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28

  說話之間,唐寅掌心黑火燃起,那名蠻將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人已被黑暗之火燒個一干二凈,身軀化為絲絲的靈霧,飄蕩在空中。【】
    唐寅仰起頭,張大嘴巴,靈霧順著他的口鼻一絲不漏的全部吸入到他的體內。
    瞬間,他身的靈鎧仿佛被注入生命似的,所有的裂縫都在快的成長、合攏,最后,變成完好如初。見狀,周圍的蠻兵們退的更快了。
    其實剛才的唐寅也只是虛張聲勢的強弩之末,可以說靈亂?風對他造成的傷害是前所未有的,能站立、能戰斗,完全靠他強的意志力求生在支撐著,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倒地不起的話,周圍的蠻兵很快就會把自己碎尸萬斷,好在他的虛張聲勢起了效果,震攝住眾多蠻兵,讓他順利吸食掉蠻將,又恢復了生氣。
    當然,一個蠻將還并不足以讓他所受到傷害徹底恢復過來,他需要更多的靈氣。這時,周圍的蠻兵們對他而言已不再是威脅,而是食物,是能量,是可以填補他虛空的東西。
    唐寅不會因為他們剛才的退避而手下留情,他兩眼閃爍著貪婪又陰冷的寒光,如同惡狼看到羊羔似的,掄刀沖向蠻兵的人群中,黑暗之火被他用到極致,不僅僅是刀身附著著火焰,就連他身的靈鎧也開始燃起黑火,讓他整個人籠罩在蒙蒙的黑火之中。
    他在人群中一走一過之間,周圍的蠻兵受黑暗之火的波及,無不是面部開始燃燒,接著黑火擴散到全身,慘叫之聲不絕于耳,一縷縷的靈霧從人群中升起,在空中凝聚,最后又被吸入他的體內。
    唐寅已記不清楚他吸食掉多少人,腦海中只剩下燃燒一個念頭,手中刀在燒,他整個人也在燒,象是要焚燒掉世間一切生命似的。
    當他恢復意識的時候,整個鎮子的中央已看不到一個蠻兵,有的只有遍地的盔甲、武器,散的七零八落。
    呼!唐寅緩緩吁了口氣,靈鎧下,他身汗水,將衣服都濕透了。正在他想坐下來歇口氣的時候,忽聽左側那排房屋里有聲響,唐寅剛剛松緩下來的神經又立刻繃起,他深深吸氣,提著鐮刀,身那排房屋走去。
    到了門前,唐寅提腿一腳,將房屋的木門踹開,緊接著,人也竄入房內。
    房屋空曠,除了長長的地鋪,別無長物,此時,有百名身穿平民服飾的蠻人縮在房屋的時端,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想來他們應該是獸王鎮里的工人、商販或者是蠻兵的家屬。
    唐寅突然進來,引來人群一片驚叫,人們圍在一起,縮成一團,一雙雙驚恐萬分的眼睛注視著他。
    他愣了愣神,隨后歪著頭笑了,問道:“你們是什么人?莫”他剛學貝薩語,并不是很熟練,說話的腔調也十分怪異。
    “物……我們是平民,不是士兵,我們從未到過風國,也沒殺過風人……莫”一名青年蠻人慌慌張張的解釋著。
    唐寅對貝薩語本就不熟,加對方說話又快,因為緊張聲調也變了,唐寅是有聽沒有懂,他冷聲說道:“閉嘴!莫”
    聽他語氣冰冷,那青年更緊張了,結結巴巴的解釋個不停。
    他的聒噪令唐寅心煩意亂,毫無預兆,后者抬起手來,鐮刀橫掃而出。
    樸!
    這一刀,正刺中青年的太陽,刀尖從左側入,由右側探出,直接貫穿了青年的腦袋,一刀下去,青年的話志戛然而止,房內也終于變的清凈了,唐寅舒適地嘆口氣,回臂收刀。
    相通!尸體直挺挺的摔倒,飛濺而出的鮮血和腦漿灑了周圍眾人滿臉滿身,房屋內的安靜僅僅持續了幾秒釧,接著,尖叫聲四起,人們了瘋似的拼命的嚎叫著、嘶喊著、哀求著……
    普通的平民哪能抵御得住靈波的斬殺,唐寅只釋放了三個靈波,房內便已聲息皆無。殘缺的尸體、斷肢散落滿地,鮮血將墻壁、地面都染成暗紅色。
    環視一圈,確認沒有活口,唐寅嘴角動了動,信手甩下鐮刀,轉身走出出去。
    唐寅生性本就噬血,而且在他眼中,貝薩的平民和蠻兵沒什么區別,都是乙方的敵人。
    等他走出房屋時,迎面飛奔過來一隊騎兵,唐寅正要提刀應戰,定睛一看,原來是已方的士卒,為的那位不是旁人,正是他護將之一的官元武。
    “大人,原來你在這里!”官元武策馬沖到唐寅近前,隨后翻身下馬,關切地打量唐寅一番,見他渾身是血,但靈鎧完好無缺,放下心來,他興奮道:“大人,鎮內的蠻兵已被我們沖垮了,除了小部分逃走之外,大部分都成了我們的刀下之鬼,還有一些被我們俘虜了!”
