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52

  趁著搜查余合官邸的機會,平原軍將十余樣貝薩城邦的金制器具拿出,當著眾多官員的面交給唐寅,表示是從郡守府的銀庫中找到的。【】
    唐寅拿起一件金器,在眾官員的面前晃了晃,說道:“怎么樣?各位都看見了吧,這就是蠻人送給余合的好處!”
    眾人當然能認出這些金器都是來自蠻幫,但是不是真從余合的銀庫中搜出來的,那就不好說了,不過此時沒人敢去質疑唐寅,只是一個勁的點頭。
    這是,邱真從外面走了進來,裝模作樣的又拿出數封書信,稱是余合和蠻幫私通的證據。
    唐寅對邱真說道:“起草一份文書,我要上疏君上!”
    “是,大人!”邱真點頭應了一聲。
    很快,邱真就把文書寫好,遞交給唐寅過目。
    后者接過,輕輕念道:“賊子余合,私通藩屬,收受財物,引兵入侵,現證據確鑿,唯恐事態擴大,故,臣先將其斬殺,望君上體察。現天淵郡無,有兵不能動,請君上擇人選,亦可援都城。
    看罷之后,唐寅覺得沒有不妥之處,隨即還給邱真,說道:“立刻派人騎快馬送往鹽城!”
    大人!”張至誠聲音顫抖的低聲呼喚。
    “什么事?唐寅轉回身,面帶疑問的看向他。
    “郡里有向都城傳遞信息的信鴿,唐大人的上疏可通過信鴿傳遞,兩天的時間就能送到鹽城,這樣可節省不少時間。”
    “哦?”唐寅聞言笑了,喃喃說道:“原來還有如此快捷的方法!”
    天淵郡距離鹽城甚遠,傳遞個消息,至少也得需要十天半個月的時間,有信鴿代勞,這可大大縮短了時間。
    張至誠這么提醒唐寅,一時為了討好,二是他想盡快知道王廷那邊得知此事之后的態度,畢竟現在被唐寅扣押著,姓名沒有保障,耽誤的時間越長,其中的風險就越大。
    信鴿傳信,如果是普通上疏,那是對君上的大不敬,但若是緊急軍情到可以采取這種方式。將上疏走之后,唐寅便留在郡守府內,邊看押府內的眾人,邊等王廷的回信。
    期間,邱真曾向唐寅建議,把上官元吉立刻調到順州,接管郡里的一切事務。
    唐寅倒是覺得此時王廷還沒傳回批文,由誰來接管順州還不一定呢,現在就把上官元吉掉過來為時尚早。
    邱真對他的顧慮不以為然,正色說道:“大人,不管君上決定由誰來接替余合一職,你必須都得做這個郡守。”
    “為什么?”此言一出,別說唐寅不解,其他諸將也是滿面的莫名。
    邱真幽幽說道:“自大人決定斬殺余合那時起,就等于帶著我們走上一條不歸路,若讓其他人做郡守,肯定會繼續調查余合一事,也很快就會現其中的破綻,屆時大人肯定脫不了干系,所以,無論誰來做郡守,來一個我們就得除掉一個,直至大人坐上這個位置為止,若是引起王廷的不滿,前來興師問罪,我們便只能依仗天關的天險,在天淵郡自立為王了!”
    “啊?”此言一處,眾人同是一驚。
    殺余合確實有可殺之處,但自立為王,那就不等于造反嗎?眾人目瞪口呆,一時間有些反映不過來,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
    求真環視眾人,幽幽說道:“余合乃是堂堂的郡守難道各位以為說把余合殺了就殺了,日后無人會來調查此事嗎?事情敗露,不僅大人有罪你我大家誰都別想脫身,所以說,諸位應該和我一樣,若君上提拔大人做郡守也就罷了,若選旁人,我們就得自立為王。”
    頓了一下,他的表情緩和下來,悠然而笑,說道:“諸位也不用太擔心,天關天險,易守難攻,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只要在天關囤積十萬守軍,縱然有百萬大軍來犯也難以攻占!”
    唐寅怪異地看著邱真只聽他的口若懸河、夸夸其談,明顯是早有預謀,他當初暗示自己可殺余合就是要硬把自己反啊!
    這個邱真!反與不反,唐寅并不在意,不過他可不喜歡邱真的自作主張,這么大的事,為何事先不與自己商量一下?現在頭已經起了,自己只能順著他的主張繼續做下去,沒有別的選擇。
    看了眾人一眼,唐寅暗嘆口氣,說道:“事情是我做的,與各位沒有關系,如果諸位害怕王庭怪罪,現在就可以辭退軍務,立刻推出,我決無怨言,更不會阻攔,各位的意思呢?”
