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35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
    “好、好、好!”聽完樂天的講解,唐寅連贊了三聲好,他拍拍樂天的肩膀,說道:“我們就走這條路線!”頓了片刻,他又問道:“蠻兵還有多久能到達邊境?”
    “以蠻兵的行軍度來看,最多不會過五天!”樂天正色說道。【】
    “這么快!”唐寅吸氣,他眼珠轉了轉,問道:“若我們現在出,按照你說的那條路線走,幾天能抵達貝薩城?”
    樂天在心里盤算了一會,低聲說道:“也得……五、六天!”
    “要那么久?”唐寅拿出貝薩地圖,看了看貝薩城的位置,說道:“以距離來看,我們騎莫國的戰馬,三天左右就等趕到!”
    樂天苦笑,說道:“大人,我們若是不避諱蠻兵,直沖過去,三天的時間是能到,但我們這回的路線可是繞路而行,而且路途艱辛,勢必影響行軍度,五、六天能到達貝薩城也算是快的了。”
    蠻兵五天就能抵達平原縣,而己方趕到貝薩城也得需要五、六天,到時就算偷襲成功了,等蠻兵收到消息也得是數日之后,這段時間,橫城能不能守得住?
    這兩天唐寅沒有關注橫城的防衛,至于具體狀況如何,他也不是很清楚。他立刻令人找來邱真,詢問他目前的城防狀況如何。
    邱真一笑,說道:“目前蕭參軍正動用全城的兵力和人力打造內城墻。”
    “內城墻?”
    “是的!蕭參軍說只一道城墻還不保險,需再多加一道內墻,可讓我們多一道防線,多拖延和消磨蠻兵!”守城不是邱真的強項,對蕭慕青的防御策略他也沒有多余的話可說。
    唐寅點點頭,多一道內城墻確實可令橫城的城防加強許多,只是蠻邦的大軍就快到了,不知道這么短的時間里蕭慕青能不能把內城墻筑完。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重用了蕭慕青,唐寅就把橫城全權交給他了。
    他又問邱真道:“派人去郡里請求援軍了嗎?”
    邱真略微遲疑了一下,點頭說道:“已經派了!”他確實派人去了,不過派的卻是一位眼高過頂、不遭人待見的千夫長,他能預想得到,當郡余合見到這位千夫長時,肯定不會給他什么好臉色,援軍也肯定派不過來,他想要的也正是這個。
    與其讓余合派來一群烏合之眾,礙手礙腳給己方添亂,還不如他一個兵都不派,這樣一來,一旦等己方防御住這波蠻邦的大軍,便可順理成章的奏余合一本,彈劾他下臺,至于郡的空位,唐寅也就有機會爭取了。
    只是這種話不能明說,他必須得給平原軍希望,讓平原軍在抵御蠻軍的時候可以期盼郡里援軍的到來,讓他們有繼續戰斗下去的動力,當然,這個期盼也將會是遙遙無期的。
    可以說唐寅及其麾下將領們的精力主要都是用在對外,只有邱真在把心機用于對內,不過若無邱真這么一個野心勃勃又狡猾多端的人,唐寅也不可能成就日后的大業。
    正所謂禍不單行,唐寅正準備動身偷襲貝薩城,人還沒有走,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傳來,這個消息也更加證實了邱真當初的猜測,己方等不到王廷的援軍了。
    原來寧國突然單方面撕毀曾對公主殷柔許下的承諾,舉重兵襲擊風國的門戶潼門。
    這次寧國派出兩位將軍,分別是戰無雙和戰無敵,這兩兄弟統兵四十萬,一舉攻占潼門。潼門新任的守將姚之禮被寧軍生擒活捉,下面的將士死傷殆盡。
    四十萬的寧軍在占領潼門后馬不停蹄,長驅直入,直取風國都城鹽城,鹽城告急,王廷急招各地風軍,前往鹽城,保衛國都,在毫無準備防范的情況下,風國的形勢已岌岌可危,王廷連自保都成問題,如何還能派兵來增援平原縣呢?
    這個消息,別說在橫城引起軒然大波,即使是整個風國也亂成了一團,潼門丟失,就等于丟掉了風國的門戶,若都城再被攻占,那風國就等于亡國了。
    若無蠻兵大舉來犯,唐寅也會率平原軍趕往都城救援,只可惜現在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要保都城,先得自保成功。
    得知唐寅又要遠征蠻邦,而且還是去出征蠻邦的都城,范敏實在放不下心,前來找他。
    此時唐寅正在收拾東西。每次出征,唐寅都不會帶多余的零碎,但這次不一樣,路途遙遠,而且已入深冬,蠻邦天氣越寒冷,必須得多備衣物和食物。
    見到唐寅,范敏沒有馬說話,而是靜靜的站在一旁,幫他整理。
    怕引起城內的恐慌,現在蠻兵大舉來犯的消息還在封鎖當中,百姓們并不知情,包括范敏在內。
    把唐寅的衣物疊的板板整整,范敏方幽幽說道:“好端端的為什么突然要去偷襲蠻邦的國都?”
