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70

  女人哪有不喜歡珍寶的?而且還是這么罕見的珍寶,有事心愛的人所送。【】范敏很寶貝的將晶石捧在手心里,這是,晶石反而不再冷冰冰的,變得暖洋洋,也讓她的心里充滿甜蜜。
    翌日,唐寅起程,去往鹽城,怕路上引起懷疑,他沒有帶太多的人手,出來上官三兄弟、暗箭二十名修為至少達到靈化境界的成員以及十幾名門客外,再未多帶其他人。
    他們只三十多人,裝扮成商旅的模樣,騎快馬連夜兼程。
    從天關去鹽城,一、途中要穿過三個郡,分別是關南郡、金光郡、樂湖郡。關南郡緊鄰天關,其郡雖然已表態愿意對鐘天效忠,但畢竟天高皇帝遠,嘴上這么說,二實際上并未付之于行動,即為出兵攻打天關,也沒有對以唐寅為的天淵郡表現出敵意,整個關南郡還和以前一樣,甚至全郡連戒備都沒有做。過了關南,進入金光郡地界,這里的城池都開始戒丨嚴,夜晚宵禁,緊張的氣氛逐漸濃烈起來,等進入樂湖郡,才真正感覺到大戰的臨近。
    耿強是鐘天的快下大將,靈武修為達到靈元界,驍勇善戰,十元剛猛的武將,但為人殘暴,剛愎自用,有不懂內政,并不適合做郡守,鐘天之所以重用他,僅僅是因為他的忠誠足夠。
    字耿強做了郡守之后,樂湖的百姓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耿強以鐵血的手腕控制言論,死處安插密探,一旦現有百姓以不滿的情緒談論鐘天,午無需審判,要么直接抓到官府砍頭要么就派人將其暗殺。
    在當時言論是非常開放的,就連普通的文人甚至百姓都可以直接上書給君王,就國家大事提出自己的主張,不管君王接不接受,絕不會殺害上書的文人或者百姓,二現在樂湖郡的情況已經完全變了,一句話就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在這種高度緊張的情況下,每個人的神經都繃到極點,人們不滿的情緒表面上看是被壓制住了,實際上都轉移到了暗處,人們對鐘天更加憎恨,也更加懷念起風王時期的開明。
    當唐寅一行人進入樂湖郡時,感覺此地簡直變了個模樣,并非景物改變,而是人變了,以前的樂湖郡熱鬧非凡,人來人往,商旅如潮,二現在,即使大白天在街上也看不到幾個人,都按時成堆成堆的士兵手持長矛,在街上走動巡邏。
    衛兵們的軍裝已經變了,本來風軍都是黑衣黑甲打扮,而現在則變成紅衣紅甲,看著換了新裝的士兵,唐寅心中冷笑,看來鐘天還真要把風國變為鵬國,國號、旗號變了還不夠,連軍裝也要變。
    正所謂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唐寅等人進城后找到一家飯館,點些飯菜,先填飽肚子。
    飯館里冷冷清清,店小二無精打采地打著瞌睡,唐寅一行人進來也沒把他驚醒。
    唐寅瞥了一眼,便直接走入店內,在一張臨近窗戶的桌子前坐下,程錦走到店小二近前,敲了敲桌面,沉聲說道:“醒醒,醒醒!”
    店小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小沙-到店里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人,有些反應不過來。疑問道:“你們是。。。。。。”
    “這不是飯館嗎?進來當然是吃飯了,你們還做不做生意?“程錦眉頭擰成個疙瘩。
    小二終于清醒過來,點頭哈腰的連聲說道:“做、
    坐、坐,客官們請坐,你們想吃點什么?”
    程錦說道:“先來一百個鏝頭,五十斤牛肉,牛肉上一半就行,另一半我們帶走……”
    店小二聞言咧了咧嘴,干笑道:“對不起,客官,小店沒有那么多牛肉。”
    “什么?”程錦挑起眉毛,自己只是要五十斤牛肉,又不是五百斤,這么大的飯館怎么可能會沒有?他嗤笑一聲,反問道:“你是認為我們給不起錢,會吃霸王餐?”
