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38

  撲、撲、撲箭雨秘籍,一時間,箭失入肉之聲不絕于耳,在城門前擁擠成一團的蠻兵和百姓們倒下一大片。【】
    這僅僅是開始,更多的箭支緊隨其后,無情的射殺著城門前的一切生命。只眨眼工夫,地已插滿箭支,尸體疊羅著尸體,鮮血在地面匯集到一起,流通進護城河里。城門錢、吊橋,哭聲、叫聲、求救聲、痛吼聲此起彼伏。
    城外受驚的百姓們還在瘋的向城內劑悄悄遲遲抬不起來,眼看著唐寅一眾的騎兵就要沖到近千,負責守城的蠻兵倒也果斷,調轉刀口,反殺向己方的百姓,硬是將其退出吊橋,然后占們運作,隨著嘎嘎鐵鏈被拉緊的聲音,吊橋換換抬起,而躺在面的尸體,則象下餃子似的,霹靂普通的滾今護城河內。
    若是讓他們收起吊橋,唐寅一眾也就別想在沖進城內了,偷襲的計劃也將隨之失敗。
    正在吊橋緩緩抬起的時候,唐寅率先沖到進前,這時吊橋距離地面已有兩米多高,唐寅快的抽出雙刀,合并到一起,靈化成鐮刀,緊接著,他單手提刀,另只手用力拉戰馬如影的韁繩,大喝道:“起!”
    呼!
    如影心領神會主人的心意,四腿彎曲,猛的一瞪地面,騰空躍起,向前飛撲,不僅跳過了護城河,也順勢越到了吊橋之,戰馬還沒有落地,唐寅的刀業已揮了出去。
    隨著咔嚓、咔嚓兩聲脆響,兩道分別劈砍在吊橋兩條鐵鏈,那手臂粗細的鐵鏈在鐮刀的硬劈之下應聲而斷,被高高挑氣的吊橋也隨之轟的一聲重重落下。
    撲!
    唐寅戰馬落地,立于吊橋之,這單刀戰馬的沖峰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擁擠在城門口的蠻兵和百姓們還沒反映過來,便有是熟人段為兩截。
    嘩見狀,蠻人們終于放映過來,又驚又咳,哭喊著向城內跑,由于這里的人太多,人擠人,人堆人,擁成一團,誰都跑不了。有他們擋著,到時形成一塊大肉盾,唐寅一眾想進也進不去。
    可沒時間和特悶耗下去,唐寅將鐮刀交于左手,右手平伸,掌心中黑霧環繞,瞬間成型一顆黑色的光球。隨著他手腕抖動之間,黑色光球飛進人群之中,正砸在一名中年人的頭。
    呼!黑色光球炸開,化成黑霧,將中年人的身體團團罩住,透過黑霧,隱約能看到中年人的身體變成墨黑色的,并開始迅的膨脹,如同在不停充氣的氣球,身體漲到原來的數倍,接著,真如同氣球一般爆炸開來。
    那支離破碎的黑色血肉四處飛濺,淋的周圍人,滿身,被其波及到的人又隨之被黑霧包住,身體膨脹,最后出符合,嘭的一聲炸開,然后飛濺的黑色血肉又波及到更多的人……
    這簡直就如同瘟疫一般,只要被其波及到,就難逃意思,并擴散給更多的人。
    唐寅實戰的技能正是暗系靈武學暗系的三大技能之一,暗影魔咒。
    暗影漂移、暗影分身、暗影魔咒能并稱暗系的三大技能,自然各個都有獨到之處尤其是暗影漂移,被暗系修靈者廣泛使用,而暗影魔咒屬于十分惡毒的靈武技能,在戰場并不實用,主要是因為此技能不受釋放者的控制,殺敵不分你我,若無靈凱護體,只要受其波及都難逃一死。
    當然,要讓其停止也很容易,只要周圍的人快退開,不被哪些夾雜著暗之靈氣的血肉波及到就可以了。
    此時城門被蠻人堵著,己方想沖也沖不進去,唐寅只好用出暗影魔咒,炸開人群。
    到這番場景,不用唐寅阻擋,風軍想向前沖也不敢沖了,就連跨下的戰馬都在一個勁的向后退。
    堵在城門口的那么多人,在暗影魔咒的肆虐下,眨眼工夫已再無一個活人,只剩下滿地的黑血以及碎衣布片。
    唐寅回頭瞧瞧,見己方的士卒都看著城門怔怔呆,包括官兄弟和樂天在內。他咬了咬牙,震喝到:“你們還在等什么?沖!”
    話只見,唐寅已策馬沖入貝薩城內。
    風軍們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看著唐寅的背影,心里忍不住陣陣的毛,好在大人是己方的大人,而不是敵人,不然的話眾士卒們相互看看,接著齊齊吶喊,催馬跟隨唐寅沖入城中。
    四千騎兵,與偌大的貝薩城、百萬的民眾比起來簡直可算微不足道,不過他們來的太突然,下手也太狠毒,見人就殺,逢人就砍,也不管對方是兵還是普通百姓,所過之處,血流成河,直將貝薩城鬧的翻天覆地,哭喊連天。
    唐寅側頭對官兄弟說道:“元武,你帶一千五百兄弟往左殺,元彪,你帶一千五百兄弟往右殺,其余人等隨我來!”
