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76

  正如千夫長余寬所說,在唐寅等人未到之前,鐘武已經先來過一趟了,并把舞媚帶到王宮,現在鐘桑又來,還是提人,兩名門客又怎么可能會不奇怪?
    二人問道:“鐘將軍要提誰?”
    “梁、舞、子陽這三家的人全部提走。【】”鐘桑回答得干脆。
    鐘桑對這兩名門客是又怕又厭煩,平時見面了也是這副態度,愛理不理的模樣。
    兩名中年門客相互看了一眼,眉頭大皺,其中一人問道:“可有大王的手諭?”
    聞言,鐘桑的小眼睛立刻睜圓了,眉毛高高揚起,怒聲道:“剛才我王兄來提人時,你倆可曾要過手諭?”
    “這……”兩名門客頓時語塞,鐘武可是鐘天的大兒子,他來提人,當然不需要什么手諭了。
    還沒等兩人答話,鐘桑氣急敗壞地走到二人近前,回手指指自己的鼻子,怒聲喝道:“要手諭是吧?告訴你倆,我的臉就是大王的手諭,如果你二人覺得我從中搗鬼了,就去找我王叔問個清楚。”說完話,他再不理會二人,氣匆匆的走到廂房的墻壁前,伸手一推,墻壁竟然應聲而開,里面是條向下的長長甬道。
    其中一名門客還想阻攔,卻被同伴拉住了,后者低聲說道:“人家的家務事,我們不要再管了。”
    對鐘桑這個人,這兩名中年門客也是充滿無奈的,雖然討厭得很,但也不敢把他怎么樣,鐘天對鐘桑這個侄子也是蠻喜愛的,幾乎是把他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看待,不然的話,看押王廷大臣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會放心交給他來管。
    兩名門客不再阻攔鐘桑,但也跟著他走進了地牢。
    這座地牢入地有五、六米之深,通道狹窄,而進入其中之后任誰都會被眼前的開闊所震撼,這里關押著王廷的大臣及其宗族,人數有數千之眾,能關押這么多人,其面積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鐘桑在這里轉過無數次,自然再熟悉不過,直接奔關押梁、舞、子陽三家的地方走去。
    這三家人員的關押之地相鄰,男女分開,象是被圈養起來的牲畜,由粗粗的木制柵欄圍起。
    鐘桑的到來,立刻引起牢房的轟動,梁、舞、子陽三家的人自然也都看到他了,見鐘桑向自己這邊走來,人們紛紛從地上站起,抓住木柵欄,橫眉冷目地瞪著他。
    見狀,鐘桑不由得仰面而笑,唐寅也同樣覺得很好笑,梁、舞、子陽這三家都是出身顯貴,是風國的傳統貴族,生下來就養尊處優,什么時候有過如此遭遇,尤其是梁興、舞虞、子陽浩淳這三位,身為王廷重臣,平時受人敬著,寵著,現在淪為人家的階下囚,想必也是氣憤、窩囊到了極點。
    子陽浩淳是三位大臣中最耿直的一個,也最沒心計,他雙抓緊緊扣著木柵欄,手指甲都快按裂,看著慢步而來的鐘桑,額頭的青筋都蹦起多高,牙關咬的咯咯作響,狠不得撲上前去咬他兩口似的,只可惜他早已被迫服下散靈丹,一身的靈氣無法凝聚,再怎么憎恨鐘家的人,也只能干瞪眼。
    鐘桑邁著四方步,不急不緩的來到他的面前,嘿嘿賊笑道:“子陽大人在這里住的還習慣吧?”
    “呸!”子陽浩淳沖著鐘桑吐口吐沫,咬牙切齒地說道:“小人!有膽子你就放本將軍出去,與我堂堂正正的大戰一場!”
    鐘桑狂妄的仰天長笑,同時向后勾了勾手指。
    負責看管牢房的官兵知道他這手勢是什么意思,急忙跑上前來,恭恭敬敬地遞到他手中一把鞭子。
    鐘桑抓起鞭子,隨在子陽浩淳的前胸,只聽的啪的一聲,子陽浩淳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人也隨之搖搖欲墜,好象隨時都會摔倒的樣子。
    此時他沒有靈氣護體,和普通人無異,加上牢房的條件太差,連日來又是窩火又是憋氣,身體狀況已經極差,哪里還能受得了鐘桑的鞭子。他面無血色,硬著咬著牙沒倒,表情猙獰,兩眼幾乎噴出火來。
    這時,子陽家的其他人紛紛上前,將他攙扶住,隨后一各個義憤填膺地怒視鐘桑。
    鐘桑對他們的怒火倒是視而不見,泰然處之,他用手中的鞭子指指子陽浩淳,冷笑著說道:“子陽浩淳,你還真當自己和從前一樣,是什么狗屁大將軍,我告訴你,在我眼中你現在就是條狗,甚至連狗都不如,要取你的性命,比捏死一只螞蟻還容易。”
    “你……”子陽浩淳這輩子也沒受過這種窩囊氣,又氣又急之下,一口血涌了出來,哇的一聲吐出口血水,噴了一地。
    鐘桑也嚇了一跳,心中嘀咕自己演得有點太過火了。不過臉上可沒什么表露,更沒有愧色,他嗤笑著說道:“別拿吐血嚇唬本將軍,要死的話也等我把你交出去再死!”
