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88

  鹽城。【】
    鐘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把軍中逃兵現象制止住,但這時已元氣大傷,原來梁、舞、子陽三家的二十個直屬兵團,二十萬人,脫逃過半,二十個兵團的編制形同虛設,已派不上用場。
    這時候,寧軍統帥之一的戰無敵主動前來找鐘天,讓他馬上集結他麾下的軍隊,聯合寧軍,進攻以唐寅為的天淵郡,等徹底消滅唐寅一系后,‘鵬國’形式穩定,寧軍亦可班師回國了。
    戰無敵和戰無雙是親兄弟,同是寧國的上將軍,位高權重,又是寧王面前的紅人,鐘天不敢等閑視之,聽完戰無敵的話,他連連點頭,答應道:“上將軍盡管放心,本王定會早日集結王師,剿滅亂臣唐寅!”
    戰無敵看了鐘天一眼,嘴角動了動,最終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正是因為有鐘天來掌管大軍他才感覺放心不下,這次出現逃兵,一下子就減員十萬有余,再耽擱下去,弄不好又會生出什么事端,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只能親自出面,督促鐘天立刻出征,而且四十萬的寧軍駐扎在風國已久,將士歸鄉心切,也無法再拖延下去。
    鐘天與戰無敵碰面之后,立刻開始集結軍隊,在他的東拼西湊下,倒是也聚集起三十余萬人,這其中有鐘天直屬的六個兵團,原本歸王室所有的五個兵團,從梁、舞、子陽三家部眾中湊出的四個兵團,各郡駐扎于鹽城城外的二十萬地方軍,總共合計三十五萬人。
    鐘天麾下的三十五萬大軍與四十萬的寧軍整裝待,欲北上討伐唐寅,而同一時間唐寅也沒有閑著,一邊把四十萬的天淵軍開始南調,進入關南郡,另一邊又令人騎快馬去往貝薩城邦,向其國王借兵。
    唐寅是從平原縣起家的,而平原縣又飽受貝薩軍的擾,對貝薩軍的戰斗力自然十分熟悉,邱真對唐寅建議向貝薩借騎兵,貝薩的重裝甲騎兵無論是戰斗力還是防御力都稱得上極強,而且鹽城的風軍以及遠道而來的寧軍從未見過重裝甲騎兵,一旦在戰場上遇到,準備不足之下肯定會吃大虧。
    唐寅覺得邱真的建議很有道理,立刻采納,并親自令人用貝薩語寫封書信,送往貝薩城,同時還送去不少的金銀珠寶,以示感謝。
    至于進軍關南郡,這是唐寅自己的主張,出于保護天淵郡這處根基,他不希望在天淵郡的家門口開戰,而是想把戰場放在天淵郡以外的地方,許多人對其都表示不理解,不明白為什么有天關這處天險不守,而要到關南郡去御敵,失去防守的優勢,只憑正面作戰,以己方目前的兵力不可能戰勝對方七、八十萬的敵軍。
    不過,幾位軍中的主帥倒是一致的支持唐寅,他們認為在關南郡作戰對己方更為有利。他們倒沒象唐寅那樣怕把戰爭引到家門口會破壞天淵郡的經濟和穩定,而是覺得在關南郡作戰更能出其不意,殺鐘天個措手不及。
    現在鐘天還不知道關南郡郡趙輝傾向于己方,自然也把關南軍當成他自己的底盤,近來之后,想必也是全無防備,若這時己方突然殺出,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定能大破鐘天和寧國的聯軍。
    聽完這些主帥們的分析,那些表示反對的人不再言語,畢竟他們說的也很有道理。
    關南郡的郡城是通州,與天關距離很近,從天關去往通州比天關去往順州還要快。
    唐寅統帥一萬天淵郡的直屬軍作為先行部隊,經過一天一夜的急行軍,抵達通州城外。
    此時正是凌晨,天邊蒙蒙泛亮,唐寅策馬上前,到了城墻下,向上面望了望,偌大的通州城,又高又厚的城墻上根本看不到幾個軍兵,而懸掛的旗幟更為可笑,有些是紅底白面的鵬旗,有些還是黑底白面的風旗。
    與唐寅同來的還有上官元讓、元武、元彪三兄弟,上官元讓催馬來到唐寅身邊,沖著城墻上哼笑一聲,說道:“我看這個關南郡郡趙輝就是根墻頭草,哪面風大哪面倒,連旗幟都掛兩種,是以防不時之需啊!”
    唐寅也樂了,搖了搖頭,深吸口氣,對城墻上大聲喊道:“城上的兄弟聽著,我是天淵郡郡唐寅,你們快去通報你們的郡趙大人,讓他出來與我說話!”
