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82

  唐寅想拒絕,老者若是出于好心,自己去了他的家里豈不是給他惹禍上身,若是出于歹意,自己無所謂,但嫵媚可就危險了。可還沒等他拒絕,嫵媚已嫣然一笑,說道:“多謝老人家!”說著話,已拉著唐寅走了過去。
    老者只是都城里普通的百姓,家里并不富裕,各種擺設也都有些陳舊。將唐寅和嫵媚讓入房中,老者立刻將房門關好,緊張地問:“行刺成功了嗎?”
    唐寅生性多疑,現在又是身處險境,是絕不會輕易放下戒心的,化成長刀的手并沒有恢復原狀,一直背于身后,可在他的臉上是看不到任何殺氣和敵意的,天生的笑面帶著平和無害的微笑,看上去那么和藹可親。
    他搖了搖頭,惋惜的說道:“沒有成功,只差一步!”
    聽完這話,老者大感失望,長嘆一聲,搖頭說道:“看來鐘天遭報應的時候沒未到啊!”
    希望鐘天早點死的百姓絕不止老者這一個,風國上下的百姓基本都對鐘天又憎又恨,但敢怒不敢言,只能把希望寄托到上蒼,等著盼著他遭報應。
    老者很熱情,說道:“年輕人,你倆都餓了吧,我這里還有些吃的東西。”說著話,也不等唐寅和嫵媚答應,快步到了廚房,端出一盆白面饅頭。
    嫵媚見狀十分感動,對唐寅輕聲說道:“看見了吧,大多說的百姓們都是反對鐘天的。”說著,她又對老者笑盈盈道:“多謝老人家!”說完,就準備去哪饅頭。
    唐寅暗皺眉頭,不知道嫵媚是防心太弱還是不懂得人間險惡,此時此刻,陌生人的東西怎能隨便吃?他從背后伸出一只手,抓住嫵媚去拿饅頭的手腕,微笑搖頭,輕聲說道:“老人家的饅頭也不多,還是給老人家留著自己吃吧!”
    嫵媚一愣,饅頭,又瞧瞧含笑阻止自己的唐寅,多少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過嫵媚卻不以為然,覺得唐寅太多心,人家明明是出于一番好意,他如此猜疑,是在是太傷人心了。
    她正要說話,這時候,忽然院外有人咚咚砸門。
    屋內三人都是一震,老者向唐寅和嫵媚擺擺手,說道:“沒事,你倆安心吃飯,我去怎么回事!”說完話,老者快步走了出去。
    惜夢-壞蛋
    還沒等他走到院門近前,門已被人從外面撞開,十數名軍兵沖了近來,看到老者,一名軍兵粗聲粗氣地問道:“你在干什么?為什么不給我們開門?”
    老者沒笑擠笑,道:“老夫上了年歲,起床慢……”
    “哼!”軍兵冷笑一聲,一把將老者推開,走進院內,環視了一圈,然后說道:“剛才在你的西院外有軍兵遇到了刺客,并生戰斗,你可聽到了?”
    “沒有。”
    “沒有?”軍兵挑起眉毛,疑問道:“那么大的聲音,你竟然沒聽到?那你看沒看到刺客往哪邊跑了?”
    “老夫一直在床上睡覺。”
    “媽的,鬼話!”軍兵嗤罵一聲,回頭對其他的軍兵喝道:“給我搜!”
    “等一等!”老者伸出手來,將眾軍兵攔住,說道:“老夫又沒有犯法,你們憑什么搜我家?是不是鐘天篡位之后,你們把自己
    的職責也忘了,你們是軍兵,不是強盜……”
    沒等老者把話說完,那名軍兵已氣的暴跳如雷,大喝道:“大膽!”說話之間,他以佩刀的刀把狠擊老者的頭部,只聽嘭的一聲,老者倒退兩步,鮮血頓時順著額頭流淌出來,人搖晃幾下,最后昏倒在地。
    軍兵打暈了老者,帶人進闖入房內,房間里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眾軍兵們里里外外搜了一通,連個人影子都沒看到,這才罵罵咧咧的離開了,至于昏倒在地上的老者,連理都沒人理。
    等他們前腳剛走,正房的后窗戶也隨之被打開,唐寅和舞媚從窗外悄悄翻了近來,后者手中還端著那盆饅頭。確認軍兵確實走了,唐寅快步到了院中,將昏迷不醒的老者抬回房內。
    “老人家怎么樣?”舞媚在旁緊張的問道。
    唐寅是習武出身,多少懂得一些中醫知識,他看了看老者額頭上的傷口,又把了把他的脈搏,說道:“只是昏過去了,應該沒有性命之憂!”
    “哦!”舞媚松了口氣,隨后正視唐寅,說道:“怎么樣?”
    唐寅提起舞媚換下的華服,撕下一條,將老者頭上的傷口略微包扎一下,同時莫名其妙地問道:“什么怎么樣?”
