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23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
    程錦恍然又想到什么,笑道:“這二人的修為都不查,若是直接殺掉太可惜,不如讓大人增長修為。【】”
    唐寅仰面而笑,暗贊程錦聰明機靈,省得自己再補充一句了。
    唐寅和程錦都是暗系修靈者,但卻是同派不同宗。程錦以及暗箭成員都是外宗的暗系修靈者,通過自身的修煉就可以提高修為,而唐寅屬內宗的暗系修靈者,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修煉,修為都不可能增長,只有通過黑暗之火來吸取靈氣,才能提高修為。這當然也造成唐寅和暗箭成員所修技能的細小差別,唐寅能夠使用黑暗之火,但暗箭成員卻無法使用,黑暗之火是唐寅的基本技能,但對暗箭成員而言,那絕對是可望而不可極的暗系靈武神技。
    接下來的幾日,范敏在唐寅府安頓下來,并找來六、七名專供她來指使的貼身丫鬟,隨后又找些仆人、隨從,下下加在一起有三十多號人,這么多人不可能都擠在一間宅院里,唐寅只能在宅院的附近又空出幾間客房,供她的專署傭人居住。
    唐寅想來,范敏在自己府內住不了多久,知道她被人行刺的事,范舉要么派人把范敏接走,要么會指派大批修靈者過來對范敏嚴加保護,反正不管是哪種情況,屆時范敏都不需要再住自己的家中。
    他還真料對了,范舉雖然沒接走范敏,但是卻派來大批的隨從、保鏢,其中單單是修靈者就有二十多號。這時唐寅以為范敏要搬出去了,可出人意料的是范敏對搬走一事絕口不提,依然住的怡然自得。
    她能忍得住,可唐寅卻忍不下去了。
    這天,唐寅難得的來到范敏入住的宅院。
    自范敏住在此處之后,唐寅就沒再來過,這幾天與范敏見面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見到唐寅前來,范敏并不意外,更象是早有預料,熱情地把他請入廳內。
    這座宅院不算大,一面二層樓的正房,兩面是一層的廂房,范敏的閨房就在正房的二樓。
    在廳內落座之后,范敏招呼丫鬟給唐寅茶。
    唐寅邊喝茶邊向四周觀望,沒有見到范舉派過來的那些隨從、保鏢,他奇怪地問道:“聽說令尊已派來人手,負責保護范敏小姐的安全,我怎么沒有看到人呢?”
    范敏淡然一笑,說道:“唐大人府內戒備森嚴,高手眾多,我哪里還需要他們的保護,所以都被我安頓在府外了。”
    “哦!”唐寅應了一聲,接著話鋒一轉,說道:“既然令尊已派專人來保護范敏小姐,我看你也可以搬出去了!”唐寅說話直來直去,不會轉彎抹角,對范敏更不會例外。
    范敏故作驚訝,問道:“大人是要趕我走嗎?”
    唐寅耐著性子說道:“不是趕你走,而是……”你沒有必須再住在這里。
    他后半句還沒說完,范敏搶著說道:“我就知道大人不是小氣的人,怎么可能會趕我走呢?!縣守府的條件雖然一般,但在橫城也算是不錯的了,我在這里住的很舒服,打算再住一段時日。”
    范敏這倒是實話,唐寅的縣守府與鹽城那些達官顯貴們的府邸豪宅自然不能相提并論,但在偏遠又落后的橫城,這絕對算得城乃至全縣最好的宅院了,而且范敏在這里住的很舒適,安全得到周密的保護不說,平日里也沒人來打擾她,清凈又悠閑,比住在人來人往的茶館或者客棧要舒服百倍,更重要的是,這段時間里她現唐寅不是個喜好女色之人,對她更沒有歪主意,這一點也讓她更加安心,放心大膽的準備長住下去。
    咯吱!聽完范敏的話,唐寅覺得自己腦中的某根神經被拉緊繃起,他凝視范敏,頓地問道:“那么,范敏小姐準備在我府要住多久呢?”
    “哎呀,不要再叫我范敏小姐了,大人太見外了,直接叫我小敏就好。”范敏套近乎地說道:“這段時間也不會太久啦,只要我把平原縣這邊的生意都安頓好,自然就會走。”
    “那要等到什么時候?”
    “大人還真能打破沙鍋問到底。”范敏托著下巴想了想,笑道:“我想,一年半載總是可以的了。”
    騰!唐寅挺身站起,兩只閃爍著幽光的眼睛緊緊盯著范敏,久久無語。
    他不是自戀的人,但也會時常佩服自己,比如現在,此時自己竟然能把掐死范敏的沖動給硬壓下去,這得需要多強的定力和意志力啊!
