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46

  只一招便活生生絞殺數百號的蠻兵,那名騎士用的靈武技能正是靈亂極,光明系靈武的頂尖技能之一。【】貝薩城邦內的修靈者也有人能釋放出靈亂極這種威力巨大的技能,但象眼前這名騎士這樣,施放的如此輕松隨意,還絕無僅有。
    克尼斯連同周圍的眾人看得清楚,雖然他們未身處現場,距離騎士也有數百米之遠,但仍能感覺到一陣陣的寒意由心底深處生出。這名騎士的靈武修為,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釋放出靈亂極,騎士一下子震懾住附近的蠻兵蠻將,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人們瞪大眼睛看著騎士,簡直都快忘記了呼吸。那名騎士隨手甩了甩手中的武器,象沒事人似的繼續催促戰馬前進。
    他進一步,擋在城門處的蠻兵就退一步,可是這里的蠻兵太多了,很快就擠的無路可退,這時,一名蠻將大吼著從人群中策馬奔出,手中靈刀指著騎士喊喝道:“來者通名!”
    也不知道那名騎士能不能聽懂貝薩語,好象沒聽到蠻將的話聲,依然催馬前進。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蠻將忍不住了,運起渾身的靈氣,雙手持刀,猛的向騎士凌空揮砍下去。
    隨著靈刀的下落,五道半月形的靈波飛射而出,分掃騎士的周身要害。
    騎士手中的武柄三尖兩刃刀,可刺可砍,即可當刀用,也可做槍用。
    看著五道靈波射來,他拍馬橫移,同時身子爬伏在馬背,剛好將五道靈波避開。
    靈波剛一掠過,騎士立刻挺直身軀,接著頭都未回一下,反手一刀,回掃背后。
    隨著咔嚓一聲脆響,空氣浮動,靈氣飛散,原來,剛剛擦著他身體飛過去的五道靈波竟然半路折回,分襲騎士的背后,他回手一刀正好將五道回襲的靈波擊碎。
    他這一串的動作,一氣呵成,恰倒好處,仿佛他背后長了眼睛似的。
    蠻將見狀,身子震動,雖然有靈鎧護體,但也不難想象他此時的臉色肯定難看到了極點。他剛才使用的技能是靈斬歸,此技能厲害之處在于釋放的靈波即使被對方閃開也能突然折回,反襲對手的背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令人防不勝防。
    沒想到那名騎士一眼便看穿他的伎倆,輕松的將折回的靈波打碎。騎士看著蠻將冷笑一聲,嘟囔道:“雕蟲小技,也敢獻丑?!”說話之間,他催馬前沖,手中刀直刺蠻將的胸口。
    他突然加,可把蠻將嚇了一跳,后者剛要側身閃躲,可騎士手中的三尖兩刃刀猛然間暴長半米有余,那是釋放的靈氣化為的實體,蠻將連看都未看清楚,胸口就被刺個正著,靈鎧破碎,化為實體靈氣直接將其身體貫穿。
    蠻將悶哼一聲,在戰馬搖晃幾下,隨后,一頭栽了下來,倒地絕氣身亡。
    騎士看也不的尸體,直接催馬躍了過去,同時單手持刀,沖著人山人海的蠻兵大聲喊喝道:“我乃官元讓,誰敢出來與我一戰!”
    聲音洪亮,如同晴空炸雷,回音久久不散,擋在他面前的蠻兵們震的耳膜都嗡嗡直響,嚇的臉色頓變,不約而同的向兩旁退散。
    騎士提刀催馬,幾乎沒受任何的攔阻,直接沖進城門洞里。
    當他還要繼續前行的時候,回過神來的蠻兵們一擁而,對騎士展開起圍攻。
    騎士修為深厚,三尖兩刃刀揮動之間,靈波四射,沖來的蠻兵受其波及,連人帶甲斬為兩截。騎士只一人,周圍的蠻兵不計其數,卻無人能擋其半步,被斬殺的蠻兵橫七豎八倒了滿地。
    蠻兵是勇猛,但也相對而言,眼前這個騎士太過厲害,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匹敵,蠻兵們心生怯意,不敢再盲目沖殺,只是在他周圍圍了一大圈,隨著他慢慢移動。
    騎士視周圍的蠻兵如無物,進入城門,見平原軍和蠻兵正在內城墻交戰,形勢岌岌可危,他沉喝一聲,掄刀向城下的蠻兵殺去。
    他來的突然,也把城下的蠻兵打的迷迷糊糊,搞不懂怎么在自己的后方突然殺出了敵人。
    攻城的蠻兵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圍攻,騎士抓住機會,繞著內城墻策馬奔馳,戰刀揮舞之間,四周蠻兵無不紛紛倒地,所過之處,總是引得蠻軍陣腳大亂。
