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01

  且說唐寅和上官元讓。當日深夜,兩人率領著五萬直屬軍悄悄出了己方營地,由天眼和地網的探馬引路,快去往金華城。
    金華城位于交通要道,地處三岔口,三條官道在這里匯合,一面臨山,一面是森林泥沼地帶,進入金光郡,若是不走金華城,想去關南郡就得繞路而行,但這個繞路就太遠了,而且路途難走,極不利于行軍,一旦選擇繞行,軍資輜重得扔掉大半。
    為了搶在寧軍的前面趕到金華城,唐寅也顧不上掩人耳目,日夜行軍,兼程趕路。金光郡早已改換成鵬國的旗號,官兵業已換成紅裝,唐寅這數萬的風軍深入金光郡腹地,立刻引起騷亂,只是金光郡已無兵可用,這可給了唐寅極大的便利,路上未受到任何阻撓不說,而且所經城池,皆是城主帶頭出來投降,未費吹灰之力便直接穿城而過。
    急行軍三天,唐寅和上官元讓率眾抵達金華城。
    金華城的城主聽說城外來了大隊的風軍,人山人海,無邊無沿,當場就嚇傻了,他不知道天淵郡的風軍是怎么打到自己這里的,但他可明白,以現在金光城不足一千的官兵是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對方。
    他連想都未想,也沒和下面人打聲招呼,收拾家中細軟,他先帶上家人跑路了,城主都不見了,下面的官兵也哪會監守城池,副城主領著城中的官員,大開城門,向唐寅一眾繳械投降。
    看過金光城那些官兵后,唐寅連武器都懶著去收,這些官兵大多都是老弱病殘,看上去亦是無精打采,毫無斗志,對己方根本構不成威脅。他統領大軍,旁若無人的直接進入金光城里。
    聽說城主已經跑了,唐寅心中哼笑,他令手下的士卒把金光城的官員統統帶過來。
    這些官員不知道唐寅要干什么,提心吊膽,雙腿都直顫,一各個底著頭,不敢正視唐寅。
    唐寅環視眾人一眼,隨后說道:“你們可知道我是誰?”
    眾官員們相互,最后目光落在唐寅的臉上,慢慢搖下頭。在他們看來,眼前這個將領雖然身穿華衣,外罩鋼制盔甲,但畢竟年輕,看上去也不是十分魁梧雄壯,想來在天淵郡的官階并不大。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我是唐寅!”
    啊?聽聞唐寅二字,眾官員們心頭同是一驚,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話是真的。唐寅可是天淵郡的郡守,是反對鐘天的第一人,他不是在與鐘文交戰嗎?怎么突然到了金華城?這太不合常理了。
    看出眾人的想法,唐寅收斂笑容,目光如電,冷冷掃視他們,說道:“我來這里,自然是有我的目的。怎么,你們只一城之官,見到郡都可以不用施禮的嗎?”
    聽了這話,眾人嚇的一激靈,急忙屈膝跪倒,拱起手來必恭必敬地齊聲說道:“下官見過郡大人!”
    “哼!”唐寅撇嘴哼笑一聲,又道:“我可不敢當啊!你們是鵬國的官員,而我則是風國的郡,不同國也不同臣,你們的大禮我如何能受得了?”
    眾官員同是身子顫抖,紛紛叩道:“唐大人,下官接受鵬國的官職也是無奈的啊!連郡大人都對鐘天伏稱臣,做為城官,我等位微言輕,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啊!”
    他們這倒是實話,好端端的風人、風官不做,誰愿意去做所謂的鵬人、鵬官,只是他們也要養家虎口,若是不接受,輕者撤職,重者就會被嚴懲,弄不好還得牽連到家人身上,所以就算背上罵名,就算被百姓們戳著脊梁骨,他們也得硬著頭皮挺著。
    唐寅看著滿面悲色的城官們,他點點頭,說道:“你們以前的所做所為,我不再過問,但既然現在我來了金華城,那么這里就是風地,就是我大風的城池,你們可有異議?”
    “沒有!下官沒有!”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唐寅含笑說道:“你們當中若是有誰傾向于鵬國,現在盡管說出來,我不僅不會難為你,還會放你和家人離開。”說著話,他目光在眾人的臉上慢慢掃過,不放過眾人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同時帶著詢問地‘恩?’了一聲。
    聽完唐寅的話,眾人愣了片刻,急忙再次叩,顫聲說道:“我等只盼望能早日恢復我大風國號,怎會希望繼續留做鵬官,大人折殺我等!”
