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81

  唐寅背著舞媚,直接從宮墻上蹦了下來,此時宮墻外都是成隊的騎兵,唐寅下落時腰身扭動,順勢踢出一腳。【】
    這一腳正中一名騎兵的胸口,后者尖叫著從馬上一頭載倒下去,唐寅則順勢坐在馬鞍子上,將背后的舞媚橫抱在胸前,同時雙腳猛的一踢馬腹,戰馬吃痛,噓溜溜嘶叫一聲,甩開四蹄,奪路而跑。
    程錦的度也不慢,緊隨唐寅之后,使用暗影漂移,直接閃到一名騎兵的背后,一刀將其腦袋削掉,拉下無頭的尸體,抓起韁繩,向唐寅飛奔去。
    他二人奪馬要逃,騎兵們先是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紛紛催馬追了過去。
    程錦回頭望望后方的追兵,快馬加鞭,追到唐寅的身后,急聲說道:“大人,我的分身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我留下來擋住追兵,大人帶舞大姐趕快出城!”
    唐寅深深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只是點下頭。
    得到他的肯,程錦勒緊戰馬的韁繩,慢慢停了下來,隨后撥轉馬頭,立馬橫刀的站于街道的中央,毫無懼色地迎上后面的追兵。
    且說唐寅,后面的追兵雖然被程錦擋住了,不過現在整個鹽城的街頭到處都是軍兵,哨卡一個連著一個,根本沒有辦法順利通行。
    快馬跑出不遠,便看到前方街道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密壓壓的官兵堵滿街道,唐寅若只是一個人還可以考慮硬沖過去,但現在帶著舞媚,不僅身法受限,連暗影漂移也施展不出來,他沒有那個膽量去嘗試,向左右,見左方不遠處有條小巷子,想也沒想,撥馬便跑了進去。
    小巷里黑漆漆的,不過唐寅具備夜眼,綠油油的眼眸視黑夜如白晝。
    在小巷里也沒走出多遠,就聽到前方傳來密集的腳步聲以及甲胄摩擦的嘩啦聲。
    那是大隊軍兵在奔跑時出的聲響。這時舞媚緊張地抓住唐寅的衣襟,揚頭看著他,月色下,嬌面顯得有些蒼白。
    感覺到她的緊張,唐寅松開韁繩,略微伏下身來,在她耳邊低聲說道:“有我在,沒人能傷得了你。”
    他的話不多,聲音也低沉,但就是有種安穩人心的魔力。很奇怪,現在雖然身處險境,四面八方都是成千上萬的敵人,可聽完他的話,舞媚緊崩的神經竟然莫名其妙的松緩下來。
    唐寅用力摟住舞媚的腰身,輕聲說道:“抱緊我!”說話之間,他雙腿用力一蹬,整個人從戰馬上竄了起來,下落時,手刀順勢劃過馬臀。
    戰馬痛叫,了瘋似的向前狂奔,這時,前方的轉彎處也正好來了一隊官兵,數量有百人左右,還沒看清楚怎么回時,就被奔來的戰馬撞個正著。
    小巷狹窄,閃避起來也受限制,百余名軍兵又是在反應不及之下,被這匹受了驚的戰馬撞個正著,百余人東倒西歪,有幾位連手中的長矛都摔沒了。
    還沒等他們來得及重整陣容,唐寅已沖殺上來,他一手抱著舞媚,一手化成長長的彎刀,在月光的映射下,他是人到哪,寒光就拉到哪,所過之處,鮮血飛濺,靈霧騰起,軍兵紛紛倒地。
    “放箭、放箭!”
    這隊軍兵的隊長見唐寅兇猛,如同黑夜中的惡魔,嚇的雙腿亂顫,連連后退,對周圍的手下士卒急聲叫喊。
    見軍兵邊后退邊要搭弓上箭,唐寅心頭一顫,他不怕箭支,但舞媚不行,何況小巷太狹窄了,沒有太多的閃避空間。想到這里,他立刻把舞媚放下,還沒等后者反應過來,唐寅的身影已在她面前消失。
    軍兵們正要放箭,可剛剛把箭矢搭上弓弦,唐寅已在他們陣營當中現身,夜晚對于暗影漂移而言幾乎不受任何限制,可隨處移動,唐寅到了人群之中,雙手齊齊化成彎刀,雙臂揮動之間,周圍一圈都人都受到波及,紛紛倒在血泊中。
    軍兵們頓時大亂,尤其是后面的軍兵,仍掉弓箭,調頭就跑,領隊的隊長還想叫住逃兵,可喊了兩嗓子后,看到唐寅正用綠油油的眼神盯著自己,那隊長嚇的差點叫媽,連滾帶爬的也跑了。
    其實以唐寅的身法,要把這幾十個逃兵趕盡殺絕很容易,但不管指揮這些軍兵的人是誰,他們畢竟還是風人,唐寅多少也有些手下留情了。等這些軍兵都逃走之后,唐寅低頭掃視地上的尸體。
    這些人都是死于靈魂燃燒之下,身體還在,但體丨內的精華已被化為靈霧,眼睛和皮膚都變成了死灰色,流淌出來的鮮血也是黑紅色,象是干枯了許久似的。
    唐寅在尸體中找到一個和舞媚體型差不多的,然后直接以黑暗之火將其肉身燒化,臨起散落的甲胄,走回到舞媚近前,向她面前一遞,說道:“換上這個!”