    話的同時,他也在打量四周,看著遍地的武器和盔甲、衣物,他心里暗暗咋舌,跟隨唐寅這么久了,不用問也知道,這些都是被黑暗之火迷燒死的蠻兵們留下的,如此多的武器盔甲,不知唐寅在這里殺了多少人。他眼角余光又瞄到唐寅身后的房內,看到地血肉模糊、穿著平民服飾的尸塊,他大吃一驚,疑問道:“大人,他們是……”
    “蠻人!蠻邦的平民。”唐寅幽幽說道:“蠻人是敵人,一律殺無赦!”
    官元武先是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說道:“大人,若是殺掉他們就太可惜了,不如帶回橫城。”
    唐寅皺起眉頭,反問道:“帶他們回去有什么用?”
    可以當成奴隸賣掉!官元武說道:“蠻兵抓我們的國人做奴隸,我們也應該抓他們的人做奴隸,而且蠻人體格健壯,又十分稀少,把他們賣掉,肯定能值好價錢!”
    聽完官元武的話,唐寅跺了跺腳,暗怪自己太沖動,怎么沒想到這一點,早知道就不殺那些人了。他點點頭,說道:“就按照你的意思,把這里的蠻人統統帶回橫城,至于蠻兵俘虜,就地解決!”
    “是!大人!”官元武答應一聲,叫來幾名士卒,讓他們把唐寅的命令傳達下去。
    唐寅一句話,決定了數百被俘蠻兵的生死。
    得到唐寅的命令,風軍將被俘虜的蠻兵拉到針鎮子中央的空地,先是將其打跪在地,接著風軍們紛紛抽出佩刀,毫不留情的砍下蠻兵的腦袋。
    時之間,獸王鎮的鎮中血流成河,尸遍地,真如同人間地獄一般。
    另有風軍負責將蠻兵的斷頭裝車,蠻兵的腦袋也是有用處的,可以運回鹽城,身王廷請功的,同時也可表明唐寅這位縣守戰績輝煌。
    獸王鎮的戰斗前前后后只持續了半個時辰就結束了,三千蠻兵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主將被唐寅所殺,下面的蠻兵們除了逃出五百多人外,其余人等統統橫尸在鎮內。
    而風軍這邊在戰斗中也有四百多人的傷亡,不過這個損失和蠻兵比起來要小許多。
    正在良寅巡視戰場的時候,留在城外阻殺蠻兵的程錦等人返回,這十幾名暗箭成員皆是滿身鮮血,顯然在城外也收獲頗豐。
    見到唐寅,程錦前施禮,正色說道:“大人,暗箭在鎮外共斬殺蠻邦逃兵二百余人,另有三百多人向西北方逃竄,大人,我們用不用追去?”
    唐寅聞言,悠然而笑,蠻兵果然是向西北方逃跑的,好在自己早有安排,蕭慕青那一千騎兵足夠把這三百逃兵吃掉的了。
    他點點頭,說道:“不用再追,和將軍辛苦了!”
    “大人客氣!”
    得勝的風軍馬不停蹄,在全鎮搜尋蠻兵的物資,很快,獸王鎮的幾座軍資庫被風軍找到,里面囤積的物資繁雜,除了大批蠻兵的盔甲、武器之外,還有云梯、霹靂車等攻城武器,另有數額龐大的糧草和貝薩城邦的銀幣、銅幣等。
    如此之多的戰利品,令唐寅心生歡喜,他立刻下令,將蠻邦軍庫中的盔甲、武器、糧草、銀幣統統打包帶走,至于云梯、霹靂車這些大件,就地燒毀。
    蠻兵的盔甲都是生鐵制成,粗糙又厚重,風軍雖然不能穿,但可以拿來煉鋼,制作武器,至于銀幣和銅幣,風國雖然不流通,但銀子就是銀子,銅就是銅,化掉之后也還是可以制作成銀錠和風國的銅幣。
    獸王鎮里囤積的軍資比唐寅預想中要多得多,全部裝馬匹,估計八千匹馬都拉不完,唐室內只能下令,把糧草、盔甲這些沉重之物棄掉,看著那些扔了滿地的一袋袋糧食,唐寅心痛不已,早知如此,不如少帶五百兄弟,多帶五百匹空馬。
    蠻軍的物資已讓戰馬不堪重負,至于獸王鎮里幾百名被俘的貝薩平民,想帶都帶不走了。
    唐寅倒是很干脆,直接下令,統統處死。
    風軍已懶著再去一個個的砍殺,將這些平民全部關進軍庫里,在外面堆起稻草,酒火油,接著放起火來。
    由唐寅率領的風軍比蠻兵更加恐怖,不僅把人殺光,東西搶光,連城鎮都不留,四處放火,若大的獸王鎮,頃刻之間就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大家看完了《唐寅在異界》,也可以看看六道其他2的作品《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45o萬和《奇門藥典錄》177萬!作品頁面有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