    恩!唐寅暗暗點頭。他要在金華城抵御寧國大軍,免不了要借助當地百姓們的力量,要百姓出力幫忙,就少不了這些地方官的協調和協助,唐寅當然得先確定他們的立場,是忠于風還是忠于鵬。
    見眾人言語懇切,目光堅定,唐寅放下心來。他擺擺手,說道:“諸位大人都起來吧!”
    “是!唐大人!”眾人咽口吐沫,紛紛從地上爬起身。
    唐寅正色說道:“我天淵軍的主力正與以逆臣鐘文為的中央軍作戰,我率眾前來金華城,是另有目的。”
    金華城的副城主鄧宣拱手問道:“不知……大人是何目的?可否能告之一二。”
    唐寅聳聳肩,直言不諱地說道:“為了阻擋寧軍的北上。”
    “啊?”鄧宣以及周圍的官員們同是一震,不由得暗暗咧嘴。鄧宣說道:“據我所知,寧軍有四十萬之眾,而且還是由寧國的上將軍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統帥……”
    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寅打斷說道:“敵國的軍隊在我大風的境內橫行霸道,來去自由,難道身為風人的你們不覺得臉紅嗎?四十萬的寧軍又有何懼,在我眼中,只是草芥而已。”
    眾人被他說的老臉漲紅,紛紛垂下頭去。
    唐寅繼續道:“現在國之危難,但凡內是有識之士皆應與我同心協力,抵御外敵。此戰若勝,恢復大風便指日可待,此戰若不能勝,我等性命是小,風國將永無寧日是大。諸位大人是想做永垂青史的忠烈之士還是做寧人的走狗,你們就自己選吧!”
    說完話,唐寅轉過身去,不再看他們。
    眾官員們心情復雜,生死關頭,無論由誰來做抉擇都很困難。過了好一會,鄧宣是咬牙跺腳下了決心,他撲通一聲再次跪倒,大聲說道:“下官愿協助大人抵御寧軍,肝腦涂地,在所不辭!”
    有他帶頭表態,其他官員也都紛紛橫下心來,紛紛跪地,齊聲說道:“我等愿與大人共同抵御寧軍!”
    “好!”聞言,唐寅立刻轉身,走上前來,將眾人攙扶起來,含笑說道:“各位大人不愧是我風國子民!有諸位相助,事半功倍,足可抵御寧國的大軍。”
    “大人,有什么地方需要我等出力的管吩咐!”
    “恩!”唐寅點頭應了一聲,沉吟片刻,問道:“金華城現在的城防如何?”
    鄧宣急忙說道:“城墻上現在并無城防設施,都囤積在城庫之中。”
    唐寅想了想,說道:“鄧城主,我確實有需要你幫忙之處。”
    “大人想讓我怎么做?”
    “先,封鎖全城,沒有我的指令,任何人不得私自進出,若有膽敢違令者,殺無赦。”
    “是!大人!”
    “還有,組織全城的百姓,把軍庫中的軍械輜重,但凡是守城能用得上的,統統搬運到城頭。”
    “是!”
    “另外,立刻派人到金華城周遍的村鎮收集糧草,有多少就收多少,做為我軍囤積之用,若有人不交,可強行奪取,等到日后寧兵退去,我自會加倍償還!”
    “明白!”
    唐寅連續傳令,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準備都做齊全,隨后,鄧宣等人紛紛領令而去,按照唐寅的意思,一步步的執行。唐寅的考慮沒有錯,有了這些地方官的全力協助,做起事來確實是事半功倍。金華的百姓們一聽是幫風軍抵御寧軍,不用怎么動員,人們自的就出來幫忙,男人們幫忙運送物資,女人們幫忙做飯,就連周邊那些村鎮的百姓們也是自的捐糧捐物,打心眼里希望風軍能取得勝利,驅逐寧人。
    有了地方百姓的出人出力,這可幫了唐寅的大忙,他是率領五萬將士連夜兼程趕來,士卒疲憊不堪,這時正好能抓緊時間好好休息,補充體力,以應對隨時都會到來的寧軍。
    此時,寧軍還不知道以唐寅為的五萬天淵軍已占領金華城,只知道鐘文在與天淵軍的主力對峙,他們可不著急趕路,有心讓鐘文多消耗天淵軍的實力,出于這種想法,四十萬的寧軍行軍緩慢,下面士卒的斗志也不旺盛,整支大軍不象是去打仗的,更象是到金光郡來游山玩水的。
    唐寅一眾足足在金華城籌備了兩天,寧軍才得到消息,說是天淵軍主力突然南下,現已攻占金華城。寧軍將領們聽聞消息都不以為然,天淵軍明明是在兩郡的交界處與鐘文交戰,怎么可能會突然來到金華城呢?
    這消息十之是假消息。
    得到風聲,寧軍依舊不緊不慢的行軍,直至第四天,才抵達金華城境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