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39

  唐寅此言一出,殿內眾人臉色頓變,同時響起一片吸氣聲。【】
    那兩名靈戰士突的大吼一聲,雙雙向唐寅撲去。
    兩把靈刀,一左一右,都砍向唐寅的腦袋。
    人與人是不同的,人與人的動作也是有快慢之分的。
    唐寅側身,先是避開最先攻到自己的那一刀,緊接著,另一名靈戰士的刀也到了,他在低頭避其鋒芒的同時,手臂前探,閃光石火一般扣住對方持刀的手腕,然后借力使力,猛的向后一拉,隨著一聲驚叫,那名靈戰士飛過唐寅的頭頂,直向他身后的墻壁撞去。
    轟隆!
    靈戰士身軀本就龐大,再加這一撞力道十足,出一聲無比巨大的聲響,連墻壁都被撞出一個大凹坑。
    那名靈戰士反彈落地,被撞得頭暈眼花,沒等他從地爬起,唐寅不知什么時候已站在他的近前,那對血紅的眼睛向下俯視著,其狀如同魔鬼一般。
    “啊?”靈戰士大驚,本能的尖叫一聲,抓緊靈刀,還想再動手,唐寅手中鐮刀已搶先揮出,刀尖正刺在靈戰士的胸口,后者這回連叫聲都未喊出來,身子已化為一團虛無縹緲的靈霧。
    另一名靈戰士怪叫一聲,從唐寅的身后猛躥過來,連人帶刀,直沖唐寅的后腰。
    他來的突然,度也奇快無比,只可惜與暗影漂移的瞬間移動比起來,還是太慢了,他沒有撞到唐寅,撞到的只是一團空氣,當他的身體還在半空中的時候,唐寅竟在他身側現身,一把將其后脖根掐住,然后向頭一舉,那靈戰士偌大的身軀被他單手高舉過頂,沒見他如何用力,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唐寅五指如同鐵鉗,講那名靈戰士脖頸處的靈鎧連同脛骨在內硬生生的捏碎。
    靈戰士如同收到電擊,掙扎停止,手中的靈刀也脫手落地。
    唐寅甩手將靈戰士扔在地,此時后者還沒有斷氣,趴在地,四肢還在有一下沒一下的抽搐著,兩只眼睛透出絕望的死灰。唐寅慢慢蹲下身,目光致使王座之的貝薩國王,從他那雙隱于靈鎧后的彎彎眼睛能看出他此時是在笑。
    得意又嘲諷的笑。
    他雙指彎曲,如同鐵鉤,一把扣住地靈戰士的雙目,兩根手指都沒入對方的眼眶里,將其又提了起來,隨著他手的黑暗之火閃過,那名靈戰士終于從痛苦中解脫了,身軀化為無形的靈霧,唐寅的手也只剩下一只空空的鐵制頭盔。
    殺人,對于別人來說可能是被迫無奈的舉動,但對唐寅而言,更像是種樂趣,他的冷酷和殘忍,并非刻意表現出來的,而是從骨子里自然而然透出來的,也正因為這樣,他才會讓別人從骨子里趕到恐懼。
    兩名靈戰士,只眨眼工夫全部死于唐寅的黑暗之火中,在場的貝薩大臣們無不又驚又怕,本能的連連后退,看唐寅的眼神簡直象是在看一直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其實,貝薩城邦的靈戰士不至于如此至少,又如此不濟,在唐寅面前不堪一擊,貝薩城邦有實力的靈戰士都隨軍遠征風國了,即使被唐寅斬殺的這兩人,輸也不是輸在修為和靈武,而是輸在心理。唐寅一眾來的突然,而且數量不明,又勢如破竹,直接殺入王宮,勢頭之猛,好似無人能檔,貝薩城都像要在對方的鐵騎下覆滅,沒等交手,兩名靈戰士的心就亂了,在氣勢輸給對方,這如何還能是唐寅的對手。
    他單手拖著鐮刀,緩緩向貝薩國王走去。鐮刀劃過大理石的地面,出沙沙的聲響。
    他走的度并不快,但周圍的大臣們卻無一人敢前阻攔,正在這時,貝薩國王的身側又站出一名靈戰士。
    只看她胸前高高的隆起就知道是個女人,唐寅只是瞄了一眼,度不減,依然向貝薩國王走去。
    只見唐寅越走越近,那名靈戰士將手中的靈槍抬了起來,槍尖直指唐寅。
    沒等唐寅做出反應,貝薩國王倒是先動容了,他眉頭皺起,手臂微微抬起,似要阻止那名靈戰士,但終究還是沒有把話說出口。
    當唐寅距離貝薩國王已接近三米的時候,那名靈戰士忽然叱咤一聲,手中靈槍霞光萬道,一股股的靈波如同箭雨一般向唐寅射去。
    這是領舞者技能血追魂。
    血追魂的威力甚大,而且專破靈揩,唐寅也不敢抵其鋒芒,身形晃動之間,施展暗影漂移,由貝薩國王的三木之外,瞬間閃到他近前。
    兩人距離至今,幾乎都要貼在一起。
    在貝薩城邦,甚至整個莫非斯聯邦,暗系修靈者已被當成邪惡鏟除殆盡,幾百年前就絕技了,所以對暗系修靈者技能也十分陌生,唐寅施展暗影漂移瞬間閃過自己的攻擊,又靠到國王的近前,那名靈戰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尖叫出來。唐寅連理都沒有理她,一手抓著貝薩國王的衣領子,另只手將鐮刀高高舉起。
    “啊”
    見狀,貝薩的大臣們不約而同的出一陣驚呼。
    唐寅的刀是抬起來了,卻遲遲沒有落下。
    當最大敵人的生與死就掌握在自己手里時,他浮動的心情反而出氣的冷靜。
    要殺貝薩國王,很簡單,只手中刀一揮即可,但殺完他之后怎么辦?蠻邦的二十萬大軍已經壓境,若是得之國王被自己所殺,只怕不僅不會撤退,反而會更加堅定決心,與己方決一死戰,為國王報仇。
    這個老頭子還真不能殺!
