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58

  暗影分身與光明系的風裂分身術的不同之處在于化出來的分身并非虛影,而是實體,釋放技能者將自身的靈氣幾乎全部轉嫁給分身,自己體內已無靈氣可用,也正因為這樣,現在的唐寅等于是一點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所以躲在車內始終未敢露頭,就連對下面的心腹手下們都沒講明情況。【】
    唐寅與分身心靈相通,分身所看到的聽到的,他也能看到聽到。
    他在車內將分身遭遇的情況轉告給邱真,再由邱真想出應對之策,然后由唐寅指示給分身,雖然說邱真沒有進城議和,而實際上卻等于是身在王廷之上,對議和的進展了如指掌。
    分身與貝薩大臣們的爭辯,其實上就是邱真與他們的爭論。這就是暗影分身的奇妙之處。
    眾人中,只有上官元讓一眼看出其中的玄機,也正因為這樣,他才會那么干脆的舍棄城中的‘唐寅’而獨自出城。分身無關緊要,真正需要保護的是唐寅留在城外的本尊,也就是真身。
    程錦一語道破天機,眾人紛紛恍然大悟,隨后全都笑了,挑起大拇指,異口同聲地贊道:“大人,高明!”
    唐寅現在已無靈氣,只靠自身的拳腳功夫,與靈戰士比起來不堪一擊。他安坐在車內,毫無擔憂之色,反倒悠然而笑,慢條斯理地說道:“現在我的性命,就交給各位兄弟們了。”
    程錦和6放聞言,面色同是一正,斬金截鐵地說道:“大人盡管放心,我等集體守夜,絕不會讓大人生意外。”
    唐寅含笑點點頭,又轉目看向上官元讓,說道:“元讓,你早點休息,明日一早進城,再與我會合。”
    “是!大人!”上官元讓答應一聲。他修為那么高,也不得不由衷感嘆暗系靈武的奇妙之處,真身與分身,簡直是一模一樣,就是活生生的兩個人,普通人根本無法分辨其中的真偽。
    另一邊,貝薩城內,唐寅的分身毫無顧慮的下榻在行館的客房。
    這個房間又大又奢華,裝飾絢麗,各種擺設,不是鑲金就是鍍銀,若是搬到現代的話,連總統套房都比不上。
    由于只是分身,連衣服都是由靈氣幻化出來的,并非真人,也不需要睡覺休息,唐寅一頭倒在床丶上,只是閉眼裝睡。
    天至三更的時候,房門外突然傳出輕微的聲音,那是房門被打開時出的細微摩擦聲。
    唐寅躺在床丶上沒有動,不過眼睛卻立刻睜開了。
    此時房內燈火已熄,漆黑一片,不過因為是暗系修靈者的關系,唐寅仍能清晰視物。
    房門被打開一條縫隙,接著,一條黑影從縫隙中快鉆了近來,這人身材纖瘦高窕,唐寅只一打眼就把她認了出來,心中暗笑,這位公主殿下晚上不在王宮睡覺,跑到自己房間干什么?
    分身雖然不是真人,但卻是唐寅的轉承,擁有著自己的意識,也繼承了唐寅的性格。
    他瞇縫著眼睛,默默瞄著來人,看她究竟要干什么。
    那黑影進入房間之后,立刻蹲在地上,久久未動,一是在適應房中的昏暗,二是在打量房間的布局。
    等了好一會,她方慢慢挺起身,高抬腿,輕落足,小心翼翼地向床前走過來,這時,唐寅看得更清楚了,也看到了她手中提著的一柄寒光閃閃的鋼劍。
    她順利走到床前,看了看躺在上面的唐寅,嘴角高高挑起,手中劍向下一落,頂住唐寅的喉嚨,接著,輕聲喚道:“唐寅!”
    這位公主還算不錯,至少沒有突下殺手。唐寅心中暗笑,仍是一動不動。
    “笨蛋!”黑影低聲嘟囔一句:“要殺你,易如反掌!”說著話,她用劍身拍拍唐寅的面頰,語氣不善地說道:“唐寅,給我滾起來!”
    唐寅倒也聽話,她話音還未落,唐寅突然開,接著身如皮球,在床丶上一個翻滾便坐了起來,出手如電,一把扣住來人的手腕,向懷中順勢回帶。來人本能的驚叫出聲,站立不住,一頭摔倒在床丶上,唐寅動作也利落,身子一翻,直接壓到來人的身上,一只手仍死死扣住她持劍的手腕,另只手則捂住她大張的小嘴。
    他輕聲一笑,低語說道:“貴國的款待實在周到,竟然在晚上送個公主給我享用。”
    來人正是唐寅見過兩面的貝薩公主,肖娜•馮•普洛斯。
    貝薩的民風與風國差不多,雖然很開放,但公主也沒和哪個男人如此親密接觸過,此時聽到他的嘲諷,又被他壓在身上,她臉色漲紅,連想都沒想,沒受制的那只手狠狠甩了他一記耳光。
    啪!
