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99

  處理完上官元讓的事,唐寅回到大帳,環視眾人,最后目光落在彭浩初身上,問道:“彭將軍,你看鐘文這人如何?”
    彭浩初沉吟片刻,正色說道:“敵軍營寨扎實,又是靠山而設,易受難攻,這次鐘文預先料到我軍會前去偷營,做好埋伏,而且鐘文麾下的中央軍十分驍勇,臨陣指揮也非常得當,可見此人應該是很精通兵道。【】”
    兵道是唐寅最不擅長的,讓他率領個幾千人去與小規模的敵軍交鋒還行,但要統帥幾十萬的大軍與敵人打軍團戰,他不在行,也不知道該怎么去打。聽完彭浩初的分析,他暗暗皺眉,環視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直屬軍四軍統帥,問道:“誰有破敵良策?”
    這時,邱真說道:“大人,鐘文一系必須得及早殲滅,一旦拖下去,不僅敵軍營寨將會鞏固,而且后面的寧軍也會追上來,屆時,鐘文聯手寧軍,我方將更難應付。”
    這個道理唐寅也明白,關鍵的問題是現在要如何破敵。
    眾將們皆是低頭沉思,良久未語。唐寅見狀,心中火燒,平時這些人都能說會道,怎么一到了關鍵時刻都不言語了呢?他深吸口氣,說道:“既然諸位都沒有良策,我看這樣吧,由我去鐘文營寨,再偷他一次營,趁著混戰的時候我潛入敵營當中,找機會殺掉鐘文!”
    聞言,眾人皆連連搖頭。彭浩初苦笑著說道:“大人,鐘文身邊修為高深的武將、侍衛極多,連元讓將軍都未能近他的身,何況……”下面的話他沒說下去,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上官元讓都不行,何況唐寅呢?
    暗影分身固然厲害,千變萬化,但經不起洞察之術,一旦被人看出破綻,萬軍之中便很難脫身,分身若是被打散,真身的靈氣和元氣都會大傷,得不償失。
    唐寅說的也是氣話,他已用暗影分身行刺過鐘天,對方肯定早有防范,若再用分身去行刺將很難成功。他沉聲道:“這樣不行,那樣不行,那你告訴我該怎么辦?”
    彭浩初輕嘆口氣,說道:“敵兵堅守,那就引蛇出洞,若敵軍不為所動,那就斷其糧道,圍而困之,時日一久,不戰自亂,只是四十萬的寧軍在后面虎視耽耽,我軍如果全力圍攻鐘文,寧軍突然從背后殺出,我軍將腹背受敵,極為不利。”
    “恩!”唐寅邊聽邊點頭,喃喃說道:“若強攻鐘文,必須得想個辦法拖住寧軍。”說著話,他眼珠子骨碌碌亂轉,在眾將的身上掃來掃去,最后轉回身形,看向帳布上懸掛的金光郡地圖。
    這時,梁啟左右,見無人說話,他微微一笑,說道:“要拖住寧軍,倒也不是難事。”
    “哦?”唐寅精神為之一振,立刻轉回身,看著梁啟問道:“梁將軍此話怎講?”
    “根據我方的情報,現在寧軍才剛剛進入金光郡,若想與鐘文一眾匯合,就必須得走金華城,不然的話,需繞路而行,那將耽擱許多時日,大人可派出一支奇兵,搶先攻占金華城,守住要點,如此一來,寧軍的行軍度將會銳減,大人亦可安心與鐘文交戰了!”梁啟說道。
    彭浩初仔細想想梁啟的主意,連連搖頭,說道:“不妥!若是攻占金華城后寧軍沒有繞路而行,而是選擇圍攻怎么辦?那我軍前去攻占金光城的兄弟豈不要活活困死在城里?”
    梁啟幽幽說道:“以較小的代價換取較大的戰果,就可算是可行之計。如果寧軍真選擇圍城的話,那城中的兄弟只有死守到底這一條路,要么把敵軍打退,要么就是堅持到我軍主力消滅掉鐘文一部,再轉回頭去救援他們。”
    彭浩初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若寧軍選擇攻城,就絕不會輕易撤退,而要等到己方主力消滅掉鐘文之后再趕過去增援,那得等到什么時候?城中的兄弟怎么可能會堅持那么久?他幽幽說道:“冒險!這樣做太冒險了!”
    聽著他二人的討論,唐寅敲著額頭也在琢磨,梁啟之策到底可不可行。正如彭浩初所說,這樣做確實太冒險了,而且派多少兄弟前去合適呢?金光郡已無兵力可用,己方長驅直入倒是可以的,但是若派去的兵力太少,只怕都頂不住四十軍寧軍一輪攻擊的,但若派出去的兵力太多,一旦沒等到己方增援的到來就堅持不住了,那豈不要全軍覆沒?就算最終成功消滅鐘文一眾,己方的元氣也會大損,接下來還怎么與寧軍抗衡?
