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64

  趙爾用眼角瞄了瞄唐寅,陰陽怪氣地問道:“你就是唐寅?”
    唐寅打量趙爾兩眼,點頭淡笑道:“是!”
    “唐寅接旨——”趙爾不再廢話,拿出鐘天的旨意,大聲喧唱。【】
    可說完‘唐寅接旨’之后,見唐寅只是低下了頭,卻站在原地未動,趙爾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怪眼一瞪,提高嗓音,再次說道:“唐寅接旨!”
    唐寅聞言,還是未動,更沒有下跪接旨的意思。
    這時候,周圍的天淵軍人群開始出現陣陣動,依舊沒有人說話,不過甲胄之間的摩擦聲卻已此起彼伏,朱諾站在人群前列,環眼怒睜,回手握住佩劍的劍柄,作勢要拔劍,白勇急忙將他的手腕按住,沖著他微微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沖動。
    他們現在還不清楚唐寅的決定,怎能輕舉妄動?
    受到白勇的阻止,朱諾握劍的手才慢慢松開。
    場內。
    見唐寅還是未動,趙爾氣極,指著唐寅的鼻子尖聲叫道:“大膽唐寅,你還不趕快下跪接旨,難道你要造反不成?”
    “哈哈——”原本垂而站的唐寅猛然抬起頭來,一對閃爍著邪光的眼睛幾乎要射出光芒,也把趙爾嚇了一跳。后者心中駭然,結結巴巴道:“唐寅接……”
    “我接你媽!”毫無預兆,彎刀已出現在唐寅手中,隨著他手臂揮動之間,彎刀由下而上的斜掃出去,隨著咔嚓一聲脆響,趙爾的半個腦袋被硬生生削掉,腦漿流淌了一地。
    唐寅大步上前,一把將斷頭的頭抓住,然后把趙爾的半個腦袋高高舉起,沖著四周的兵將大聲喝道:“這就是我的決心!”
    嘩——此刀一出,此言一出,廣場內霎時間一片轟動,不管是士卒還是將領,無不齊聲吶喊:“大人威武,復國、復國;大人威武,復國、復國——”
    喊聲持續,久久不絕,以邱真為的眾將領們也終于是長長出了口氣。
    唐寅一刀斬殺趙爾,表明了自己的決心,這也是他對鐘天的正式宣戰,雙方之間即將展開的大戰也悄然拉開帷幕。
    雖然張哲已給了唐寅必勝的三大理由,不過現在畢竟是敵眾我寡,不能草率出兵。
    明白了唐寅的決定,上官元吉、范敏及其唐寅的門客們也都趕到天關。
    上官元吉見到唐寅之后,第一句話便直接說明道:“不管大人與叛軍打到什么程度,只要沒等最后關頭,絕不能退守天關,讓兵臨城下的事情生。”
    “啊?”沒想到上官元吉突然給自己冒出這么一句,唐寅疑問道:“為何?”
    上官元吉正色反問道:“大人的根基是什么?”
    沒等唐寅回答,他搶先說道:“就是天淵郡,大人坐擁二十余萬的軍隊,靠什么來支持,就是靠天淵郡的繁榮,一旦讓敵人兵臨城下,堵住天關,那就等于封住了天淵郡,屆時商人逃離,百姓逃難,天淵郡就會變成了以前的平原縣,沒有財政收入,二十多萬的軍隊又如何供養?”
    唐寅細細一想,雖然覺得上官元吉的話有些言過其實,但也不是沒有道理。現在天淵郡的繁榮就是靠外地商人拉動起來的,財政的來源也有很大一部分取自于他們身上,如果大軍壓境,這些外地商人肯定會跑掉,這對天淵郡的傷害也不可小覷。
    如此來看,要與鐘天交戰,最好就是以天關以外的戰場為好,為了使己方的財政不受損失,就必須得舍棄防御而選擇進攻。他點點頭,含笑說道:“元吉,我知道了。”
    晚間,唐寅召集麾下眾將,商議軍務。
    現在,天淵軍的編制齊全,文官、武將眾多,商議軍務時,僅僅是兵團長的將領就有二十多號,副兵團長已經擠不進大帳之內。
    看著帳內密壓壓的眾人,唐寅先開口說道:“我軍即將與叛軍展開交戰,誰有良策,快快說來!”
    “大人!”這時,一位名叫盛譽的文官拱手說道:“鐘天麾下士卒眾多,大人出征,不能冒進,而應步步為營,一郡一郡的逐一攻占,然后再圖謀推進到鹽城。”他是新投靠唐寅的人才之一,被唐寅納為幕僚。
    他說的這些戰術固然有道理,但不是唐寅要聽的。
    這時,張哲連連搖頭,表示不贊同盛譽的說法,ap.1~6~.他正色說道:“盛大人,現在談論戰略戰策還太早了點,我們要出征叛逆之前,必先得做好一件事,也是最為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救出梁興、舞虞、子陽浩淳這三位重臣!”
