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75

  這時,剛才已醉得人事不醒的鄧明洋也跑進房內,見到唐寅的分身后,他驚若木雞,半晌說不出話來,不等他開口,分身回手點了點自己的鼻子,搶先說道:“我是假的鐘桑,真的鐘桑在那里,已經死了。”
    鄧明洋順著他手指的地方呆呆看去,可不是嘛,地上還躺著一位一模一樣的鐘桑,好一會他才反應過來,盯著唐寅的分身,喃喃說道:“象,真象,裝的實在太象了,簡直絲毫不差!”
    分身得意的仰面哈哈大笑,接著低頭看了看呆坐在地上臉色蒼白、衣杉不整的鄧夫人,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打轉,嘿嘿笑道:“怎么?嫂夫人現在還不回房嗎?”
    聽他這么說,鄧明洋才想起自己的夫人還在這里,急忙叫來一名小丫鬟,把夫人攙扶回臥房。
    鄧明洋以為眼前這個假鐘桑這么說只是在開玩笑,也沒太在意,而實際上,分身不僅變成了鐘桑的樣子,也轉承了鐘桑的性格,褻又輕浮。
    看著鄧夫人被小丫鬟攙走,他幽幽輕嘆口氣,隨即面色一正,對鄧明洋說道:“明洋,鐘桑已死,你在鹽城也不能再呆下去了,得隨我一起去天淵郡!”
    明知道眼前這個鐘桑是假的,但聽他這樣說話還是覺得很別扭,而且他說話的語氣還和唐寅一樣,讓他有些不知所措。這時,唐寅接道:“明洋,你收拾一下細軟,等會我安排人來接你。”
    “大人,你現在要去哪?”
    “當然是去鐘府了。”說話之間,他眼中閃爍出幽光。吸取了鐘桑的靈魂,可以節省很多事,現在,鐘府的內部結構已完全呈現于他的腦中,甚至哪個角落有暗哨,哪個方位有重兵防守,他都了如指掌,靈魂燃燒可比死亡燃燒的功用大得多。
    留下一名暗箭成員,‘幫’鄧明洋整理行李,唐寅則帶上分身、上官三兄弟、程錦等暗箭人員快回到岳子杰的府上。
    此時,6放等門客都已由地道出了城,岳宅院內院外沒別的,都是馬車。
    唐寅等人剛到,岳子杰就從門內迎了出來,同時還出來數十名身穿紅衣紅甲的官兵。惜夢。這些人都是他的家丁裝扮的,而身上的軍裝、手中的武器則是從鄧明洋那里得來的。鄧明洋身為千夫長,偷偷弄些軍資還是很容易的。
    “大人,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岳子杰正色說道。
    “恩!”唐寅點點頭,向身后的一行人甩下頭,說道:“通通換裝。”
    他們脫掉身上的便裝,皆換上紅衣紅甲的軍裝,再帶上紅色頂盔,看上去和普通的士卒沒什么區別。等眾人都準備妥當之后,唐寅又下令上車,暗箭人員加上岳子杰的家丁有一百多號人,每人駕駛一輛馬車,出了岳宅,直奔鐘府而去。
    走出沒有多遠,唐寅又對以程錦為暗箭人員下令,統統化出分身。在唐寅的命令下,二十余人瞬間就變成了四十余人,真身充當車夫,而分身在車下步行,看上去象是護車的侍衛,倒也有以假亂真的架勢。
    此時已是深夜,都城內的戒備還是很嚴密的,在城內走動的巡邏衛隊隨處可見。
    他們這么多的車隊,即便是穿著軍裝,衛隊還是會上前盤查,這時,眾人皆不講話,由唐寅的分身上前應對。
    作為鐘天的親侄子,為人又那么高調,軍中哪有人不認識鐘桑的,
    見他出來,衛隊都象老鼠見了貓似的,連問都不敢再問,閃的飛快。
    上沒有生任何的意外,順利達到鐘府。
    唐寅沒有讓車隊停到正門,而是改停到后門,正門實在太扎眼了,人多眼雜,萬一被人看出了破綻,走漏了風聲,那就大事不妙了。
    鐘府的后門并不寬闊,停上百輛車,幾乎將整條小巷都堵死了。
    唐寅的分丨身率先走到后門門前,舉起拳頭,咚咚砸門。
    他足足砸了十多下房門,門內才傳出動靜,停頓片刻,后門猛的被拉開,從里面涌出來數十名手持長矛的官兵,與此同時,后門兩側的院墻上嘩啦之聲頓起,至少有兩百余名弓箭手露出頭來,弓箭一律瞄向停在后門的馬車。
    分丨身鐘桑見狀大皺眉頭,大聲喝問道:“你們干什么?要造反嗎?”
    聽聞話音,官兵們探頭攏目,看向鐘桑,有兩名官兵還特意把手中的火把向鐘桑面前遞了遞,看清楚鐘桑的模樣后,官兵們臉色都為之一變,其中有名千夫長沖周圍的官兵連連揮手,喊道:“不用緊張,是將軍,是將軍回來了!”