    唐寅深深吸了口氣,將馬要頂破腦門的火氣一壓再壓,緩了片刻,他方慢慢說道:“這么說來,范敏小姐是打算再在我的府住個一年半載嘍?”
    范敏的反應可不遲鈍,感覺到唐寅體內那瀕臨爆的怒火,她心里害怕的要命,但臉的表情依然是笑呵呵的,她故作輕松地說道:“如果事情進展的順利,也用不了那么久了。”說話的同時,她從袖口里抽出一張銀票,遞到唐寅的近前,含笑說道:“以前我說過,借住在大人的府內,我絕不會白吃白住,該給的租金我一定會給,而且還肯定讓大人感覺滿意!”
    唐寅低頭瞄瞄范敏遞來的銀票,面清清楚楚寫著白銀五萬兩。
    罷,他有些錯愕,五萬兩的銀子,這都可以買下一座宅院了。
    見他漸漸皺起眉頭,范敏咬咬鮮紅的下唇,低聲說道:“大人,跟你說實話,并非我臉皮厚,死賴在貴府不走,而是我很害怕,即使家父派人來保護我,若搬出縣守府,我的處境仍很危險。”
    這倒是真的,鐘天是什么人物,身為四大權貴之一,家里的門客、手下的親信不計其數,其中高手眾多,若他真是打定主意劫持范敏的話,只靠范家那些修靈者,又豈能阻擋得住。不過唐寅可沒把那些刺客是受鐘天指使的事告訴范敏。
    大戶人家的子女也不是那么好當的,說不好什么時候就會招來殺身之獲。唐寅嘆口氣,說道:“我覺得范敏小姐不應該再留在平原縣,而應立刻返回鹽城。”
    范敏搖頭,說道:“留在平原縣,并非是我的意思,而是家父的主意。”
    “哦?”唐寅疑問道:“為什么?”
    “具體原因家父沒有說,只近鹽城很亂,讓我到偏遠的天淵郡先避一避,順便將家族的生意擴展到這邊,只是沒想到,要對我不利的刺客也跟過來了。”說著話,范敏面露哀怨之色,緩緩低下頭去。
    如果范敏一直蠻橫無理,唐寅還能硬下心來,強行逐她走,可見她現在這個樣子,唐寅反而不知該怎么辦了。
    “大人請放心,我寄住在貴府,絕不會打擾到大人,只是為了找一處安全的棲身之所。”說著,她又把銀票向前遞了遞,繼續道:“這五萬兩銀票請大人先拿著!我知道大人并非貪財之人,但現在大人正在擴軍,又在大力整頓平原縣,正是需要錢財的時候,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范家也會協助大人的!”
    這話對唐寅的誘惑力倒是蠻大的,如果能得到范家的支持,那自己可就再也不必為錢財之事勞心傷神了,再者說,范敏住在縣守府雖然不太合適,但也確實沒有打擾到自己,兩人連見面的機會都少,更別提會對自己有什么影響了。
    想到這里,他點了點頭,將遞到自己近前的銀票又推了回去,淡然說道:“范敏小姐可以繼續留下來,銀票你也先收回,如果有需要的話,我自然會主動開口的。”
    想不到對自己那么厭惡的唐寅竟然能被自己的三言兩語打動,范敏又驚又喜,生怕唐寅反悔似的,忙說道:“多謝大人!”
    “算了,不用道謝!”唐寅隨意地擺擺手,將茶杯里的剩余茶水喝干,這才站起身,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唐寅說走就走,讓范敏有些不知所措,她伸手叫道:“大人……”
    回頭疑惑地看著她,唐寅問道:“范敏小姐還有什么事?”
    此時范敏對唐寅好感大生,想留他多坐一會,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頓了好一會,方開口說道:“其實,大人是個好人。”
    唐寅從沒覺得自己是個好人,不過被人夸獎的感覺倒也不錯。他微微一笑,揚頭說道:“范敏小姐也不壞!告辭!”
    完話,他大步離去,同時頭也不會地隨意揮了揮手。
    當范敏與唐寅針鋒相對的時候,他這種隨性的舉動,在她眼中就是粗魯、缺少家教,而現在再看,則變成了一種灑脫,甚至還有種說不出吸引力。
    件事或者一個人,心境的不同,所得到的感受也會截然不同。
    沒看過六道其他的朋,也可以看看六道已經全本的2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和《奇門藥典錄》!作品頁面有連接!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