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61

  穩定的環境、龐大的人口、興盛的商貿都是提升繁華程度的基礎,現在的天淵郡已隱隱具備了這三條。【】隨著外來商人的增多,本地百姓們也逐漸清醒過來,摒棄成見,與貝薩城邦的往來日益增多。
    貿易是互惠的,天淵郡這邊把風國的特產賣到貝薩,還回貝薩的特產,回來之后再轉賣給其他諸郡縣,賺取巨額差價,貝薩城邦也是如此,把風過的特產賣給內6民眾或者轉售給其他周邊國家,轉得利潤更多。
    平原縣這個曾經飽受戰火摧殘被譽為風國最差的縣,現在反而是最興盛繁榮的,不僅橫城與邊城人滿為患,就連原來的普通鎮子都迅興旺起來,街頭上隨處可見前來風國經商以及云游至此的貝薩人。
    商貿的興盛給郡里的財政帶來巨額收入,不過上官元吉可沒敢忘本,那就是農業,農業是一切的基礎,沒有農業,一切都是浮云。沒有糧食,就等于沒有軍隊,就沒有自保的能力,不能自保,眼前的和平與繁榮就只會是曇花一現。由于經商有利可圖,郡里的農戶不少都棄地經商,上官元吉從郡庫里撥出大筆的金銀重賞農耕,保持郡內農業的持續。
    這時上官元吉的內政天賦徹底揮出來,預見準確,懂得審時度勢,及時調整政策,從而使天淵郡展穩定,不至于各行各業之間出現失衡的狀況。要錢有錢,要糧有糧,這為唐寅的大規模擴軍提供了最強有力的支持。
    就連日后的唐寅也承認自己取得的成就七成都要歸功于上官元吉,如果沒有他,自己根本就養不起一支如此龐大又戰力強盛的軍隊。
    寧國大軍在鹽城與風軍足足交戰了三個月,直到這時候唐寅才準備真正出兵增援。
    此時的天淵郡編制齊全,人力齊整,共有二十三萬人之多,其中戰力最強的平原軍占十萬,三水軍。赤峰軍各占五萬,直屬軍有三萬,現在唐寅的野心也比剛做郡守那時大得多了,打算揮軍南下,協助王庭一口氣擊垮寧軍,獲得更高的地位。
    連日來,大軍逐步南調,一批又一批的天淵軍源源不斷的從各縣開出,集結于天關,唐寅和以邱真為的麾下將領們也離開順州,去往天關。
    天關并不小,但此時聚集二十多萬的大軍還是顯得狹窄,關內、關外到處都是營房營帳,穿戴黑色皮甲的風軍隨處可見。
    唐寅并為打算在天關多加逗留,想留兵三萬守家,自己統帥二十萬大軍直接去往鹽城。
    這日,他正在營帳之中和邱真等人商議行軍路線之時,外面有士卒近來稟報,稱順州收到鹽城的飛鴿傳書,特送來給唐寅過目。
    唐寅甚是奇怪,鹽城內會有誰給自己飛鴿傳書呢?難道是舞媚大小姐?算起來,自己與舞媚也是好久未見,這次去往鹽城肯定能見到她,當她看到自己已身為郡守又統兵二十萬時,不知他會是副什么表情。
    想到這里,唐寅忍不住笑了,伸手說道:“把信給我!”
    “是!大人!”送信的順州小吏急忙快步上前,將書信恭恭敬敬地遞交給唐寅。
    唐寅接過,只看信封就大失所望,上面并非是舞媚的字跡。
    由于是飛鴿傳書,信封和信紙是連在一起的,卷成一團,外面有蠟封,只是信紙外面寫著‘唐大人親啟’的字樣。
    他從上官元武那里取過火捻子,點燃后融掉蠟封,展開信紙。低頭細看。
    眾將們并未太關注信里的內容,鹽城來信十之**就是催促增援一事,他們還在就哪條路線快慢,哪條路線利不利于行軍之事進行討論,不過邱真第一個現唐寅的臉色變了,拿信紙得手也在微微的哆嗦著。
    唐寅那個流露出這樣的變化可太少了,現在這是怎么了?難道生了什么大事不成?邱真暗皺眉頭,停止與眾將得討論,舉目直勾勾地看向唐寅。
    眾人這時也察覺到不對勁了,紛紛挺直身軀,大眼瞪小眼的注視著唐寅。
    不知過了多久,唐寅總算是把這封并不長的信看完了,然后環視眾人一眼,什么話都未說,把頭又低下去了,沉默無語。
    見狀,眾人更是心急,邱真忍不住問道:“大人,信中是什么內容?”
    唐寅沒有答話,雙指夾著信紙,遞給邱真。
    后者連忙接過,等他從頭到尾看過之后,人也驚呆了,怔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來。
    這究竟是封什么信,怎么誰看完誰都要呆呢?眾將紛紛圍到邱真左右,七嘴八舌的問道:“邱大人,到底生了什么事?”
