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40

  人過一萬便無邊無沿,二十萬的貝薩軍隊可用人山人海來形容,到達橫城之后,蠻兵扎營,單單是營寨就把橫城圍了一圈,包得水泄不通。【】
    城墻之,雖然邱真、蕭慕青等人早有心理準備,但看到如此眾多的敵軍,應不由得感覺到一陣陣的寒意。
    平原軍從未見過這么多的敵人,由面的將領至下面的士卒,皆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蠻兵動作甚快,后方還在安營扎寨,前面的軍隊已做好了攻城的準備。
    只見蠻軍的陣營當中涌出無數的蠻兵,在橫城的正前方列隊,舉目看去,黑壓壓的一大片,少說也有五萬之眾。隨著戰鼓擂動,一名蠻將從人群中策馬沖出,在橫城正門前大聲叫陣。
    正門這邊肯定是敵人主攻的方向,不僅邱真、蕭慕青等人在此,另外還有第一、第二兩個兵團,三萬將士鎮守。另外三個兵團則分守橫城的東、南、西三面。
    到蠻將叫陣,別人還沒言語,張周麾下的一名千夫長跨步前,對蕭慕青說道:“蕭大人,我愿出戰!”
    蕭慕青本是個參軍官銜,職位并不高,但現在已被唐寅升為橫城主將,自然今非昔比。
    他看看請戰的千夫長,又瞧瞧城外的蠻將,擺擺手,說道:“不用急著出戰,我們先看看蠻兵的動靜再說!”
    “這……”那名千夫長怪異的瞄了蕭慕青一眼。人家已經在陣前罵陣了,若是不出站迎敵,豈不是成了怯戰,滅己方的威風,漲敵人的士氣。不過蕭慕青是主將,他不同意出戰,千夫長也沒膽子私自出去。
    蕭慕青早已打好了主意,就是拖,拖到己方援軍的到來,拖到唐寅回來,拖到蠻兵先受不了放棄攻城。
    見橫城那邊無人應戰,蠻將在城前喊的更歡了,只可惜城墻沒有幾個人能聽得到蠻語,自然也不知道他在喊什么。
    叫罵一陣,風軍仍不理不睬,那蠻將也自感無趣,隨即調轉馬頭,返回本隊。
    他回去時間不長,蠻軍的戰鼓敲得更加密集,同時又傳出悠長的號角聲。
    緊接著,五萬蠻兵齊齊動身,向橫城的正門逼壓過去。
    出對方是準備攻城了,蕭慕青側頭說道;“蠻人的攻城開始了,讓將士們準備放箭!”傳令兵們將他的話一道道傳下去,城墻的馮軍門紛紛抽出箭支,搭弓弦。
    當蠻兵進入到橫城的射程之內時,領隊的蠻將高喊一聲,隨著他的喊聲,原本慢走的蠻兵們紛紛仰天嚎叫,高舉著武器,如脫韁野馬一般奔跑起來,展開沖鋒。
    蠻人體格健壯,奔跑起來度也快,從往下觀望,黑壓壓的蠻兵好像潮水似的洶涌撲來,轉瞬之間,距離橫城的城墻已不足百米。
    蕭慕青深吸口氣,抬起手來,猛然向前一揮,喝道:“放箭!”
    三萬守軍,齊齊射出雕翎,騰空而起的箭支遮天蓋日,密集的箭雨當頭落下,蠻兵的陣營頓時慘叫聲四起,成片成片的蠻兵被射倒在地、
    沒有人去攙扶同伴,也沒有人去理會傷者,倒下的人越多,只會激蠻兵沖鋒的度越快,許多傷者倒地后還未來得及爬起,就被后面的蠻兵撞翻,踩在腳下。
    蠻兵的兇猛是無法用箭矢阻擋的,這一點蕭慕青早有體會,看著蠻兵馬就要沖到城墻底下,他非但沒有緊張,臉反而露出冷笑。
    就在蠻兵沖到墻根底下的瞬間,城墻前的地面突然凹陷下去,面的蠻兵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便摔了進去,這個坑是圍繞城墻所挖,足有兩米寬,四米深,如同一條小型護城河,但里面沒有水,而是插滿了磨得又尖又利的鐵桿。
    蠻兵摔進去,立刻就被鐵釬刺穿,只頃刻之間,狹長的坑內便多出百具蠻兵的尸體,而后面的蠻兵看的真切,但想收腳步都收不住,他們身后蠻兵的重逢勁道太大,幾乎是硬生生把他們頂進坑里的,一時間,城墻下的慘叫聲連成一片。
    趁著蠻兵陣營大亂之機,蕭慕青再次抬起手來,喝道:‘道火油!”
