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02

  寧軍進入金華城境內,天眼和地網的探子第一時間把消息傳給唐寅。聽完探子的回報,唐寅點點頭,神經也隨之緊繃起來,他問道:“寧軍的士氣如何?”
    探子搖搖頭,說道:“看不出來?”
    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什么叫看不出來?”
    探子結結巴巴地為難道:“寧軍似乎還不知道大人已占領金華的消息,行軍度很慢,下面的士卒也十分松散,沒有任何要作戰的意思,所以也看不出他們的士氣是高是低。”
    “哦?”聞言,唐寅眼睛頓亮,寧軍還不知道自己已搶先占領金華城的事,這倒出人意料,自己應該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想到這里,他立刻對探子說道:“繼續觀察敵軍狀況,再探再報!”
    “是!大人!”探子站起身形,沖著唐寅拱手施禮,快而去。
    等探子走后,唐寅眼珠轉了轉,對身邊的上官元讓以及五名兵團長說道:“你等立刻讓兄弟把城頭之上的風旗撤掉,換上鵬旗,還有……”他壓低聲音,對六人嘀嘀咕咕了好一會。
    上官元讓和五名兵團長邊聽邊點頭,等唐寅把話說完,六人都笑了,上官元讓贊道:“大人此計甚妙!咱們先給寧軍個下馬威。”
    唐寅淡然一笑,又令人把金華城的官員們都找來。
    這兩天為了籌備糧草、加固城防,眾官員們都累的夠戧,見到唐寅之后,眾人紛紛躬身施禮。唐寅看了看他們,說道:“寧軍已經進入金華城境內,很快就會抵達城下,各位大人準備出城迎接吧!”
    “啊?”一聽這話,眾人都糊涂了,唐寅來金華城不是要和寧軍作戰的嗎?為何現在又要迎接寧軍進城?他們搞不懂唐寅究竟要干什么,后者微微一笑,說道:“迎寧軍進城只是擺個樣子,他們若是不來也就罷了,若來,哼哼,我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哦!”眾人這才明白,原來唐寅是故意要引寧軍接近。鄧宣等人連連點頭應是。唐寅不放心地又叮囑道:“見到寧軍你們不用太緊張,只管聽我號令行事。”
    “明白!”
    把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后,唐寅臉上的笑容漸漸加深。
    寧軍向金華城進,當距離城池不足五里時,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雙雙來到大軍的前列,舉目眺望金華城。雖然此地距離城池甚遠,但已能隱約看到金華城的輪廓,仔細觀望,只見金華城的城頭旗幟招展,那紅底白面的鵬國大旗格外醒目。
    看罷,二人相視而笑,傳言果然不能當真!就說嘛,天淵軍的主力不和鐘文交戰,怎么可能會突然跑到金華城這邊了?現在親眼目睹,金華城明明還是插著鵬國旗幟,而且一片祥和寧靜,絲毫沒有任何受到襲擊或威脅的樣子。
    兩兄弟放下心里,指揮大軍,繼續前進。
    很快,寧國大軍便到了金華城城下。
    遠遠的見到金華城官員排列在城門口,一副翹以待、夾道歡迎的模樣,而站在城頭之上的守軍也都是身穿紅衣紅甲的鵬國士卒,戰無雙和戰無敵更是放下心來。老大戰無雙傳達將令,全軍前進,在城外就地扎營。
    現在已過正午,他不打算再繼續行軍,想留在金華城休整一天。
    接到他的將令,四十萬的寧軍不疑有他,繼續前行,很快,前軍就來到城門近前。前軍為的寧將見金華城的官員都聚集在城門處,沒有要迎出來的意思,心中不滿地咒罵一聲,邊催促戰馬,邊盛氣凌人的大聲喝問道:“我軍大帥前來,爾等不出來接駕,還等待何時?”
    他不喊話還好點,這一喊,金華城的官員們象是見了鬼似的,齊齊轉身,向城內跑去。見狀,寧將心中更氣,再次加快馬,越過前面的寧軍,飛快地沖到城門處,沉聲質問道:“混帳!你們都跑什么……”
    他話還沒有說完,夾在眾官員中的一名侍衛突然之間抽出一把彎刀,毫無預兆,縱起身形,高高躍起,對著馬上寧將的脖子就是一刀。
    這員寧將也是久經沙場身手高強的猛將,他雖然被對方突然的來襲嚇了一跳,不過反應卻奇快無比,連想都未想,急忙低頭,將侍衛劈來的一刀躲過去,而后,快地從馬鞍橋上提起自己的長槍,同時喝問道:“什么人?”
