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96

  鐘天有四子,分別說鐘武、鐘文、鐘廣、鐘正。【】老大鐘武勇猛,靈武修為也精深,老二鐘文善謀,熟讀兵書戰策,老三鐘廣頗具其父之風,心計重、城府深,至于老四鐘正是四子中最無能的一個,典型的紈绔子弟。
    這次鐘文統兵出征,其實他也看出地方軍戰力太弱,若是帶在身邊,不僅對自己不會有所幫助,弄不好還會拖累自己麾下的中央軍,所以干脆讓其打頭陣,若能消耗唐寅軍團自然最好,自己便可乘虛而入,打對方個雪上加霜,若是不幸被唐寅軍團殲滅也不可惜,這對他整體的戰斗力影響并不大,而且這么做還有一點好處,能讓對手以為他的貪生怕死的昏庸之輩,從而掉以輕心。
    地方軍在三池城殺掉主將肖魁,臨陣倒戈投降,鐘文當然也得到了消息,對此他倒是十分驚訝,不過他驚訝的并非是地方軍的臨陣倒戈,而是唐寅軍團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三池城,由此可見,關南郡早已與唐寅私通。
    那么現在他所面對的敵人就不只天淵郡這一地,還多了個關南郡。認識到這一天,鐘文統帥的中央軍到了金光郡和關南郡的交接處后便未再繼續北上,而是安下營寨,并把營寨扎的十分結實,做出駐守此地,與關南郡長期對戰的架勢。當然,沒有急于北進他還有另外一個想法,那就是等后方的寧軍上來。
    無論是出于私心還是實際情況,四十萬之眾的寧軍都應該是與唐寅決戰的主力軍。
    所以上官元讓在觀察的時候,現鐘文營寨的外圍即有寨墻又有拒馬,這明顯是為陣地戰準備的,只是上官元讓不懂這些,看罷之后也沒往心里去。
    唐寅幾乎是兵不血刃地招降了二十萬的地方軍,鐘文也在考慮,現在士氣正盛的唐寅軍團會不會趁機反攻自己的中軍,為了預防萬一,他在營寨里做好相應的防備,并把十五萬的中央軍統統埋伏起來,并有意示弱,讓營寨看上去疏于防范,引對方來偷襲。
    兩軍對戰就是這樣,主將挖空心思想出的謀略,若對方未按他當初設想的那么走,謀略就變成了無用功,多此一舉,而一旦對方真按照他的計謀來了,便可出奇制勝,所用的計謀也會被記入兵書戰策,廣為流傳。
    戰爭的勝利于否,主將是否是克敵制勝,當然和主將的深謀遠慮有關系,但也并非全部,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看運氣。
    唐寅雖然招降了地方軍,但心里沒有多少喜悅興奮的成分,地方軍的不堪一擊早在他的預料之中,他也沒有進入金光郡與鐘文作戰的意思,至于上官元讓的草率出擊那就不在唐寅的預料之中了。
    此時,上官元讓只率三千人闖入鐘文大寨深處,被十五萬的中央軍團團包圍,到了這個時候任誰都會驚慌失措到極點,不過上官元讓卻沒有絲毫慌張的樣子,他用手中刀一指前方中軍帳附近的中央軍,說道:“中計又能如何?鐘文就在那里,我們殺過去砍下他的腦袋,敵兵雖眾,也不戰自敗!”
    聽了他這話,兩名千夫長眼睛都長長了,中軍帳那邊的敵軍得有四、五萬人,沖過去砍掉鐘文的腦袋?這說的輕松,好象敵軍都不會動,鐘文伸長脖子等著你來砍似的。兩名千夫長相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道:“上官將軍,我們……還是先突圍吧!”
    “哼!”上官元讓白了二人一眼,冷聲說道:“早知你等如何貪生怕死,我當初就不該帶你們來!”說著話,他大聲喝道:“愿意跟我走的兄弟都隨我沖!”說著話,他提刀就奔大營的中軍帳跑去。
    兩名千夫長及下面的三千士卒無奈,只能硬著頭皮跟隨上官元讓繼續前沖。現在陷入重圍當中,他們根本沒有別的選擇,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他們也只能跟著上官元讓硬上。
    上官元讓還未沖出多遠,只見前方敵軍方陣的士卒向兩旁一閃,中間讓出一條通道,進接著,一名騎著高頭大馬身穿華袍錦衣的青年在眾多將領的護衛下,從人群中緩緩走了出來。
    青年被困的三千天淵軍,忍不住搖頭而笑,他設下埋伏,是想引條大魚上鉤,而對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只派三千人就敢來偷營,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鐘天的二子,鐘文。
    他揚起頭,沖著上官元讓大聲喊道:“貴軍帶隊的將領是誰?出來說話!”
    由于距離太遠,上官元讓收住腳步,瞇縫著眼睛看了一會,才把青年的輪廓看清楚個大概。他跨前兩步,高聲回道:“是我!”