    唐寅舉起的鐮刀又慢慢放了下來,以刀鋒住貝薩國王的脖頸。同時,散去臉部的靈鎧,露出俊朗的五官,血紅的眼睛直勾勾地對貝薩國王的目光。
    貝薩國王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可見唐寅忽然停手,而且還撤掉臉部的靈鎧,他十分意外,茫然地看著唐寅。
    “我叫唐寅,乃風國平原縣顯守!莫”
    貝薩國王分布清楚什么是風國,也分不清什么是縣守,只是知道他是昊天帝國的將軍,他沒有接話,而是默默地看著唐寅。
    唐寅傲然地仰起頭,目光垂視貝薩國王,繼續說道:“要殺你,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如果你夠聰明的話,立刻讓你的軍隊撤回去,如果在執意孤星,那你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就算你能破我平原縣的城池,但是我也能讓你有頭睡覺,沒有起床!不信的話,你也可以再試試”說著話,他松開手,挺直身軀,鐮刀也慢慢放了下去,倒退一步,冷聲說道:“今天你的腦袋先留在我身,若我看到被薩成兵未撤,我再來取回!”
    完話,唐寅轉回身形,直接向殿內走去。
    刀已經架在被薩國王的脖子了,唐寅竟然臨時收手,這可大出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包括被薩國王自己在內。
    唐寅來的快,走的更快,他的身影已消失在殿門口外許久,殿內的眾人才會過神來,剛才生的一切仿佛是場噩夢。眾人都有種在鬼門關外徘徊一圈又重新回到人間的感覺。
    這時,被薩國王挺的壁紙的腰身彎了下去,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同時摸了摸額頭的伸出的虛汗。生死關頭要說他不怕那絕對是騙人的,只是的尊嚴支撐他在敵人面前不表現出膽怯和心虛。現在唐寅走了,他也不用在強裝著了。
    感覺自己周身下冷嗖嗖的,用手一模原來,身的衣服已被冷汗勢頭。
    唉!被薩國王暗暗嘆了口氣,他以前只是聽前方的將士們說唐寅可怕,今日得見,果然如此,這哪里還是人,件事就是披著人皮的魔鬼。雖然唐寅已經走了,但是要想到他那對充滿血絲的而變的血紅的眼睛,他就忍不住一陣陣的后怕。
    對唐寅這人的敵人,簡直就是宜昌噩夢!
    名大臣顫顫巍巍地從人群中走出來,低聲問道:“陛下,聽聲音敵……敵兵好象是撤了……”
    撤了?被薩國王苦笑,現在是撤了,可誰又能保證對方的偷襲沒有下一次、在下一次?此時被薩國王坐在王宮內,直覺的背后涼,濃濃的不按感,籠罩全身。
    己方的二十萬大軍究竟是撤還是不撤?若不撤,唐寅再次來襲怎么辦?難道只為了進攻昊天帝國的幾個邊境城池就要得自己遷都不成?
    被薩國王緊緊我這拳頭,沉默許久,他又幽幽長嘆了一聲,抬頭對下面的大臣們說道:“叫傳令官來!”
    唐寅是待人撤了,可他們是賊走不空,撤出貝薩城的同時還洗劫走一大批金銀財寶,有些是從王宮里搶的,有些是從百姓家中搶走的,每個人的身都裝的盆滿缽豐。
    來時他們是四千人,在貝薩城的戰斗中有數百士卒陣亡,另有幾百人負傷,唐寅沒有丟下傷亡的風軍,帶傷者和尸體,踏漫長的回國之路。他們這邊打得大獲成功,而另一邊的平原縣還不知道消息,現在二十萬的蠻兵已進入風國境內,整個平原縣都緊張到了極點。
    貝薩的大軍并沒有進攻邊城,而是繞了過去,直取橫城。
    明顯貝薩的探馬已經探明平原縣這邊的舉動,打算和平原縣的主力在橫城展開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