    聽聞這話,唐寅眼睛一亮,沒有cha話,等他繼續說下去。
    張哲說道:“也只有救出他們,才會大大削弱鐘天的兵力,反過來講,把這三位大臣救到我們這里,他們三家的兵力也自然來會投靠于我們,那可是整整二十萬的中央軍,投靠到我方,此消彼長,我軍對叛軍人數上的劣勢將會大大縮小。”
    “有道理!”這才是唐寅想要聽的謀略。他或許不是個以謀略見長的人,但他卻能分辨出來哪個謀略對自己有利,哪個謀略對自己不利,唐寅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絕非是靠著蠻干和運氣達到的。
    他看向樂天和艾嘉二人,問道:“鹽城的情況現在如何?是否已查清楚梁興、舞虞、子陽浩淳這三人的軟禁之地?”
    “是的,大人!”艾嘉說道:“都城現在已被鐘天一黨控制住,守城軍和王宮護衛也都基本換為鐘天的直屬兵團,對進入鹽城的人進行嚴格盤查。另外,梁興、舞虞、子陽浩淳及其家人現在全被軟禁在鐘府,并由鐘天麾下的第十五兵團負責看押。”
    聞言,唐寅皺起眉頭。
    邱真說道:“大人,我們可以組織一批人悄悄潛入到鹽城,尋機救人!”
    唐寅琢磨了一會,慢慢搖頭,現在鹽城是由鐘天的人守城,想不被人察覺的混入城內很困難,再加上有整整一個兵團的人看押梁、舞、子陽這三家,想悄然無息把他們救出來更是難上加難,而一旦驚動鐘天,救人不成,反倒成送死了。
    “這……恐怕很難!”
    “大人,下月月底鐘天老賊要迎娶舞家長女舞媚,大人必須得阻止!”張哲說道:“如果此親一成,鐘天就等于把舞家捆綁住了,是迫舞家不得不站在他那一邊,舞家若是立場動搖,梁家和子陽家為了自保極可能會跟風,到那時,大人即使救出他們三人也為時已晚。”
    唐寅仰起頭,幽幽感嘆,他比任何人都想救出舞媚,而鹽城內外,叛軍加寧軍接近百萬,如何能把人安全救出來?
    “救人之前,你們先幫我想想如何混進城吧!”唐寅環視眾人,幽幽說道。
    邱真和張哲相互看了一眼,皆垂下頭來,沉思不語。
    正在眾人苦思良策的時候,唐寅的門客6放突然開口說道:“大人,在下倒有辦法入城!”
    “哦?”唐寅以及在場的眾人精神同是一震,問道:“什么辦法?”
    6放說道:“在下有位游俠朋友,居住在鹽城。”說著話,他為難地看眼唐寅,又道:“大人也知道,游俠云游天下的時候,難免會遇到強取豪奪的事,也難免會干些強取豪奪的事……”
    聽著他的廢話,唐寅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清了清喉嚨,加重語氣,提醒道:“這里是軍帳,商議軍務的地方,6兄請說重點。”
    6放其他眾人,別人也和唐寅一樣,皆著滿臉的不耐煩,他暗暗吐了吐舌頭,繼續道:“說白了,我這位游俠朋友年輕的時候曾做過一段時間匪寇,但后來他改邪歸正了,人也在鹽城買了房子,定居下來……”見唐寅嘴角抽動,又有不耐之色,他忙又說道:“他怕年輕時做的那些事情暴,被官府捉拿,所以在家宅中私挖一條密道,能直通城外……”
    聽到這里,唐寅眼中精光閃爍,他疑問道:“這條密道現在還在?”
    “這……”6放也不敢十分確定,他說道:“在下不知,我與這位朋友也許久未見,現在他到底還有沒有保留這條密道,我也不甚清楚。”
    “恩……”唐寅沉吟片刻,當即說道:“6兄,你現在立刻去趟鹽城,你曾是游俠,進出應該不會受到太多的盤查,等見到你這位朋友之后,先問清楚他的立場,然后再詢問地道之事,若是沒有問題,立刻以飛鴿回報!”
    “是,大人!”6放拱手答應一聲,然后又追問一句:“現在就走嗎?”
    “就是現在,立刻、馬上!”唐寅急聲催促道。
    “是!”6放不再多問,當即轉身形走出大帳。
    等6放走后,邱真說道:“大人,若是有密道可用,那此事就容易辦了,即使強行救人,也可用密道逃走,那時只需在城外的密道出口留人接應就好,不知,大人準備派誰前往,又派多少人員?”
    派誰前往?唐寅笑了,無論派誰前去,他都會覺得不放心。他說道:“此事只能由我親自走一趟了,至于帶誰嘛,”頓了一下,他看了看程錦,說道:“有暗箭的兄弟隨我前往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