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32

  132
    聚賓樓不僅生意規模大,位置佳,廚師的手藝也好,再加范家的金字招牌,生意十分興隆,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每次前來,邱真等人都不由自主的由衷感嘆。
    官元彪抓了抓胸口,開玩笑的說道:“我們在戰場拼死拼活,一個月的俸祿可能還沒有人家酒樓一天賺的多呢!”
    唐寅笑而未語。這段時間他與范敏的關系與日俱增,但對范家的生意從不過問,范敏在平原縣開設這么多的商鋪,每月收入有多少他還真不知情。
    官元武白了兄弟一眼,說道:“那你不要參軍,就留在城里做生意好了!”
    官元彪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那刻不行,我還是覺得行軍打仗有意思。”
    元武和元彪是孿生兄弟,模樣相同,性格卻相差很大,前者穩重,而后者沖動。
    時間不長,小二將酒菜一一送。酒是風國特有的燒酒,又辣又烈,菜就是唐寅他們打的野味,其中有山豬、山雞、野兔等物,經過酒樓師傅的手,邊城一道道美味佳肴,香氣撲鼻。
    眾人邊吃邊喝,話也漸漸多了起來,從打獵聊到對蠻兵的作戰,從酒菜聊到各諸侯國的風土人情,天南地北,無所不談。
    唐寅話不多,但聽得很認真,他也想多了解一下昊天帝國的現狀。
    道風國周邊的國家,就不能不談寧、莫兩國。
    寧國是風國的夙敵,結怨太深,說起寧國,眾人意見統一,都覺得現在雖然保持和平,但早晚有一天會有場大戰。蕭慕青認為對寧開戰之前應先出擊莫國,莫國實力強大,在風國南部,虎視眈眈,不先把莫國平定,風國頗有后顧之憂,不過邱真和他的意見相反,認為莫國雖強,但不足為慮,并非莫國兵不強,而是莫國掌權的權貴優柔寡斷,反復無常,即使在寧國大舉進攻潼門的時候,莫國也只是屯兵于風莫邊境,未敢出兵參戰。
    當然,他們談論這些嗾使隨口說說而已,就目前來講他們還都沒有能力去左右大局。
    正在眾人閑聊的時候,包廂外傳來琴聲,曲調優美,十分動聽。
    眾人聞聲,精神皆為之一振,張周笑道:“大人,把外面彈琴之人請進來為我們獨奏如何?”
    沒等唐寅說話,眾人先紛紛點頭應好,邱真也笑道:“邊喝酒邊聽琴,倒是一件美事。”
    唐寅沒有意見,揚頭說道:“好,叫小二近來。”
    張周答應一聲,起身拉開房門,把小二交了過來,同時從口袋中摸出一兩銀子,遞給小二,說道:“讓外面彈琴的先生近來為我們彈奏幾曲。”
    二接過銀子,連聲應好。
    眾人在包廂內等了好一會,沒把琴者等來,小二倒是滿臉尷尬的走了進來。他滿面干笑,沖著眾人鞠了一躬,陪笑著說道;“幾位大人,實在不好意思,隔壁包廂里的客人先把琴者請走了,大人們稍等一會。”
    既然有人捷足先登,眾人也不好說什么,可等了好一會,仍未見琴者過來,張周有些不耐煩,再次叫來小二,問道:“怎么還沒來?”
    “隔壁包廂里的客人出手大方,所以……”小二搓手解釋著。
    張周皺起眉頭,問道:“他們出多少?我再加二兩好了、”
    二為難的低聲說道:“那邊的客人除了十兩銀子。”
    張周聞言差點吐血,只是聽個曲子,竟然出十兩銀子,隔壁都是些什么人?身為兵團長,他的俸祿不算少,但一下子要掏出十兩銀子也是在舍不得,他深吸口氣,慢慢又坐回到椅子、
    見狀,唐寅抬起頭,對小二慢悠悠的說道:“那我們出二十兩好了,你去把人帶過來。”
    “啊?”店小二也有些傻眼了,聽曲要出二十兩銀子,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愣了片刻他才回過神來,呆呆的點下頭,應道:“好……好,大人,我這就去!”
    等小二走后,唐寅看向張周,淡然一笑,舉杯說道:“來,我們繼續喝酒!”
    唐寅的話向來不多,容易給人高高在的孤傲感,但對手下兄弟卻很照顧,他不會讓手下人受人欺負,也不會讓手下人下不來臺。
    張周當然能感受到唐寅的體貼,他心中感激,急忙端起酒杯,說道:“大人,我敬你!”
    “呵呵!”唐寅瞇眼而笑,說道:“干!”
    “干!”