    鐘文也不問他的名號,直截了當地說道:“你們已被我軍團團包圍,抵抗下去,只有死條,閣下若是識趣,現在放下武器,率眾投降還來得及,我也可以考慮饒你們不死……”
    “放屁!”上官元讓說道:“你是誰?有膽的就報上名字!”
    “鐘文!”
    “哦?”上官元讓兩眼放光,仰面大笑,倒提三尖兩刃刀,說道:“原來你就是鐘文,我找的就是你!”說著話,他深吸口氣,身形先是躬起,隨后如同離弦之箭似的,直向鐘文射去。
    還沒等鐘文下令,在他身邊的一員將領已催馬沖了出去,他迎向上官元讓,手中槍向上一提,喝道:“來將通名!”
    上官元讓度不減,等雙方接觸到一起時,他手中刀瞬間靈化,身上也罩起純白色的靈鎧,手臂揮動之間,刀身在空中化成一道白光,由下而上的挑那員武將的軟肋,同時冷聲道:“向閻王要名去吧!”
    他這一刀度太快,那名武將大吃一驚,臉色頓變,急忙揮槍格擋。可是他的槍才剛剛揮動,上官元讓的刀業已到了他近前,只聽撲的一聲,這一刀結結實實挑在武將的肋下,靈鎧破碎,鮮血橫流,武將慘叫一聲,翻身栽下戰馬,等他落地后,還想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上官元讓已箭步到了他近前,手起刀落,隨著喀嚓的脆響,那將領還罩著靈鎧的腦袋應聲而斷,在地上轱轆出好遠。
    失去主人的戰馬嘶叫一聲,落荒跑走。
    上官元讓只用了兩刀就斬殺一名戰將,這是令在場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尤其是以鐘文為的中央軍,無不面現驚駭之色。
    看都未看地上的尸體一眼,上官元讓繼續提刀沖向鐘文。
    見來者勇猛,鐘文麾下一下子竄出三名武將,這三人都是渾身的紅色靈鎧,跨下是棗紅馬,策馬急奔時,好似三團紅球。
    三員武將看出對方修為高深,不敢大意,等雙方快接觸到一起時,三人齊齊放緩馬,并同時大喝出聲,三把血紅的靈槍閃爍出霞光異彩,光芒化成一道道的光箭,鋪天蓋地向上官元讓的周身籠罩過去。
    這三人上來就施展靈武絕技——血魂追。血魂追本就是大范圍攻擊技能,又是三人同時施展,威力聲勢何其駭人。
    上官元讓并未驚慌,信手一揮手中的三尖兩刃刀,也沒見他聚集靈氣,更未聽他大吼大叫,只手臂揮動之間,無數道狹窄的靈波激射而出,靈波如刀,在地上刮起一道旋風,技如其名,靈亂風!
    三名戰將的血魂追與上官元讓釋放的靈亂風碰撞在一起,空氣波動,嘶嘶之聲不絕于耳,碰撞開來的靈波四處飛濺,在地上劃出一道道的裂痕。
    令人更加吃驚的是,三名武將合力施展的血魂追竟然抵擋不住上官元讓一人施展出來的靈亂風,血魂追化成的靈刺被靈亂風撞的四處飛濺,瞬間化為無形,而靈亂風去勢不減,繼續向三人罩去。
    此時三人剛剛耗費大量的靈氣,正處于前力不足后力不繼之時,哪里還能擋得住靈亂風的沖擊,三人同時驚叫出聲,想撥馬閃躲,但已來不及了,靈亂風如旋風一般刮到他們的面前,那由靈氣化成如無數把薄同紙片的靈刀割在他們的靈鎧上,只剎那間就將其周身上下的靈鎧撕碎,接著便是刀刀入肉。
    等靈亂風從他們身上刮過之后,再看三員武將,靈鎧、衣服皆碎,身上的肉也不知被割掉多少,好象剛受過凌遲極刑似的,血肉模糊,白骨外露,只剩下人形,就連他們跨下的戰馬也未能幸免。
    這才是靈亂風的真正威力。
    撲通!嘩啦啦——三具人、馬的尸體一同到底,因為體外的皮肉已被靈亂風活活割掉,倒地后立刻摔的支離破碎,三人、三馬的血骨混成了一團。
    嘩——這一下,全場嘩然,無論是鐘文手下的中央軍還是與上官元讓同來的天淵軍,無不駭然,這哪里還是人,簡直就是惡魔,是死神。
    原本三千的天淵軍都是心驚膽寒,認為此戰自己是九死一生了,可此時看到上官元讓連續以一招殺掉對方四員武將,士氣立刻為之大振,人們如同瘋了似的瞪圓眼睛,在上官元讓的后面扯脖子高聲吶喊。
    “將軍威武、將軍無敵!將軍威武、將軍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