    沒等旁人說話,上官元讓先是哈哈大笑兩聲,連聲說道:“有意思!唐大人我跟著你干!”他是典型的不怕事大的那種人,越是瘋狂的事他越是愿意跟著做。
    上官元讓表態,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兩兄弟自然不甘落后。雙雙說道:“我也愿意追隨大人,不管反是不反,都會留在大人身邊!”
    接著再,樂天、艾嘉、古越、李威陳放、劉忠勝、程錦等人紛紛拱手說道:“大人對我們有知遇之恩,我們愿寧死相隨!”
    他們都是由唐寅一提拔起來的將領,程錦做為暗系修靈者能得到唐寅的重用,感激之意自然不用多表,而天樂、古越、等人跟隨唐寅已久,從繁華太平的鹽城到戰亂連連的平原縣都無怨言,早已死心塌地的跟著他了。
    他們話聲剛落,蕭幕青緊隨其后,立即說道:“大人神武,令屬下無比佩服,我對大人中心可見。”蕭幕青不會浪費任何拍馬屁的機會,即使是表個態,也先對唐寅夸贊一番。
    他頭腦精明過人,不會人云既云,深知選擇立場的重要性,他之所以決定追隨唐寅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先唐寅認識到他的能力,并給予信任,加以重用,其次唐寅自身的能力也不凡,而且麾下能人眾多,內政有上官元吉,出謀劃策有邱真,現在有多出一員大將上官元讓,另其整體勢力都提升一截,若真能以天瀾郡作為起點,日后肯定有一番大的作為,追隨唐也能讓自己闖出一番大業。
    中燃相繼表態,中將之中只剩下白勇和朱諾這兩位平原的老人,他倆的決定也最為重要,一旦他二人選擇離開,那么直接導致的后果是平原軍大亂。
    朱諾為人耿直,不會顧慮太多,見眾人都表示說愿意跟隨唐寅,他也不再憂郁,拱手說道:“屬下愿留在大人身邊,隨大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別看邱真的表情由始至終都很輕松,但心早已提到嗓子眼了,聽聞朱諾的表態,他高懸的心頓時洛下一半,隨后又看向白勇,故作輕松,含笑催促道:“白將軍的意思呢?”
    現在,只剩下白勇還未說話。
    白勇是平原軍中少見的文武全才,不僅修為高,頭腦也機敏過人,現在的表態將會決定他日后的命運,他不得不慎重考慮。
    聽聞邱真的問話,白勇嘴角動了動,但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見他為難的樣子,唐寅幽幽說道:“白將軍不用為難,即使退出,我也不會怪你,現在我們掠獲的蠻邦寶物不少,等回到平原縣后你去庫房挑選一些,賣掉之后可保后半生吃喝無憂!”
    唐寅對敵人很殘忍,但對麾下的將士卻體貼的沒話說,他這個人,可以說血是冷的,但心卻是熱的。
    士為知己者死!白勇跟隨唐寅的時間也不短了,深知他的為人,等唐寅的話音剛落,白勇單膝跪地,拱手說道:“屬下愿追隨大人,與大人同生死,共進退!”
    “好!”唐寅大喜,跨前兩步,伸手將白勇挽扶起來。
    至此,唐寅麾下的將領已全部表態,誓死追隨唐寅。
    這個表態,看似無關痛癢,實則卻至關重要,也影響深遠。
    他們以前雖然是唐寅手下的將領,但效忠的對象是風國的王廷,是風國的君王,和唐寅的關系只是上司與下屬,是風國官場上的同僚,但現在表完態后,則代表了他們日后是對唐寅效忠,關系由上級變為了主公和家臣。
    這個轉變,才真正預示著唐寅勢力的形成,也為以后的迅崛起提供了人力上的基礎。
    接受邱真的意見,唐寅將上官元吉調到順州,并且舉家南遷,把郡縣府的人全部遷移到順州,直接住進郡守府內,另外,他又令上官元吉挑選合適的人選,準備替換掉三水,赤峰兩縣的縣守,再給平原縣找個新縣守。
    內政在緊鑼密鼓的實施,另一邊,唐寅對軍務也沒有放松,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逼迫被俘的那三名將領交出兵權,只有控制了軍隊才能算控制了整個天淵郡。
    天淵郡的郡兵有一萬人,三水縣和赤峰縣都只有兩個兵團,各兩萬兵力,加在一起也才五萬兵卒,而當初平原縣一縣之兵就有八萬,由此也不難看出唐寅對軍事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