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65

  唐寅要親自去鹽城救人,文官武將們自然都不贊成,認為其中風險甚大,作為己方的最高統帥,沒有必要親自去涉險。【】
    邱真一開始也反對,但轉念一琢磨,想起了唐寅去貝薩議和時所用的暗影分身,有這種神奇的技能,即使去了鹽城也不用親自出面,只讓分身去救人就好。
    想通這一點,他倒是贊同唐寅前往,有唐寅在,事情能進展的更順利,在遇到危機時的隨機應變方面,恐怕無人能出其左右。
    邱真突然改變主意,贊成唐寅前去,令眾人頗感意外。
    上官元讓老神在在地說道:“這種事自然不能少了我。若大人不帶我去,估計此行兇多吉少,若帶我前往,基本就十拿九穩了。”
    唐寅聽了這話忍不住仰面而笑,他喜歡和欣賞上官元讓很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后者的性格和他有相識之處,他倆的個性中都有著同樣喜歡冒險的成分,都有喜歡追求生死在一線之間的刺激感。
    沒有多做考慮,唐寅說道:“有元讓相陪,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眾人相互,不再阻攔。邱真是唐寅麾下第一智囊,上官元讓是唐寅麾下第一猛將,他二人都支持唐寅的決定,其他人的反對聲就顯得微不足道。
    決定親自前往鹽城,唐寅當天便找來邱真和上官元吉二人,讓他倆暫時坐鎮天關主持大局,而他自己則要入山修煉。
    此行的兇險,唐寅自然再清楚不過了,感覺只憑自己現在的修為和技能,能不能從鹽城平安回來還真就不一定,他必須得加強自己的技能。
    他主要想修煉的是黑暗之火,目前他的黑暗之火只達到第一層境界,死亡燃燒,吸取的靈氣并不多,僅僅是百分之五十而已,而使用暗影分身進行戰斗又極為消耗靈氣,若無及時的補充,戰斗很難持續,所以他想把自己的黑暗之火提高到第二層境界,也就是靈魂燃燒。靈魂燃燒能百分百的吸取靈氣,這一點對他而言太重要了,吸食掉一人相當于以前的兩人,若是能吸食掉靈戰士,所得的靈氣將更多,這一點足夠支持自己的分身進行長的時間的戰斗。
    只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太難了,黑暗之火的境界不是那么容易提升的,就連當初的嚴烈也沒有做到這一點。
    突然聽說他要進山修煉,邱真和上官元吉同是一怔,下意識地問道:“大人要去哪座山?”
    唐寅笑了,反問道:“天關附近還有哪座山?”
    天關的位置是兩山夾一溝,兩山就是指風國境內鼎鼎有名萬獸山。萬獸山連綿數百里,橫穿風國境內,如果不是有天關相連,就等于是把天淵郡和風國本土截斷了。萬獸山的山脈又高又陡峭,占地也廣闊,并被茂盛的原始森林覆蓋,進入其中,很容易便迷失在里面,以前一直傳聞萬獸山里有上古殘留下來的魔獸出沒,也有很多修靈者入山探險,結果要么是有去無回,要么是毫無收獲,漸漸的也就沒人再進萬獸山查探了。
    此時邱真驚訝道:“大人要進萬獸山?”
    “是的!”唐寅并不隱瞞,點了點頭。ap.1~6~.要修煉黑暗之火就必須得使用黑暗之火,現在他找不到下手的對象,只能以山中的動物為練習對象。
    上官元吉緊張地問道:“大人要一個人進去嗎?”
    唐寅恩了一聲,笑道:“你倆不用擔心,我自小生活在山里,進入深山老林就象到了家一樣,不會有事的。”
    話雖然這么說,邱真和上官元吉還是眉頭緊鎖,滿臉的擔憂。
    唐寅繼續道:“我此次入山,少則五日,多則十日,等回來時6放的消息也差不多傳回,不會延誤戰機。”頓了一下,他又幽幽說道:“自修行靈武以來,我一直在戰斗,始終沒有抽出時間進行系統的訓練,這次入山正是為了加強我所學技能,也是為了保證鹽城之行不至于無功而返。”
    邱真不再阻攔,只是暗嘆口氣,點了點頭,正色說道:“大人入山,務必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這是當然。”唐寅瞇眼而笑,說道:“我離開這段時間,你們要務必嚴守秘密,不然,下面的將士們弄不好還以為我這個郡守臨陣脫逃了呢!”
