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03

  金華城城墻上箭如雨下,可苦了城外的寧軍,如此近的距離下,寧軍身上的鋼盔鋼鎧也擋不住箭矢的勁射,一時間城外的慘叫聲連成一片。【】
    見到這翻情景,后面的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大驚失色,急忙下令全軍后撤,立刻退出金華城的箭射范圍。
    說來容易,可做起來哪那么簡單,數十萬人,單單的傳達軍令都得要好一陣子,而且人員太多,突然撤退,士卒們都亂成一團,你推我,我擠你,不少人被撞倒在地就再也沒爬起來,被己方的士卒踩成肉餅。
    唐寅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再次取得奇效,四十萬的寧軍后隊變前隊,迅地潰敗下去,尤其是前軍,當其沖的受到箭射,死傷者無數,等寧軍退出射程之后,再看金華城的城外,尸橫遍野,旗幟、武器散落滿地,只這一會的工夫,折損于箭陣中的寧軍就有數千之眾。
    以箭射而聞名于世的寧軍竟然在對方的箭陣中吃了大虧,穩住陣腳的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勃然大怒,當即傳令,全軍列出戰斗方陣,立刻攻城。
    反應過來的寧軍在戰家兩兄弟的指揮下,開始迅調整,一塊塊整齊的方陣在短時間內布好,前軍在前沖鋒陷陣,中軍隨后,以箭陣壓制敵人,后軍留守殿后,并做補充支援之用,原本松懈的四十萬的寧軍只是在眨眼工夫就變成一臺龐大又精密的戰爭機器,前后呼應,攻守兼備。
    轟!轟!轟!
    前軍最先開始向前推進,數萬的寧軍身著統一的鋼盔鋼甲,鋼制的盾牌高舉過頭頂,遠遠望去,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來的光芒刺人眼目,聲勢驚人。
    等快接近金華城的射程,全軍停止前進,前方士卒向左右一分,從人群中沖出一騎,馬上將領身罩黑色靈鎧,手中提有一根長長的狼牙棒,這人沖到兩軍陣前,用手中的狼牙棒遙指城頭,大聲喝道:“爾等小人,暗中偷襲我家將軍,算什么本事?有種的就出來與我光明正大的大戰一場!”
    寧將說己方是小人,風軍們聞言都差點氣笑了,這真是惡人先告狀。沒等旁人說話,上官元讓已拉過戰馬,對唐寅說道:“大人,我去戰他!”
    唐寅想了想,也好,由上官元讓去滅滅敵人的威風,長長己方的士氣,更利于防守,他點頭應道:“元讓,寧軍可不是鐘天的部眾,你可要多加小心!”鐘天手下無大將,風國那些靈武高強的大將基本都被他軟禁起來,但寧軍可不一樣,軍力鼎盛,戰將如云,高手眾多。
    上官元讓一笑,翻身上馬的同時,說道:“大人放心,取此賊級,我去去就回!”說著話,他喝令士卒,打開城門。
    他一個兵都未帶,單刀匹馬便沖出城池,看清楚寧將所在之處,直接催馬奔了過去。
    見風軍還真敢派人出來迎戰,那員寧將冷哼一聲,也催馬迎了過去,照面之后,他連上官元讓的名姓都未問,舉起手中的狼牙棒,對準上官元讓的腦袋,惡狠狠地砸了下去,大吼道:“我要你為我家將軍償命!”
    上官元讓不急不忙,散靈氣,罩起靈鎧,隨后,將手中的三尖兩刃刀向上一舉,硬接對方的棒子。
    當啷啷!咔嚓!