    他帶領一千騎兵,直接沖貝薩城的中信主道,貝薩城邦把能動用的軍隊都用了,都城內除了幾千守軍之外已再無可用之兵。
    他們從主道突擊,如入無人之境,路只看到四散奔逃的貝薩民眾,沒有碰一兵一卒。
    暢通無阻的穿過主道,再向前看,就是貝薩的王宮。
    被薩王宮可謂是金碧輝煌,連年掠奪周邊王國的財富基本都云集于此,王宮外有高高的宮墻圍護,向里看,王宮內的建筑群高大雄偉,占地廣闊,連番入侵分過領地的指揮中心。
    唐寅看罷,氣血沸騰,露在靈鎧外的眼睛也漸漸變的猩紅。
    此時,王宮內早就得到敵襲的警報,王宮的大門被緊緊關閉,宮墻之都是王宮侍衛。
    唐寅一眾剛剛靠前,城墻箭如雨下,十數名風軍準備不足,被連人帶馬射成了刺猬,慘死于宮門前。
    唐寅雖然有靈鎧護體,并不懼箭射,但跨下的戰馬可沒有靈鎧保護.
    他翻身下馬,拖著鐮刀就直接沖過去,蠻兵的箭雨立刻集中在他一人身。
    密集的箭陣真如同雨點一般,唐寅揮舞手中鐮刀,撥打箭支,可仍有箭矢不時的穿過鐮刀,釘在他的身。箭尖撞擊靈鎧,叮當作響,唐寅的身體也會受其慣性,不由自主地倒退幾步。
    靈鎧的承受力并非是無限的,聯系遭受利器的打擊也會破碎,唐寅現在的修為達到靈元境,身的靈鎧足夠堅韌,可在如此密集的箭陣下他仍不敢大意,又勉強向前頂了幾步,隨后施展暗影漂移,先是閃到宮墻的墻根腳下,沒等蠻兵侍衛們反應過來,他有再次施展暗影漂移,現身在宮墻。
    替身的近戰可是唐寅的長項,鐮刀連同自身的身體都被黑暗之火罩住,接著,沖入蠻兵侍衛的陣營中,揮舞鐮刀,大開殺戒。
    宮墻的侍衛們戰斗力很強,但也相對而言,他們畢竟不是修靈者,而且宮墻狹窄,人多也施展不開,碰唐寅這個靈元境的修靈者只能落得任人宰割的份。
    戰斗時間并不長,已有百名蠻兵侍衛死于黑暗之火的焚燒,化成靈霧,吸入唐寅的體內。另有不少人在混亂中連動手都沒有動,就被擠下宮墻,摔的骨斷筋折。
    宮墻的敵人被唐寅牽制住,下面的風軍趁機殺過來,王宮的宮門是鐵皮包裹的木頭門,風軍們紛紛下馬,合力頂撞,只聽咚咚咚的撞擊聲不絕于耳,宮門還能頂得住,但門閂架不住如此強烈的撞擊。
    很快,門閂斷裂,宮門應聲而開,一千風軍,如下山的猛虎,蜂擁而入,或竄進宮內,或爬宮墻,與蠻兵侍衛打成一團。
    見己方兄弟己然殺了近來,唐寅在宮墻不在戀戰,以暗影漂移閃下,大步流星向王宮的正殿沖去。
    他還沒進入大門,迎面飛出兩條人影。
    唐寅眼尖,正要掄刀斬殺的時候現飛出來的是己方士卒,他反應極快,就地將鐮刀一橫,拖住兩名飛出的風軍,低頭再看二人,小腹處的皮鎧己被利器挑開,腸子從體內流淌出來,兩人四目愿翻,已然絕氣身亡。
    慢慢放下尸體,唐寅猛的抬起頭,眼中的猩紅不知何時已變成嗜血的血紅色,身形晃動之間,他兩個肩部就沖入王宮的正殿。
    人剛剛進來,迎面就有雙刀劈來,唐寅躲也沒躲,只是將手中鐮刀一揮,當啷啷,隨著兩聲鐵器的碰撞,兩把砍過來的靈刀齊齊被彈開,與此同時,出刀的兩名修靈者也雙雙倍震退兩步。
    唐寅舉目觀看,擋在自己面前的是兩名蠻邦靈戰士,身披靈鎧,手中靈刀,在其身后,則有二十多名身穿華衣的蠻人,其年歲都已不小,看服飾,應該是蠻邦的大臣,目光月過這些大臣,再向里看,在里端正中央的金椅端坐一名五十出頭的中年蠻人,這人身材魁梧、高大,即使坐在椅子,仍顯得比周圍人粗壯,他身穿金紅交織的華麗錦袍,頭戴金冠,腰系金帶,坐在椅子,穩如泰山,即使是在都城遇襲、王宮被破的情況下,臉的表情也沒有象其他人那么驚慌失措,單單這股臨危不亂又莊重威嚴的其實就非旁人能比。
    不用問,只看他這身行頭以及霸道十足的氣勢,肯定就是貝薩城邦的國王。
    唐寅沒有理會前面的兩名靈戰士,二十將手中刀慢慢抬起,直指貝薩國王的鼻子,用莫非斯聯邦的語言陰冷冷的說道:“今天,我要你的腦袋!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