    邱真和上官元吉也都笑了,齊齊點頭。
    除了邱真和上官元吉之外,沒人知道唐寅入山修煉的計劃,當天晚上,他就整理好行囊,換上便裝,偷偷出了天關,進入萬獸山。
    萬獸山太大了,林子也太茂密,人一進入其中,立刻就被淹沒在茫茫的林海之中。
    唐寅久居山林,對山中環境的適應能力極強,現在又具備靈武修為,更是如魚得水,進入山中之后,便一勁的向山林腹地深入。
    由于人跡罕至于此,山中鳥獸極多,而這些成群的鳥獸就成了唐寅練習黑暗之火的對象。
    他在山中足足走了一個晚上,等天色大亮時,他也不知自己總共走出了多遠,向四周觀望,除了林海就是高聳入云的大山。
    又向前走了一段,眼前豁然一亮,前方是座大山谷,谷內沒有林子,而是成片的青青草原,密壓壓的羊群正在山谷中悠閑地啃著青草。
    見狀,唐寅大喜,他伏下身子,不出聲息的慢慢接近羊群,等到了附近之后,他伸出手掌,黑暗之火在他掌心中燃燒跳動,等一會,他突然穿出,一把抓住一只山羊的脖子,隨著呼的一聲,那只山羊瞬間被燒化為靈煙,其他的山羊意識到危險,開始四散奔逃,它們奔跑的度快,卻快不過唐寅,后者追逐羊群,不時使出黑暗之火,一頭頭逃命的山羊也他的黑暗之火下化為淡淡的靈霧。
    山羊化成的靈氣比較起人類來要少得多,唐寅也不是為了增長修為,僅僅是為了練習黑暗之火,可是他殺光大半的羊群,黑暗之火還是處于死亡燃燒的境界。
    最后,他也追累了,席地而坐,攤開手掌,看著掌心中燃起的黑色火苗,無奈地長嘆一聲。
    提升黑暗之火的境界,可比提升修為難得多,不然的話,當初的嚴烈早就把黑暗之火練到第二層了。
    稍微作個停歇,等唐寅緩得差不多了,再次站起身形,繼續向萬獸山的深處走。
    他在萬獸山一走就是三天,這三天來,只要見到鳥獸,不管大小,他都會第一時間沖上去對其使用黑暗之火,被他燒化的鳥獸不知有多少,但黑暗之火仍沒有提升的跡象,這一點令唐寅大失所望。
    不過,他并不放棄,繼續深入。
    等到第四天的時候,他竟然奇跡般的碰到了兩個人,兩名深入萬獸山來采藥的獵戶。
    能在深山中碰到人很不容易,唐寅十分高興,主動上前打招呼。
    剛開始兩名獵戶還對唐寅戒備十足,等聊起來,二人現唐寅客氣有禮,再加上他天生笑面,十分討喜,兩人的戒心也就慢慢放了下去。
    兩名獵戶都三十多歲,又黑又瘦,身上背著的草筐里裝滿各種稀缺的藥材,其中也不乏人參、靈芝等珍品。
    二人問唐寅道:“年輕人,你進萬獸山干什么?”
    唐寅眼珠轉了轉,笑道:“聽說萬獸山里常有上古魔獸出沒,我想見見!”
    “哈哈——”聽聞這話,兩位獵戶都笑,雙雙搖頭,說道:“那只是傳言,上古魔獸早就滅絕了,現在哪還能見到,我倆在萬獸山采藥十多年,從沒見過一只魔獸。”
    唐寅雖然并不是為魔獸而來,但聽他這這么說,還是有些失望。他疑問道:“不過進入萬獸山很多人都沒有出來,其中也不乏修靈者,那又是怎么回事?”
    兩名獵戶聳聳肩,說道:“估計是在山里迷路了,想出也出不去,萬獸山這么大,山和山又都差不多的模樣,第一次近來,很容易就在山里轉暈了。”
    “是啊!我倆也碰過走來走去只是圍著一座山打轉的探險者。唉,那些探險者一心想找到魔獸,做大財的美夢,我看真正的魔獸就是住在他們的心里。”
    唐寅仰面而笑,看不出來,這兩名普普通通的獵戶,說起話來倒是很有哲理。
    “年輕人,你打算去哪?”
    “翻過這座山。”唐寅指指眼前的大山,說道:“繼續向里面走。”
    兩名獵戶臉色微變,搖頭說道:“年輕人,我勸你就到此為止,不要再向里面走了。”
    “為什么?”唐寅不解地看著他二人。
    獵戶說道:“再向里,就是萬獸山的中心了,那里我倆也沒進去過,不過,卻常聽老一輩的人告戒,那里有豺狼虎豹這些兇猛的野獸出沒,十分兇殘,吃人都不吐骨頭。”
    另一名獵戶大點其頭,補充道:“還有大蟒蛇和狗熊。”
    唐寅不以為然,只是聳了聳肩。
    見狀,兩名獵戶問道:“怎么?年輕人,你還要去嗎?”
    唐寅說道:“野獸并不可怕,其實真正可怕的是人才對。”
    兩名獵戶聽不懂他這話什么意思,不過見他執意要去,兩人都感到可惜地搖了搖頭,好象他這一去就回不來似的。
    唐寅他們草筐里的藥材,笑道:“我帶的食物不多,不知能不能買你二人的一些東西。”
    兩名獵戶問道:“年輕人,你要買什么?”
    唐寅在草筐里翻了翻,拿出兩只體形最大的人參,說道:“就要這兩只吧!”說著話,他伸手入懷,摸出一塊金子,遞給二人,問道:“這些錢夠不夠?”
    獵戶采來的藥也是賣給藥商,這兩只人參雖然都不錯,但藥商是絕對不會給出這么多金子的,兩名獵戶見狀,急忙接過金子,在手中掂了掂,確認是真,然后連聲說道:“夠了夠了,實際上用不了這么多,年輕人,你……你再挑一些吧!”
    風人淳樸,占了便宜后反而覺得很對不起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