    “你的缺點就是疑心病太重,不愿相信人,老人家給我們吃的,明明的好心,你卻以為人家圖謀不軌,現在怎么樣?你相信了吧!”舞媚氣呼呼地說道。
    “呵!”唐寅淡然而笑,聳聳肩,也不和她爭辯,只是幽幽說道:“人心隔肚皮,小心方能駛得萬年船。”
    舞媚看著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唐寅的性格太倔強,一旦是他認準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唐寅回頭上下瞅了瞅舞媚,后者被他看得臉色一紅,問道:“你看什么?”
    唐寅挺起身,拿掉舞媚頭上的頭盔,從其鬢上抽下一根金簪,放到老者的旁邊,緩聲說道:“他是因為我們受傷的,這只簪子算是我們的補充吧!”
    很難看到他會有表現心軟的一面,舞媚兩眼放光的看著唐寅笑了。
    二人沒有在老者的家中繼續呆下去,聽外面的動靜不再那么亂了,他倆從房中走了出來。此時,舞媚已換上軍裝,頭盔也壓的低低的,冷眼看去,就是一個相貌俊秀的年輕小卒,唐寅不用換裝,而是直接變化成一名士卒,一名已經死于他的靈魂燃燒之下的士卒。
    由于是裝扮成士卒的模樣,兩人走到大街上倒也能魚目混珠,沒有引起過往官兵的懷疑。
    邊跟著唐寅走,舞媚邊小聲問道:“我們現在去哪?”
    “出城!”唐寅回道。
    舞媚一驚,疑道:“現在城門應該早就被封鎖了,我們很難混出去啊!”
    唐寅轉頭沖著她一笑,說道:“我自有辦法。”
    上,唐寅和舞媚有驚無險的到了岳宅,看左右無人,唐寅直接抱起舞媚,翻墻而過,進入宅內。
    此時岳宅早已人去樓空,偌大的宅院,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舞媚不由自主地打個冷戰,靠近唐寅,輕聲問道:“這……這是什么地方?我們為什么要來這?”
    “這里有地道,能直通城外。”感覺到她的緊張,唐寅握住她的手,含笑說道:“不用擔心,這里的主人是我的朋友,現在他和你的家人都在城外。”
    “哦!”聽唐寅這么說,舞媚安心不少。
    兩人在宅中七扭八拐,到了岳子杰的臥房,唐寅剛把房門推開,就聽屋內有人說道:“可算把你們等來了!”
    這突如其來的話聲,別說把舞媚嚇了一跳,唐寅的身軀也是隨之一震,明明沒有人的宅子里突然冒出一個人來,這確實很嚇人。
    唐寅幾乎是下意識地擋在舞媚的身前,舉目向房里定睛,抬起的手刀又放了下去,眉頭卻皺了起來,臥房里確實有個人,不過這位不是旁人,正是上官元讓。
    “你不是出城了嗎?怎么又回來了?”唐寅邊疑問著邊拉著舞媚走了近來。
    以下大風歌更新組
    我看大人的真身很安全,所以就偷偷潛回來接應你們。上官元讓笑道,說話間,他看向唐寅身邊的舞媚,看清楚她的模樣,上官元讓也是眼睛一亮,暗道一聲好個冶艷妖媚的女人,難道唐寅冒那么大的風險進宮去救她,若換成自己,估計也會這么做的。
    舞大小姐,我是上官元讓,大人麾下的總先鋒官!上官元讓彎下腰身,靠近舞媚,沖著她嘿嘿直笑,此時臥房里沒有點燈,漆黑一片,他又是一張大黑臉,咧嘴一笑,露出兩排大白牙,看起來格外慎人。
    舞媚嬌軀哆嗦一下,急忙往唐寅身后退,后者翻了翻白眼,神手將上官元讓的黑臉推開,揚頭說道,別鬧了,快走!
    上官元讓聳聳肩,走到床鋪錢,將上面的地道口打開。唐寅和舞媚走人其中,順便又向上官元讓要了一顆聚靈丹,給舞媚服下
    穿過長長的地道,三人順利的從出口出來。
    到了外面,眼前都是人,梁家、舞家、子陽家三家的人此時都聚集在岳子杰在城外的宅子中,將面積不小的宅子擠的滿滿的。
    看見唐寅把舞媚安然無事的就出來,舞家人自然欣喜若狂,尤其是女眷們,紛紛圍上前來,與舞媚相擁而泣。
    這是,唐寅的分身開始慢慢變淡,最后化成一團濃密的黑霧,回歸到唐寅真身的體丨內。
    看著欣喜的舞家人,唐寅無法給他們跟多的時間唏噓感嘆,當即下令,讓所有人統統上車,立刻趕回天淵郡。
    他的職位與三家重臣比起來自然是相差懸殊,不過現在的情況不同,對他的指揮號令,三家中沒有一個人有怨言,完全服從唐寅的命令,紛紛上了馬車,由唐寅等人護送著,回往天淵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