    舞媚沒有立刻去接,而是直勾勾地看著唐寅。
    被他從宮里救出來,她還是第一次仔細打量唐寅,感覺他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但哪里不同,她又一時說不上來,不過有一點是一樣的,他的身上還是充滿了邪氣,不令人討厭,反而令人著迷。
    見她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唐寅笑了,疑問道:“怎么?我臉上長花了嗎?”
    舞媚被他的話逗樂人,人也回過神來,接過唐寅手中的軍裝,玉面稍微紅了一下,問道:“我……在哪換衣服?”
    唐寅眨眨眼睛,向左右瞧瞧,然后伸手將舞媚夾起,說道:“來!”說著話,他走到一面院墻前,騰空越起,人在半空中,單腳蹬下墻面,身上又是向上一竄,業已上到墻頭,隨后向墻內略微看了看,感覺就是一座普通的民宅,隨即抱著舞媚跳了進去。
    退到墻根底下的陰暗處,唐寅壓低聲音說道:“就在這里換吧!”說著,他轉過身,輕步走到院中,謹慎地四處打量。
    舞媚看著唐寅在院中來回巡視的背影,心中暖暖的,有股說不來的窩心感。任何男人見了她,都象蜜蜂見了花蕊似的,只有唐寅是例外。這樣的男人是可以依托終身的!此時,舞媚倒是暗暗下了決心。
    她脫掉身上繁雜的華服,快地換上普通士兵的衣服,然后又拿起頭盔和甲胄,罩在身上。穿了一會,她輕聲叫道:“唐寅!”
    唐寅在院中慢慢走動的身軀一頓,快退了回來,問道:“怎么了?”
    舞媚轉過身,回頭一笑,說道:“沒什么,我是讓你幫我把甲胄扣上!”她指了指背后的扣子。
    這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舞媚的笑,艷麗的足可以讓百花黯然之色,象唐寅這么意志強硬的人此時也忍不住呆了呆,片刻之后才回過神來,走近舞媚的背后,系好甲胄的扣子后,雙臂順勢前深,
    將她纖細的腰身環住。
    沒有多余的動作,也沒有多余的甜言蜜語,只是靜靜的擁她在懷中,嗅著她身上的幽香。
    兩人就這么默默的站在墻下,享受著這片刻的安靜和重逢的喜悅,時間仿佛靜止下來,連外面的人喊馬嘶聲都消失不見了。
    “我……很想你!”
    舞媚低著頭,輕輕說道。
    “我也是!”唐寅在她耳邊道。
    “我一直想去平原縣找你,可是卻一直都抽不出時間。”舞媚半轉回頭,眼神中帶著令人憐惜的憾色。她伸出手來,忍不住摸摸唐寅剛毅又俊秀的面頰,雖然眼前這個唐寅僅僅是分身,但一切又都那么真實。
    唐寅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淡笑著道:“沒關系,現在,我不是來了嘛!”
    “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離開我?”舞媚明亮的眼眸蒙起一層水霧,聲音也隨之有些顫抖。
    唐寅明知道自己現在根本給不了她任何保證,但此時此景,看著舞媚充滿期盼的眼神,他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舞媚沒有再要更多的承諾,轉回身,靠進他的懷中,將他抱得緊緊的。
    外面依然嘈雜,凌亂的腳步聲、馬蹄聲此起彼伏,但此時這些已影響不到舞媚,她的心已被滿滿的甜蜜感占據。
    正在這時,院中正房的房門突然打開,從里面走出一位白蒼蒼的老翁,老者瞇縫著眼睛,探著頭,望向墻根下來相擁而站的唐寅和舞媚,愣了片刻,方疑聲問道:“你們是闖入王宮的刺客?”
    外面的軍兵叫喊連天,現在整個鹽城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有刺客進了王宮,欲行刺鐘天。
    見院子的主人突然出來,還向自己問話,舞媚嚇了一跳,急忙緊張地看向唐寅。
    唐寅臉上掛起微笑,不過摟抱著著舞媚腰身的手卻慢慢變成了手刀,他轉過頭,對老翁笑道:“是的,老人家若想報官令賞,現在就可以去!”
    老者聞言,面露怒色,義憤填膺地說道:“鐘天弒君,篡奪王位,又改我大風的國號,是我大風千百年來的第一罪人,你們要殺他,我高興還來不及,怎么會去報官?年輕人,別在外面站著了,進屋坐吧!”
    說著話,老者沖著唐寅和舞媚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