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34

  “為什么?”眾人疑惑不解的看著邱真。【】
    邱真嘆口氣,苦笑著說道;“二十萬的敵軍,淡淡是君和大臣們商議就得花幾天的時間,就算能同意增援平原縣,召集軍隊、調配物資、籌備糧草,這些都需要時間,全部準備完成又得花費數日,而從鹽城到平原縣就算是急行軍,也得需要將近二十天的時間,從頭到尾算下來,王庭的援軍到了平原縣至少得需要一個月,這么長的時間,恐怕蠻兵在就已經破我們的城、殺光我們的人了!”
    聽完邱真的話,眾人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全都沒詞了。
    他說的是實話,仔細想想,王庭若能在一個月內把援軍派到都算是快的。
    同意沉吟片刻,問道:“那你的意思呢?”
    邱真正色說道:“靠別人不如靠我們自己,大家應該做好準備,要憑我們一己之力抵御這次蠻幫的大軍。”
    張周的雙眉都快擰成個疙瘩,擔憂的說道:“二十萬的蠻兵,我們哪里能抵擋得住?難道郡里也不會派來援軍嗎?”
    邱真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也許會,也許不會,不過即使派出援軍,人數也不會太多,而且郡里的士卒缺乏實戰經驗,平日里的訓練也松懈,戰斗力不會太強,來了也未必能幫得我們的忙”
    他的話像是一根鋼針,把眾人心里的希望全部挫敗。
    朱諾瞪圓一安靜,怒聲說道:“若是按照邱大人這么說,那我們就不用打了,王庭的援軍不會來,郡里的援軍又未必能派用鏟個,而憑我們自己又擋不住那么多的敵人,這怎么辦?不戰而逃嗎?”
    話之間,眾人將目光齊齊投向唐寅,他是縣守,己方是戰是撤,全憑他一句話。
    不戰而逃?在唐寅的字典里還找不到這個詞,他環視眾人,幽幽說道:“記得寧軍大舉進攻潼門的時候,宗政將軍曾說過,風國只有戰死沙場之將軍,而沒有臨陣脫逃的將領。我雖然不算是身處要職的將軍,但也不想做臨危退縮的懦夫,希望諸位兄弟也能和我一樣,堅守平原縣,決不后退半步。”
    唐寅這話表明了自己的決心,就算是單獨迎敵,也要和敵人戰斗到底。
    他這么說也讓眾人心里有了底,官兄弟以及朱諾等人紛紛拱手說道:“大人盡管放心,屬下誓與大人同生死,共進退!”
    “很好!”唐寅點點頭,他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腦筋在飛快的動著,考慮以己方八萬兵如何與蠻兵二十萬抗衡,二十萬人實在太多了,無論是進攻村鎮還是城池,恐怕一走一過之間就能踏平,己方若要抵御,就必須得集中全部的兵力。想到這里,他果斷的下令道:“邊城我們不能再守了,邊城的守軍連同城內的百姓,全部撤到橫城,我們集中人力,只守橫城這一點。”
    邱真對此沒有異議,應道:“大人明見!”
    唐寅眼珠轉了轉,腦中靈光一閃,舉目看向沉默無語的蕭慕青,說道:“蕭參軍!”
    “屬下在!”蕭慕青急忙抬頭,看著唐寅。
    唐寅說道:“橫城的防御,我想交由你來負責,你可愿擔此重任?”
    啊?聽了這話,別說蕭慕青愣住,在場的其他人也都大吃一驚。橫城是平原縣的核心,關系著己方重任以及平原縣數十萬百姓的生死存亡,唐寅竟然讓蕭慕青負責橫城的防偽,就等于把平原縣的命運交到蕭慕青的手里,這怎能不讓人感到驚訝?
    怔了半晌,蕭慕青才回過神來,他急忙說道:“大人,屬下……恐怕難以但此重任,而且有大人在,屬下又怎敢越權……”
    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寅搖頭打斷道:“我不會留在橫城!”
    “什么?”眾人驚訝的睜大眼睛。
    “圍魏救趙!”唐寅見眾人眼中的迷茫之色更濃,解釋道:“二十萬的蠻兵,光靠不退的,只能想辦法比他們撤退,所以,我打算帶領我們的騎兵,突入蠻幫領地,繞開敵軍,直取蠻幫的國都貝薩成,也只有國都遇襲,才可能把蠻幫的大軍勾過去!”
