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94

  地方軍對肖魁的怨恨已不是忍受一天兩天,自他擔任統帥那天起,地方軍的日子就沒好過過,這次被天淵軍重兵圍困,肖魁又指揮不當,地方軍心中的怨氣一股腦的爆出來,將其砍成了肉泥。【】
    肖魁的那些心腹偏將和侍衛們也沒跑了,被地方軍圍住之后,生擒活捉,隨即打開城門,全體向天淵軍投降。
    三池城一戰甚至連戰斗都未生,二十萬的地方軍殺掉統帥肖魁,全體投降倒戈,投靠了唐寅,此戰得勝可謂是兵不血刃。
    一下子接收二十萬的地方軍,本是一件喜事,但唐寅高興不起來,這些地方軍原本都是風國各地的郡軍、縣軍,平日里養尊處優慣了,即未參加過戰斗,又未受過太嚴格的訓練,戰力極差,供養這么多的無用之兵,唐寅可沒那么多的錢財和糧草。
    當日,唐寅就把各地方軍的統帥召集到了一起。這些統帥們早已把身上的紅色盔甲脫掉,只著中衣,聚集在營帳之中,一各個垂頭喪氣,長噓短嘆。當時他們一怒之下殺了肖魁,等到這會冷靜下來,他們都開始為自己擔憂起來。
    肖魁被他們殺了,他們肯定不能再被鐘天所容,家是回不去了,弄不好家人還會受自己牽連,現在雖說倒戈到唐寅這邊,但實際上就是人家的俘虜,唐寅會怎么對待他們,誰的心里都沒底。對于目前這種尷尬的處境,眾人亦都一籌莫展。
    正在他們坐在營帳里大眼瞪小眼沉默無語的時候,唐寅來了,與他同來的還有邱真、梁啟、蕭慕青、古越、李威等這些軍中統帥們。見到唐寅,地方軍的統帥們急忙站起身形,紛紛單膝跪地,施軍中大禮,齊聲道:“屬下見過唐大人!”
    唐寅目光緩緩掃視眾人,看了片刻,他方點點頭,淡然說道:“諸位將軍都起來吧!”說著,他擺擺手,示意眾人都坐,而后他也坐到營帳正中的椅子上,問道:“請問,哪位是沮延沮將軍?”
    眾將先是一愣,隨后紛紛把目光看向人群中的一名大漢。大漢急忙從人群中走出來,拱手施禮,說道:“唐大人,屬下便是沮延。”
    “哦!”唐寅笑了,說道:“趙大人曾向我提起過你,說你驍勇善戰,又精通治兵之道,是難得的人才。”
    趙大人?名叫沮延的將領先是一怔,但馬上就反應過來了,唐寅說的是趙輝。這么多的天淵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穿過整個關南郡,突然來到三池,要說沒有趙輝的協助,那絕對是不可能的,看來,趙輝業已和唐寅串通一氣,合力對抗鐘天了。
    沮延正是關南軍的統帥,也是趙輝的老部下,關南軍的大事小情基本都是由他來負責,寧軍近鹽城的時候,沮延統帥關南郡的增援軍也去了鹽城,結果是有去無回,連同麾下將士統統被鐘天扣住。
    此時聽完唐寅的話,沮延面露惶恐之色,忙道:“唐大人,那是趙大人在夸獎屬下,屬下實不敢當!”
    唐寅暗暗點頭,別看沮延長的人高馬大,相貌粗野兇猛,但為人倒是謙遜有禮,和外表反差很大。他含笑說道:“這里是關南郡,也是沮將軍的家鄉,沮將軍無須客氣。現在,你可以帶上關南軍的兄弟們返回通州,當然,如果將士們疲憊,也可在我軍營中休息幾日。”
    沮延聞言甚喜,趙輝與唐寅交好,自己和麾下的弟兄們也能從中受益,這倒是令他沒有想到。他連忙說道:“唐大人,我看……我還是在貴軍中停留一些時日吧!雖然肖魁已死,但后面還有以鐘文為的十五萬中央軍以及四十萬的寧軍,我對其還是多少了解一些,或許能給唐大人一些幫助。”
    既然趙輝已經跟唐寅共同反抗鐘天,那身為屬下,沮延覺得自己也有責任留下來抵御鐘天與寧國的聯軍。
    他要留下來,正合唐寅心意,他笑道:“恩,那么沮將軍就暫時留下來好了。”
    “是!唐大人!”
