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66

  “哎?年輕人,你再拿一些嘛,要不然我倆也不好意思收你這么多金子。”兩名獵戶將草筐遞到唐寅面前,不管后者怎么推遲,還是要他多挑一些。唐寅沒辦法,只好又拿出幾只人參,略微把上面的泥土抖了抖,然后直接塞進嘴里,大口咀嚼。
    剛挖出來的人參是苦中有甜,甜中又有苦,并不好吃,唐寅倒是能習慣這種味道,他從不挑食,何況還是在饑餓的時候。
    收了唐寅那么多的金子,兩名獵戶好心的再次勸他,不要向山里走了,不過唐寅是有聽沒有往心里去,見他不以為然的樣子,兩名獵戶只能重重地嘆口氣,心里默默祈禱,希望他別出現意外。
    停歇的差不多了,兩名獵戶向唐寅告辭,這次入山賺了這么多的金子,兩名獵戶都已心滿意足,不打算再多采,要出山回家。
    唐寅含笑目送兩人離開,將買來的幾個人參留下兩根,其余的全部吃掉,然后站起身形,搓了搓雙手,伸展伸展筋骨,開始向山頂快地攀爬。
    他身手矯健,不需要器材的輔助,身如靈猴一般,時而爬動,時而跳躍,很快就凳上頂峰。
    到了山頂,這里怪石林立,雜草叢生,無意間,唐寅在一塊巨石上現字跡,上刻‘云中子到遲一游’的字樣。他用手摸了摸刻痕,那是以靈兵硬劃上去的。看罷,他搖頭而笑,看來已有探險者到過此地了,和現代人一樣,這時代的人似乎也習慣在自己所經之地留下證據。
    他撇了撇嘴,走到山峰的另一側,按兩名獵戶所說,這邊的山下就是萬獸山的中心腹地了,他站在崖邊,向下望了望,迷霧環繞,根本看不到山底,他隨手拿起一塊大石頭,遠遠的拋了出去。
    在巨石下落的過程中,他在心里默數,一、二、三、四……等他數到十的時候,才隱約聽到山下傳出回響。
    那么大的石塊,竟然足足過了十秒才落地,略微算算,下面得有數百米之深,這可比另一側要深得多,由此可見,萬獸山的中心也是塊低洼谷地,而且還是一座很深的山谷。
    若是普通人,孤身看到這么深的山谷,肯定不敢下去,可唐寅滿不在乎,他散靈氣,給自己的雙掌罩起靈鎧,這樣在下去的過程中能抓的更牢靠,隨后,身形晃動,從山頂快地爬向山谷內。
    山峰的這一側確實比另外一側深了好多,而且越往下爬光線越不足,天日都被周邊的高山遮擋住,好在唐寅是暗系修靈者,視線不成問題,下爬過半時,潮氣加重,山石之上長滿臺蘚,又濕又滑,這時候唐寅手掌上的靈鎧揮出功效,十指如同鐵鉤一般,緊緊扣住崖壁,支撐著他的身體不至于中途滑落。
    即便是唐寅,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山頂進入谷底。
    這座山谷比唐寅預想中要大得多,上面的入口窄,而底端則很開闊,整體呈葫蘆型,只是光線太暗了,如果唐寅不是暗系修靈者,在谷底他也難以視物。
    可能常年不見光日的關系,這里生長的植物有許多是唐寅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甚至讓有種錯覺,好象自己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切都顯得那么新奇。
    他慢慢向前探索,地面沒有青草,而是長滿了巨大的蘑菇,有些蘑菇甚至有成人的雙掌大小,唐寅還從未見過這么大的蘑菇,忍不住走到一只巨蘑近前,掰下一塊,想嘗嘗它是什么味道。
    可就在他掰下蘑菇的瞬間,從其斷口處突然涌出來密壓壓的黑色甲蟲,順勢還爬上他的手掌,唐寅反應極快,第一時間散出靈氣,以靈鎧罩住全身,而同一時間,那些黑色的甲蟲順著他的雙掌、雙腳也爬滿他的全身,瘋狂的啃咬。
    甲蟲啃咬靈鎧時出咯吱、咯吱細微又刺耳的摩擦聲。
    這是什么怪蟲子?!唐寅甩掉一只手掌上的蟲子,然后回手護住自己的雙目,心中嘀咕的同時,黑暗之火生起,只聽的呼的一聲,他的周身都被黑暗之火覆蓋,隨著嘶嘶的聲響,爬到他身上的甲蟲瞬間化為靈霧。
    甲蟲微小,成千上萬,但化成的靈氣卻十分厚實,飄蕩在空中,凝聚成一團,唐寅仰面,隨著他的呼吸,靈氣緩緩進入體內,他閉著眼睛回味,過了半晌,他方喃喃說出兩個字:“純正!”
