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63

  唐寅沉默許久,方抬頭來,沖著范舉一笑,說道:“范老辛苦,我先讓人準備好住處,你在天關休息一晚,等明日早上,我在派人送你去順州。【】”
    “多謝唐大人!”范舉站起身形,拱手施禮。
    “范老客氣了。”唐寅笑道:“以后直呼我姓名就好。”
    “呵呵,好好好,老夫先告辭了!”
    唐寅送走范舉之后,回到帳內,見手下眾將都沒有離開,大眼瞪小眼地瞅著自己,他噗嗤一聲笑了,問道:“你們都看我做什么?”
    邱真可沒時間打啞謎,他直截了當的說道:“大人是意思如何?”
    “什么意思?”唐寅裝糊涂。
    “到底要不要對鐘天宣戰?”邱真步步緊。
    唐寅敲敲額頭,說道:“此事,容我再想想。”
    “大人不要在考慮了,現在鐘天還立足未穩,正是時機,等以后鐘天勢力鞏固,再想搬倒塌,可就難上加難了,難道大人真打算做亡國之臣,甘居于叛賊鐘天之下嗎?”邱真的語氣開始急迫起來。
    唐寅臉色微變,眼中精光頓現,可轉眼又恢復正常,他呵呵一笑,環視眾人,說道:“我累了,大家也都先回去休息吧!”
    這回眾人的意見倒是出奇的一致,都主張舉動討伐鐘天,恢復風國。
    別說是他們,就連下面的士卒以及百姓們都對鐘天狠之入骨謀害君上、自立為王也屬大逆不道,而最可惡的是鐘天竟然把國號都改了,要知道風人祖祖輩輩都是風人,以風人自居已有上千年,哪是說改就改的,在風人看來,鐘天的做法是背棄祖宗,人神公憤。
    不過現在唐寅是群守,他不下令,誰都沒有辦法,只能坐等他的決定。
    唐寅在猶豫不決,舉棋不定,但天眼和地網派出去的密探已將鹽城的情報源源不斷的傳回。
    鐘天為了拉攏寧國,鞏固自己的王位,不僅把潼門聯通潼門以西的二百里風地割讓給寧國,而且還舉國向寧國稱臣,年年進貢,這意味著風國以后就是寧國的屬國,要服從寧國的指揮。
    另外,鐘天為了進一步拉攏梁。舞、子陽三家權歸,得到他們的支持,還許諾繼續給予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位家族長高官厚祿,并賜封屬地,還要與舞家結親,打算迎娶舞虞的長女舞媚,立為王妃。
    聽到前面那些消息,唐寅并未怎樣,聽到后面這個消息,唐寅當即大怒,以前她只把舞媚當成自己的紅顏知己,并未察覺她還有其他情愫,但現在聽說鐘天要立舞媚做王妃,立刻有種自己視為珍寶的寶貝被人強取豪奪搶走的感覺。
    鹽城的消息還在66續續的傳回,通過密探,唐寅了解到梁家、舞家、子陽家的人已全被鐘天軟禁起來,鐘天要娶舞媚一事已成定局,婚期就訂在下個月的月底。
    和唐寅截然相反的是邱真。
    聽說鐘天要娶舞媚,邱真則是大喜,心中感嘆,真是天助我也。這時候,他反而不再硬勸唐寅,而是不停的在他耳邊念叨,什么
    殺軍之仇能忍但奪妻之恨不能忍,什么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算什么男人,等等諸如此類的刺激之詞、
    如果唐寅不把邱真視為朋友,兄弟,恐怕早就一刀把他劈了。
    這段時間,風國各地的豪杰也在大批的涌入天淵郡。
    當初為了增援鹽城,風國各郡都把兵力調空了,現在唯一擁有重兵的就是天淵郡,可以說目前風國境內唯一能與鐘天相抗衡的勢力就屬于唐寅這一系,風國的有志之士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自然也就向他這里云集。
    逃難到天淵郡的風人中也不乏出類拔萃的人才,其中有三個最被唐寅重視。
    其中一名叫彭浩初,他本是風國河西郡郡兵副統帥,河西郡也就是被鐘天大筆一揮割讓給寧國的郡一郡,當初增援鹽城的時候,他也隨軍到了鹽城城外,惜夢。與寧國交戰,本來風國占有天時地利人和,中央軍加地方軍共五六十萬,擊敗四十萬遠路而來的寧軍不成問題,但戰打下來,風軍連連失利,損兵折將,尤其是中央軍,屢屢遭受寧軍的重創,這時候,彭浩初就意識到王庭內有人作梗。而且還精準的判斷出就是四大權貴中的鐘天,只可惜他位輕言微,沒人聽他的,反過來還警告他不要污蔑王庭重臣。
