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68

  有了前面的教訓,唐寅再不敢和它硬碰硬,或以靈巧的身法閃躲,或以暗影漂移避開。
    施展身法和暗影漂移也是需要體力和靈氣的,而怪物卻好象不知道疲累,攻擊不斷,一波接一波,時間一長,唐寅也受不了。現在他有兩個選擇,要么是鉆進小丨洞穴里跑掉,要么就是留下來把怪物殺掉。
    逃,不是唐寅的個性,而且他也不甘心就此逃走,這么大的一只怪物,想必就傳說中的上古魔獸,若是能把它吸食掉,自己的修為得增長多少?可如何才能吸食掉它呢?怪物皮堅肉厚,根本不懼自己的靈兵和黑暗之火。
    眼睜睜看著怪物不知疲倦的再次沖向自己,唐寅把心一橫,暗道一聲罷了,富貴顯中求,生死就在此一搏,這回他站在原地沒有躲避,擺出與怪物硬碰硬的架勢。那怪物哪里懼他,見他不閃了,前沖之勢更猛,同時嘴巴也大大張口。
    撲!
    怪物沖到唐寅近前后,一口便將他咬在口中,然后用力咀嚼起來,牙齒與牙齒之間的摩擦沒把唐寅擠碎,倒是把他的鐮刀擠脫了手,暗叫一聲糟糕,唐寅正向去抓,哪知怪物象吐刺似的,撲的一聲,將鐮刀噴了出去。
    咣當!
    鐮刀撞中石壁落地,失去主人靈氣的支持,鐮刀恢復原型,又變成兩把普通的彎刀。
    而對于唐寅來說,沒有了武器則是致命的,他正奮力想從怪物的嘴里逃出去,可這時怪物把腦袋向上一揚,咕嚕一聲,直接把唐寅硬吞到肚子里。
    ***!唐寅滾入怪物的腹內,心中叫罵連連。
    不過怪物的肚子里可沒有氧氣,沒有時間給他去咒罵,唐寅的身子被布滿消化液的肉壁壓得緊緊的,而消化液粘到靈鎧立刻出嘶嘶的聲響,迅腐蝕,唐寅若是不能即使脫身,他即使沒被憋死也得被怪物的消化液活生生融化掉。
    他咬近牙關,猛的運動靈氣,將整個身體都布起黑暗之火,本來在他想來,怪物外面皮厚,不懼黑暗之火的焚燒,但內臟肯定受不了,哪知這次他又錯了,黑暗之火碰到怪物的消化液,真仿佛火見到水似的,瞬間熄滅。
    現自己的黑暗之火還是不起作用,唐寅的腦袋嗡了一聲,這回他是真怕了,連黑暗之火都傷不到怪物的內臟,自己如何能逃出去?難道真就要死在這怪物的肚子里不成?
    唐寅再次運用靈氣,給手指上的靈鎧生出尖尖的鋒芒,然后瘋狂的撕抓周圍的肉壁,但肉壁的堅韌程度出想象,以靈鎧化成的爪子也撕扯不開,反倒是引得怪物的消化液分泌加劇。
    體內的氧氣越來越少,唐寅的體力也越來越微弱,更要命的是身上的靈鎧被腐蝕嚴重,化掉一層又一層,已快要腐蝕到他的肉身。
    現在的唐寅只剩下一個選擇,就是立刻使用黑暗之火中的靈魂燃燒,也只有靈魂燃燒只能對怪物構成傷害,若是使不出來,他自己就得死在怪物的肚子里。
    生死只是在一線之間,求生的**刺激著唐寅的意志,讓他周身的神經、肌肉甚至每一顆細胞都在拉緊。
    他拼盡最后一口力氣,張開手掌,大吼出聲,只見他的掌心燃燒起黑色的火焰,隨著他不停的吼叫,火焰越燒越裂,到最后,隱隱射出藍光。
    這很奇妙,火苗是黑色的,但火心卻是藍色的,藍光越來越盛,刺眼又詭異。
    唐寅并不知道自己釋放的黑暗之火已達到什么程度,但這是他在生死關頭的最后一擊。
    他體內的全部靈氣都集中在手掌上的黑暗之火中,然后,手掌狠狠拍向怪物體內的腸壁。
    嘶——消化液碰到藍心的黑暗之火,瞬間蒸。
    “嗷——嗷——”
    怪物突然出凄厲的慘叫聲,唐寅周圍原本通紅的肉壁瞬間暗淡下去,連帶著,上面附著著消化液也全部消失掉。
    肉壁的暗淡在快地擴散,隨之而生長的股股靈氣自動鉆入唐寅的體內,那一剎那,唐寅感覺自己仿佛與怪物合體了一般,他能清晰的感覺到怪物的思緒,甚至能體會到怪物的喜怒哀樂,感知怪物所經歷過的一切。
    這就是黑暗之火中的靈魂燃燒。
    百分百的吸取生物的靈氣,并攝取生物的靈魂,將其納入體內,供為己用。
    轟隆!
