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89

  唐寅在趙輝的引領下進入郡守府,他的郡守府和余合的郡守府無法相提并論,官邸并不算大,里面的裝飾也十分簡樸。【】唐寅邊走邊看,對趙輝的印象也隨之改觀不少。
    在大廳落座之后,趙輝熱情地令人上茶上點心,唐寅擺擺手,笑道:“趙大人不用客氣,”接著,他話鋒一轉,又道:“我打算讓天淵郡駐扎在三池城一帶,不知趙大人能否行個方便。”
    “哦?三池城?”趙輝一愣。三池城位于關南郡的南部,距離金光郡不算遠,是從金光郡到通州的必經之路,他咽口吐沫,疑問道:“唐大人準備在三池城附近駐扎多少軍隊?”
    “我天淵郡全軍.。”
    “那……是多少?”
    “四十萬。”
    啊!趙輝吸了口氣,三池城雖然地理位置很重要,但城池并不大,如何能裝得下四十萬人的軍隊?他面露難色地說道:“唐大人,三池城還不足五里,恐怕難以容得下天淵郡四十萬的將士啊!”
    唐寅一笑,說道:“我剛才說過了,我天淵軍并不駐入城內,而是在城外駐扎,趙大人請放心,我方軍兵也不會騷擾到城中百姓,對三池城也不會有何影響。”
    趙輝松口氣,說道:“原來是這樣,這沒問題,唐大人可有需要我從中協助的地方?”
    唐寅點點頭,說道:“只需趙大人幫我封(和諧)鎖消息,不要傳到鐘天哪里即可!此戰若勝,我方便可大挫鐘天一系的實力和士氣,亦可乘勝追擊,直取鹽城,但此戰若敗,恐怕,便無人能再扭轉大局,恢復我風國了!”
    趙輝聞言,面色頓時一正,急忙說道:“唐大人盡管安心,要說出兵打仗我確實幫不上忙,但協助天淵郡的兄弟秘密駐扎在三池城外,嚴鎖消息還是不成問題的。”
    唐寅欣喜,拱手說道:“如果趙大人真能做到這一點,就算是為我大風立下大功了。”
    “哎呀,豈敢、豈敢!”趙輝站起身形,連連躬身,說道:“討伐逆賊,恢復大風,也是在下身為風臣應盡的義務。”
    得到趙輝這位郡的肯,唐寅放下心來,不過也只是放心了一半,雖然趙輝說的好聽,但會不會按照他說的去做,或者會不會偷偷向鐘天告密,誰都不敢保證。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趙大人的忠心令人佩服,為了確保趙大人的安全,我帶來一萬騎兵就暫時住在通州城內吧,這樣也可以就近保護趙大人及其家眷,趙大人,你的意思呢?”
    說是保護,實際上就是留下一萬騎兵威脅自己,拿自己及其家人做人質。,
    趙輝哪能看不出唐寅的意圖,雖然唐寅的不信任令人覺得不舒服,不過他也能理解唐寅的處境,他現在幾乎是以一郡之力抗衡兩個國家,其中容不得半點的散失,一旦出現差池,他就再難以翻身之日。
    趙輝點點頭,笑道:“唐大人想的真周到啊。既然如此,在下也就不推遲了,唐大人的一萬騎兵就住下吧,也可以分出一部分住到我的府上。”
    嗯。這個趙輝很上道嘛!唐寅仰面而笑,說道:“那就有勞趙大人費心照顧這些將士們了。”
    “呵呵,唐大人客氣了。”
    唐寅是帶這一萬騎兵來的通州,等他回去時,身邊只剩下上官元讓一個。
    回到天關之后,唐寅未在耽擱,第一件事先把梁、舞、子陽三家的人送到順州,給他們三家分大宅,雇請傭人,并派專人嚴加“保護”。
    他太了解這些顯貴們的稟性了,他現在要與鐘天和寧國聯軍正面交戰,后方空虛,不把梁、舞、子陽這三家的人看好了,弄不好就會給自己搞出什么亂子,到時自己前后難以顧全,豈不麻煩?!這時候,唐寅是一點未留情面,就連舞媚都被他一并送回順州。
    做完此事,他還特意找來梁啟,向他解釋了一番,梁啟那么精明自然能理解唐寅的做法,非但沒有心懷芥蒂,反而還很支持唐寅的做法。
    對自己的父親,他是再熟悉不過,其實唐寅的顧慮并非多此一舉,若讓梁興留在天關,沒準真會趁著唐寅在前方作戰,他在后面搞出個兵變什么的。把梁興安頓在順州,梁啟也能安心。
    處理完這件事,唐寅下達命令。在團關只留守三萬郡里直屬軍,其余的四十萬大軍全部南下,進入關南郡。,
    由于事先已找過趙輝,后者這時打開方便之門,將沿途要塞里的官兵全部車里,退回通州。
