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80

  對暗影魔咒,兩名門客也不敢大意,雖然有靈鎧護體,但也需要耗費靈氣將其抵消掉。【】當黑色的血塊濺到自己身上后,兩名門客不得不停住身形,暗暗釋放靈氣,加固身上的靈鎧,抗衡暗影魔咒的腐蝕。
    很快,暗影魔咒的功效過去,兩人身上的靈鎧也被腐蝕殆盡,當他二人重新散靈氣,罩起靈鎧后,抬頭再找唐寅,哪里還有他的蹤影。
    好狡猾的刺客!兩名門客氣的跳腳,只能憑直接繼續向前追。
    他倆是向北面追的,唐寅卻是向西面跑的。此時沒有兩名門客的追殺,他的壓力減輕許多,這時候再應對王宮侍衛就不如剛才那么緊張了,能避就避,能躲就躲,盡量不和對方碰面。
    情況已沒有剛才那么危急,這時舞媚也稍微松口氣,看著宮女模樣的唐寅,疑問道:“你究竟是誰?是人還是怪物?要帶我去哪?”
    “我是人,這點你可以放心,現在要救你出去,讓你和你的家人會合,至于我是誰嘛,以后你自然會知道。”唐寅回答,只是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現在還是在王宮之內,身處險地,不是與舞媚正式相見的時候。
    他說自己是人,但舞媚卻很懷疑,如果是人的話,怎么可能胸前被炸出個窟窿連一滴血都未流,又怎么會那么快的愈合,而且他現在是夾著自己急奔跑,但說話時沒有任何的喘息,不過聽到要和家人會合,她身軀一震,忙說道:“我的家人都在鐘天的府邸。”
    “已經救出來了,如果沒出意外的話,現在也差不多快到城外了。”
    “啊?”舞媚聞言一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家人都被救出來了?這怎么可能?她遲疑片刻,疑問道:“也是你救的嗎?”
    “不止我一個人。”
    “為什么?你為什么要幫我們?我以前從沒見過你!”
    舞媚的問題沒完沒了,唐寅現在哪有心情去詳細的答復她,他輕輕噓了一聲,低沉地說道:“不要說話,再面又來敵人了!”
    這話十分有效,一聽他這么說,舞媚立刻緊張地閉上嘴巴。
    前方確實又來了敵人,而且還不止一個,只見密壓壓的侍衛站好方陣,一各個弓上弦,劍出鞘,嚴陣以待。看清楚前方被布起了箭陣,唐寅暗吃一驚,可此時想退也無路可退,只能咬牙硬闖過去。
    “放箭!”
    隨著一聲高喊,前方的侍衛一同放箭,箭如密雨,齊齊向唐寅飛射而來。舞媚見狀,嚇的閉起眼睛,別說她現在吃了散靈丹無法凝聚靈氣,即使是在全盛的狀態下,以她的修為也擋不住那么密集的箭支。
    唐寅沉聲說道:“抱緊我的脖子!”說話著,他將舞媚背于自己的身后,接著彎下腰身,迎著箭雨向前急沖。
    叮叮當當——箭矢射在他的身上,出鐵器碰撞搬的脆響,唐寅受其箭支的沖擊力,身子不由自主地連續倒退數步。
    這樣下去可不行,自己根本通不過對方的箭陣。
    想著,他靈機一動,伏下身來,身體隨時開始生變化,兩只手臂變長,雙腿變短,身上的衣服消失,露出褶皺又慘白的皮膚,再看他的臉,雙眼只剩下兩只細縫,鼻子變成兩只黑洞,嘴巴大的都咧到耳根下面,獠牙外露,其狀甚是駭人,他背后的舞媚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的嬌容失色,好在她還是在唐寅的背后,看到不到他的正面,不然直接就得嚇暈過去。
    感覺她環抱自己脖頸的雙手有松動的跡象,唐寅冷聲說道:“抱緊我!”
    說話之間,他整個人向前竄去,此時他奔跑起來,是四肢著地,度更快,簡直如同獵豹撲食一般,侍衛們這輩子也沒見過如此模樣的怪物,整個方陣被嚇得大亂,人們射出的箭支不如剛才那么精準,箭陣的威力也隨之大減。
    趁著這個難得的空擋,唐寅背著舞媚順勢沖到侍衛方陣近前,他身形高高躍起,下落時正好撲到一名侍衛的身上。
    由于他度太快,產生的撞擊力也太大了,他踩在那名侍衛的胸前,足足將其推出五六米遠,所過之處,王宮侍衛無不被撞的動倒西歪,等唐寅從侍衛身上跳開的時候,后者已被壓成了肉餅,分辨不出人型,只剩下一團模糊的血肉。
    進入侍衛的人群中,唐寅再次改變形態,恢復本來的模樣,雙手齊齊化成手刀,上附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侍衛身上的皮鎧根本擋不住他手刀的劈砍,只頃刻間便有三十余人被其手刀劃中,倒地身亡。
    唐寅也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吸取靈氣,以彌補剛才受到靈爆•破時所流失的靈氣。
    侍衛們徹底被他這個半人半鬼的怪物嚇破膽,數百人的方陣,亂成了一鍋粥,這時,忽聽有人聲喊道:“大人,我們來了!”
