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41

  二十多名貝薩的靈戰士偷偷打開城門,打算放己方的重裝甲騎兵入城,可是螳螂捕蠶,雀在后,正當他們以為大功告成的時候,十數條黑影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背后。【】
    這十五人,憑空出現,來的無聲無息,好象本來就站在那里似的。他們動作一致,提著清一色的靈刀,接近到貝薩靈戰士們的身后,手中刀也隨之狠狠刺了出去。
    事情進展乎尋常的順利,此時貝薩靈戰士們滿心歡喜,注意力都放在己方的重裝甲騎兵身,只希望他們能盡快趕到,哪里想到背后突然來人了,而且來就突下。
    撲、撲、撲——十五把靈刀都未刺空,精準的將十五名貝薩靈戰士的后心刺穿,靈刀刺透靈鎧時只出輕微的悶響聲,十五名靈戰士連叫聲都未來得及喊出就一命嗚呼。不過,這細微的聲響還是引起前面靈戰士的注意。
    其中有三人疑惑地轉回頭,想看看后面出了什么事,可就在他們轉頭的瞬間,黑漆漆的靈刀也到了眼前,那三人連對方是什么樣子、有多少人都沒看清楚,看到的只是一閃而過的黑茫,接著就是一陣天旋地轉。
    原來,他們的腦袋已被鋒利的靈刀硬生生斬掉,轱轆到地。
    噴而出的鮮血四處飛濺,直到這時,剩余的幾名貝薩靈戰士意識到不好,轉回身再看,己方的同伴都已倒在血泊當中,十五名身披黑色靈鎧的靈戰士就站在他們的身后,手中的靈刀還在滴淌著鮮血。
    哎呀,不好,中了敵人的圈套!幾名貝薩靈戰士反應倒也挺快,沒有與對方交手的意思,第一時間向城門外跑,想給己方的騎兵通風報信,讓他們立刻調頭回去,不要進城。
    他們度快,但快不過暗系靈戰士的暗影漂移,十五名黑衣人,瞬間就到了幾名靈戰士的身側,靈刀齊出,隨著十數道黑茫茫的寒光閃過,再看那幾名貝薩靈戰士,身體被斬成數截,殘破不堪的四肢和軀干散落在城門洞中。
    一顆斗大的腦袋順著城門打開的縫隙轱轆出去,不偏不正,剛好滾到點火報信的那名靈戰士腳下,此時他還不知道城門內生了什么事,感覺有什么東西撞到自己的腳后根,低頭一瞧,正好看到同伴的斷頭,直嚇的臉色大變,本能反應的向前奔跑,同時大叫道:“不要過……”
    他的話才剛剛喊出口,從城門的縫隙中突然伸出一只大手,嘭的一聲捂住他的嘴巴,順勢將其硬拉回城門內。
    接著,城門這里又安靜下來,隱隱能聽到門洞里有刀鋒裂甲切肉的聲音傳出,隨后,猩紅的鮮血順著城門縫隙汩汩流出。
    別說貝薩的重裝甲騎兵距離太遠,看不真切,即使到了近前,也看不清楚黑糊糊的門洞里都生了什么事,而且騎兵方陣在前進的過程中還是有較大噪音的,即使包住馬蹄,甲胄之間相互摩擦的聲音也不小,根本聽不到城門洞里出的那點輕微的聲響。
    很快,五千重裝甲騎兵接近到城門洞。那十五名黑衣人非但沒有撤離,反而將城門完全打開,表現出一副歡迎騎兵進城的樣子。
    天色漆黑,城門洞里更是深手不見五指,貝薩的重裝甲騎兵不疑有它,只當成是己方的靈戰士行動成功,既然城門大開,哪有不進去的道理。
    五千騎兵,一股腦的沖進橫城城內。他們前腳更進來,留在城門處的十五名黑衣人就順勢將城門關死,加門閂,聽到身后城門關
    閉的聲音,重裝甲騎兵們同是一驚,紛紛回頭觀望,其中領隊的將領低聲喝問道:“關城門干什么?我們的大軍還在后面呢!”