    那侍衛也不答話,一刀砍空之后,他的身形還未落地,人已在空中詭異地消失,等他現身之時,人已到了寧將的背后,身子縮成一團,蹲在馬背上,手中刀可沒停,狠狠刺向寧將的后心。
    這員寧將見多識廣,侍衛的身形剛一消失,他就意識到對方是暗系修靈者,來不及細琢磨,他身子猛的一側,翻身從戰馬上滾了下來,幾乎同一時間,刀光閃爍,刀身貼著他的軟肋掠過。
    “撤!快撤退!這里有敵人——”寧將滾在地上,人還沒有爬起身,已連聲叫喊,向正趕過來的寧軍示警。正在這時,一名身罩白色靈鎧手持白色靈刀的戰將又從城內沖殺出來,到了寧將近前,招呼也沒打一聲,舉刀就劈。
    嗡!
    刀還未到,靈波已至,靈波破風,出刺耳的呼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寧將只聽靈波掃來的聲勢便立刻推斷出來者的修為比自己高出甚多,不敢抵其鋒芒,沒有爬起的身子繼續翻滾,又向另一側轱轆過去。
    咔嚓!
    靈波沒有劈中他,卻結結實實砍到地面,一時間石塊四濺,土屑橫飛,城門洞地下的方磚應聲而碎,就連下面的地面都裂開一條長長的大口子。那寧將嚇的差點叫媽,頭皮麻,渾身的毛孔縮緊,駭出一身的冷汗。
    他把白甲戰將的重刀躲過了,可侍衛的刀又到了,這次侍衛是在他身側突然現身的,如同月牙一般的彎刀斜肩帶背的猛劈下來。那寧將身子還在翻滾中,想躲都無法躲閃,不過他的反應快的出奇,身手也異常矯健,翻滾中,急忙雙手舉起長槍,招架的同時將長槍靈化,身子也罩起靈鎧。
    當啷啷——這一刀,重重劈在靈槍的槍身上,碰撞時,出震耳欲聾的巨響,火星都飛濺起多高,那寧將已然知道侍衛是暗系修靈者,只是沒想到他的修為也高的嚇人,這一刀砍下來,真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其中的力道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承受。
    寧將只覺得自己的虎口生痛,雙臂麻,臂骨似乎都要被震的寸寸俱斷似的。他是勉強把侍衛的重刀硬架住了,不過人也慘的可以,身體不僅把身下的石磚壓碎,而且還深深陷入到土中。
    還沒等他緩過這口氣,那白甲戰將的重刀也到了,寧將渾身乏力,已無從閃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勉強的把手中靈槍再次舉起,強接此刀。
    當!咔嚓!
    這回是連續兩聲脆響,當白甲戰將的大刀砍在他的靈槍上時,那隨時而來的巨大力道再不是寧將所能承受得起的,靈槍脫手,被刀刃壓著,重重撞在他自己的胸口上,只是瞬間,寧將胸前的靈鎧便被壓碎,連胸骨都被折斷,向下凹陷好大一塊。
    呼!
    寧將身上的靈鎧散去,露出本來面貌,只見他鼻口竄血,雙目圓翻,人已絕氣身亡。
    說來慢,而實則極快,整個打斗的過程只是在瞬間完成。
    出手偷襲的侍衛不是旁人,正是喬裝改扮的唐寅,而隨后殺出來的白甲戰將則是上官元讓。
    其實,這員寧將作為寧國的前軍主將,其身手和修為也是異常了得的,驍勇善戰,靈武高強,若是換成旁人,在唐寅和上官元讓聯手的偷襲下恐怕連一招都挺不過去,只是他吃虧在準備不足,被唐寅的偷襲殺了個措手不及,先手頓失,而唐寅和上官元讓又是什么人,被他二人聯手攻擊,失去先手后再想扭轉劣勢根本就沒有可能,所以寧將一開始就處于被動,一直到被壓制至死,若是在戰場上光明正大的對戰,想至他于死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唐寅和上官元讓聯手殺掉寧軍前軍將領后,未再理會外面蜂擁而來的寧軍,兩人雙雙退回到城門內,這是,躲藏在門后的天淵軍士卒齊齊力,隨著嘎吱吱的響聲,兩扇厚重的銅制城門被緩緩關閉。
    幾乎在同一時間,立于城頭之上的鵬旗紛紛倒地,隨之豎立起來的是風國的黑面大旗,旗面上那斗大的風子格外醒目。那些原本身穿紅甲的鵬國士卒也紛紛退后,而早早就藏于箭垛后面的眾多風軍隨之紛紛挺身站起,一各個搭弓上箭,對準城下的亂成一團的寧軍就展開齊射。
    撲、撲、撲——城下的寧軍毫無防備,他們都看到己方的主將慘死在兩名刺客之手,此時都在向城門那里跑,想抓住刺客,為主將報仇,可哪里想到這個時候頭頂落下遮天蔽日的箭雨,準備不足之下,寧軍成片成片的中箭倒地,一時間,喊聲、叫聲、哀號聲連成一片,人們四散奔逃,相互推擠、踐踏,死傷者不計其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