    有這么一個人在攻城蠻兵的背后攪和,攔又攔不住,殺也殺不了,這令蠻軍陣腳大亂,攻城戰是由不得半點分心的,生死都在一線之間,而此時攻城的蠻兵還得分心顧慮身后,精力難以集中,如此一來還哪能揮出戰斗力。
    蠻兵的攻城力度減弱,這給了城十墻六開守官方英姿傳軍們難得的喘息之機,趁著蠻兵勢弱,平原軍更是加緊箭射、投擲滾木擂石,攻城的蠻兵開始難以招架。
    可以說這名騎士的突然殺出直接影響了戰場的格局,蠻軍本來的優勢瞬間就蕩然無存,攻城的節奏被徹底打亂,下將士無不心慌意亂,士氣急跌落。
    蠻軍的指揮官克尼斯見狀,連連搖頭,這仗打不下去了,再繼續攻城,非但拿不下內城墻,恐怕只會徒增己方將士的傷亡,而且天色就快大黑,不利于攻城一方,想到這里,他當機立斷,下令全軍撤退,就連被其攻占的外城墻也不要了,貝薩軍的下將士全部撤回本營。
    這時候,克尼斯已遠沒有出征時的信心,風軍比他預想中要難對付得多,不僅作戰頑強,意志力也堅定,和從前那些一嚇即潰的風軍比起來簡直判若兩軍。
    而隨后殺來的這名騎士也大出他的意料,他根本就沒聽說過風國還有這么一位厲害的將軍,隨意之間便能釋放出靈亂極這種頂級技能,其修為高的嚇人。
    他現在已全無拿下橫城的把握,若是糧草充足,他還能和風軍耗慢慢下去,但要命的是現在糧草被燒,橫城又難以攻下,似乎只剩下撤退回國這一條路可走。
    不過他也有難處,出征時他曾夸下海口,揚言數日之內便可掃平平原縣,現在損兵折將,要無功而返,他有何臉面去面對國王以及翹以待的貝薩國民們?
    他一籌莫展,與其相反的自然是平原軍了。
    苦戰一天,蠻兵終于退了,而且連攻占的外城墻也不要了,這無疑是個天大的好消息,更重要的是,平原軍這邊還多了一位強有力的幫手。
    等蠻兵盡退之后,那名騎士策馬來到城門前,高聲喊喝道:“開城門!”
    剛才他在外面斬殺蠻兵的舉動,城墻平原軍都看得清清楚楚,不過眾人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敢草率開城門把他放近來。
    這時,蕭慕青跨前幾步,走到墻沿邊,伏身向下大聲問道:“兄弟能否通姓名?”他在平原縣充軍多年,對平原縣自認了如指掌,但還從來未見過眼前這名騎士。
    那騎士散去身的靈鎧,露出本來相貌,他仰面哈哈一笑,道:“我叫官元讓,聽說我大哥在城里做了副縣守,所以我特來瞧瞧!”
    官元讓?蕭慕青聽后,兩眼都射出光芒,他是高興的。
    官家四兄弟,各個都是人中之杰,老大官元吉以及老三官元武、老四官元彪都已被唐寅收入麾下,現在只差這位老二官元讓,而官四兄弟中靈武修為最高深的也正是這位官元讓。
    官元讓是罕見的靈神一體體質,天生的靈武奇才,只是行蹤飄渺,云游四方,想不到此時竟然回來了。
    蕭慕青大喜,急忙讓人去通知官元吉,隨后又令人打開城門,親自迎接官元讓進城。
    官元讓三十左右的年歲,不象兩個弟弟那么魁梧雄壯,也不象兄長官元吉那么文質彬彬,他中等身材,皮膚黝黑,臉棱角分明,濃眉大眼,五官剛毅,稱得相貌堂堂,配一張大黑臉,給人一種不怒而威之感。
    見面之后,蕭慕青搶步前,深施一禮,說道:“這次可真虧官兄能及時趕到,解了我橫城之危啊,我代表橫城將士、百姓多謝官兄!”
    官元讓下打量著蕭慕青,沒有多余的客套話,反問道:“你是誰?”
    “啊!”蕭慕青一笑,說道:“在下蕭慕青,暫任橫城主將!”
    “主將?”官元讓疑道:“平原縣的縣守不是唐寅嗎?怎么輪到你來做主將?”
    “大人目前不在城內……”
    沒等他把話說完,官元讓以嗤笑出聲,說道:“哦,我道唐寅有什么過人之處呢,原來又是一個會臨陣脫逃的縣守!”
    蕭慕青聞言,嚇的一機靈,忙解釋道:“官兄誤會了,大人并非臨陣脫逃,而是率領騎兵去偷襲蠻邦的都城了!”
    官元讓一愣,問道:“你親眼所見?”
    “那……那倒沒有。”
    “哼!”官元讓哼笑道:“那你又怎知道他不是找借口偷偷溜了呢?偷襲蠻邦都城,他有那么大的膽子嗎?”
    官元讓的修為高,為人也高傲,任誰都不放在眼里,連他都沒有信心能做到深入蠻邦都城這一點,他不信唐寅敢去這么做,更不相信他能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