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25

  如果單單對付一個獸王鎮,那還可以接受,但附近若還有蠻邦城鎮,此次行動的就太冒險了。
    見眾人面露驚訝和擔憂之色,唐寅笑道:“各位無須多慮,樂將軍已經探明,那座城鎮距離獸王鎮有五十多里,有蕭參軍帶軍半路截殺,別說城鎮里的蠻兵得不到獸王鎮遇襲的消息,即使知道了,當他們趕來時我們也已經得勝而歸了!”
    眾人可沒唐寅那么樂觀,總覺得此戰實施起來風險太大,一個不慎,唐寅一眾就得被困蠻邦,全軍覆沒。
    唐寅根本不給他們插嘴的機會,轉頭又對程錦說道:“程將軍,你率暗箭跟我一同前往,不用你們破陣殺敵,只需在鎮外攔阻逃跑的蠻兵!”
    程錦最近越來越受到唐寅的信任和重用,在軍中的地位也得到大幅提高,即使象張周這樣的老人見到程錦,也對其客氣有加。聽聞唐寅的指令,程錦沒有異議,二話沒說,插手施禮道:“屬下遵命!”
    唐寅不怕打不下獸王鎮,最怕的是蠻兵逃竄到西北部的城鎮,引來援軍,安排暗箭在城外阻殺蠻兵,是第一層保險,安排蕭慕青在十里外的地方設伏,則是第二層保險,有這二人的攔截,想來可以萬無一失了。
    把事情都安排完,唐寅環視眾人,問道:“諸位可還有軍務要議?”
    眾人相互看看,皆搖了搖頭。
    見狀,唐寅點頭道:“若無事,諸位可以請回了,今天商議之事,不得外泄!”
    “屬下明白!”眾人齊聲應道。
    “另外,”唐寅又說道:“各位兵團長回去之后,各挑選出一千名騎術最好的將士。”
    “是!大人!”平原縣五位兵團長,只有白勇不在,他現在正駐守邊城。這時唐寅對士卒們訓練的嚴格要求得到回報,平原軍數萬人,基本個個都會騎術,馬即為騎兵,下馬就是步兵,挑選騎術精良的將士很容易。
    “諸位可以請回了!”
    “是!屬下告退!”眾人相繼離去,各自回去準備,邱真沒有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知道他有何事,唐寅好奇地問道:“有事嗎?”
    邱真沉默片刻,低聲說道:“大人此次偷襲獸王鎮,所帶戰馬應有余付!”
    “哦?”唐寅不明白邱真為什么這么說,從邊城出,到獸王鎮只百余里,這么近的距離,似乎沒必要帶備用戰馬。
    邱真解釋道:“獸王鎮是蠻邦物資囤積的地方,里面的東西肯定不會少,大人若是直接將其燒毀,實在可惜,若是能帶回一部分,也可填補我軍的軍庫!”
    這是事實,不過莫國的戰馬就那么多,沒有余付,要帶備用戰馬,就必須得減員,三千人去打獸王鎮就夠有風險的了,若在減弱,其風險更大,所以邱真在說此事顯得很為難。
    唐寅倒是沒想到這一點,經邱真提醒,他心中猛然一動,暗道一聲對啊,自己怎么把這事給忘了,蠻兵能掠奪平原縣的物資,那自己為何不能掠奪蠻兵的物資呢?此次若不大肆洗劫一番,豈非太浪費這個機會了嘛?!
    他仰面而笑,贊道:“你說的有道理,看來,我不能帶三千兄弟去了,只帶兩千兄弟,令帶一千匹空馬,拉它蠻邦的物資!”
    邱真擔心的就是這個,他急忙說道:“可是大人,兩千兄弟是不是太少了點。掠奪戰利品是小,搗毀獸王鎮是大,大人要三思啊!”
    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只三千蠻兵,有何可怕?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帶一千五百兄弟前往也行!”
    邱真聽了嚇了一哆嗦,唐寅的脾氣他了解,他真能說到做到。邱真連連搖頭,急忙說道:“一千匹空馬足夠用了,想來蠻兵也沒有那么多的物資讓我們拉!”
    “嗯!”唐寅也這么覺得,他笑呵呵地說道:“這回若是真能搶回物資,我得重重賞你!”
    邱真苦笑,現在,他只求唐寅能平安無事的回歸就好。正如唐寅所說,未過三日,趙淚將莫國戰馬運到。整整四千匹的戰馬,數量眾多,不可能全部拉進城里,暫時送入橫城之外的風軍軍營,分派給各兵團長進行檢驗。
    對戰馬的錢款,唐寅也不拖欠,令人從銀庫中提出三十二萬兩的白銀,全部交給趙沮。
    這是雙方第一次買賣,合作的很愉快,確認過戰馬無誤后,唐寅又向趙沮訂購兩千匹。
    不過這次趙沮不能在短時間內交貨,四千匹的戰馬已讓趙沮拿出所有的存馬,再聚集兩千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好在唐寅也不急用,讓他回去之后慢慢湊齊。
    戰馬一到,唐寅便準備動身前往邊城,負責埋伏阻殺蠻兵的蕭慕青帶領一千騎兵先行一步。
    當晚,兩千騎兵也準備完畢,只等唐寅一聲令下,前去邊城。
    縣守府。
    唐寅在自己的房衣裝盔甲,這時,房外傳來敲門聲。
    “近來!”唐寅頭也沒抬的回了一句。
    房門打開,范敏從外面走了近來。
    唐寅一愣,問道:“范敏小姐有事?”