    即使路上已無關南軍,但四十萬的大軍規模何其龐大,若想在行軍路上不引人注意也很難。
    唐寅經過考慮,決定不走官道,改走人跡罕見的,并繞開沿途的城鎮,如此一來,行軍度雖然變的緩慢,但保密性卻提高很多,另外,他又令全軍白天休息,晚間趕路,這也是為了掩人耳目,防止消息外泄。
    三池城是不大,長寬皆不五里,城外也沒有護城河,城內的居民不多,但卻很熱鬧,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其中大多都是路過此地的商客或游人。
    在三池城的東面和西面皆是茂密的森林,這兩片大林子占地甚廣,一直覆蓋到遠處的沈山峻嶺中,樹木的木質厚實、堅硬,關南郡的木產也大多來源于此。
    天淵軍進入三池城境內后,一分為二,秘密駐扎到城池的兩側的林地中。
    駐扎在三池城東側這片林地中的天淵郡是以梁啟、白勇為的三水軍,現在三水軍多了梁家的四個兵團,已由原來的五個兵團增加到九個兵團,接近十萬人。駐扎在三池城西側的就是以唐寅為的三十萬天淵軍,其中包括十萬平原軍、十一萬的赤峰軍以及十萬的直屬軍。
    在林子深處扎好營地,唐寅立刻著急各軍統帥以及靡下的幕僚。
    現在天淵軍四十多個兵團,僅僅兵團長和副兵團長就接近上百號人,中軍帳已遠遠裝不下這么多人,而且現在兵團都有了統帥,唐寅再開會只需把各統帥找來就好。
    此時,大帳內唐寅居中而站,在他的左手邊皆是軍中武將,有平原軍統帥蕭慕青、三水軍統帥梁啟、赤峰軍統帥李威、直屬軍統帥古越和彭浩初,負責刺探、情報的樂天和艾嘉等人,在唐寅右手邊的則是邱真、張哲等這些文官和幕僚們。
    商議軍務的時候,唐寅不喜歡坐著談,何況現在是林中安營,大帳簡單,只是四面圍著帳布而已,舉目看了片刻,然后轉回身形,環視眾人,先問樂天和艾嘉二人到:“敵軍目前已到什么地方?”
    樂天正色說道:“敵軍現已到榆陽。”榆陽是金光郡的北部重鎮,過了榆陽再向北走,用不上兩日便可進入關南郡境內。
    艾嘉補充道:“是敵軍的先前軍隊抵達榆陽。”
    頓了一下,她解釋道:“這次鐘天雖然是和寧軍聯手來攻,但寧軍似乎有意讓鐘天的軍隊先探我們的虛實,所以故意落在后面。鐘天這邊負責統軍的主帥是鐘文,也就是鐘天的二兒子,此人膽小的很,將麾下的三十五萬大軍分成兩部分,二十萬的地方軍作為先頭軍,而他則帶領余下的軍隊殿后,現在,僅僅是二十萬的地方軍抵達榆陽!”
    唐寅點點頭,暗贊一聲不錯,這次艾嘉的情報可比以往詳細得多。
    他環視在場諸人,說道:“此次與鐘天和寧軍交戰,至關重要,誰有良策,快快講來!”
    “鐘文小兒將三十五萬人一分為二,分散兵力,無疑是自取其辱!”一位名叫韓隼的幕僚冷笑出聲,沖著唐寅拱手說道:“大人,從金光郡到通州必經三池,而到三池,沿路皆是密林,我軍可在半路設下埋伏,只要這二十萬的先頭軍進來,就將其圍而殲之。地方軍雖眾,但卻是臨時湊到一起,各自有各自的主帥,一旦陷入重圍,不攻必先自亂,屆時我軍四面齊攻,掃平這二十萬的地方軍不費吹灰之力。”
    唐寅邊聽邊點頭,覺得韓隼所言甚是有道理,確是可行之策。
    彭浩初從終將中跨出一步,對唐寅拱手道:“大人,此計不妥?”
    沒等唐寅說話,韓隼已先皺起眉頭,冷眼斜視彭浩初,疑問道:“彭將軍認為我的計謀哪里不妥?”
    彭浩初正色說道:“弒君造反的是鐘天及其麾下走狗,而非這二十萬的地方軍,這些人都是無辜的,之所以遠征天淵郡也并非他們自愿,是受鐘天逼迫而來,若是按照先生(對幕僚的尊稱)的策略,這二十萬的地方軍得死傷多少人?風人殘殺風人,無論誰生誰死,誰勝誰敗,都是在消耗我風國的國力,讓寧人在看笑話!”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紛紛吸口氣,覺得彭浩初所言很對,若是全面圍殺這二十萬的地方軍,對風國來說也是巨大的損失。
    “哼!”韓隼面子有些掛不住,冷哼一聲,說道:“我看是彭將軍出身于地方軍,所以在為這些地方軍說話吧?!婦人之仁,姑息養奸,是最蠢笨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