    先是一聲刺耳的鐵器碰撞聲,緊接著便是骨頭破碎的脆響聲,再看場內,上官元讓竟然被寧將的一記重棒砸沒了,向下,原來上官元讓已站到地上,他跨下戰馬的四條腿以及馬腰都折了,七孔流血,當場畢命。
    一匹生龍活虎的戰馬竟被對方一棍之力給活活震死,骨骼俱碎,可見這寧將的力氣有多大。上官元讓倒是沒什么樣,站起地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戰馬,暗道一聲可惜。這時,那寧將把手中的狼牙棒一轉,居高臨下,以棒尾狠刺上官元讓的心口窩。
    等對方的棒尾馬上要刺到近前的時候,上官元讓連頭都未抬,手中的刀信手一揮,正撞在棒身上,當啷,隨著一聲脆響,狼牙棒被硬生生碰了出去,隨后,他抬起頭,仰視寧將,冷聲說道:“要比力氣,我奉陪!”說著,他雙膝微曲,接著,挺身縱起,他這一跳,原地蹦起兩米多高,越過寧將的頭頂,當身形下落之時,雙臂運足力氣,全力劈下一刀。
    轟——這一刀,力道之大,都出沉悶的破風聲,并不刺耳,但卻象一塊無形的石頭壓在人的心頭讓人喘不上氣。那寧將大驚,不敢怠慢,急忙橫棒招架。
    當啷啷——上官元讓的全力重刀哪是這員寧將能招架得住的,就在雙兵碰撞到一起的瞬間,寧將跨下戰馬應聲倒地,而寧將如同脫膛的炮彈,直接向后方彈射出去,足足飛出五、六米遠,才撲通一聲摔落在地。
    寧將趴在地上,沒等爬起身,哇的一聲先噴出一口鮮血,血水順著靈鎧的眼孔汩汩流出,再看他的雙臂,已經違反常理的扭曲到別處,看得出來,他雙臂的骨頭都斷了,只是還有皮肉相連罷了。
    上官元讓拖著三尖兩刃刀,慢步走到寧將的近前,舉目瞧瞧前方的眾多的寧軍,隨后手中刀高高舉起,單臂一揮,撲,寧將斗大的腦袋應聲而斷,猩紅的鮮血噴射,濺在上官元讓的白色靈鎧之上,顯得格外的刺眼。
    只一招,上官元讓便取了寧將的性命,寧軍們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偌大的寧軍陣營,安靜的鴉雀無聲,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人們睜著驚恐的眼睛,呆呆地看著在兩軍陣前拎著斷頭耀武揚威的上官元讓。
    對方一刀斬殺己方一員大將,寧兵快地把消息傳回中軍,戰無雙和戰無敵聽完同是一驚,仗還沒有真正開打,己方已損失兩員戰將,霸占金華城的風軍究竟是些什么人?難道真是天淵軍的主力到此不成?
    戰無敵抓起自己的紫電幽光刀,對戰無雙說道:“大哥,讓我出戰,會會敵將!”
    “哎?”戰無雙可比自己兄弟沉穩許多,他擺擺手,說道:“無敵,身為主帥,怎能輕易出戰?!”戰無雙和戰無敵是親兄弟,但兩人的年紀相差懸殊,戰無雙足足比戰無敵大上十歲,他文武雙全,為人謹慎,又深識統兵之道,極善用兵。而戰無敵謀略雖不如兄長,但卻是靈武天才,只十多歲的時候便已聞名于寧都良州城,二十歲時靈武已越兄長戰無雙,雖不敢說其靈武在寧國是數一數二,但排進前三名肯定不成問題。
    聽聞大哥的勸阻,戰無敵把手中刀又慢慢放了下去,對自己這位兄長他是尊敬得很,言無不從。他問道:“大哥,那你說怎么辦?”
    戰無雙一笑,手指金華城,說道:“金華城并不大,里面的駐軍也不可能太多,敵軍的數量充其量也就在十萬左右,不必與其逞匹夫之勇,傳令下去,全軍進攻,拿下金華城!”
    “好,大哥,聽你的!”戰無敵側頭對周圍的將領下令道:“全軍進攻,今晚天黑之前,務必拿下金華城,不然的話,全軍停灶,誰都別想給我吃飯!”
    “是!”眾將們咧著嘴,紛紛領令而去。
    戰無雙想攔阻,手已經抬起,但最終又落了下去。學會治兵之前得先學會如何愛兵,而戰無敵的性子太急,不懂得體貼下士,只是當著眾將的面不好駁兄弟的面子,戰無雙也就由他去了。
    眾將領們紛紛把進攻的命令傳達下去,四十萬的寧軍齊齊動。
    上官元讓提著寧將的人頭還想在城外再戰一會,但城內的唐寅怕他陷入敵陣當中撤不出來,立刻令人鳴金,讓上官元讓撤回來。
    上官元讓不聽別人的指揮,但對唐寅的命令倒是十分服從,雖然有些不甘心,還是乖乖退了回來。
    見到唐寅之后,他把寧將的級往地上一扔,散掉身上的靈鎧,笑道:“大人,怎么樣,取敵將人頭如探囊取物!”
    唐寅現在可笑不出來,寧軍已經開始大舉攻城,對寧軍的戰斗力,他早有體會,尤其是對方的箭陣,異常厲害,己方將士能不能頂得住寧軍的猛攻,他心中也沒底。
    他沖著上官元讓點點頭,說道:“元讓辛苦了,現在寧軍開始攻城,我們上墻。”
    看唐寅笑的勉強,上官元讓猜出他在擔心己方的防守,他拍拍胸口,仰面一笑,說道:“大人盡管放心,有我在,寧軍絕對殺不進城里!”
    唐寅咧嘴笑了,他就喜歡上官元讓不管什么時候都信心十足的樣子,這不僅能帶動下面士卒的士氣,也能影響到自己的情緒。
    他雙目瞇起,嘴角上揚,幽幽說道:“對!我們要讓寧軍知道,什么叫做迎頭痛擊!”
    “哈哈——”上官元讓大笑,跟隨唐寅,快地登上城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