    鐘桑看向說話的那名千夫長,細細的眉毛高高挑起,冷聲問道:“余寬,你要干什么?!”
    聽他點到自己的名字,那名千夫長嚇的一機靈,急忙跑上前來,插手施禮,說道:“將軍,你……你不是回家了嗎?怎么又回來了?怎么……怎么還走后門?這些馬車又是怎么回事?”名叫余寬的千夫長滿臉的不解,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你話那么多,不應該做千夫長,而應該去做征兵的說客嘛!”鐘桑冷冷白了他一眼,惜夢。伸手將他推到一旁,然后旁若無人的走進后門。這就是鐘桑的個性,依仗自己現在是國君的侄子,任誰都不放在眼里,傲慢的眼睛都快長到頭頂上。
    程錦等人的分丨身見狀,立刻也隨之跟了進去。
    余寬被鐘桑訓斥的下不來臺,可不敢有半句怨言,看都未看鐘桑隨身的侍衛,急忙又追了上去,滿面賠笑地說道:“屬下只是關心將軍,將軍千萬不要介意。”
    “哼!”鐘桑用鼻子冷冷哼了一聲,等了一會,方慢悠悠地說道:“我剛剛接到王叔的命令,要把我們看押的梁興、舞虞、子陽浩淳及其家眷統統轉移走。”
    聽完他的話,余寬沒有表露出絲毫的意外,反而說道:“難怪呢!是要轉移到王宮內吧?”
    鐘桑反倒奇怪地揚起單毛,睨視余寬,反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剛才大王子來過,已經把舞家的大小姐舞媚提到王宮去了。”
    “什么?”聽完這話,鐘桑不由得倒吸口冷氣,大王子?那就是鐘桑的大兒子鐘武了,他竟然把舞媚提到王宮去了?怎么偏偏在這個緊要關頭生這種節外生枝的事!
    鐘桑對鐘武當然不陌生,鐘天有二子,老大鐘武,老二鐘文,鐘武正是他的堂兄弟。
    見鐘桑面現驚訝之色,余寬好奇地問道:“將軍不知道此事?”
    鐘桑反應極快,哼笑一聲,說道:“我怎么可能會不知道,只是不知道是由我王兄親自來接的人。”說著話,他又自言自語地小聲嘀咕道:“我對舞媚感興趣很久了,可別讓鐘武這家伙搶了先去!”
    余寬聞言,暗暗搖頭,自己這位頂頭上司好色成性,連自己叔叔的女人都窺探,心懷不軌,可見其人品。不過不管鐘桑的人品再怎么差,畢竟是新任君王的親戚,自己的前程能否似錦還得多多依仗鐘桑。
    他連聲附和道:“是、是、是。”
    兩人邊說著話,邊向關押重臣的地方走。
    以前很少有人知道,鐘府之內是有地牢的,而且是規模很大的地牢,當然,也很少有人知道鐘天大肆招收門客,將其中的出類拔萃者栽培成自己的心腹部下,為他干那些見不得光的勾當。
    吸取了鐘桑的靈魂,得到他全部的記憶,唐寅分丨身輕車熟路,在鐘府內七扭八拐,到了一處別院,這里官兵更多,十步一崗,五步一哨,另有衛隊不分晝夜的巡邏,如此密集的看守,想偷偷把人救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見到大搖大擺而來的鐘桑,官兵們無不插手施禮,有些站姿不正的士卒也紛紛挺起胸脯,站得筆直。
    來到別院的廂房,鐘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這里,可是有兩名鐘天親自安插的門客守門。
    這兩名門客的修為都達到靈元境,并非是所有門客中修為最高的,但其靈武卻十分厲害,據說是來自神池。
    神池是昊天帝國九大諸侯國之一,國土面積并不大,也一向不參與各諸侯國之間的爭斗,始終保持中立,不過神池卻是靈武起源之地,在那里修煉靈武成風,惜夢。靈武高手也層出不窮,許多諸侯國的靈武人才都是花費重金從神池聘請過去的,至于神池面積那么少,人口又不多,為何能誕生出一批又一批的眾多修靈高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鐘天麾下有數名極其厲害的門客都是他從神池聘請的,在鐘府看守地牢大門的這兩位就是其中之一,也正是因為有他二人在,鐘桑雖然窺視舞媚、舞英美色許久,卻遲遲不敢下手。
    現在鐘桑已被唐寅的分丨身取代,那兩名門客能不能有所察覺,唐寅也不敢保證。
    廂房很普通,和正常的廂房沒什么區別,里面擺放了兩張床,上面各坐有一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
    見鐘桑帶領一隊官兵近來,兩人都是面帶好奇,雙雙下了床,拱手說道:“鐘將軍深夜到此,有何貴干?”
    “呵呵!”鐘桑撇嘴笑了笑,只是用眼角余光瞄了兩人一眼,然后理直氣壯地說道:“提人。”
    又來提人!兩名中年門客茫然的皺起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