    唐寅嘴角動了動,欲言又止,話鋒一轉,笑道:“我當然有不得不去的理由。不用擔心,這次和平時也沒什么兩樣。”
    范敏不懂軍事,也不了解蠻邦的情況,但她可知道都城對一個國家的重要性,現在風國的都城不也正受寧國大軍的威脅嘛,搞的人心惶惶的!
    她幽幽說道:“這次,遇到的敵人一定會很多?!”
    “也許很多,也許不多,天知道。”唐寅隨口應了一聲,隨后挺直身軀,正視范敏,說道:“小敏,你不是說想把生意開到郡里嗎?我看這段時間你先去順州瞧瞧,看有什么生意好做。”
    唐寅很少關注自己生意的事,今天突然提起,讓范敏十分意外。她那么聰明,腦筋轉動,立刻意識到唐寅這么說肯定還有另層意思,再結合他突然要去襲擊蠻邦的國都,心中一動,她問道:“橫城……是不是要生什么事?”
    范敏有多機靈,唐寅哪能不知道,此時她既然已感覺到不對勁,他想瞞也瞞不住了,緩緩點下頭,他正色說道:“這次蠻邦舉兵二十萬,進攻我平原縣,能不能抵擋得住,誰都說不清楚,橫城已是一處險地,我之所以要去偷襲貝薩城,也是為退蠻兵,解橫城之危!”
    原來是這樣!如此來說,唐寅并非是主動偷襲貝薩城,而是被無奈之舉,那么此行也就更加兇險了!范敏整個心都提到嗓子眼,不過臉的表情反而更加堅定,她用力地搖搖頭,說道:“我不走,我要留在橫城,等你回來。”
    生死關頭方見真情,范敏的倔強與執著令唐寅心里萬分感動,有此紅顏,夫復何求?唐寅難以抑制住心中的感情,伸手將范敏纖瘦的香肩環抱住,沒有什么甜言蜜語,也沒有山盟海誓,只是在她耳邊頓地輕聲說道:“我會回來!”
    范敏依偎在唐寅的懷中,鋼鐵打造的鎧甲是冰冷的,但她能感覺得到唐寅那顆心是滾燙的,而且離自己是如此的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近。
    “大人,樂將軍在府外等候!”
    唐忠的話聲在門外想起,這回他沒有敲門近來,誰說死板的人就沒有機靈的時候?!
    唐寅聞言,想推開范敏,但現范敏死死抓著他鎧甲的護帶,沒有松手的意思。
    他笑了,低聲說道:“我說能會回來,我就一定能做得到,現在只是暫別,又不是訣別……”
    他話還沒說完,范敏已抬起手來,捂住他的嘴。
    她沒有說話,面無表情地從懷中取出一塊手帕,仔細擦掉唐寅鎧甲的塵垢,然后將手帕塞進他的手里,倒退一步,下打量一番,方笑盈盈地說道:“這回多好,干凈多了。”
    她是在笑,不過卻笑的讓人心痛。
    唐寅握住范敏的手帕,面有她身特有的麝香,香而不濃,清清幽幽,讓人著迷。
    他將手帕塞進胸甲之內,沖著范敏微微一笑,然后再不停留,大步流星向外走去,出門時他依舊連頭都未回一下,只是灑脫地擺了擺手,道:“走了!”
    他的神態,聽他的語氣,不象是去拼死戰斗的,更象是出去參加一場宴會。
    等唐寅的身影消失在門外,范敏再也堅持不住,臉的笑容消失,眼淚如斷線的珍珠滴落下來。
    她記住唐寅曾說過的話: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
    唐寅還未走出官邸,身后腳步聲傳來,只見程錦、6放二人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不解地看著他二人,等到了自己近前之后,他問道:“你倆有事嗎?”
    “大人,我想跟你一起去!”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唐寅搖搖頭,說道:“我此行并不兇險,真正兇險的是橫城,你二人要留下來,帶領各自的兄弟協助守軍,抵御蠻兵!”
    放正色道:“大人,我并非平原軍,守城也不管我的事,我只想跟你走!”
    唐寅對6放禮遇有加,這點令6放十分感激,如果唐寅不在了,他也就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拱手說道:“6兄對我的重情重義,我很感謝,但是橫城是我的根基,我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橫城,我希望6兄能盡心盡力,幫我分憂解愁。”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