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36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
    “大人……”
    “不用再說了,如果橫城出了意外,那我這次的冒險出征就變的毫無意義。【】”唐寅正色道:“橫城能不能守得住,全都依仗各位,希望各位也不要讓我失望!”
    唐寅執意不帶程錦和6放前往,他二人也沒辦法,只能看著唐寅離去的背影干瞪眼。
    和往常一樣,唐寅身邊的將領只有官兩兄弟。官元武和官元彪雖然行事沖動了一些,但靈武高強,在戰斗中真能幫唐寅的大忙。
    唐寅、樂天、官兄弟出了城,與四千騎兵會合一處,然后直向貝薩城邦的領地而去。
    樂天所說的這條路線,剛開始還挺好走的,就是直穿貝薩城邦的帕布大草原,可是過了草原之后,方向改變,鉆進深山密林之中。
    此時正是深冬,貝薩城邦又比風國冷得多,加還在深山里穿行,山風凜冽,吹在身,直叫人冷到骨子里。
    來時風軍已經做了相應的準備,個個都穿厚厚的棉裝,可山中的寒冷仍是讓風軍難以承受,即使唐寅都被凍的頭仁痛,他估計山中的溫度得到零下四十多度。
    氣候寒冷也就算了,路也不好走,準確來說根本就沒有路,厚厚的積雪把地面全部覆蓋住,一腳踩下去,只能看到半個膝蓋露在外面,路途艱難時,戰馬都走不動,人得下來強拉戰馬,如此的行軍度,能快才叫怪了。
    穿過帕布大草原只用了一天多的時間,而進入深山,足足走了三天也沒看到盡頭,而且越往北走天氣越冷,這時別說是人,連戰馬都受不了了,馬匹凍的站都站不穩,四腿都直打哆嗦。
    深入蠻邦領地,戰馬就相當于生命,如果戰馬死了,人也活不成,為了保護戰馬,許多風軍都把身的棉襖脫掉,包裹在馬身。
    到己方士卒的慘狀,唐寅的心情也糟糕郁悶到了極點。他找到樂天,問道:“我們還得走多久能到達貝薩城?”
    樂天舉目往往四周,又詢問一下手下的探子,回道:“大人,就快了!”
    這句話唐寅至少都聽五十遍了。他凝聲說道:“第一天進山的時候你就這么說的,現在我們已經在山里走了三天,你還是這么說?”
    樂天苦笑,滿面尷尬地說道:“這回是真的快到了。”
    唐寅看了他一眼,哼哼一聲,沒有再多問,轉頭又看向己方的士卒。
    沒有棉衣的保護,士卒們凍的臉都青了,此時正是休息的時間,風軍們三五成群,縮抱在一起,這種狀態,別說與蠻人打仗了,能不能活著走出山林都是個問題。
    唐寅慢步走到一群士卒的近前,彎下腰身,揀起幾根干柴投入火堆中。
    到唐寅來了,周圍的風軍齊齊站起身,聲音顫抖著見禮:“大……大人!”
    他心頭一顫,急忙擺了擺手,語氣平和地說道:“坐、坐,不用起來!”
    他看看周圍的士卒,說道:“兄弟們再忍忍,我們很快就能走出山林了。”
    “早知道……蠻邦這么冷……我們就多帶棉衣出來了……”一名二十出頭的士卒嘴唇泛白,哆哆嗦嗦地說道。
    “是啊……早知道這樣多帶些衣服就好了,還是我們風國暖和……”其他士卒聞言,紛紛接道。
    唐寅抿了抿嘴,挺直腰身,向那名年輕的士卒走去。
    那名青年見狀嚇了一挑,以為自己說錯了話,唐寅要責怪自己,他馬推開周圍的同伴,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看著唐寅結結巴巴道:“大……大人……我……我……”
    唐寅沖著他一笑,拍拍他肩膀,接著隨手將領口的繩扣解開,脫下外氅,披在士卒的身,幽幽嘆道:“豈曰無衣?與子同袍。”此情此景,他想起了詩經中的秦歌,當初聽到這句話時沒什么感覺,而現在,他才現這歌寫的是如此的貼切。
    對他的話士卒們似懂非懂,不過他的舉動卻令在場眾人大受感動。
    抓著披在肩頭的外氅,那名青年士卒的眼淚流了出來,怔了片刻,他恍然回過神來,急忙往下拉,不敢穿在身。
    唐寅按住他的手,說道:“穿著,我,不冷!”
    “大人!”這時,周圍的士卒們也都紛紛站了起來,齊齊地看著唐寅。
    天下的將軍數不勝數,都說能與下面的士卒們同甘共苦,而真正能做到這一點的又有幾人?口號喊的再響也不如一個簡簡單單的行動來的實際。這樣的唐寅又怎能不讓下面的士卒以死相隨。
    名了年歲的老兵率先高聲唱道:“國家有難,我當出征,馬革裹尸,壯我雄風!”