    這些甲蟲的靈氣不僅比野獸的靈氣純正,甚至比人類的還要精純,仿佛是吸食天地精華所長成似的。
    想不到這些惡心的蟲子會有如此精純的靈氣。唐寅當下大喜,將那只被自己掰下一塊的蘑菇徹底掰碎,頓時間,更多的甲蟲冒了出來。甲蟲雖多,但爬到唐寅身上如同飛蛾撲火,有去無回,時間不長,從巨蘑里爬出來的甲蟲就被黑暗之火焚燒殆盡。
    唐寅長長吐出一口氣,舉目四望,谷底到處都是巨蘑,這種黑色的甲蟲不知有多少,若是全部吸食掉,他估計自己的修為能從靈元境直接提升到靈天境。
    想到這里,他咧嘴笑了,正所謂無心插柳柳成陰,自己進入萬獸山只是想練習黑暗之火,未想到竟碰到這么一塊增長修為的寶地。
    能把黑暗之火練到靈魂燃燒的境界固然是好,但若把修為提高到靈天境那就更好了。
    唐寅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立刻又去掰身旁的另一只巨蘑,可掰開之后,只看的蘑菇的白肉,沒有找到一只甲蟲,唐寅不甘心,連手帶腳都上了,把蘑菇踩的稀碎也沒見到甲蟲的影子。
    “媽的,這是怎么回事?”唐寅由滿心的喜悅瞬間變成滿心的失落,難道整個山谷這么多的蘑菇,只有剛才那一只蘑菇里有甲蟲?自己碰巧就正好趕上了那一只?天下哪有這么巧的事。
    他不甘心,也不相信自己會那么幸運,他干脆將彎刀抽了出來,信手一揮,一下子斬斷數根蘑菇,可和剛才那只蘑菇一樣,里面依舊沒有甲蟲。當他又走出數米,連續斬掉二十多只蘑菇時整理布于于又見到大量甲蟲從蘑菇里鉆出的景象,這回他可寶貝得很,盡量不讓甲蟲跑掉,以黑暗之火全部吸食。
    又試了幾次,唐寅才現,并不是每只蘑菇里都有甲蟲,而是這種甲蟲似乎把蘑菇當成自己的巢穴,啃光里面的肉,居住在里面,每片蘑菇群里只會有一兩只蘑菇住有甲蟲。
    原來是這樣!他苦笑著搖了搖頭,甲蟲的靈氣雖然精純,但相對而言數量太少了,自己現在也沒那么多的時間去逐一檢查這些蘑菇哪只有甲蟲,哪只沒有甲蟲。
    他沒敢散去靈鎧,反而合攏雙刀,靈化成鐮刀,繼續向谷里深入。身處在這個未知的山谷,危機隨處可在,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谷里的植物多,動物也不少,而且都是唐寅所未見過的動物。
    這些動物的體形都不大,有類似于蜥蜴的,身上的鱗片長滿倒刺,跑動起來度極快,有些是軟體類的,沒有骨頭,象大號的蛆蟲一樣在地上蠕動,身子粘糊糊的布滿毒液,唐寅剛一走近,蛆蟲就象他噴出毒液,濺在靈鎧之上,嘶嘶作響,腐蝕出股股的青煙。
    它對唐寅噴毒水,唐寅回報以黑暗之火。
    山谷內的動物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無論它們的外型如何怪異惡心,但被黑暗之火焚燒后所化成的靈氣都非常純正,吸入體內令唐寅收益非淺。
    如果他不會使用黑暗之火,如果他不會把黑暗之火布滿全身,那么當他碰到那些甲蟲的時候就已經死掉了。
    修靈者雖然可以使用靈鎧護體,但是卻無法護住眼睛,當甲蟲爬滿全身的時候,即使能用手把眼睛保護住,但甲蟲也能慢慢將其身上的靈鎧一點點的啃食掉,最后還是會落得尸骨無存的境地。
    唐寅視谷內的生物為增進自己修為的寶物,而其他人若是近來,這些東西則都是致命的惡魔。
    他又走了許久,到了山谷的中心,也只有這里在正午的時候會有些許陽光照射近來,不過此地卻是寸草不生,地面光禿禿的,向中心看,地面有只三米多寬的黑洞,地面黑漆漆一片,深不見底。
    深不見底的山谷之內竟然還有深不見底的洞穴,令人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奇妙。
    唐寅慢步走到洞穴邊,探頭向里面望了望,什么都沒看見,倒是隱隱有股陰氣迎面撲來。
    他的膽子已算是夠大的了,可此時仍忍不住暗暗打個冷戰,人也下意識地倒退一步。
    他的理智告訴他不要進去,但濃重的好奇心又忍不住想讓自己進入其中,一探究竟。
    思前想后,他把心一橫,還是決定進去瞧瞧。
    既然已經來了,若不探個清楚,自己恐怕得后悔一輩子。
    由于沒帶繩索,唐寅只得一點點的爬下去,他將鐮刀分解開,化成兩把靈刀,然后把彎刀插入洞穴的石壁,以此為支撐,一點點的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