    “聽說,大人要出征蠻邦?”范敏的臉難得的流露出擔憂之色。
    不知道是誰跟范敏講的此事,唐寅淡然而笑,說道:“只是一場小戰!”
    范敏搖頭說道:“若只是小戰,大人何必親自前往?”
    她這話倒把唐寅說沒詞了。他聳聳肩,拿起盔甲,穿在身。
    范敏走到他背后,幫他系盔甲的繩扣,同時低聲問道:“此戰很危險嗎?”
    想不到范敏會對自己如此關心,唐寅心中一暖,他側頭說道:“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戰場,什么事情都可能生,所以,也就不存在有沒有危險這個問題了。”不管規模大小,任何戰斗都是有風險的,若真是碰高手,哪怕只有一人,主將的性命也未必能保得住。
    范敏的心猛的縮了一下,她輕聲說道:“我希望大人能平安無事的得勝而歸!”
    唐寅轉過身,對著范敏的目光,停頓片刻,他雙眼彎彎,由衷而笑,說道:“借你吉言。”說完話,他拉了拉身的盔甲,確認沒有問題,隨后臉的笑容漸漸變為冰冷的陰笑,幽幽說道:“不用擔心我,真正需要擔心的是那些要被我攻擊的蠻兵!”
    完話,他又深深看了范敏一眼,隨口道:“走了!”說話之間,他已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著唐寅離去的背影,范敏心情起伏不定,久久難以平靜,其實連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她希望唐寅平安回來是因為自己關心他,還是怕自己會因此失去棲身之所,失去縣守府的保護。
    唐寅由官兩兄弟陪同,出了橫城,與等在城外的兩千騎兵會合一處,再加一千匹無人乘坐的空馬,一同前往邊城。
    莫國的戰馬度確實快的驚人,邊城距離橫城雖然不算遠,但也絕對不近,風國的戰馬得跑大半天的時間,而唐寅晚間出,只三更天就抵達邊城。
    邊城這里,除了守將白勇外,還有先行趕到的蕭慕青,程錦,樂天,艾嘉等人。
    碰面之后,唐寅連城都沒近,只是在城外將眾人召集到一處。
    他默默推算一下時間,如果現在由邊城出,到達獸王鎮應該是早的七,八點鐘,是開早飯的時間,由于蠻兵準備不足,那時也應該是對方防備較為松懈的時候,正是動手的好時機。
    他環視程錦,蕭慕青,樂天,艾嘉四人,說道:“我們不能在邊城停留了,現在就得立刻出!”
    眾人齊齊點頭,應道:“大人只管下令!”
    唐寅果然地傳令道:“樂將軍帶蕭參軍前往埋伏地點,艾將軍則帶我去往獸王鎮,程將軍與我同行,諸位可有不懂之處?”
    “并無不懂!大人!”
    “那好,我們現在就走!”唐寅向眾人揚了揚頭,接著翻身騎戰馬。眾人見狀,片刻都未耽擱,紛紛馬,跟隨唐寅,直接穿過邊城,策馬直入貝薩城邦領地。
    風軍向來不敢主動入侵蠻邦領地,這個觀念在風人心里根深蒂固,對蠻人而言也是如此,兩國邊境地帶,蠻兵連哨卡都未安放,這也讓唐寅一眾長驅直入變的暢通無阻。
    進入貝薩城邦領地,真好像被淹沒在一望無垠的草海之中,向前奔出十里是草原,奔出二十里,三十里還是草原,沒有城鎮,沒有村莊,沒有人家,有的只是草原,無邊無沿,仿佛永無盡頭,這當然也是地廣人稀國家的主要特征。
    如果沒有樂天和艾嘉的指引,即使有地圖在手,唐寅恐怕也難以找到獸王鎮的確切位置。難怪風軍不敢進入蠻邦領地,這么一大片草原,貿然進來,不用與敵人交手,自己就得先迷失在里面。
    莫國戰馬以度見長,而貝薩領地又多是草原,一馬平川,沒有崎嶇的山路和小路,這可讓莫國戰馬得到揮的空間,戰馬甩開四蹄,度之快,真似風馳電掣,四千匹戰馬齊齊飛奔,遠遠看去,好像一道旋風刮過。
    到達獸王鎮的時間比唐寅預想中要快得多,他本以為要早七,八點鐘才能到,可實際到達時天邊才微亮,這時差不多才剛剛接近六點,也就是卯時。
    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