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29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
    放完火后,唐寅心滿意足,帶著麾下騎兵,撤出獸王鎮,隨后又叫來艾嘉,令她派出手下探馬,前去蕭慕青的埋伏地點,通知他立刻帶隊返回風國。【】
    他們來偷襲時度很快,可返回風國時,度大大減緩,不僅空馬的馬背馱滿物資,就連騎馬的風軍也帶了不少東西,大包小裹的,掛滿馬背。
    唐寅催馬在己方隊伍中巡視一圈,竟然還現了幾名馱著貝薩女人的風軍。他又好氣又好笑,對其中一名風軍問道:“你帶個女人回來做什么?”
    那名被問的風國士卒滿臉尷尬,面紅耳赤,結結巴巴道:“大人,蠻邦的女人挺……稀奇的,所以我……我想帶回國……”
    此言一出,周圍的風軍都咧嘴笑了。
    那名士卒更不好意思,低頭說道:“大人,如果不行,那我現在就把她殺了!”說著話,他就要拔佩刀。
    唐寅擺擺手,說道:“只要不影響行軍度,隨便你。”
    那名士卒大喜,連聲說道:“不會、不會,我絕對不會拖累大家……”
    不過他還沒高興太久,唐寅又補充一句:“回國之后,俘虜需交!”
    “哦……”士卒臉的歡喜僵硬住,頓時變得無精打采。
    唐寅含笑說道:“交一名俘虜,以殺蠻兵五人論賞。”
    這句話,讓士卒立刻又精神起來,如此來算,自己帶她回去也不太虧嘛!
    風軍返回的度雖然緩慢,但士卒們的情緒可都輕松下來,相互之間有說有笑,對比誰殺的蠻兵多,誰帶回的戰利品豐厚。
    隊伍走出時間不久,蕭慕青就率眾追了來。
    正如唐寅所料,向西北方向逃竄的蠻兵沒有逃脫蕭慕青一眾的埋伏,三百多蠻兵,被蕭慕青率眾斬殺殆盡,無一生還。蕭慕青這一千騎兵分擔了唐寅一眾的物資,使行軍迅快了許多。
    沒有看到樂天跟隨蕭慕青回來,唐寅甚是奇怪,他問道:“蕭參軍,樂將軍人呢?”
    蕭慕青忙道:“樂將軍沒有隨我回來,他要留在蠻邦!”
    沒聽懂這話什么意思,唐寅挑起眉毛。
    蕭慕青解釋道:“樂將軍說此次我軍偷襲獸王鎮,蠻邦定會出兵報復,他留在蠻邦,可偵察蠻兵的動向,及時回報大人,做好相應的準備!”
    “哦,原來如此!”唐寅大點其頭,暗贊樂天心思周密,料想周全。
    聽了蕭慕青的話,跟在唐寅身邊的艾嘉坐不住了,她對唐寅拱手說道:“大人,我也想留在蠻邦,探察蠻兵的舉動。”
    唐寅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道:“有樂將軍留在這里就足夠了,我們沒有必要再浪費人力……”
    艾嘉聞言大急,正色問道:“大人可是不信任屬下的能力?”
    唐寅了解艾嘉的脾氣,別看她是個女人,但倔強起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若是硬不讓艾嘉留下,還說不定會給自己制造出什么麻煩呢!他沉思片刻,說道:“這樣,樂將軍打探敵情,艾將軍你率麾下打探蠻邦城鎮,為我們下一次的偷襲做準備!”
    艾嘉一怔,驚訝地問道:“大人還要偷襲蠻邦的其他城鎮?”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區區的獸王鎮算得了什么,我們要以彼之道還使彼身,打它蠻邦個不得安寧,順便也可填補我軍的軍庫!”偷襲獸王鎮大獲成功,唐寅吃到了甜頭,當然不會就此罷手,還要組織下一輪的偷襲。
    艾嘉愣了愣,隨后喜笑顏開,連連點頭應道:“屬下明白了!大人請放心,屬下必將蠻邦的邊境城池統統打探清楚。”
    唐寅笑道:“不一定是邊境城池,適當的也可深入蠻邦領地的內部,這樣才會讓蠻邦對我們的恐懼加深!”
    “知道了,大人!”
    艾嘉和樂天一樣,沒有跟隨唐寅返回風國,而是選擇留在貝薩城邦境內,她和樂天,一個打探蠻城情報,一個打探蠻兵情報,分工明確,二人各自統領的情報機構也在不斷的實踐中得到鍛煉,變的更加精良。
    唐寅偷襲獸王鎮大勝而歸,并繳獲回來大量的物資,自然也受到橫城百姓的夾道歡迎,街道人滿為患,笑聲、歡呼聲不絕于耳,漫天飄舞的花瓣讓橫城變為了花城。
    著百姓們一張張歡天喜地的笑臉,唐寅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強兵之路,亂世之中,安定只能靠強盛的兵力才能得到,正所謂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
    回到縣守府門前,唐寅還未下馬,府內的人就迎了出來,有仆人,有侍衛,還有范敏。
    唐寅平安回來,范敏看去別任何人都高興,快步到唐寅的馬前,先是仔細打量他,看他有沒有受傷。
    與蠻將戰斗中唐寅被靈亂風擊中,身的刀口子因吸食的大量靈氣而愈合,但盔甲的裂痕和衣服的血跡卻不會因為吸食靈氣而消失,看著他渾身的血跡,范敏的心為之一顫,緊張地問道:“你……你受傷了?”
