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51

  風國的酒席是每人桌,席地而坐,桌上擺有數盤菜肴,仆人會不時的更換新菜,如果有烤全羊或者烤乳豬這樣的大菜則擺放中間,由仆人將肉割下,分給眾人,當然也可以自己去取。【】
    唐寅的坐席就安排在余合的下手邊,緊臨他而坐。
    看都未看周圍在座的眾人,唐寅直接走到自己的桌前,并未落座,彎腰拿起桌上的酒盅,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然后舔了舔嘴唇,側頭看向余合。
    他這么直挺挺的站在宴席中是一件很失禮的事,余合有些不痛快,沉吟一聲,抬起頭,剛要說話,可正好對上唐寅那對亮的嚇人的眼睛,他沒來由的打個冷戰,嘴巴張大,一個字都未吐出來。
    唐寅回手入懷,從口袋中抽出一張信封,向余合面前一甩,冷聲道:“余大人,告訴我這是什么東西?”
    余合滿臉的莫名,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拿起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紙,定睛,頓時嚇了一跳。信里的內容是寫給蠻邦統帥的,言辭卑微,詳細寫明平原縣的情況,另外信中還向蠻軍的主帥保證,絕不向平原縣增援一兵一卒,而信的落款則是他余合的大名。
    這封信,是以他的名義寫的,而信中的字跡也確實和他的字跡很象,但仔細分辨,還是能看出兩者之間的細微不同。拿著這封信,余合的手都直哆嗦,看罷之后,他急忙將信紙放下,顫聲說道:“唐……唐將軍,這……是誤會,是……有人在陷害本官啊……”
    “咚!”
    他話還未說完,唐寅一腳把余合面前的方桌踢翻,接著伸手抓住余合的脖領子,沉哼一聲,說道:“好個吃里爬外的狗官,竟敢私自串通蠻邦,收受蠻邦的賄賂,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敢抵賴?”
    “冤枉、冤枉啊!”余合嚇的大肥臉都快變成醬紫色了,他結結巴巴地說道:“這是有人誣陷……這絕對是有人在誣陷本官,我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串通蠻邦啊,而且我根本就沒收過蠻邦的好處……”
    這時,大廳里的其他官員也都驚呆了,搞不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唐寅一來就氣勢洶洶的質問,余合私通蠻邦?這實在是件不可思議的事,而且也毫無耳聞啊!
    “唐大人,其中可能真的有誤會,讓……讓郡大人把話說清楚……”旁邊的副郡張至誠壯著膽子小聲勸道。
    “鐵證如山,還有何話可說?今天若不殺此賊,我如何告慰數萬將士的英靈!”說著話,他劍眉豎立,虎目圓睜,直視余合,咬牙道:“串通外敵,欺君罔上,你罪責當誅!”說話之間,他手臂晃動,彎刀已握在掌心,隨著刀光閃過,接著血光噴射而出,余合斗大的腦袋從肩膀上轱轆到地。
    唐寅一刀,直接斬掉了余合的腦袋。
    這時,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偌大的宴會大廳,靜的鴉雀無聲,落針可聞,人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一切是真實的,唐寅竟然當眾把余合給斬殺了?
    “啊——”不知是誰驚叫一聲,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起,臉色煞白,表情又驚又駭,指著唐寅啊啊怪叫,說不出話來。
    他的叫聲驚醒了其他眾人,頓時間,宴會大廳尖叫聲四起,仆人們四散奔逃,官員們抱頭鼠竄,會場內的桌子也翻了,碟子、盤子、酒盅、酒壺散落滿地。
    人們想向外跑,可上官元武、上官元彪兩兄弟如同兩尊門神,身子不知何時已罩上靈鎧,持槍將大廳的房門堵住。
    唐寅摸了一把臉上的血跡,慢慢轉回身,看著驚慌失措的眾人,嘴角高高挑起,冷笑著說道:“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可以離開!”
    廳內大亂,外面的侍衛們也聽到了,知道里面生了意外,一股腦的沖了過來。他們還沒到近前,突然感覺周圍的空氣仿佛變成了實體,將他們的身子牢牢擠壓住,別說向前走一步,就連手指頭都難以勾動一下,一瞬間,上百名侍衛仿佛被人點了穴道似的,身子一動也不能動,只有眼神流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
    上官元讓站在侍衛們的近前,邊釋放出靈壓,邊笑呵呵地悠然說道:“我是為了你們好,現在過去,你們只會死的很快!”