    周圍的官兵們以及那兩名門客見狀,都在心中嘆口氣,什么叫做小人得志,鐘桑就是最好的例子。
    士可殺而不可辱。何況子陽浩淳還是王廷前朝的堂堂大將軍,論起來也是鐘桑的長輩,現在受到他如此對待,就連這些與子陽浩淳站在對立面的人都覺得心中酸澀,有些看不下去眼。
    但鐘桑是王親,眾人即使心中有怨言,也不愿說出口去得罪他。
    鐘桑可不管別人怎么想,依然趾高氣揚的號司令,身開,把里面的人統統帶出去!”
    他是兵團長,下面的士卒不管命令是什么,只管去執行。聞令之后,獄卒們立刻上前,將牢房的大鎖打開,然后蜂擁而入,連拉帶扯,將牢房里面的人全部趕了出來。
    “鐘桑小兒,你要帶我們去哪?”子陽浩淳強忍著胸口的巨疼,怒聲問道。
    “呵呵——”鐘桑怪笑兩聲,慢悠悠地說道:“送你們上路!”
    一聽這話,子陽家的男人還沒怎么樣,倒是隔壁牢房的女眷們都紛紛大哭起來。子陽浩淳這時候也豁出去了,靈氣被封,但嘴巴沒被封,他破口大罵道:“鐘天老兒,大逆不道,弒殺君主,必遭天譴,我子陽浩淳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鐘桑毫不在意地扣扣自己的耳朵,然后對獄卒說道:“去、去、去!讓他閉嘴!”
    兩名獄卒沖到子陽浩淳近前,看了看他,面帶難色地說道:“大將軍,對不起了。”說著話,兩人將子陽浩淳手腕上的鎖鏈加緊,然后又用破布條封住他的嘴巴。
    鐘桑又順手指指子陽家女眷的牢房,說道:“還有她們?統統壓上車!”
    “是!將軍!”
    下面的獄卒們聽從他的命令,又把子陽家的女眷拉了出來,此起彼伏的哭聲頓時也就連成了一片。鐘桑懶著多看,繼續向深處走,來到舞家的牢房前,先是看了看男牢房這邊,見舞虞坐在里面的角落里,臉色陰沉,沉默無語。
    他暗暗點頭,別看舞家家風文弱,但關鍵時刻卻都很沉穩,上至舞虞,下至女眷,都能沉得住氣,這才是貴族世家應有的氣度。他又深深看了一眼舞虞,隨后走到女眷牢房這邊,在人群中,他一眼便看到了舞英。
    和自己印象中一樣,還是那么的美艷動人,又英姿颯爽,只是看上去憔悴了一點。
    目光掃過舞英,緩緩環視其他女眷,果然在人群中沒有找到舞媚的身影,鐘桑暗暗皺眉,自己此次前來,很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救走舞媚,一切都進展的那么順利,惟獨此事出現差錯,這點令他頭痛不已。
    舞媚是必須要救的,實在不行,哪怕是硬闖王宮也得把她救出來。
    他心里在想著應對之策,可臉上還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目光故意停留在舞英身上,轉來轉去,過了片刻,好象等不及了似的,向后面連聲叫道:“來人來人,先把這個牢門打開。”
    子陽家的男子加上女眷有二百來號,把他們押解出去就已經讓獄卒們手忙腳亂的了,現在又聽到鐘桑的呼喚,只好再分出一部分人過來,帶舞家的女眷出牢房。
    鐘桑沒理會別人,當舞英從他面前走過去時,他一把將舞英的手腕抓住,笑道:“這段時間讓二小姐受苦了,你身子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說著話,他伸出手來,故作關切地在舞英身上亂摸。
    舞英劍眉立刻豎立下來,杏眼也隨之瞪圓,雖然出身名門,但她可不是普通的大家閨秀,而是能上陣作戰領兵打仗的女將軍,她猛的一甩手,震開鐘桑的手掌,同時喝道:“放肆!”
    鐘桑臉色明顯為之一變,但很快又柔和下來,再次抓住舞英的手腕,將她帶到自己的懷中,嘿嘿笑道:“若是你能從了本將軍,我一定向王叔求情,不僅饒你不死,也能讓你全家活命,怎么……”
    他話還沒說完,舞英一口吐沫噴在他的臉上,身子氣得直哆嗦,指著鐘桑的鼻子,呵斥道:“畜生,無恥,下流!”出身于舞家,這已是她所能想起罵人最狠的詞匯了。
    見到鐘桑被舞英吐了一臉口水,周圍的獄卒們皆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心中也暗罵一聲:該!
    包括那兩名門客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