    “不、不、不,客官誤會了。”店小二搓了搓手,苦笑道:“客官,你自己,現在店里哪有客人?一天到晚都來不了幾個人,所以小店也沒預備那么多的牛肉。”
    程錦眨眨眼睛,環視左右,可不是嘛,這么大的飯館,幾十張桌子,除了已方這三十來人外,再就是只有兩名食客,要知道現在可是正午飯口時間,正應該是生意紅火的時候。他微微搖了搖頭,舉目看向唐寅。
    后者輕聲說道:“沒有就算了,有什么就上什么吧,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
    程錦點點頭,對店小二說道:“我家大……少爺的話你都聽到了?去準備吧!”說完話,他暗暗吐了吐舌頭,差一點自己就說走嘴了,好在反應夠快,及時改了過來。
    “好咧,客官稍等!”店小二答應一聲,快步走開了。
    程錦在唐寅身邊落座,低聲說道:“想不到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樂湖郡就變成這個樣子。”
    唐寅聳肩嗤笑一聲,沒有多言。
    時間不長,店小二送上鏝頭和小菜,鏝頭干硬,說不上來是放幾天的了,小菜的味道也不怎么樣,眾人都是邊吃邊皺眉頭。
    由于飯菜不合口,唐寅等人也都吃得很快,就在眾人快吃完的時候,一隊官兵從外面走了進來。
    官兵只有十幾人,象是巡邏的小隊到此。為道的一名小隊長眼珠子骨碌碌亂轉,邪里邪乞,只不過他的邪氣和唐寅的邪氣不一樣,唐寅的邪氣是帶著殺氣與瘋狂,而他的邪則充滿輕浮。
    見突然有官兵進來,程錦等人心頭同是一震,雖然是繼續吃著飯,但另只手已慢慢放到桌下,抓住腰間暗藏的佩刀,準備一有不對就搶險出手。
    唐寅可比眾人沉穩得多,自官兵進來,他未多眼,連眼皮都沒撩一下,依舊低著頭快地吃著飯菜。
    小隊長舉目環視一遍飯館,然后語氣不善地問道:“外面的那些馬匹都是誰的?”
    暗道一聲麻煩,程錦站起身形,沖著小隊長拱了拱手,含笑說道:“是小人的。”
    “哦?”小隊長歪著腦袋上下打量著程錦,問道:“帶這么多馬匹做什么?”
    “小人是行商的,馬匹自然是拉貨的。”
    “拉貨?”小隊長哼笑一聲,走到和錦近前,說道:“我怎么沒有看到你們的貨啊?”
    “都已經賣掉了,我們現在是準備回家。”
    “狡辯!”小隊長冷笑道:看你們是圖謀不軌吧?”
    程綿眼中精光頓現,沒有說卦,但手已悄悄摸向后腰,作勢準備拔刀,唐寅在他身后,先一步將他準備抽刀的手掌抓住,用力捏了捏,示意他無須動手,于此同時,唐寅也起身,笑容滿面地說道:“我們是確實是經商路過此地,還望將軍多行方便。”說話之間,他的手中多出一墊銀子,遞到小隊長近前。
    小隊長這輩子也沒被人稱呼過將軍,聽了唐寅的話自然十分受用,再加上遞到自己面前的銀子,陰沉的臉色頓時開郎起來,不留痕跡地把唐寅的銀子接過來,順勢塞到腰帶里,然后裝模作樣地說道:“最近不太平,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出來,就老老實實在家里呆著吧!”
    “是!將軍所言即是!”唐寅含笑說道。
    小隊長滿意地點點頭,回頭對手下的士卒揚揚頭,說道:“不用緊張,他們都是普通的商客。”一掂銀子,唐寅等人立刻從圖謀不軌變成了普通的商客,可見金錢的威力有多大。
    聽聞小隊長的話聲,士卒們紛紛將端起的長矛放下,神情也恢復如常。
    小隊長隨手拿起一個饅頭,咬了一口,扭頭就吐掉,將饅頭扔到一旁,嘟囔道:“什么鬼東西。”說這話,他又向另外兩名食客走去,問道:“你倆又是干什么的?”
    “軍爺,小人也是商客!”
    “噢?我看不象啊!”小隊長背著手,斜視二人。
    這兩名商客可沒有唐寅那么上到,而且他倆也拿不出那么多銀子。二人連聲說道:“軍爺,我們真的是上課,還有憑證。。。”說著話,二人從懷中掏出商人特有的行書,遞給小隊長。
    見從他二人身上得不到好處,小隊長怒火中燒,接過行書,看都未看直接就撕了,冷聲說道:“什么狗屁行書,老子看你倆就是有鬼!”說著話,他側頭喝道:“把這兩人給我帶走,壓回去審問!”
    上官兄弟以及程錦等人見狀無不大皺眉頭,下意識地握緊拳頭。
    這哪是官兵簡直就是一群土匪,難怪樂湖郡現在如此蕭條,商鋪大多關頁,全是這些鐘天的走狗給鬧的。
    唐寅沒有眾人那么義憤填因,落座后,輕聲說道:“不管我們的事,坐下繼續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