    唐寅很瘋狂,根本沒給余合說話解釋的機會,果斷地將其一刀斬殺,在別人看來他這種瘋狂很可怕,不過上官元讓卻喜歡得很,也是這時他才真正的欣賞起唐寅這個人。
    在余合的衣服上蹭了蹭彎刀的血跡,唐寅對身異處的尸體視而不見,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桌前,自斟自飲起來。
    這時,留守外面的程錦等人聽到府內大亂,想來唐寅已然動手,程錦沒敢片刻耽擱,立刻對騎兵下令,將郡守府圍起來,不能放跑一人,而他自己則帶著暗箭成員快的沖入郡守府內。
    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紛紛闖入大廳之內,將里面的官員以及仆人們統統控制住,然后分出一部分人手,去制服郡府里的其他人。
    看著周圍內穿黑衣外披紅氅的黑箭人員,張至誠此時身子都哆嗦成一團,他心驚膽寒的看向唐寅,顫巍巍地說道:“唐大人,你……你這是做什么?”
    “呵呵!”唐寅一笑,揚起頭,環視眾人,擺手說道:“各位都站著干什么?來來來,坐下來接著吃嘛!”說話之間,他夾起一大塊肉塞入口中。
    余合的尸體就在旁邊,斷頭就在唐寅的腳下,眾人作嘔都來不及,哪里還能吃得下去,反觀唐寅,倒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吃的津津有味。
    咕嚕!張至誠咽下一口氣,將要返上來的嘔吐物硬吞了回去,咧嘴說道:“唐大人……”
    他話剛出口,唐寅眼中精光一轉,直射到他的臉上,慢悠悠地柔聲問道:“怎么?余合死了,你們連飯都吃不進去,如此同情他,那你們是不是余合的同黨啊?”
    一句話,把在場的這些官員們都嚇的差點尿褲子。
    嘩啦!隨著唐寅的話音,程錦眾人紛紛將佩刀抽了出來。
    鋼刀雪白,寒光四射,不用唐寅再多話,這些官員們象是被鬼追似的紛紛跑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將剛才撞翻的酒桌扶好,把散落滿地的盤碟也揀回,拿著筷子的手劇烈地哆嗦著,想夾菜都夾不起來。
    “哼!”唐寅冷笑一聲,將腰間懸掛的‘鎮北將軍’令牌解下,重重拍在桌案上,慢條斯理地說道:“余合串通外敵,我將其斬殺,此事我自然會呈報給君上,不過,國不能無君,郡不能無,現在,天淵郡內我的官階最大,郡一職暫由我來接掌,諸位大人是贊同還是反對啊?”
    “哦….…”眾人相互,皆垂頭無語。此時此刻,刀都壓在脖子上了,誰該敢反對?
    見無人說話,唐寅點點頭,笑道:“這么說你們是默認了。”說著,他看向張至誠,問道:“張大人,你說對嗎?”
    想不到唐寅會叫到自己的頭上,張至誠身子一震,手中的筷子也掉了,他連連點頭,說道:“對、對、對,唐大人所言極事,下……下官沒有異議!”
    “很好!”唐寅放下筷子,挺身站起,幽幽說道:“在君上沒有傳回旨意之前,諸位就哪都不要去了,暫時留在郡府吧!”
    這些官員里有三水縣縣守李忠和赤峰縣縣守杜居儀,控制住他倆,不怕這兩縣生亂子,控制住副郡守張至誠,便不怕順州生亂子。
    唐寅做事,果斷歸果斷,但也是動頭腦的。
    他先是對張至誠說道:“你給郡里帶兵的統帥下令,讓其立刻到郡府議事!”
    張至誠點點頭,小聲應道:“是!”
    隨即唐寅又對李忠和杜居儀說道:“你二人也分別給各自領兵的主將下令,讓其馬上進城,到郡府商議軍務!”
    “是……是!”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余合這個郡都做的如此昏庸,下面的縣守更好不到哪去,包括被唐寅接替的那位原平原縣縣守。
    等三人都寫完文書,唐寅拿起過目,確認沒有問題了,這才讓手下人將其文書分下去。
    這時,留在城外的邱真一眾業已得到消息,沒帶步兵,直接帶著數千騎兵進入順州,與唐寅匯合。
    數千騎兵的到來使郡府徹底被唐寅控制住,余合的家人們被集中起來,統一關押起來,至于余合的門客以及侍衛們,有靈武修為的其吞下散靈丹,沒有靈武修為的就地捆綁。
    他們行動迅捷,很快就將局勢穩定住,而且把消息封的死死的,別說另外兩縣的士卒沒有察覺,就連順州城內也是風平浪靜,沒有半點風聲走漏出去。
    沒過多久,郡里的統兵的將領和三水縣、赤峰縣統兵的將領相繼趕到,他們剛進入郡府,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埋伏在周圍的暗箭人員擒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