    那么愛冒險的唐寅這時候也感覺十分為難,舉棋不定,拿不準主意。正在這時,突然有人大聲說道:“大人,我看梁將軍此計可行,屬下愿帶二萬兄弟前往,頂住寧軍!”
    唐寅連同周圍眾人紛紛尋聲望去,只見剛剛挨了十軍棍的上官元讓從外面走了近來,看他步履生風的樣子好象根本沒受過刑似的,當然,十軍棍對他來說只是小意思,而且唐寅對軍紀要求不嚴,執刑的士卒也不會真對他下狠手。
    看著上官元讓,唐寅沉吟不語。
    上官元讓急著想將功補過,急聲說道:“大人,只需給我兩萬兄弟就夠了,有我在金華城,我可以保證,寧軍難越雷池半步!”
    以上官元讓的驍勇,由他前去攻占金華城自然是再適合不過,但問題是經過凌晨一戰,他的靈氣已然消耗巨大,連番出征,人能受得了嗎?唐寅也有這樣的顧慮。看著上官元讓,他低頭又想了想,突然撲哧一聲笑了,說道:“有元讓出擊,此計便可十拿九穩,不過你一個人去不行,還得再加一個人。”
    “誰?”上官元讓連同滿帳的眾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我!”唐寅回手指指自己的鼻子,回答的干脆。
    “啊——”眾人聞言,一片嘩然,誰都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唐寅竟然又要親自去冒險。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就是邱真,不過他很了解唐寅的稟性,知道硬勸是不行的,必須得找出一條足夠充分的理由才能阻止他。
    邱真苦笑著說道:“大人是我軍主帥,自然要留在軍中指揮大局,也只有大人在,我軍將士的士氣才會高漲,能盡快殲滅鐘文一眾,轉而掉頭去增援金華城,但大人若是走了,將士們的斗志也會被削弱,戰局的時間將被拖長,對金華城那邊的兄弟極為不利,還望大人三思。”
    聽完他的話,眾人紛紛點頭附和。
    不過上官元讓很喜歡和唐寅一起作戰,自然也希望他能與自己同行。他沒想那么多,見眾人都阻攔,不滿地嘟囔道:“我隨大人出征,若是你們不說出去,外面的兄弟怎么會知道大人已經離開了?大人在,你們斗志就高,大人不在,你們就沒斗志了,這還算什么將領?要你們還有什么用?我看隨便找個人來取而代之都比你們強!”
    上官元讓是一點沒客氣,說話也直來直往,把眾人說的一各個面紅耳赤,不過眾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樣,一是上官元讓太勇猛,是軍中不可或缺的一個,其二,唐寅喜愛上官元讓,這點誰都能看得出來,再者,上官家族在唐寅麾下的勢力太大,四兄弟各個都占據舉足輕重的職位。
    唐寅聞言,非但沒有生氣,反而仰面大笑,環視眾人,說道:“諸位都聽到了?元讓已經把我想說的話都說了,諸位還有什么看法?”
    看來唐寅是鐵了心要去金華城,眾人相互,都不再言語。邱真皺著眉頭,疑問道:“大人準備帶多少兵力前往?”
    唐寅默默想了片刻,說道:“兩萬兄弟實在太少,若是敵軍圍攻,難以應付。我和元讓帶五萬將士前往,若糧草充足,堅守到諸位來援應該不成問題!”
    既然無法阻止,也只能按照唐寅說的去辦了。邱真點點頭,說道:“這五萬將士必須得精銳,要在全軍中篩選!”
    “不需要。”唐寅擺手道:“從直屬軍分出五萬兄弟即可。”
    “大人……”
    唐寅打斷邱真的話,正色道:“堅守戰,更多的是比拼意志,而不是戰力,直屬軍一直都在我的身邊,我很熟悉,帶直屬軍的兄弟前往,指揮起來也得心應手。”
    “大人!”作為直屬軍的統帥,古越插手施禮,說道:“我隨大人同往!”
    唐寅沉吟片刻,說道:“不用,你要留下來和彭將軍繼續指揮余下的直屬軍。”
    他語氣堅定,不容人拒絕,古越咬咬嘴唇,又退了回去。
    邱真又問道:“那么……大人離開的這段時間,應由誰來指揮大局?”
    唐寅笑了,說道:“當然是你邱大人了,不過,統兵作戰之事你要多問問蕭將軍、梁將軍、彭將軍三人,如果是他們三人都認為是可行的戰術,那一定不會有錯。”
    邱真當然知道自己擅長什么,不擅長什么,他拱手施禮道:“屬下明白。”
    “恩!”唐寅點點頭,隨后挺直腰身,正色道:“明日一早,我軍圍攻鐘文營地,同時我和元讓將率五萬直屬軍前往金華城,此事諸位要嚴鎖消息,絕不可外傳,還有,樂將軍和艾將軍立刻派出眼線,打探金華城的詳細情報!”
    “是!大人!”眾人齊齊躬身領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