    歌聲很快感染了其他將士,眾人也跟著高唱起:“國家有難,我當出征,馬革裹尸,壯我雄風!風、風、大風”
    風國的軍歌唱了一遍又一遍,越唱越激揚,人們也越唱身體越熱,寒冷的感覺反而在漸漸消退。
    聽著眾人的歌聲,看著眾人一張張年輕的面龐,唐寅是打心眼里感動,也打心眼里喜愛麾下的風國將士們。
    他與眾士卒們圍坐在一起,眼角余光正好瞥到站在不遠處四面張望的樂天,他手指著樂天,說道:“你們都看清楚了。”
    士卒們沒聽懂他這話是什么意思,面面相覷,有人壯著膽子問道:“大人讓我們看清楚什么。”
    “看清楚這個人的臉,也都牢牢的記在心里。”他點著樂天,說道:“就是他領著我們走的這條路,如果我們不幸被凍死在深山里,咱們就算做鬼都不能放過他,如果我們能僥幸活著出去了,回到風國,你們也別忘記提醒我,要重賞這個家伙!”
    士卒們聽完先是一愣,接著哄堂大笑起來,樂天自己也是被唐寅說的哭笑不得,連連搖頭。
    唐寅很少有開玩笑的時候,這時突然說起玩笑,倒是別有一番味道,也讓眾人的氣氛活躍起來。
    正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馬蹄聲,士卒們同是一驚,紛紛拿起手中武器。
    唐寅連站都懶著站起,他六識過人,早就聽到馬蹄聲了,而且早已判斷出來只有一匹馬,所以懶著理會。
    很快,一匹戰馬飛奔過來,來者并非蠻人,而是樂天派出去的天眼探子。
    這人下了馬后,搶步到了樂天近前,在他耳邊低聲細語。
    聽完手下人的回報,樂天先是面露驚色,接著喜笑顏開,他跑到唐寅近前,說道:“大人,好消息!”
    “怎么?我們終于要走出深山了嗎?”唐寅挑起眼皮,睨著樂天。
    樂天干笑著撓撓頭,說道:“那倒不是,不過在西北方現一座蠻人的小村莊,應該可以供我軍晚休息。”
    “哦?”唐寅精神一振,轱轆一下從起來,向西北的方向望了望,眼中盡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根本看不到村莊的影子,不過這種事樂天不會假報,他眨眨眼睛,嘟囔道:“真是天無絕人之路,連這種地方都能被你找到村落,不知是你幸運還是蠻人太不幸了!”
    樂天報以苦笑。
    有村莊可住,誰還愿意在這天寒地凍的野外停留,唐寅立刻走到自己的馬前,邊翻身馬邊向周圍的士卒們喝道:“馬!我們要去蠻人的村子取暖了!”
    “是!”
    士卒們一聽到村莊兩字,眼睛亮的都快閃出光芒,精神百倍,齊齊答應一聲,了各自的戰馬,由樂天麾下的探子指引,直奔西北方的蠻人村莊趕去。
    在西北方確實有座村落,小村莊不大,只有三排房子,估計也就二十多戶人家百號人而已,其中大多都是獵戶,家家戶戶的外面都掛有野獸的皮毛還有凍肉什么的,房屋簡陋,地處偏僻,如此規模,在風國連村莊都算不,只能算是個寨子。
    但對于現在又冷又餓的風軍來說,這里簡直和天堂差不多。
    四千騎兵,加足馬,風馳電掣一般狂奔過來。
    馬蹄聲響亮,眾人剛剛進入村子里,就驚動了村中的人,許多人家的房門打開,村民們好奇地出來觀望。
    這座村莊處于半與世隔絕狀態,村民們都沒見過風人,也沒見過風兵,看到這么多的騎兵突然進入村莊,不明白怎么回事,村民們紛紛走出宅院,站在村莊的土路旁,駐足觀望。
    唐寅見狀,嘴角挑起,催促戰馬,走在隊伍的前列,同時回頭下令,讓將士們分散開來,先將村莊圍起。
    這時,一名村長模樣的中年蠻人從村民中走出來,前兩步,對著風軍大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來到我們村子里?是在山里迷路了嗎?莫”
    唐寅微微一笑,策馬到了中年人近前,下打量他一番,沒說話,而是回手將背后的彎刀抽了出來,毫無預兆,猛然劈了下去。
    撲!
    這一刀,結結實實砍在中年蠻人的脖子,后者臉還帶著驚訝,但腦袋已彈到半空中,噴射而出的鮮血將潔白的雪地染的猩紅。
    “殺!殺光這里所有的人!”一刀砍掉中年蠻人的腦袋,唐寅將手中刀順勢向前方人群一指,側頭高聲喝道。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