    他的喊聲,終于驚動了城頭上的軍兵們。隨著好一陣的亂,終于有人怯生生地從墻頭上探出半個腦袋,向下面望望,只見城外黑壓壓的一大片人,而且皆是馬隊,前方數面大旗,分別繡著‘風’、‘天淵’、‘唐’的字樣。
    觀望的士卒看罷倒吸口冷氣,壯著膽子,不確定地問道:“你……你是誰?”
    唐寅翻了翻白眼,再次加大聲量,喝道:“天淵郡,唐寅!”
    哎呀,是唐寅!士卒雙腿軟,差點坐到地上。唐寅來通州了,那個麾下數十萬大軍的唐寅竟然跑到通州來了,他來干什么?不會是來攻打通州的吧?士卒手扶箭垛,艱難地咽口吐沫,結結巴巴地問道:“唐大人是要見趙大人嗎?用……用不用我們先把城門打開?”
    唐寅差點笑出聲來,真整理布于.1.是有什么樣的主將就有什么樣的兵。他擺擺手,說道:“還是先叫你家大人出來說話吧!”
    “是、是、是!唐大人,那……你在城外稍等一會,我這就前去通稟!”
    “好!辛苦這位兄弟了!”
    “哎呀,大人客氣、客氣。”
    聽他二人的對話,找不到半點火藥味,更不象是敵對勢力。趙輝不想做鐘天的走狗,更不想去與高舉大風旗號的唐寅為敵,他手下的將士們也同樣如此,別說現在關南軍已無兵可用,即使有兵,也不會與唐寅開戰。
    那名士卒與唐寅對完話后,片刻都未敢耽擱,象火燒p股似的跑下城墻,前去郡府通稟此事。
    差不多只等了小半個時辰,通州城門大開,一位身穿郡守官服的中年人在十數名侍衛的保護下急匆匆從城里走了出來,到了城外,向前方密壓壓的騎兵方陣望望,心也隨之提到嗓子眼。
    這隊騎兵,戰馬健壯,騎士魁梧,盔明甲亮,精氣神倍足,一各個瞪得滾圓的眼睛光芒閃爍,攝人魂魄。只看軍容,就不難判斷其戰斗力。趙輝又不是昏庸無能之輩,自然也能感覺得出來。
    他舔了舔干的嘴唇,向前走出兩步,干笑道:“在下關南郡郡趙輝,請問,哪位是唐寅唐大人?”
    “趙大人,久違了,在下唐寅!”說話之間,唐寅動作利落地飛身下馬,來到趙輝近前,向他拱了拱手,同時,目光如刀地上下打量著趙輝。
    原來這就是最近風頭正勁的唐寅。
    唐寅比趙輝預想中要年輕得多,看上去只二十五、六的樣子,身穿黑盔黑甲,后披黑色大氅,相貌并不象尋常武將那么兇惡,反而十分英俊秀氣,尤其是他天生的笑面,給人一種自然而然的親近感,不過看到他那對狂野的眼神時,任誰都會被嚇一跳,漆黑的眼眸中卻隱隱透出詭異的綠光,邪氣中又透出一股讓人倍感壓迫的威懾力。
    “唐大人,久仰久仰,下官可是久聞唐大人的大名啊!”在唐寅面前,趙輝很自然地就矮了一頭,態度卑微又客氣,似乎忘了自己與唐寅是平級,同是一郡之。
    唐寅笑道:“趙大人客氣了。”
    “唐大人突然來此,是……”
    “我欲在關南郡抵御鐘天和寧國的聯軍,不知,趙大人是否能從中協助?”
    “啊?”趙輝吸氣,稍微停頓了片刻,側身說道:“唐大人可否進一步說話?”
    唐寅點點頭,作勢就要跟趙輝進城,后面的騎兵們見狀紛紛要上前,唐寅沖著他們擺擺手,說道:“元武、元彪留下帶隊,只元讓隨我進城就好!”
    “是,大人!”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答應一聲,退回到己方方陣。
    關南郡現在兵力已空,不敢對唐寅怎么樣,即使想圖謀不軌,有上官元讓在場,對方也找不到便宜。
    唐寅只帶上官元讓一人便大搖大擺的跟隨趙輝進城,單單是這份膽量就已令趙輝佩服不已。
    路上,他特意把手下的侍衛支遠一些,然后對唐寅問道:“其實我對鐘天的篡位也是深惡痛絕,想必這點唐大人應該早就有所了解了。”
    “恩!”唐寅點點頭,不管趙輝是不是對鐘天深惡痛絕,但他大力資助己方軍需糧餉倒是真的,這一點還是令唐寅很感激的。
    “所以,唐大人要與鐘天交戰,我肯定會站在唐大人這一邊,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唐大人也盡管開口,我定會鼎立協助。”
    “很好,有趙大人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唐寅笑吟吟地說道。
    邊向城里走,他同時也邊打量四周,現在天色才剛亮,通州城內的許多商鋪便已開始營業,街上也66續續有了行人,從中也不難看出,趙輝把通州城治理的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