    唐寅又不是木頭,當然能感受到范敏對自己的關心,他淡然一笑,動作利落的翻身下馬,邊將戰馬的韁繩交給仆人邊笑道:“兩軍交戰,受傷再所難免,現在已經沒事了!”
    范敏哪里相信他的話,這渾身的口子和血跡說明唐寅負傷極重,怎么可能說好就好呢!她前一步,伸手去拉唐寅的胳膊,同時說道:“讓我看看!”
    唐寅笑了,風國雖然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但當天化日之下也沒有女人當眾扒男人衣服的道理。他腳下一個滑步,身如泥鰍一般繞過范敏,邊向府內走邊笑道:“你看我現在象是受傷的樣子嗎?”
    他躲的很巧妙,即不讓范敏尷尬,又可表明自己安然無事。
    見狀,范敏愣住,看唐寅靈巧的動作,底氣十足的聲音,確實不象是受傷的樣子。直到這時,她才恍然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舉動太失禮了,自己和唐寅的關系還遠沒親密到那種程度。
    她臉色漲紅,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為了掩飾尷尬,她追唐寅,好奇地問道:“你們打進城鎮了嗎?蠻邦的城鎮是什么樣子的?”
    唐寅聳聳肩,隨口說道:“又破又爛,遠不如我們風國。”這倒也是實話,貝薩城邦算是物資較為匱乏的國家,興國之道就是出外掠奪,以搶奪周邊國家的財物來支撐起整個王國。
    話之間,唐寅進入大堂,跟隨他近來的還有邱真、官元吉、各兵團長以及隨他出征的蕭慕青、程錦等人。
    出他們要商議軍務,范敏縱然有再多的話要說也不好繼續留下來,她主動退了大廳,不過臨離開前又補了一句:“等會我來找你!”
    唐寅沖著她點了點頭。她不來找自己,自己還得去找她,這次從獸王鎮拉回來的東西不少,其中還有許多蠻邦的飾物,這些東西留在自己手沒用,看看范家能不能賣掉。
    等范敏走后,大廳變的出奇安靜,唐寅疑惑地抬起頭,環視眾人,只見眾人都在用曖昧的眼光看著自己。
    邱真撓撓頭,打個哈哈,說道:“大人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啊!”
    唐寅還沒反應過來他這話的意思,官元吉已正色接道:“范家雖然不是貴族,但家財雄厚,對大人的幫助不可估量!”
    “是啊!”其他人紛紛附和,表示贊同的連連點頭。
    直到這時唐寅才算弄明白他們心里在想什么,他哈哈大笑,說道:“你們都誤會了,范敏只是借助在我的府。”
    “大人也不用不好意思嘛,范敏小姐不僅模樣漂亮,家世也出眾,和大人也算是門當戶對,郎才女貌啊!”邱真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道。
    其實唐寅和范敏的關系,他最為清楚,不過他倒是真希望兩人能結合。
    唐寅若想成就大業,離不開錢,而范家富可敵國,這正好能彌補唐寅目前最不利的因素。
    和邱真認識那么久了,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唐寅哪能不明白,他挑起眉毛,探著身子笑問道:“是不是為了錢,你就可以把我給賣出去啊?”
    邱真眨眨眼睛,看唐寅笑的邪氣,連忙搖頭,說道:“沒有、沒有,屬下可不敢這么做。”
    “但是你敢這么想!”唐寅白了他一眼,隨口收斂笑容,切入正題,說道:“統計一下,我們這回繳獲的戰利品有多少。”
    聞言,邱真也收起玩笑之意,點頭應道:“是!”
    “大人!”蕭慕青這時插嘴說道:“回來的路,我看將士們繳獲的物資都不少,這些東西,應當統統交出來,這也是我風軍的軍規。”
    這個問題,唐寅在路也琢磨過,將士們深入蠻邦之地,出生入死的戰斗,理應得到獎賞,但目前軍庫空虛,自己給不出那么多的獎勵,那么,讓戰利品歸將士們所有也算是情理之中,不然的話,以后誰還愿意跟隨自己遠征蠻邦。
    治兵之道,并非唐寅的強項,他疑聲問道:“將士門繳獲的戰利品,不能歸將士們所有嗎?”
    另推薦2本佳作有鬧慌的不防看看。《易筋經》昨天已經爆了15萬,號:13117!隱居深山中修習煉氣之術的少年,當他破譯出古煉體之術踏入都市又會掀起怎樣的波瀾?
    神醫3》號:621已經寫了25o多萬字訂閱過萬的的醫術類佳作!作品頁均有連接!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