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79

  由于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唐寅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只能使用暗影漂移,先退出對方的攻擊范圍。【】
    暗影漂移度雖快,但那名門客的度也不慢,等唐寅現身之后,立刻又提劍追了上來。
    唐寅不想與他多做糾纏,再次施展暗影漂移,直接到了鐘天的身側,手刀立劈華山的砍了下去。
    他的刀還沒劈到鐘天的頭頂,另一名門客業已出劍將他的刀架住,此時同時,他身體散出濃濃的靈氣,唐寅本以為他要施展靈鎧化,沒想到對方的靈氣沒有化成靈鎧,反向自己襲來。
    因為與嚴烈的融合,唐寅對靈武學也稱得上是見多識廣,但對方現在用的是技能他還真不知道。
    只見那門客釋放出來的靈氣如有粘性一般附到他的身上,還沒等唐寅弄清楚怎么回事,那門客雙眼猛的瞪圓,厲聲喝道:“靈爆破!”
    隨著他的叫聲,附著在唐寅身上的靈氣瞬間爆炸開來,出的巨響聲震的宮殿都直顫。
    唐寅的身軀如同斷線的風箏,受其爆炸的沖擊力,向后彈飛出去。
    撲通!
    隨著一聲悶響,他足足倒飛出五米多遠才摔落在地,再看唐寅,胸前被炸開個大窟窿,足有兩個拳頭大小,從其前胸能直接看到身后的景象,黑色的靈霧從他體丨內股股向外冒出。
    好厲害的靈爆破!唐寅艱難地從地上爬地。
    此時的情況很詭異,他胸前被炸出那么大的窟窿竟然還能站起,更詭異的是竟然沒有一滴血流出,只有黑霧冒出,寢宮內負責保護鐘天的侍衛們本想沖上前去,趁機把刺客制住,可到這個景象,眾人只覺得頭皮麻,小腿肚子轉筋,一各個別說靠前,反而被嚇的連連后退,搞不清楚眼前這個宮女打扮的刺客究竟是人還是怪物。
    唐寅沒有理會周圍的眾多王宮侍衛,他低頭自己胸前的窟窿,歪了歪腦袋,然后抬手將其按住,只見在他手掌的覆蓋下,剛剛被炸開的窟窿開始慢慢縮小,時間不長,已恢復的完好如初,體丨內向外流失靈氣也隨之停止。
    看起來他是把傷口愈合了,實際上唐寅體丨內的靈氣已然大損,好在他只是個分身,萬一是真身在此,這一炸足可以要他的命了。他慢慢抬起頭,兩眼閃爍著幽幽的綠光,陰狠狠盯著鐘天左右的門客。
    剛才四名門客中只有兩名和自己交手,就已經讓自己吃了大虧,如果另外兩人再上,更加難以脫身,看來想殺鐘天已然沒有可能,只好先救走舞媚,等日后再與鐘天一較高下了。想到這里,唐寅迎面大笑,拍了拍胸前剛被炸過的地方,傲然說道:“我道神池的靈武高手有多厲害,其實也不過如此。”
    他的話,立刻引得鐘天左右的四名門客臉色頓變,剛才并未出手的兩人這時候也雙雙抽出腰間的佩劍,慢慢抬起,劍尖直指唐寅,同時說道:“閣下過獎了,我們并非神池高手,只是幾個無名小卒而已!”
    “我管你有名無名!”唐寅抬起手來,手刀回縮,又變成手掌,他雙掌向上,掌心冒出濃濃的黑煙,黑煙凝而不散,只眨眼工夫,兩只掌心各多出一只閃爍著幽光的黑球,他雙臂齊揮,喝道:“擋我的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隨著他的話音,兩只黑色光球齊齊被甩出,一只飛向鐘天,一只飛向旁邊成群的侍衛中。
    “暗影魔咒?哼!雕蟲小技。”
    一名門客晃身擋到鐘天的面前,看著黑色光球飛來,不躲也不避,周身猛的散出一層白霧,瞬間在身上凝化成靈鎧,這時候黑色光球已到他近前,正中他的胸口,只聽嘭的一聲,黑球炸開,變成團團的黑霧,立刻依附在他的靈鎧之上,如同擴散的墨汁一般,很快就將他的周身包裹住。
    遠遠看去,那門客已變成黑色的人形。
    但在暗影魔咒的包裹下,他的身體沒有膨脹,反而黑霧在慢慢變淡,最后連同他身上的靈鎧在內一同消失不見。
    唐寅的暗影魔咒僅僅是化掉了他身上的靈鎧,對其身體沒造成任何的傷害,但那些侍衛可沒有他這么精深的修為,受到暗影魔咒的攻擊,瞬間便炸倒一片人,沒有受到波及的侍衛們被嚇得六神無主,四散奔逃。
    趁著這個混亂之機,唐寅再次施展暗影漂移,只是這回他的目標不再是鐘天,而是傻坐在原位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舞媚,再她身邊現身,唐寅什么話都沒說,一把將她的腰身抱住,接著縱身就向外跑。
    那四名門客本以為唐寅說完狠話要和他們拼命,誰知道他話說的硬氣,但做的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見他要跑,四名門客哪肯放過,紛紛動身就要向外追,這時候,驚魂未定的鐘天急聲叫道:“留下兩人保護我!”