    這記耳光打的結實,也打出了唐寅邪狂的本性。
    他舔了舔嘴角,兩眼閃爍出亮的驚人的邪光,手掌猛的用力一握,肖娜吃痛,手中劍脫手,唐寅毫不停頓,將其手腕提到她的頭上,順勢將她另只手碗也一并扣住,然后空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衣領,向下一拉,隨著嘩啦一聲,肖娜胸前的衣襟被扯開,雪白的肌膚頓時露出一片。
    “你……”
    肖娜這時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妙了,她想大叫,可唐寅搶先一步低下頭,以自己的口封住了她的嘴,手也沒有閑著,不斷撕扯貝娜身上的衣物。
    該死的你……肖娜這時雙手被制住,又被唐寅強吻住,想叫叫不出來,被迫無奈,只能釋放靈鎧護體。
    正當她想釋放靈鎧的時候,唐寅突然停住,不再拉扯她的衣服,頭也抬了起來,側著耳朵,好象在聽著什么。
    “該死的,你趕快給我松手……”
    “噓!”
    唐寅豎起食指,點住肖娜的嘴唇,制止住她的話音,然后低聲問道:“公主殿下還帶手下來了嗎?”
    肖娜被他突如其來的問問愣了,呆呆地搖下頭,說道:“并沒有,為什么這么問?”頓了一下,她回過神來,身軀開始扭動,邊劇烈地掙扎著邊惱羞地說道:“我今晚只是來找你比試的,不是來供你享樂的,你快放開我!”
    唐寅又噓了一聲,瞇縫著笑眼,幽幽說道:“今晚真是熱鬧,又有客訪了!”
    “啊?”肖娜沒明白他的意思,皺著眉頭茫然地看著他。
    唐寅向窗外弩弩嘴,輕聲說道:“等會你就知道了。”
    肖娜順著唐寅所指,望向窗外。月色朦朧,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等了一會,她正要問,突然聽唐寅低聲說道:“來了!”
    幾乎同一時間,肖娜猛然間看到窗外有條黑影竄過,度太快了,一閃即過,如同鬼魅一般。
    肖娜心中暗驚,不自覺地張開嘴巴,窗外的人是誰?有什么意圖?
    沒等她想明白,唐寅回手一拉被子,將兩人齊齊蓋住。
    和唐寅一起躺在被子下,肖娜才恍然察覺自己此時還被他壓在身上,毫無瑕疵的玉面又變得通紅,她怒聲道:“唐寅,你別太過分……”
    “要想看場好戲的話,現在就不要說話!”唐寅低聲制止住她。
    不說話,難道就這么躺在這里讓你占便宜?肖娜氣呼呼瞪著唐寅,只可惜被子里在黑暗,能看到的只是唐寅那對閃爍邪光的眼睛,卻看不到他嘴角處的邪笑。
    咔嚓!
    這時,房間窗戶的一聲輕響引起她的注意,她深吸口氣,慢慢挑起被子的一角,偷偷向外觀瞧。
    不知何時,窗臺之上已站有一名黑衣人,這人渾身的黑色靈鎧,與暗系修靈者的靈鎧不一樣,他的是又光又亮,顯然是在靈鎧上后涂抹了黑漆。這人手持一把狹長的靈刀,透過窗戶的縫隙,將鎖劃開,接著,輕輕推開窗戶,如同一股黑煙似的無聲無息的跳入房內。
    緊隨他之后,另有四條黑影順著窗戶魚貫而入,手中有拿靈劍的,也有拿靈槍的。
    此時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來他們預謀不軌,企圖行刺唐寅。
    肖娜心頭暗暗吃驚,究竟是誰要殺唐寅?有一點可以肯定,指使他們的不是自己的父王。
    昊天帝國的邊境現在已成為一塊難啃的骨頭,撈不到好處不說,還時常反刺貝薩城邦一下,桑切斯已打算放棄對昊天帝國的掠奪,使兩國修好,就連肖娜提出要找唐寅比試,也被桑切斯拒絕了,所以她才私自跑來。
    若不是父王,那又會是誰呢?肖娜腦中靈光一閃,立刻出現出一個人的身影,自己那位一向好戰的叔叔,克尼斯。
    她正琢磨著,進來的五人可沒有停,他們呈扇形慢慢向床鋪靠攏過來,走到床邊之后,五人相互看了一眼,隨后不約而同地舉起手中的武器,作勢要一同落下。
    這時,躺的床丶上的唐寅突然冷喝一聲,同時將身上的被子甩飛起來。
    床邊的五人嚇了一跳,本能的抽身向后閃避,而唐寅如同獵豹一般從床丶上竄了出去,瞬間就到了一名刺客的近前,雙拳齊出,猛擊對方的胸口。
    刺客身著靈鎧,而唐寅只有肉拳來擊,刺客哪能放在眼里,心中暗道你是自己找死啊!想著,他連躲都未躲,回手一刀,反取唐寅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