    怪物龐大的身軀搖晃幾下,隨后轟然倒地,頓時間,地穴陷入一片安靜之中,仿佛時間都停止了似的,只剩下怪物的肚子在一起一伏。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分鐘,也許是幾個鐘頭,這時,那些原本落荒而逃的類似于人的怪物們又紛紛從大大的洞穴中鉆出來,相互以嘶嘶的怪叫聲溝通著,然后不約而同地慢慢向倒地的怪物靠近。
    他們走的小心翼翼,仿佛怪物隨時會從地上爬起,把它們一口吞進肚子里似的。很快,一名類人怪物先走都龐然大物的身邊,壯著膽子,用手捅了捅怪物的身體,見不為所動,它膽子大了一些,又連捅數下,怪物還是毫無反應,它興奮的連聲嚎叫。
    受到它的影響,其它那些類人怪物也紛紛湊到近前,對著那巨大的尸體又撕又打。
    可正在這時,怪物的肚子開始快膨脹,如同一只在不斷吹大的氣球,站在上面的類人怪物們紛紛驚叫著跌落下來,沒等它們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尸體的肚子猛然爆炸開來,接著,渾身靈鎧的唐寅從里面一步步走了出來。
    此時,他身上的靈鎧已生變化面上多出一層層的紋路,如同鱗甲一般,手指、腳趾的靈鎧向外延伸出來,如同是長了尖甲的爪子,再看他的雙眼,閃爍出幽幽的綠光,冷眼看上去,他此時的模樣比這些類人的怪物更象怪物。
    眼睛不能視物,類人怪物們不知道生了什么情況,但也敏銳的覺察到危險的臨近,沒有人對唐寅出手,眾多怪物一哄而散,躲出遠遠的,默默傾聽唐寅的動靜。
    現在的唐寅,以靈魂燃燒吸取了怪物的靈氣和靈魂,那龐大又精純的靈氣讓他的修為再次生質變,從靈元境界直接飛升到靈天境,而融合怪物的靈魂之后,他的靈鎧也悄然改變,外面多附一層由靈氣化成的鱗片,使其變的更加堅韌,同時還具備了怪物的夜眼,即使在如此漆黑的地穴里,他已能視如白晝,清晰地看到地穴里的每一個角落。
    這就是黑暗之火靈魂燃燒的妙用。
    “呵呵……哈哈哈——”
    唐寅舉目四望,然后伸出手來,意念之間,黑色火苗、藍色火心的火焰在他掌心跳動,他先是輕笑,然后仰面大笑,笑聲雷動,回蕩在地穴中久久不散。
    嘩——周圍躲避起來的類人怪物們被他的笑聲震得耳膜生痛,不用他出手,怪物們已紛紛鉆進石壁上的小丨洞穴里。
    修為達到靈天境,唐寅也想試試自己與以前有何不同之處,他低身揀起自己的雙刀,將其合在一起,化為鐮刀,隨后身形如電,閃入一只洞穴之內。
    地洞中的洞穴龐雜,四通八達,還能通向許許多多空間開闊的大地洞,這象是一座巨大的地下迷宮,若是想查探清楚,沒有一兩個月的時間辦不到。即使是那只生長在地下的怪物,它也沒有把全部的洞穴都走到。
    唐寅追殺了一會,以靈魂燃燒吸食掉十幾只怪物之后便退了回去。
    不知是修為提升還是因為吸食掉類人怪物的關系,他的聽覺和嗅覺也比以前敏銳了許多,這次進入地穴深處的探險已令他收益良多。
    他回到自己剛近來的那個圓形地洞,看著怪物的尸體,感覺很奇妙,畢竟他剛才已經吸取了怪物的靈魂。
    留下它的尸體,估計最后只能成為其它怪物的盤中餐,唐寅釋放黑暗之火的死亡燃燒,將其燒化。
    怪物的精華已都被靈魂燃燒榨干,剩下的只是軀殼,等死亡燃燒過后,那么龐大的身軀連一絲靈氣都沒有生出。
    處理掉怪物的尸體,唐寅深吸口氣,又向巨大的洞穴走去,當初怪物正是從那里鉆出來的。
    因為吸取了怪物的靈魂,唐寅得到它全部的記憶,所以進入這個洞穴之后,他顯得輕車熟路,之間沒走任何的彎路,七扭八拐,來到一片開闊地穴,這里與其他地穴不同的是生滿綠色的晶石,似水晶又似寶石,唐寅隨手抓起兩塊較大的,這才退出洞穴。
    他不知道這些晶石算不算珠寶,帶回樣品讓范敏過目就能知道它的價值了。
    唐寅不再在地穴停留,順著那垂直又長長的地道,向上快地攀爬。
    下來時,他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況,所以爬的小心翼翼,度也很慢,但出來時他是志得意滿,度極快,以彎刀插入石壁,一個縱躍就向上竄出兩、三米,接著再以彎刀插入石壁,繼續上竄。
    當唐寅出來的時候,天色大黑,山谷更是黑的嚇人,唧唧的怪叫聲不時從四周穿出。
    現在他已不將那些黑色甲蟲放在眼里,更懶著思去找,他略微辨認一下方向,然后直奔自己當初來時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