    再后來,彭浩初感覺這仗打不下去了,便主動向河西郡軍的統帥告病休養,后者沒有然他回家,只讓他留在鹽城,當鐘天造反的時候,彭浩初第一時間趁亂逃出城,因為家已成為寧土,不敢再回家,審時度勢之下,便流亡到天淵郡,來投靠唐寅。
    對于彭浩初這個人,唐寅非常重視,便收為己用,任他做天淵軍直屬軍的副統帥,配合古越共同掌管這三個兵團。
    古越對自己忠誠,但缺少謀略,而彭浩初這個人謀略很強,但卻是后加入自己麾下的,忠誠難以保證,讓他做古越的副手,正好可以互補。
    另外兩位都是女人,一個叫張哲,一位叫玄望。
    玄望不會出謀劃策,也不會領兵打仗,唐寅之所以看重他,是因為他給唐寅帶的的一樣東西,弩機。
    在當時弩機還不盛行,唯一應用弩機的諸侯國是川國。各諸侯過對弩機的爭議很大,它雖然使用方便,又不耗費體力,但缺點也是致命,那就是威力太小,弩機無法象弓箭那樣射出拋物線,射程自然也大大縮短,弩機是屬于有點和缺點都很突出的武器,也正因為這樣沒有得到廣泛應用。
    玄望帶來的弩機是經過他自己改良過的,上有三箭,可三箭齊,亦可三箭單,補充箭支也方便迅捷。他曾經向風國王王廷推薦過自己制作的弩機,不過風國本就不是個重視箭射的國家,何況還是弩機,也沒有人太關注他,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現在玄望又來找唐寅,向唐寅推薦自己的弩機,這回他終于得到了認可,唐寅并非這個時代的人,對弩機自然也不陌生,深知這種武器在近戰的厲害之處,隨即獎賞給玄望不少的金銀,又給予他官職,并讓他監管制造更多的弩機,先應用于天眼、地網和暗箭這三支部隊。
    至于張哲,則是三個人中唐寅最為看重的一個。
    他向唐寅提議,應舉兵討伐鐘天,但他可不是僅僅提議而已,還給了唐寅提出了三個必勝的理由。
    其一,鐘天大逆不道,弒殺君王,唐寅領兵討伐,名正言順,先在名義上就是正義之師。
    其二,鐘天賣國求榮,篡改國號,風人深惡痛覺,唐寅討伐,是民心所向,在民心上占盡優勢。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條,鐘天兵力雖眾,但都是烏合之眾,
    二十萬的地方軍一盤散沙,形同虛設,三十萬的中央軍亦是忠誠不足,王庭的直屬軍是被他用重金收買的,自然沒有忠誠而言,而梁家、武家、子陽家的兵團也僅僅是因為三家的族長被仲天軟禁才不得不受他的控制,若能把三家族長就出,那這二十萬軍隊立刻就會倒戈。真正對鐘天算得上忠誠的騎士也僅僅是他直屬的那六個兵團而已。至于寧國的四十萬大軍更是不足為慮,他們遠征到風土,補給線過長,一旦斷其補給,四十萬寧軍不戰自亂,何況他們到風國已有數月,又連番征戰,士卒疲憊,思鄉心切,戰力已遠不如剛來時那么強盛。
    張哲對唐寅提出這三點必勝的理由令唐寅安心不少,丘真也一直向他提議舉兵進攻仲天,可丘真并未告訴他勝算有多大,具體又該怎么做,所以唐寅心中一直沒底,猶豫不決,而張哲一番分析下來,唐寅的信心立刻足了起來,也認識到自己擁有與仲天一較高下的可能。
    這時候的唐寅還沒有明確表態要出兵討伐,只是對投奔過來的人才、豪杰一律照單全收,先納入自己的麾下再說。
    隨著這些人才、豪杰的加入,天淵軍的實力大大增強,能征善戰的將領、深謀遠慮的謀臣也漸漸多了起來,不過他們投靠唐寅的要目的都是指望唐寅能起兵復國,但他遲遲不表態,人們的情緒也都開始有些浮動。
    這一天,逼迫唐寅表態的日子終于到了。
    鐘天的旨意送抵天關。
    送旨意的人名叫趙爾,他本是鐘天的門客,俗話人升天,雞犬得道,仲天自立為王,下面的門客們也都獲得了官職。
    趙爾在隨行侍衛的保護下趾高氣揚的進入天關,進來之后,舉目四望,看著周圍人山人海的天淵軍,他面無懼色,高盛質問道:“誰是唐寅?還不出來快快接旨?”
    在天淵軍眾多將士的注目下,唐寅從大帳中邁著四方步緩緩走出。
    人們見到他出來,頓時都屏住呼吸。
    眾人都知道鐘天旨意里能有些什么內容,只要唐寅一接這個旨,就等于是對鐘天俯稱臣了,那能光復風國的最后希望也宣告破滅。
    這是,整個大帳前的廣場上人頭涌涌,黑壓壓的一片,但卻沒有一人說話,時間仿佛都停止了似的,安靜的可怕,上至統帥,下至普通士卒,無不把心提到嗓子眼,只等唐寅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