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53

  從三名將領那里逼得兵權之后,唐寅馬上將郡軍、三水軍、赤峰軍連同平原軍,共近十萬的兵力全部投放到天關,加強城防,囤積糧草,做出與王廷長期抗爭的架勢。【】
    同時,他又下令全郡征兵,把平原軍由原來的八萬編制擴充到十萬,把三水、赤峰二縣編制擴充到五萬,把郡軍的一萬編制擴充到三萬。如此一來,可保證在天關囤兵二十萬,另有三萬郡軍可做機動。
    這時,不管唐寅是被迫還是主動,他是真有心與王廷分庭抗禮了。
    不過邱真的擔心倒成了多余,半個月后,王廷的史官抵達順州,并且帶來了風王的旨意。
    風王展華并未對唐寅斬殺余合一事多做查核,或者說他現在根本就無心來管此事,寧國大軍四十萬人進攻鹽城,風國各地紛紛派兵增援,臨時湊出二十萬的軍隊,再加上王廷直屬軍隊,聯手抗衡寧軍,戰斗激烈,雙方將士死傷無數,展華為此事已忙的焦頭爛額,哪還有心思去顧及邊遠的天淵郡。
    展華的旨意只有寥寥數字,上寫:“余合亂國,理應當誅,其職由鎮北將軍唐寅暫任。”
    接到這份旨意,唐寅可算是長出一口氣,日后他就是君王親封的郡守,可名正言順的管理天淵郡。
    邱真等人更是歡欣雀躍,現在他們的實力還不強盛,能不與王廷生沖突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史官將展華的旨意交給唐寅,然后干笑著說道:“唐大人,下官有事請教。”
    郡守是地方上的最高長官,即使平調王廷,其官階也屬高的,而史官只是王廷的下級官員,自然對唐寅十分客氣。
    唐寅心中愉悅,接過旨意后,含笑說道:“有事情講!”
    “下官路過天關時,現那里囤軍甚多,不知大人只是用意何為?”史官問的隨意,而實際上則是起了疑心,好端端的,在天關這么險峻又重要的關卡大量囤兵,令人不得不懷疑唐寅的用心。
    聞言,邱真臉色微變,正要接話,唐寅已笑呵呵地說道:“都城有難,我天淵郡又怎能置身事外,天關駐扎的將士正是準備前去都城的援軍,只是郡守一職空缺,我無權調遣,所以大軍才遲遲未動。”
    “哦!原來如此!”史官放下心來,連連點頭,笑道:“那望大人能早日出兵,解都城之危!”
    “這是自然。”
    “如此,下官就返回都城,向君上復命了。唐大人,下官告辭!”
    送走史官,以邱真為的眾人紛紛向唐寅躬身施禮,齊聲說道:“恭喜大人高升!”
    別看郡和縣守只差兩級,但所掌握的實權卻相差太多了,天淵郡共三百多萬人口,下設三縣,分別是平原縣、三水縣、赤峰縣,再加上直屬郡里管轄的順州及周邊村鎮,唐寅所管理的地盤比之從前擴大數倍。
    得到正式的授封,唐寅行郡的職權,第一次事便是攬權。
    他正式撤銷三水、赤峰兩名縣守的職務,由上官元吉推薦的劉封和張庭二人接任,縣守有地方實權,必須得由心腹人員接管,至于兩縣的下屬官員,唐寅則接受上官元吉的意見暫時不動,如果將兩縣得全部官員一股腦得都撤換掉,恐怕會引起兩縣得動丨亂惶恐,要撤也得一點點得慢慢來。另外,副郡守張至誠也被唐寅一擼到底,不再給他任何官職,其副郡守得職位由上官元吉和邱真二人上任。和在平原縣時一樣,這兩人前者主管內政,后者主抓軍務,分工明確。
    由于麾下多了天淵軍,唐寅對麾下將領的職務不得不作出適當的調動。
    蕭慕青擔任平原君統帥,下設十個兵團。白勇擔任三水軍統帥,下設五個兵團,李威擔任赤峰軍統帥,下設五個兵團,古擔任天淵直屬軍統帥,下設三個兵團。原來平原縣才五個兵團,五個兵團長而已,而張周又陣亡,只剩下四人,現在兵團數量擴充到二十三個,兵團長和副兵團長的人選極缺,只能從平原軍得千夫長中挑選,另外,唐寅還特意從暗箭中選出幾名能力出眾得暗系修靈者擔任團長一職,這時暗箭第一次為軍方輸送人才,也使暗系正式進入到軍方的高層。
    余合被唐寅所殺,但府邸并未空出來,他還有百余名家眷關押在郡府內,這時唐寅又表現出坑學殘忍的一面,一聲令下,將余合一家老小百余口人全部處死。
    這叫斬草除根。若留下余合得家人,日后沒準什么時候就會給鉆出來為余合翻案,或者尋機找唐寅報復,留下來是麻煩也是禍害,不如來個直截了斷,徹底鏟滅余合一族,以絕后患,死無對證。