    邱真回神,咧了咧嘴,把信遞給眾人。
    眾人低頭細看,這信是唐寅做兵團長時,手下千夫長之一的鄧明洋寫來的,這本沒什么,不過信中的內容太令人震撼了。
    信上明晃晃的寫著,風國上將軍鐘天串通王宮衛隊,在王鋌之上埋伏重兵,公然造反,殺害風王展化、太子展震,全城諸殺展氏一族,并制住梁興、舞虞、子陽浩淳為的王廷權貴,自立為王,改國號為鵬,并派使節與寧軍議和,將潼門以西二百里風地割讓給寧國。
    “啊?”看過這封信后,眾將們也傻眼了,一各個驚若木雞。
    不知過了多久,白勇回過神來,顫顫巍巍地說道:“我……我大風亡國了?!”
    嘩——此言一出,驚醒眾人,立刻引來大帳內一片嘩然。
    君王被殺,鐘天自立為王,改國號為鵬,這個消息實在太令人震驚了,也太不可思議了,如此說來,以后就沒有風國了,而是以鐘天為君王的鵬國?
    邱真甩了甩有些混漿漿的腦袋,沖著眾人擺擺手,說道;“安靜,大家先不要亂!”說者話,他一把抓住信紙,問唐寅道;“大人認為這封信是真是假?”
    唐寅抬起頭來,反問道;“怎么可能是假?”頓了一下,他說道;“此信是鄧明洋所寫,他沒有騙我的理由,而且此等大事他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亂寫。”
    “沒錯!這個消息十有**是真的了。”說完話,邱真眼珠飛快地轉了轉,接著眼睛一亮,臉上難掩興奮之色,對唐寅急聲說道;“大人的機會終于來了!”
    唐寅愣住,其他的諸將也都愣住了,現在連國家都亡了,不明白邱真還興奮個什么勁。
    “你這話什么意思?”
    邱真身子前傾,下意識的握緊拳頭,一字一頓的說道的:“討伐叛逆,取而代之。”
    唐寅聞言,身子一震,挑起眉毛,疑惑的看著邱真,眾人也都齊齊向邱真看去。
    “鐘天殺害君王,大逆不道,人人得爾誅之,也必會引起天下公憤,大人可趁著這個機會,以天淵郡為根本,高舉討逆的大旗,光明正大的招攬天下豪杰,尋機而動,等時機成熟,一舉攻入鹽城,殺掉叛賊鐘天,屆時,大人恢復風國國號,一刻順理成章的坐上君王寶座。”邱真聲色說道。
    “這……”唐寅可不是頭腦簡單的人,君王寶座固然誘人,可事情能像邱真說的那么簡單嗎?
    他相信鐘天絕不是突然難,而是早有預謀,甚至這次寧國的大軍入侵就是與他斯通好了的。
    現在,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釋清楚了。
    當初風國對寧國動兵,王庭內部有奸細向寧國告密,那個奸細很可能就是鐘天,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削弱風國權貴的兵力,而最終的結果也確實導致了最具實力的子陽家一蹶不振;公主殷柔出使風國遭刺客暗殺,那時鐘天企圖讓風寧兩國繼續交戰下去,好進一步消耗風國王庭和權貴的兵力;鐘天門客侵入橫城花范敏,那是為了控制范舉,只要獲得范家的財力支持,他篡位之后國家便能很快穩定下來;鐘天提議更換同門守將,導致潼門一夕失守,目的更為明顯,就是與寧國串通一氣,故意引寧軍入境,好為他的篡位創造時機。
    唐寅感覺自己還未到這個世界之時,鐘天就已經有了謀反之意,這個老狐貍處心積慮多年,隱藏那么久,就是在等待時機,現在他終于把機會等到了,那是說滅就能滅的。
    深吸口氣,唐寅敲敲隱隱作痛的頭,慢慢說道:“現在事情還未明朗,斷言尚早,我們現在先靜觀其變吧。”
    邱真還想說話,可唐寅已不耐煩的揮了揮斷了它下面的話。
    本來唐寅還準備揮兵南下,援助王庭與寧軍決一死戰,但鄧明陽在一封飛鴿傳書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和部署,二十余萬大軍就這么在天關駐扎下來,等待鹽城確切的消息傳回。
    事隔數日,鹽城方面的確切消息傳回,一切如鄧明洋信中所說,鐘天弒君造反,自封為鵬王,改國號為鵬,另外,鐘天又以鵬王的身份給各郡送旨意,詢問各郡的郡守是否效忠于他,唐寅身為天淵郡的郡守自然也受到了鐘天的旨意。
    另有一個人的到來令唐寅大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