    火油從城傾瀉下來,可苦了坑內的蠻兵,有些人死了,但有更多的人還未死,掙扎著向往坑外爬,火油淋下,那些未死的蠻兵直被燙的滿地打滾,叫聲凄厲,令人毛骨悚然。
    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蕭慕青可沒閑心去同情敵人,等澆完火油之后,立刻又下令放箭。
    蠻兵陣營意亂,再招架不住城頭箭雨的亂射,而且有護城溝的隔擋,云梯架不起來,蠻兵只能草草退下。
    蠻兵敗下陣去,城墻的風軍把箭射的更加賣力,成片的箭支由蠻兵的后面追射而至,蠻兵中箭倒地者不計其數。
    蠻兵這次攻城時間按不長,但死傷的蠻兵卻過三千余眾,舉目望去,橫城門前尸橫遍野,丟棄的武器到處都是。
    退蠻兵的第一波進攻,風軍們紛紛松了口氣,無不是面露喜色,不過蕭慕青可輕松不下來,護城溝已經暴露,他能預感到得到,蠻兵下一輪的進攻將更加犀利、難防。
    蠻兵的第二輪攻擊沒有立刻展開,顯然他們是在調整戰術。
    這一天,風軍的精神都保持著極度的緊張,可出人意料的是,直到天黑蠻兵也沒有再次攻城,好像被打退了一次后,挫傷了蠻軍的士氣,不敢輕易進攻。
    晚間不適合攻城,對攻城一方也極為不利,風軍們的情緒全都松緩下來,許多新兵圍坐在一起聊天談笑,討論蠻軍也不過如此,只吃了一次敗仗句嚇得不敢再攻了。
    蕭慕青巡視城墻的時候聽到風軍們的討論,心中不由得一動,暗道蠻軍不會逆其道而行之,來個晚間攻城?夜晚不利于攻城一方,己方知道,蠻兵自然也知道,他們會不會趁著己方防備松懈之時而突然難呢。
    想到這里,蕭慕青皺起眉頭,眼珠轉了轉,加快腳步,回箭塔找邱真商議。
    戰場本就是斗智斗勇的地方,主將的一念之差,足可以改變雙方的命運。
    夜深,橫城城頭靜悄悄的,偶爾能看到幾名巡邏士兵歡歡走過的身影。
    天至三更,蠻兵的陣營里悄悄竄出二十多條人影。
    這些人度極快,接著夜色的掩護,如同飄蕩的鬼魅一般,悄然無聲的接近到城墻腳下。
    隱藏于護城河狗內,顯示靜靜聆聽一會,感覺城頭巡邏的風軍過去了,其中有兩人快的取出繩索,然后掄起面的鐵爪,猛地用力向一甩,鐵爪飛出,兩只鐵爪齊齊勾住城墻的箭垛,那二人用力拉了拉,確認鉤的足夠結實,然后抓著繩索,迅的向城墻攀爬。
    這二十多人都是出類拔萃的靈戰士,動作敏捷靈巧,借著繩索的輔助,全部攀城墻。
    藏身于箭垛的陰影中,他們舉目向四周望了望,風軍在晚間的防守很松懈,巡邏的衛兵不躲,站崗放哨的侍衛更少,即使有野是靠著城墻低頭打盹。
    那二十多名靈戰士相互看看,隨后,低落的把繩索提來,又系于城墻的另一頭,順著繩索從城墻慢慢滑下去。
    他們的行動非常順利,基本沒受到什么干擾就潛到城內。沒有繼續向城里潛入,而是貓著腰,身體貼著城墻根向城門方向小心翼翼的走去。
    在攻防戰中,城門可是重中之重,哪里也是安插重兵防守的,但現在是深夜,風軍的士卒們早就去休息睡覺了,只留有兩名衛兵在城門這里站崗。
    經過一天的緊張備戰,兩名衛兵似乎也累了,雙雙坐在地,耷拉著腦袋,一動不動,好像正在熟睡當中。
    這些靈戰士見狀,相互使個眼色,接著竄出兩人,飛快的到了兩名衛兵近前,隨著刀光閃過,兩名士兵的脖子皆被劃開,鮮血噴射,人也軟綿綿的倒了下去,連叫聲都未來得及出一聲。
    干脆利落的解決掉守門的兩名風軍,二十余人立刻涌到城門前,合力將巨大的門閂搬下來,緊接著,拉開城門,一名靈戰士閃到城門外,從懷中取出火捻子,將其吹著,以微弱的火光向蠻軍陣營報信。
    待己方靈戰士出成功的信號,蠻軍營寨的大門立刻打開,從里面跑出一隊騎兵。這隊騎兵足有五千之眾,騎士連同下面的戰馬披著厚厚的鎧甲,這正是貝薩城邦最為厲害也最為著名的兵種,重裝甲騎兵。
    這些騎兵早就做好了相應的準備,給馬蹄包裹面部,使戰馬在前進中盡量不出聲響,怕引起地面的震動,重裝甲騎兵也沒有展開沖鋒,放緩度,慢慢接近城門。
    而在蠻軍的陣營內,全部的蠻兵都已刀出鞘,箭弦,只等騎兵殺入城內,趁著守軍大亂之時,四面圍攻,一舉將橫城拿下。
    重裝甲騎兵戰斗力極強,雖然之后五千余眾,但屠殺進城內,足可以把橫城攪個天翻地覆,屆時二十萬的蠻軍再四面圍攻,來個里應外合,橫城自然抵擋不住。
    蠻軍的主帥算計的很周密,可卻低估了風軍這邊的主將的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