    唐寅對沮延還算是客氣,但對其他人可就沒有再這么禮遇了,與沮延談過話后,他又看向其他地方軍的將領,說道:“各位將軍離家時日已久,想來都已歸鄉心切,既然現在投靠我方,我絕不會強留諸位,大家現在可以收拾行裝,各回各家了。”
    與其留下這些派不上大用場的地方軍,還不如盡快打走,省的在自己這里白吃白喝。唐寅的話說是請他們回家,實際上就是等于下了逐客令。
    聽完唐寅這話,眾人面面相覷,最后皆垂下頭,誰都沒有言語。
    不是他們不想走,而是他們根本就走不了。肖魁是被他們殺的,過不了幾天消息就得傳到鐘天那里,他們這些人都得被全國通緝,離開了關南郡,以后就得過提心吊膽的逃亡日子,這是誰都不愿意接受的。
    對于眾將領們的難處,沮延自然能感同身受,現在讓他們回家,就等于是讓他們自投羅網,是回家受死。沮延和眾地方將領們在一起相處時間不短,又屬患難之交,自然不忍心看他們最后落到鐘天的手上。
    他清清喉嚨,拱手說道:“唐大人,這些地方軍的將士們都對鐘天的造反恨之入骨,只是受其脅迫,敢怒而不敢言罷了,現在就讓他們留下來,為討伐鐘天出一份力吧!”
    借著他的話頭,眾將們精神同是一振,相互,紛紛曲膝跪地,異口同聲地說道:“唐大人,鐘天弒君賣國,人人得而誅之,我們愿意留下來與鐘天老賊的叛軍作戰,縱然戰死疆場,馬革裹尸,亦在所不辭!”
    “這……”眾將們把話已說到這些程度,若是再強行趕他們走,就顯得太不盡人情,若傳出去,對自己的名聲也不好。唐寅感覺為難,斜眼看向邱真,詢問他的意思。
    邱真呵呵一笑,對眾將說道:“各位將軍能有這樣的決心,但是下面的士卒們未必會有,大家遠離家鄉那么久,誰沒有思鄉之情呢?若是勉強留下他們,滋生不滿情緒,只怕會影響我軍斗志。”
    唐寅聞言,贊賞地點下頭,心中也在暗嘆邱真反應之機敏。
    眾將們都無言以對。鐘天要治罪,只會治他們這些投降將領們的罪,而不可能去處罰下面的普通士卒,所以士卒們要回家是沒有任何顧慮的,何況他們也太了解士卒們的思鄉情緒了。
    這時候,沮延也看出來唐寅的想法,他皺皺眉頭,再次站出來,這回他聲音加大,正色說道:“既然大人顧慮將士們的思鄉情緒,那么就讓想回家的兄弟們回家好了,對于那些不想回家而愿意與鐘天作戰的將士們,也不應該勉強,不然的話,就太傷人心了。”頓了一下,他繼續道:“大人若想戰勝鐘天,只靠一、兩個郡是遠遠不夠的,而要舉全國之力,所以大人更應該善待各郡各縣的將士和百姓們,也只有這樣,大人才會民心所向,推翻鐘天逆賊也就指日可待了。”
    等沮延把話說完,唐寅吸了口氣,拉攏全國百姓的民心,這倒是他沒有想過的。雖然他不認為只有民心所向才能戰勝鐘天,不過能得到民心總不是一件壞事。
    唐寅是很聰明,不過他的聰明主要表現在隨機應變上,而并不擅長深謀遠慮,不過他有個優點,就是能敏銳的察覺到哪條意見對自己有利、哪條意見對自己沒有益處。
    他笑呵呵地沉吟著,腦筋卻在飛地轉動,稍頓了一會,他哈哈仰面一笑,說道:“沮將軍所言,也正是我所考慮。”說著,他環視眾將,說道:“各位將軍若想留下來,我當然舉雙手歡迎,若是想走,我也絕不勉強,還會送上一些盤纏,以備路上所需,另外,還希望各位將軍也能把我的話轉達給下面的將士們。”
    哎呀!眾將們聽完這話,無不長出口氣,齊齊向唐寅施禮叩,說道:“多謝唐大人!”
    沮延在旁邊看著,也是兩眼放光。
    就剛才來看,唐寅有心把地方軍都打走,明顯是目光短淺之輩,但現在他理解唐寅為何能把實力做的如此之大了,他沒有那些達官顯貴們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而是能聽從別人正確的意見,哪怕是自己這個剛剛相識之人的意見,這一點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太難了。
    他即感嘆又佩服地向唐寅深施一禮,說道:“大人英明!”
    二十萬的地方軍,其實愿意留在關南郡繼續戰斗的士卒并不多,唐寅的話一傳達下去,大多數的地方軍士卒們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了,最后愿意留下來的人還不足兩萬,對這樣的結果,唐寅是很滿意的,也是可以接受的。
    另一邊,他又令人給埋伏在邊境處的上官元讓和彭浩初二人傳令,說明三池城的情況,讓他倆馬上帶隊撤回來。
    接到唐寅的命令后,彭浩初沒敢耽擱,馬上要準備下令撤軍,這時候,上官元讓卻不干了,他出來埋伏是為了打仗的,現在連鐘文軍隊的影子都沒看到,怎么能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