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45

  平原軍退到內城墻,城防器械又充裕起來,箭支也得到補充,當蠻兵想順著云梯沖到內城墻的時候,遭到平原軍犀利的箭射,云梯狹窄,箭矢飛來躲都沒法躲,沖鋒的蠻兵紛紛中箭摔下云梯。【】
    見平原軍的箭陣厲害,蠻兵也開始回射。他們占據外城墻,地勢高,對射起來也具備優勢,不過平原軍這邊找有防備,當蠻兵開始放箭的時候,士卒們將早準備好的門板等物紛紛豎起,蠻兵密集的箭支沒射中幾個人,倒是都釘在門板了。
    蠻兵所帶箭支有限,射了一陣便無箭可用,這時候,平原軍再放下門板,將釘在面的箭支一一取下,以蠻人的箭支回射給蠻兵。
    貝薩軍的統帥本以為攻占了城墻就等于是宣告己方勝利了,哪里想到里面還有個內城墻,守軍占據內城墻抵抗的更加頑強。
    這時候,貝薩軍主帥也氣憤到了極點,傳下軍令,不惜一切代價,不管死傷多少,總之入夜之前必須拿下橫城。
    在貝薩統帥的命令下,蠻兵全軍出動,就連在攻城戰中起不到多大作用的重裝甲騎兵也陣了。
    由于外城墻已被蠻兵占領,城門大開,無數的蠻兵如螞蟻一般從城門外涌了近來,可剛剛近來便遭到內城墻的箭射,城門處的尸體疊疊羅羅,堆積如山。
    重裝甲騎兵的加入倒是起到肉盾的作用,他們頂在前面,根本不懼箭射,蠻兵們借著他們的掩護,順利沖到內城墻的墻下,又是撞門又是攀墻,戰斗再一次進入膠著狀態。
    蠻軍攻擊之兇狠可以說大出守軍的意料,蕭慕青與蠻兵作戰多年,也從未見過如此瘋狂的蠻兵,對方的士卒仿佛都瘋了似的,不管不顧,好象就算前面是火坑也能毫不猶豫的跳進去,給后面的蠻兵鋪路。
    與這樣的蠻兵交戰,別說己方的人數與對方相差甚多,即使人數與對方旗鼓相當也未必能占到便宜。
    蕭慕青手拄佩劍,站在城墻,看著墻下鋪天蓋地的敵兵,眉頭緊鎖,沉默無語。
    隨著蠻兵越進越多,蠻兵的箭射也逐漸多了起來,有些是從下往射的,有些則是從往下射的,箭雨密集,不時有箭支從蕭慕青的身邊、頭頂呼嘯而過,周圍的侍衛見狀,紛紛護前來,邱真也快步走到他的身側,低聲勸道:“蕭將軍,敵箭密集,先下城墻避一避!”
    蕭慕青轉頭冷冷瞥了邱真一眼,面無表情地沉聲說道:“將士們正在陣前流血流汗,我怎能臨陣退縮?!有我在,將士們尚且能拼死作戰,我若畏敵后退,豈不有動搖軍心之嫌?”言下之意,邱真的奉勸就是在動搖軍心。
    邱真被他說的面紅耳赤,沒有再多講什么,退后幾步,帶著自己的侍衛快下了城墻。
    若講深謀遠慮,蕭慕青確實比不邱真,但兩軍作戰的臨陣指揮,邱真則遠不具備蕭慕青那種大將之風。
    蕭慕青留在城墻之,確能起到穩定軍心的作用,連主將都能舍生忘死的留在陣前指揮大局,下面的將士哪能不拼死戰斗?
    這正所謂是將有必死之心,士無貪生之念。
    橫城內城墻的爭奪戰比外城墻要血腥、艱苦得多,攻城一方已接到統帥的死命令,只能成功,不能失敗,而守城一方已再無路可退,只能破釜沉舟的拼死一搏,雙方將士都沒有選擇,戰斗自然也就更加激烈。
    外城墻十米高尚且擋不住蠻軍,內城墻只有六米,而且敵人還是下齊攻,阻擋起來更加困難。
    當天至傍晚的時候,平原軍開始支撐不住了。
    仗打到現在,平原軍數萬余眾,沒有身不掛彩的,受傷的將士只簡單把傷口包扎一番,又繼續投入到戰斗當中,蠻軍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死傷已無法用個數去統計,只能論隊算,一隊兵去,眨眼工夫就死傷殆盡,隨后再填補一隊。
    此時雙方都已拼到了筋疲力盡、強弩之末的程度。
    不過蠻兵比平原軍最具優勢的一點就是人多,現在它仍有后續士卒可以填補陣。
    正在蠻軍統帥認為入夜之前可以攻破橫城內城墻的時候,蠻軍大營的后方突然一陣騷動。
    蠻軍主帥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剛想讓身旁的侍從去打探一下,這時,一名蠻兵小校騎馬飛奔而來,到了蠻軍主帥近前,沒有下馬,而是直接從馬栽了下來,周圍的侍衛們見狀紛紛前,將其攙扶住。
    蠻軍主帥看著那名小校,問道:“出了什么事這么慌張?”