    隨著話聲,以程錦為的二十名暗箭兄弟從侍衛們的背后沖殺出來。
    見到他們,唐寅先是一喜,接著凝聲問道:“你們怎么近來了?”
    程錦說道:“我們助大人一臂之力!”其實他們是不近來不行了,這時王宮出現刺客的事已經傳到宮外,大批的軍隊趕了過來,將王宮團團圍住,程錦等人再不近來,就得被擋在外面。
    “大人快走,外面現在到處都是鐘天的走狗,再晚恐怕就來不及了!”
    唐寅心頭一緊,沖著程錦點點頭,道:“走!”說著話,他不再與侍衛們糾纏,繼續向王宮的西宮墻跑去。
    眼前這波侍衛被唐寅等人沖散了,可是還有更多的侍衛在快地云集過來,鐘天這個王位得來不正,做賊心虛之下,在王宮可是安插了重兵防守的。
    見越來越多的侍衛沖來,程錦喝道:“留下十人,擋住對方!”
    隨著他的命令,暗箭人員立刻退出十人,分散開來,分別去阻擋從四面八方涌過來的敵人。
    十個人,與人山人海的侍衛比起來太微不足道了,只是瞬間就被淹沒在人海之中,只聽人群里打斗聲不絕于耳,但十人的身影已經找不到了。
    在砍倒大批侍衛的同時,暗箭人員的身上也不時遭受重擊,四面八方洶涌而來的攻擊一波又一波的打在他們的身上,每被擊中一下,便有黑煙冒出,凝聚分丨身的靈氣也被削弱一點。
    后來,見他們實在勇猛,侍衛們也不在拼死硬沖,而是派上長戟手,
    以長長的戰戟將其牢牢架住,使其難以移動,然后周圍的侍衛再一同放箭,隨著箭雨掃過,暗影分身被刺得千創百孔,成了馬蜂窩,暗之靈氣再難以凝聚,飄散到了空中。
    不過由他們十人的拼死阻擋,確實為唐寅等人贏得了不少時間,他們一口氣沖到西宮墻下,此時墻上已經聚滿了王宮侍衛,唐寅因為背著舞媚無法使出暗影漂移,對身邊的程錦喝道:“沖上去,打開缺口!”
    “是!”
    程錦答應一聲,向期于的暗箭人員甩下頭,眾人齊齊施展暗影漂移,眨眼到了墻頭上,與那里的侍衛們戰到一處。
    有他們的沖殺,引得墻上的侍衛大亂,箭也放不出來了,唐寅趁此機會,順利沖到墻下,十指彎曲,化成靈刀,扣住墻壁,快的往上攀爬。
    此時他已恢復本來的模樣,說話的聲音也變成原聲,他背后的舞媚越聽越耳熟,只是不能看到唐寅的正面,無法確認。
    趁著他爬墻之機,她疑聲問道:“你……你是唐寅?”
    “即是也不是,我只是分身!”唐寅隨口回了一句,說話之間,人業已竄到城墻之上,十指化成的靈刀合攏,又變成兩把長長的手刀,與程錦等人一同斬殺墻上的侍衛。
    舞媚緊緊環住他的脖子,身子也隨之貼的更緊了,面頰慢慢地靠在他的背上,雖然聽不到他的心跳,雖然他只是由暗影分身化成,但是她還是感受到一股濃濃的甜蜜感。
    果然是他,那個令他朝思暮想的男人。
    自鐘天宣布要娶她為妃的時候,她就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唐寅了,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會和他碰面,還能與他近在咫尺,趴在他的背上,緊緊地擁抱著他,即使現在立刻就讓她死去她也知足了。
    “這些天,我常常做夢,夢到你會來救我,帶我遠走高飛!”舞媚伏在他的耳邊輕輕說道,眼淚不知不覺中滑落下來。
    唐寅沒有回話,依然在砍殺周圍的侍衛,不過他的出手卻明顯遲緩了一下。
    “就算現在立刻死去,我也不會再有怨言……”
    “我不會讓你死的!”唐寅干脆地回了一句,低頭向宮外望了望,下面黑壓壓的都是騎兵方隊,他回頭對程錦喝道:“別打了,快撤!”
    “是!”程錦答應一聲,對另外十名暗箭人員喝道:“撤!”
    “隊長保護大人先走,我們留下殿后!”十名暗箭人員,聽聞程錦的命令,無一人退后半步,仍死死擋住從兩側沖殺上來的侍衛。如果他們都撤走,讓侍衛們重新云集墻上,布起箭陣,他們連同唐寅恐怕誰都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