    原來如此,眾人聽后,紛紛長出口氣,可轉念一想,心又都提了起來。貝薩成,那可是貝薩城邦的核心,即是都城又是起源地,防衛肯定森嚴,目前己方騎兵只有四千多,前去攻擊,只怕偷襲不成,反而會被對方圍殲。
    就連邱真此時也連連咧嘴,說道“大人,此計太冒險了,而且未必可行,萬一貝薩守軍眾多,大人只帶四千騎兵豈不成了以卵擊石
    唐寅哼笑一聲,說道:“與蠻幫交戰了這么久,難道你對蠻幫還不了解嗎?蠻幫地廣人稀,二十萬的軍隊又是何其龐大的數字,蠻幫籌集出這么多人,想必也是砸鍋賣鐵了,若我所料不差的話,貝薩成內軍隊已空,即是有守軍,數量也不可能過萬,而且蠻幫絕不會想到當他們大軍壓境的時候我還敢去偷襲他們的都城,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定能一擊破敵!”
    邱真認真琢磨唐寅這番話,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此計雖然冒險,但也不失為一個奇招,弄不好真能出奇制勝。但是貝薩成在蠻幫府邸,路途遙遠,唐寅只率四千騎兵前往,萬生意外怎么辦?就算只被一名蠻兵現行跡,此計都可能功虧一簣,唐寅連同麾下的四千騎兵統統得搭性命。
    四千向后,邱真還是覺得此計風險太大,但話說回來,除了這個辦法,己方已再無退敵的良策。
    邱真沒有接話,其他人也都默默無語,整個大廳里靜悄悄的,聲息皆無,死一般的沉寂。
    唐寅挑起眉毛,環視眾人,撲哧一聲笑了,說道:“諸位倒是說句話啊!”
    蕭慕青小心翼翼的問道:“萬一……大人在蠻幫生意外怎么辦?”
    唐寅聳聳肩,滿不在乎的說道:“那我就只能指望你們多殺蠻兵,幫我報仇了。”
    “大人,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我沒有開玩笑!”唐寅正色說道:“若我真的不行死在蠻幫,我希望各位能堅持下去,和蠻人戰斗到底,若是你們死了,我在蠻幫也不會回來了,能殺多少是多少,會用蠻人的血祭奠各位兄弟的英靈!”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心頭熱,眼圈一紅,差點都掉下淚來。唐寅不是個善于言辭的人,也不會把兄弟情義掛在嘴邊,但是他會有實際行動做出來,眾人跟隨他這么久心里都明白,他這話可不而已,而是真能說到做到。
    蕭慕青深吸口氣,跨前一步,拱手說道“大人盡管放心,我會盡我最到所能,抵御蠻人的進攻,等待大人凱旋而歸!”
    唐寅深深看了蕭慕青一眼,說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若我回來,橫城還在,我就升你做長官平原軍的將軍!”
    蕭慕青仿佛被點擊了一下似的,身子猛然一震,別的話沒有多說,直接單膝跪地,真聲說道:“屬下先多謝大人。”
    平原軍雖然只有五個兵團,但人力卻有八萬之眾,接近一個正規集團軍,掌管平原軍,就相當于集團軍的將帥,蕭慕青做夢都盼望著這一天,他又怎能不興奮?!
    唐寅將橫城防御的指揮權交給了蕭慕青,而他自己則準備率領四千騎兵偷襲貝薩城。
    這個圍魏救趙的計謀可謂是大膽到了極點,其中只要出現細微的茶匙,唐寅會完蛋,麾下的四千騎兵會完蛋,連同橫城里的幾十萬軍民都會完蛋。
    他找來那名報信的天眼毯子,令他立刻給樂天傳信,讓他馬返回平原縣。唐寅要偷襲貝薩城,少不了樂天的協助。
    不用他令,出現這么大的敵情樂天又哪能不回來。
    兩日后,樂天騎快馬返回橫城,當天,艾嘉也風塵仆仆的趕了回來。
    唐寅讓艾嘉協助蕭慕青,鎮守橫城,至于雷安他則把自己的計劃對其說明。
    樂天聽完,也是一驚,不過很快就鎮靜下來。
    這兩個月他一直留在蠻幫,對蠻幫的了解也進一步加深,尤其是對貝薩城邦的地理環境,熟悉許多。聽完唐寅準備偷襲貝薩城的計劃,他想了一會,說道:“大人,此計可行!”
    聽樂天這么說,唐寅精神頓是為之大振,追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我知道一條可繞開蠻幫城池直接通貝薩城的路線,哪條路線沒有蠻幫要塞,也沒有蠻兵駐守,只是,條件艱苦了一些,路也十分難走……”
    唐寅聞言喜出望外,偷襲貝薩城,令他最犯愁的就是如何避開蠻兵,他笑道:“路難不難走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讓我們安全抵達貝薩城!”
    “這條路是我從蠻人牧民那里獲得的,也有派手下兄弟去核實過,確實可以直通貝薩城,但卻是繞路,路線長,環境苦,并不適合行軍,以前蠻兵走過這條路線,后來就漸漸荒廢了,身子現在許多蠻人都不知道還有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