    四名門客原本要啟動的身形全都頓了一起,相互,無不暗皺眉頭,其中有兩人退后一步,表示自己留下,另外兩人見狀再不耽擱,身形如箭向外射去。
    此時鐘天已是魂不守色,不過表面上硬是裝成沉穩的樣子,他看著下面那些不時膨脹爆裂開來的侍衛們,顫聲問道:“火焰、冰魄,這……這是怎么回事?”
    正如門客自己所說,他們在神池,確實算不上一流高手,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只有代號,留下來這兩人,分別叫火焰劍、冰魄劍,追出去的二人則叫穿云劍、追風劍,他們皆是出身于神池劍宗一系,另外神池還有刀宗與槍宗兩大派系。
    其實他們的修為并沒有唐寅那么深厚,充其量也就是旗鼓相當,但靈武高手之間的決斗并非僅僅靠比拼修為,還要比拼自身修煉的技能、臨陣的反應能力、戰斗中心態、自身天賦等等因素,修為低者打敗修為高者也是常有生的事。
    唐寅吃虧在不了解對方所修的技能,而對方卻對暗系技能了如指掌,此消彼長,打起來自然吃虧。剛才那名門客施展的靈爆破是神池的獨門絕技,也是光明系靈武的頂級技能之一,當靈爆破施展到了極至時就變成了靈爆極,這可算是威力最大的單攻靈武技能。
    如果不是唐寅的修為達到靈天境,靈氣渾厚精深,門客釋放的靈爆破已足可以將他炸個粉身碎骨,又怎會僅僅是個窟窿?
    “僅僅是暗影魔咒而已,君上無須擔心!”火焰和冰魄二人對視一眼,然后齊齊釋放靈壓。
    兩位修為達到靈天境的修靈者所釋放出來的靈壓何其強大,十幾名受到暗影魔咒波及的侍衛身體已經開始急膨脹,就要馬上炸開的時候,靈壓到了,將他們膨脹到了極限的身體硬生生壓住,使其無法炸開。
    這時,冰魄冷聲說道:“所有人立刻退出寢宮,快!”
    聽聞他的話,其余的侍衛們哪里還敢耽擱,連滾帶爬的向外跑去。
    等侍衛們統統都退走之后,他二人這才收回靈壓,十幾名身如大皮球的侍衛立刻嘭嘭炸開,黑色的肉漿四處飛濺,但因為周圍已沒有其他的侍衛,無人再受其波及,連續的爆裂終于停止,黑色肉漿灑了滿地,最后黑煙從肉漿中緩緩冒出,在空中散去,這時候,黑色的肉漿才變成原本的血紅色。
    兩名門客成功制止住黑影魔咒的擴散,可就這么短的時間里,暗影魔咒業已造成極大的傷害,數十名侍衛死于其中,滿地的血肉紅通通一片,慘不忍睹,濃濃的血腥味飄蕩在整座寢宮之內。
    “好歹毒的暗影魔咒!”火焰和冰魄雖然了解這種暗系的技能,但看到眼前的慘景,仍不由得由衷感嘆。
    且說抱著舞媚逃走的唐寅,他將身法提升到了極至,度之快,如同一陣風刮過,可是穿云和追風也兩位鐘天的門客也是以身法見常,緊追唐寅不放。
    這時候,整個王宮都已經知道有刺客行刺鐘天,亂成了一團,到處都有奔跑的侍衛,以及逃散的宮女。
    在當時可沒有太監這個職業,別說王宮,皇宮也沒有,皇宮和王宮中的下人只有兩種,要么是宮女,要么就是侍衛。
    普通的侍衛對唐寅不構成威脅,倒是身后兩名窮追不舍的修靈者讓他頗感頭痛。
    從一群蜂擁而來的侍衛頭頂直接越過,前面又來一大群侍衛,黑壓壓的一片,至少得有上百號之多,唐寅將牙關一咬,直接沖了上去,被他夾著的舞媚嚇了一跳,本能的驚叫出聲。
    可唐寅并未沖入對方的人群中,剛一接觸,他出手如電,搶先扣住一名侍衛的脖子,然后提著他調轉方向,又向另一邊跑去。
    就在他耽擱的片刻工夫,兩名門客業已追到他的身后,唐寅早有準備,加快身法,同時捏著侍衛脖子的手釋放出暗影魔咒,只見侍衛象是被沖了氣似的,身子越大越鼓,越來越大,快漲到極限時,他頭也沒回,直接向后甩去。
    嘭!
    侍衛的身軀還在半空中,便已爆炸開來,飛射的血漿肉塊直向兩名追殺唐寅的門客罩去。
    “啊?”
    兩名門客下意識地驚叫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