    至于余合得門客,全部遣散,軍政兩界就生了天翻地覆得大變化,不過因為有上官元吉和邱真二人輔佐,天淵郡并未生動蕩,百姓們也僅僅知道余合通敵,被處死之后其郡守職位由唐寅接管。
    郡守府
    唐寅搬到郡守府,范敏自然也跟過來了,還正好把范家得生意擴到順洲。
    郡守府唐寅搬到郡守府,范敏自然也跟他過來了,還正好把范家的生意擴到廣州。郡守府的條件可比縣府了要好多了,最讓唐寅感到高興的是郡守府的銀庫,那里有余和多年收斂的錢財,數額之大,足足統計了三天,草草清算下來,只銀兩就有七八萬兩之多,再加上雜七雜八的金銀珠寶,古董書畫,累計起來過一千萬兩銀子,這筆巨款自然也就成了支持唐寅擴軍的財力基礎。
    這日,清晨,唐寅起床之后正在院中伸展筋骨,范敏款款而來,同時領來一名只有八、九歲大小的小姑娘。
    這個小姑娘正是張周之女,張玉。小姑娘被打扮的富貴華麗,漂漂亮亮,活像個小公主。唐寅沒有失言,你收養了張玉那天起,就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不僅讓她生活富足吃穿不愁,還請了專人斥候。
    只是他剛接手天淵郡,公務繁忙,和張玉沒見過幾次面,與她接觸最多的反到是范敏,可能因為愛屋及烏的關系,范敏也很喜歡張玉這個小姑娘,成天把她帶在身邊。
    看到唐寅在院中舞刀,張玉眼中流露出生怯之色,躲到范敏的身后,只露出半個腦袋,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唐寅。
    “不用再舞了,砍你把小玉嚇得!”范敏牽著張玉的手,不敢再靠近唐寅,遠遠的站在一旁,不滿地大聲說道。
    和唐寅關系越親密,現在范敏已儼然成為郡守府的女主人,甚至有時候還會找唐忠去查郡守府的開支,
    唐寅收刀,沖著她二人一笑,見張玉正怯生生地看著自己,他輕嘆口氣,走上前來,彎下腰,問道:“小玉,在這里住的還習慣么?”
    張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先看了范敏一眼,然后方輕輕點下頭。
    張周的女兒哪里都好:.就是怕生這一點令唐寅覺得很別扭。
    見唐寅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范敏急忙說道:“唐大哥,你知不知道,小玉很聰明,我那店鋪的賬本給他看,她看過一次就能記住。”
    她并沒有夸大其詞,張玉過目不忘的本事連她都自嘆弗如。
    “哦?”唐寅先是一愣,隨即開口大笑,對范敏說道:“就算你有心吧小玉培養成和你一樣的商人,但他畢竟還小,不要給他看賬本之類東西。”
    “知道了。”范敏沖著他吐吐舌頭。
    她本身還未過二十歲,自己就是個孩子,又怎么可能管好和他沒差十歲的張玉呢?唐寅心里琢磨著,如果張玉掙得如此聰明現在就該給他找老師了。
    與范敏、張玉一起吃過飯后,唐寅又去了郡守府的大廳,與邱真等將領商議軍務。
    現在他們就到底要不要援助鹽城一事還在爭論不休。
    上官員讓好戰,是最堅決的主戰派。他決定追隨唐寅,后者雖未讓他長官某個兵團,卻給了他天淵郡總先鋒官一職,對他可是異常看中的。
    邱真是反對出兵的,他的意思是現在己方在天淵郡立足未穩,并不適合大舉用兵,而且天淵郡雖然下設二十三個兵團,但那僅僅是編制而已,到目前為止,算上新征收的新兵,實際兵力才十多萬人。
    一邊主張立刻出兵參戰,一邊主張先休養生息,唐寅一時間也難以作出決定,此事就這么一直拖著。
    好在王庭現在無暇北顧,也沒有人指望遙遠的天淵郡。
    唐寅又自己的顧慮,若出兵,正如邱真所說,現在是修養升息的好時機,不適合出兵,但若不出兵,一旦等王庭那邊打敗了寧軍,作戰后統計的時候,現唯獨天淵郡沒有出兵援助,拿展華會怎么看自己?一旦引起王庭的注意,那余和一案就可能被再提起,深究下來怎么辦?
    想來想去,唐寅決定還是得出兵不過突然生的一件事倒是把他給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