    “指……指揮官大人,不好了,我營后方有敵人偷襲!”
    在貝薩,集團軍以的主帥都統稱為指揮官。這此率眾前來平原縣的指揮官名身份不簡單,是貝薩國王的親弟弟,克尼斯馮普洛斯,馮是家族姓氏,可以省略。他是貝薩的公爵,一人之下,萬人之,若不是被平原軍的騷擾打急了,他這此也不可能親自率眾出征。
    聽聞營后有敵人偷襲,克尼斯也嚇出一身的冷汗,背后怎么來了敵人?是從哪冒出來的?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趕快收兵。現在營地空虛,沒兵可用,萬一敵人突破己方營寨,與橫城的守軍來個里應外合,那己方的形勢就不妙了。
    他急問道:“來敵有多少人?”
    那名小校咽口吐沫,伸出一根手指,結結巴巴道:“有……有一人!”
    “什么?”克尼斯探著腦袋,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對方只有一個人嗎?
    “來敵是一人!”小校確定地說道。
    克尼斯這回可聽清楚了,鼻子也差點隨之氣歪了,來敵只有一人?那還怕什么?他臉色頓沉,冷聲說道:“只來一敵,就把你嚇成這樣?”
    “來人十分厲害,我方抵御不住……”
    沒等他說完,克尼斯側頭對身旁的副侍衛長說道:“你帶些人去擒住來敵,記住,要留活口,我親自誰有這么大的膽子,敢孤身一人硬闖我大營!”
    “是!公爵大人!”副侍衛長答應一聲,飛身馬,隨后一揮手,帶走百余騎侍衛。
    這些侍衛可不是普通的蠻兵,而是公爵侍衛,蠻軍中精銳里精銳,對方只來了一人,由副侍衛長帶領百余名侍衛,將其擒拿住,本是件十拿九穩的事,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這些人竟然有去無回,走了之后如石沉大海。
    蠻軍大營的混亂沒有平息,斗之聲反而由營尾轉移到了營前,正當克尼斯等候消息的時候,一名渾身是血的蠻兵策馬飛奔而來,到了他近前,慌張下馬,尖聲說道:“指揮官大人派來的侍衛都被來敵給殺了!”
    “啊?”一聽這話,原本端坐在椅子了望橫城戰場的克尼斯猛的站了起來,環眼圓張,大聲喝道:“都被殺了?”這在他想來是件十分不可思議的事,對方只一人,怎么可能把自己派去的副侍衛長連同百名侍衛都殺了?
    他頓了片刻,又追問道:“對方只有一人嗎?”
    “是……是的,指揮官大人!”
    只一人……怎么如此厲害?!克尼斯這時候也有些傻眼了。
    他還愣著神,突然之間,從他東側的蠻軍大營里竄出一騎。
    由于距離太遠,克尼斯看不太真切,但對方只有一人倒是看見了。
    這人手持一把長兵器,騎著高頭大馬,在其身后,還追有百名蠻兵。
    說是追,其實只是跟罷了,那些蠻兵根本不敢靠前,只是跟在這名騎士的身后遠遠觀望。
    只見這名騎士沖出蠻軍大營后,略微停頓片刻,便向橫城的城門處策馬而去。
    他的度并不快,但后面的追兵就是不敢靠近。
    攻城的蠻兵似乎也現了一名并非己方士卒的風人在接近,陣尾的蠻兵立刻向那騎士沖殺過去。
    那批蠻兵,足有數百號人,黑壓壓的一片,沖向那名騎士,仿佛瞬間就能把他淹沒在人海之中。
    身在遠處張望的克尼斯嘴角挑起,拳頭也下意識的握緊。
    可就在這時,那名騎士手中武器霞光頓起,接著,對準沖殺過來的眾多蠻軍由下而的挑了出去。
    嗡!
    克尼斯距離戰場那么遠,可耳輪中都隱約能聽到靈氣破風的聲音。
    只見無數道靈波隨著騎士揮動武器的瞬間飛射而出,其靈波之多,攻擊范圍之廣,簡直是鋪天蓋地,數百名蠻兵,當其沖被凌亂的靈波打個正著。場看不到人影,只有塵土飛揚,其中夾雜著道道的血光,耳中隱隱約約能聽到士卒們的慘叫聲。
    很快,靈波掠過,飛土散去,塵埃落定,再看場內,已找不到一個完整的蠻兵,這數百號人,仿佛掉進了絞肉機里似的,人甲俱碎,滿地的血肉和尸塊,鮮血將地面染的紅通通一大片。
    看到這般情景,觀望的蠻兵蠻將們傻眼了,侍衛和侍衛長傻眼了,就連克尼斯也傻眼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方從牙縫中緩緩擠出一句:“靈……靈亂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