,去追范敏。
    負責保護范敏的隨從并不少,但其中的修靈者倒是不多,見對方追到后臺,十余名大漢持刀頂來攔阻。這些人都是范家的普通家丁,那里是對方的對手。五名修靈者簡直如入無人之境,靈劍施展開來,只一走一過間,便將十余名家丁刺倒在地。
    看眼著范敏在幾名貼身隨從的保護下要從茶館的后門逃出,兩名修靈者斷喝一聲,騰空跳起,這二人度極快,起身后腳踩墻壁,身體幾乎與地面平行,如果兩條鬼影似的躍過范敏等人,搶先沖到后門門前,將其堵住。
    “啊?”
    范敏正向前跑著,被這兩個從天而降的修靈者嚇了一跳,花容失色,本能連連后退,可是后面那三名修靈者業已追了來,將她以及隨從圍在當中。
    “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殺我?”范敏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子女,臨危不亂,即使面對如此險境,表面仍能裝出鎮靜的樣子。她看看前后的敵人,大聲說道:“無論你們是受了誰的指派,收了人家多少錢,我都可以出雙倍,不,是三倍!”
    五名修靈者如同聾子,好象根本沒聽到她的話,緩緩向范敏近。
    就在這時,忽聽茶館后臺的入口處有人嗤笑一聲,說道:“本來你們的恩怨我不應該插手過問,不過,這里是平原縣,是我的地頭,在我的地方殺人若我坐視不理的話,就有點太說不過去了!”
    聽聞話聲,五名修靈者與范敏同是一驚,不約而同地舉目看去。
    只見后臺的門口,依門站立一人,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去而復返的唐寅。
    看到他,雙方的反應各不相同,范敏自然是又驚又喜,同時心里還隱隱有些為唐寅擔心,而那五名修靈者則同是面色一變,相互看看,沒有理會唐寅,而是施展全力,以最快的度向范敏猛撲過去。
    “喝!”范敏身邊的幾名保鏢也不是白給的,見對方沖來,幾人不約而同的擋在范敏的前后,將對方攔阻住。
    他們是修靈者,自身的修為也算不錯,但和這五人比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雙方剛一接觸,就有兩名保鏢中招,雙雙被打飛出去,撞在墻壁,另外兩人也是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眼看著就要倒在對方的劍下。
    見狀,唐寅挑起眉毛。
    此時他不想多惹麻煩,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什么身份,什么來頭,如果能直接將其嚇跑,他也不會深究下去,不過現在對方卻當他不存在,當著他的面仍對范敏強行下手,這激起唐寅心中的怒火。
    唐寅本性殘暴,噬血,他的原則是要么不出手,出手就不會留情面。
    他抿了抿嘴巴,身形還沒動,黑色的霧氣已從他體內席卷而出,瞬間凝化成靈鎧,靈鎧完成的瞬間,他的身形也隨之消失,還沒等范敏弄清楚怎么回事,突然,她身邊多出一團黑霧,范敏嚇了一跳,本能的驚叫出聲,當她定睛再看的時候,唐寅已出現在自己的身側。
    啊?
    范敏不是修靈者,更沒見識過暗系修靈者的技能,她整個人都被唐寅施展的暗影漂移驚呆了,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現了幻覺。她呆,可唐寅沒閑著,身形提溜一轉,直接閃到一名修靈者的身后,沒見他如何抽刀,但一把殘月形的靈刀已出現在他的掌心,無聲無息的向那名修靈者的后心捅去。
    暗叫一聲好快!那名修靈者意識到遇見強敵,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他急忙閃身,讓開鋒芒,接著回手一劍,直取唐寅的脖頸。
    哼!唐寅心中冷笑,腳下一個滑步,身如鬼魅,避開對方反手劍的同時,又閃到那人的正前方,下面提起腿來,一腳狠蹬出去。
    那名修靈者臉色頓變,本能的向后急竄。
    他是把唐寅的重踢避開了,可他人還在半空中,沒等落地,唐寅已凌空出現在他的身后,手中彎刀斜肩帶背的猛劈下去。
    若是一般人,這時候無論如何也閃躲不開了,而那名修靈者的修為極深,經驗也豐富,反應之快令人咋舌。
    身背后惡風不善,猜到對方又施展暗影漂移到了自己的身后,他深吸口氣,讓體內靈氣下壓,身軀隨著向下急墜。
    撲通!
    那修靈者的身子重重砸在地面,不僅將地面鋪著的木板砸碎數根,連下面的土地也被砸出一個大坑。
    不等唐寅繼續追擊,兩有修靈者沖前來,迎住唐寅,與之戰在一處。
    “想以多取勝,先問問大爺手中的刀!”隨著話音,官元武和官元彪也沖入后臺,加入戰團。
    這兩兄弟分別對一名修靈者。
    他二人都是修為達到靈元境界的一流高手,與其對戰的兩名修靈者根本不是他倆的對手,被他二人的刀直的竄下跳,險象還生,這還是因為官兩兄弟沒使用趁手的武長槍,不然的話,對方二人恐怕連十回合都走不過去。
    唐寅的修為沒有官兩兄弟精深,但他以一敵二,卻絲毫不落下風。由于接連不斷的征戰,唐寅的實戰經驗太豐富了,暗系靈武絕技暗影漂移也被他應用的如火純青,只這一招便已能保證他立于不敗之地。
    與兩名修靈者打了六、七個回合,唐寅瞥到范敏的兩名保鏢已被最后那名修靈者的手忙腳亂,身的靈鎧也被挑開數條大口子,從里面汩汩流出鮮血,滴落滿地,這兩人的戰敗只是時間問題,而他二人一倒,那范敏就成了毫無保護任人宰割的羔羊。
    唐寅在閃躲兩名修靈者搶攻的同時也緊盯另一邊的戰斗,趁著對方猛攻兩名保鏢的時候,他抓住一個空擋,猛的大喝一聲,手中刀脫手而飛,直取那名修靈者的腦袋。
    那人正一心想著把兩名礙事的保鏢斬殺,唐寅的彎刀斜刺里突然飛來,可把他嚇的不輕。
    幾乎是出于本能反應,那名修靈者急忙彎腰低頭,閃過飛來的彎刀。
    唰!
    彎刀是擦著他頭頂掠過的,連帶著將他頭頂的靈鎧都削掉一塊,險險就把他的半個腦袋削掉。
    咔嚓!彎刀飛過之后,正刺中墻壁,隨著一聲脆響,整個刀身都沒入墻里,可見其中的力道之大。
    好險!那名修靈者剛要噓口氣,可突然之間意識到不對勁,他急忙回頭,冷然看到自己的身后多出一人,渾身黑色靈鎧的唐寅。
    唐寅在扔出彎刀的瞬間已施展出暗影漂移,到了對方的身后,前面甩出的彎刀只是起到擾亂對方注意力的作用。
    他這招果然奏效,對方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襲來的彎刀,卻忽略了他,此時那名修靈者才意識到不好,但為時已晚。
    唐寅五指并攏,手掌伸直,對準那名修靈者的后腰,狠狠刺了下去。
    即使在不施放靈鎧的情況下,唐寅的手刀就已力道十足了,何況現在手還包裹著堅韌異常的靈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