    眾人也紛紛舉杯,將杯中一飲而盡。
    他們推杯換盞,又喝了一會,還是沒把琴者等來,店小二再次敲門而入,擦擦額頭的虛汗,苦笑道:“大人,那邊的客人……還是不放人,已經將……將價錢又加大到五十兩了。”
    聽這話,別說張周坐不住了,其他眾人也都大皺眉頭。官元彪氣得拍案而起怒聲道:“這明顯是和我們過不去嘛!老子倒是要看看,隔壁都td是群什么人!”說著話,他抬腿就要向外走,看他那氣勢洶洶的樣子,不像是去看人的,更像是去找人拼命的。
    唐寅也很好奇對方的身份,并未阻止元彪,不過邱真卻敲了敲桌子,不滿的輕咳一聲,他悠悠說道:“前段時間,唐大哥剛剛懲治了橫城一帶的惡霸,現在,我們可不能取而代之啊!唐大哥,你說呢?”
    唐寅本來沒覺得官元彪有什么不對之處,但聽完邱真的話,他老臉頓是一紅,搖頭而笑,應道:“恩!小真說的有道理,元彪,坐回來!”
    “哼!”官元彪重重哼了一聲,重新坐回到椅子,人是回來了,但氣還未消,雙臂環抱,兩眼圓睜,滿臉的怒氣。
    店小二哪還敢多留,在座的這些人,隨便挑出一個他都惹不起,他咽口吐沫,小聲說道:“小的先出去了!”說完話,逃也一般的快步走出包廂。
    見眾人臉色都不佳,唐寅悠然一笑,說道;“天下有錢人多的很,大家也不用放在心。”
    “對方是故意和我們作對,這擺明了要在太歲頭動土嘛!”官元彪憤憤不平的說道。
    唐寅挑起眉毛,但最終還是忍了下去,只是用眼角余光瞄了程錦一眼,示意他等會去查查對方的身份。
    沒等程錦去查,對方倒是主動找門來。
    正當唐寅等人想要離去的時候,房外傳來敲門聲。
    以為是店家小二,眾人也沒多問,直接喊其進來。
    房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群人,為的是位三十多歲的漢子。
    不認識對方是什么人,官兄弟以及程錦等人紛紛站起身形,目光充滿戒備的看著他們。
    那名大漢沖眾人拱手一笑,說道:“各位不要誤會,我們沒有惡意,只是隔壁房間的食客,前來與各位打聲招呼。”
    “哦!”官元彪剛有些平息的火氣頓時又頂腦門,自己沒去找他們也就算了,他們倒主動找過來了。他哼笑道:“原來你們就是隔壁花五十兩銀子聽曲的冤大頭啊!”
    此言一出,進來的那些人臉色同是一變,為的那名大漢倒是滿面從容,根本沒理會官元彪,而是把目光投向端坐正中的唐寅身,他笑道:“想必閣下就是平原縣縣守唐寅唐大人,剛才只是和大人開個小玩笑,還望大人不要見怪!”
    哦?對方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唐寅有些意外,他坐在椅子沒動,嘴角微微挑,問道:“請問,閣下又是誰?”
    “我叫6放!”那名大漢回頭指指身后的眾人,說道:“這些都是我的朋,我們云游到橫城,正好趕大人在此吃飯,所以特來拜會!”
    唐寅、邱真等人對6放的名字很陌生,不過程錦倒是一愣。
    他以前有聽說過6放這個人,此人雖然不是什么達官顯貴,但卻很有名氣,在風國算是較有名望的游俠。
    游俠又稱豪杰,不歸屬任何人官職,云游四方,游走各諸侯國,自成門派,自稱行俠仗義,其實只憑一己系好行事罷了,和武俠小說里的那些江湖人差不多。
    程錦伏在唐寅耳邊,輕聲說道:“大人,此人是游俠,乃我風國人士!”
    游俠?唐寅對游俠這個詞并不陌生,若論起來,嚴烈生前也算是一名游俠。
    或許因為嚴烈的關系,唐寅對6放這些人頓生好感,他站起身形,擺手說道:“原來是路豪杰,來者是客,既然諸位云游到我平原縣,那么就是我的客人,今天諸位的帳都算我的。”
    唐寅的豪爽大方與有游俠們的性情一拍即合,眾人聞言,臉的奴意頓失,皆是吸煙歡笑。
    游俠好臉面,唐寅的禮遇自然也讓他們大為受用。6放仰面而笑,說道;“大人快!”說著話,他回頭擺擺手,讓同伴把彈琴的先生領進來,然后對唐寅笑道:“如果大人不介意的話,在下想與大人同桌共飲!”
    “哈哈”唐寅也笑了,說道:“我也正有此意!”
    見雙方沒有鬧翻的意思,程錦暗暗噓口氣。
    他倒不是怕6放這些游俠,而是覺得游俠實在太討厭。
    游俠基本都是些剛愎自用之人,做事只憑自己的喜好,若是得罪了他們,就像是被冤魂纏了身,就算他們打不過你,也會在你身邊東弄弄,西弄弄,搞些破壞什么的,讓人頭疼,而且游俠的朋多,又四處游蕩,散播輿論極快,很容易就能把一個人的名聲搞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