    他話聲剛落,突然之間,四周傳出一連串的口哨聲,接著,城墻、城墻下、街道兩旁的房屋頂、房屋下涌出無數的風軍,一盞盞的火把也隨之點燃,將城內照的亮如白晝。
    同時,有一名身批靈鎧,手持靈槍的女將站在房頂之高聲喝道:“你們的大軍,進不來了!”這位女將不是旁人,正是掌管地網的艾嘉。在唐寅的要求下,她有學過貝薩語,不至于如何精通,但普通的談話還是沒問題的。
    “啊?”此時此景,就算是傻子也能看明白自己是鉆進風軍的圈套里了。重裝甲騎兵的將領驚叫出聲,本能的回頭看向城門處站著的眾人,來自好一2三此時有了火光,定睛再看,那哪里是己方的靈戰士,而是一批身罩黑色靈鎧的陌生人,向,橫七豎八都是破碎的尸體,那是在重裝甲騎兵進城之時硬生生踩碎的,不過通過散落滿地的盔甲碎片能分辨得出來,這些人都是先悄悄潛入橫城的貝薩靈戰士。
    糟糕,敵人原來早有防備,己方當了!現在意識到這一點已然晚了,五千騎兵,被萬的平原軍團團包圍,城門又被關死,這可真成了甕中捉鱉,關門打狗。
    “兄弟們不用怕,大家隨我殺出去!”重裝甲騎兵的將領很快恢復了冷靜,雖然深陷敵營,但他并不怕,他很清楚己方的戰斗力有多強,被風軍包圍,即使不能殺對方個落花流水,但沖出重圍總是沒有問題的。
    若在以前,風軍確實拿貝薩的重裝甲騎兵沒有辦法,對其畏懼如虎豹,但現在不一樣了。沒等重裝甲騎兵向城門那邊突圍,周圍的平原軍率先動進攻。
    這些平原軍步兵,手中提著清一色的斬馬刀,刀把和刀身一樣長,雙手持握,也不攻擊馬的騎士,專攻戰馬的馬腿,一各個如同肉球似的,在地翻來滾去,但所過之處,總有貝薩的戰馬長嘶倒地。
    失去馬腿的戰馬痛苦,可馬的騎士更痛苦,從馬摔落在地,人也被震的七昏八暈,可更要命的是身的盔甲又太沉重,想從地爬起就起不來,要脫掉身礙事的盔甲就更難了,如果沒有別人的幫助,他們自己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只頃刻之間,重裝甲騎兵就倒下一大片,戰馬的嘶吼聲、人們的叫喊聲此起彼伏,為的蠻將看到這番場景,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風軍這是什么打法,怎么以前從未見過?他還沒搞明白風軍的戰術,兩名平原軍已轱轆到他的馬前,雙刀齊出,可憐他跨下戰馬四踢齊斷,戰馬傾倒的同時也把他翻了下來。
    嘭!
    蠻將重重摔落在地,真好象一塊巨石砸地似的,那兩名平原軍順勢沖到他近前,一人出刀挑他的雙眼,一人揮刀斬他的脖頸。但蠻將可非普通的蠻兵可比,不僅天生神力,靈武也高強,沒等兩名風軍的刀砍到,他手中靈槍已先橫掃而出。
    咔嚓!
    兩名平原軍被靈槍掃個正著,雙雙被攔腰斬斷,蠻將順勢從地爬起,揮舞手中靈槍,連劈帶挑,殺了數名平原軍。正在他大開殺戒的時候,一條黑影在他背后現身,靈刀無聲無息的刺向他的后脖根。
    蠻將沒有聽到背后來人,但體內自然而然散出去的靈壓卻感覺到了,他臉色一變,立刻側身閃躲,唰!靈刀是貼著他的面頰一閃而過,蠻將怒極大吼,回手就是一槍橫掃,同時也轉回身形。
    可是背后空蕩蕩的,哪里有半個人影,正在他感覺驚奇的時候,身側的靈壓震動,又有人在他的側方暗下,蠻將被對方詭異的身法搞得心慌意亂,邊大叫著壯膽邊揮槍格擋,可是和剛才一樣,身側還是沒有半個人。蠻將不時能感覺到自己的側方和后方受到攻擊,可每每扭頭查看的時候又見不到人,他感覺自己根本不是在和人打,而是對了一只飄忽不定的鬼魅,打了這么久,他連對方的衣邊都沒看到。
    本就陷入重圍,再加敵人的詭異,蠻將的心徹底亂了,靈壓的感覺已不如開始時那么準確,只見他站在場內,象瘋子似的揮舞手中靈槍,可是他身邊根本沒人,他打到的也僅僅是空氣而已。
    就在蠻將快被瘋的時候,一條黑影出現在他的后方,這回黑影沒有用刀鋒,而是以靈刀的刀把狠砸蠻將的后腦。
    這一擊來的太快了,也太突然了,半瘋狂狀態下的蠻將根本毫無反應,后腦就被擊中,隨著啪的一聲脆響,蠻將頭部的靈鎧連同里面的頭盔在內,全被震碎,鮮血順著頭頂流出,淌了滿臉,人向前搶出兩步,然后站立不穩,一坐在地。
    直到這時,他才看清楚自己的對手,只是他的視線已開始模糊,隱約見到自己的周圍不是站有一個人,而是十五個黑衣人,這也是他在失去意識之前最后看到的景象。
    這十五名黑衣人正是以程錦為的暗箭一隊,也是暗箭中最精銳的一隊,其成員的修為都達到了靈化境。程錦依照蕭慕青的要求,和其他風軍一樣,都埋伏在城門附近,當貝薩的靈戰士潛入城內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現了,只是沒動聲色,等對方打開城門,并對貝薩營地通完風、報完信之后,他們才突然殺出,以暗影漂移殺對手個措手不及,剛才與蠻將的對戰,確實不是程錦一個人,而是他們十五人輪番陣,若讓程錦一人如此頻繁的連續施展暗影漂移,他也做不到,不過最后那一刀把卻是他砸的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