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05

  (2o5)唐寅在城頭看著己方士卒打掃戰場,風軍們把無頭的寧兵尸體齊齊推到城下,同時把己方陣亡和受傷的士卒搬運回城內。
    草草清算下來,此戰風軍陣亡的士卒也過兩千多人,受傷的人員更多。唐寅正在城頭巡視,一位名叫邵陽的兵團長飛快跑過來,見到唐寅之后,先是手施禮,隨后急聲說道:“大人,我軍軍醫不足,許多受傷的兄弟無法得到醫治,這可如何是好?”
    唐寅聞言,皺了皺眉頭,垂沉思片刻,說道:“去找鄧宣,讓他幫我們想辦法!”既然己方的軍醫不夠用,那么金華城內總該有大夫吧,現在也只能請城內的大夫出來幫忙頂一頂。
    “明白了!大人!”邵陽答應一聲,飛步而去。
    金華城的大夫雖然不多,但也不少,鄧宣接到唐寅的命令后,沒敢耽擱,立刻派出手下的家丁分頭去請大夫,時間不長,還真被他找來二十多名醫者,有了這些人的幫忙,確實解決天淵軍的燃眉之急,不管是輕傷還是重傷的士卒,都得到及時的醫治,最大限度地保存了天淵軍的戰斗力。
    這時,鄧宣也從家里出來,號召全城的百姓,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幫風軍加固城防,準備伙食。
    對鄧宣的表現,唐寅很滿意,有了城內百姓的協助,他也抽出時間,去探望己方受傷的士卒。
    在城墻的后面,風軍臨時搭建帳篷,里面住著的都是重傷號。帳內燈火通明,軍醫和大夫們來回穿梭,忙碌異常,空中飄蕩的濃濃的藥味和血腥味。重傷的風軍有數百人之多,長長的營帳之內不時傳出痛苦的聲。
    唐寅暗暗嘆口氣,戰爭就是這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不到最后,誰都不知道誰會成為贏家。今天下午一戰雖然頂住寧軍的進攻,但唐寅也看出寧軍沒有使出全力,僅僅是派前軍出擊而已,三十多萬的中軍和后軍都沒有參戰,另外,寧軍也沒有動用攻城器械,想必明日之戰,將會比今天更加艱苦。
    屆時己方兄弟還能不能頂得住呢?唐寅表面上平靜,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他信步走到一名受傷的年輕士卒近前,低頭看了看,這名士卒雙腿俱斷,鮮血將包扎傷口的布條都透了,臉色蒼白,身子抽搐,眼睛大睜,已不能視物,若是在現代,或許還有辦法醫治,但是在這個時代,已是回天乏術。
    唐寅是出身,看到的生生死死太多了,一個人身負重傷后有沒有可能存活下去,他一眼便能看出來。
    救治這名士卒的是位年歲不大的女醫者,她忙著給這個士卒灌止痛藥,又把被血透的布條撤掉,重新敷止血藥,再纏上新的布條。她動作熟練,臉上也沒有慌張的神情,顯然經驗豐富。
    唐寅看了一會,上前把女醫者的手腕抓住,搖頭說道:“不要再浪費藥了,把藥留給值得去救的人。”
    女醫者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揮動臂膀,把唐寅的手狠狠甩開,轉頭正視唐寅,質問道:“你這叫什么話?難道他不值得去救嗎?他現在還沒有死!”
    唐寅向來愛護麾下的士卒,如果還有辦法醫治,又怎么可能會上前攔阻?!他輕嘆口氣,看向那名士卒,幽幽說道:“你救不活他。現在藥材寶貴,與其用在將死之人的身上,不如拿去給那些還可以救治的人。”
    唐寅的話顯然激怒了女醫者,她瞪大眼睛,大聲說道:“既然我是大夫,就應該救死扶傷,豈有見死不救的道理?”
    回復
    異能者
    犇牛牛犇
    位粉絲
    樓
    聽到爭吵聲,一名上了年歲的中年醫者快步走了過來,先女醫者,再瞧瞧面容冷漠的唐寅,疑問道:“小蕾,生了什么事?”
    到中年醫者,女大夫臉上的怒氣稍微平緩了一些,她指了指唐寅,說道:“這個人阻止我救人!”
    唐寅苦笑,阻止她救人是為了節省藥材救治更多的人&.>,這么簡單的道理為何還不明白?他現在沒有心情去與她爭論,只是聳聳肩,轉身向外走去。
    中年醫者并不認識唐寅,不過看他身上的穿著,也猜出肯定是風軍的將領,他快步追到唐寅身邊,拱手施禮,問道:“將軍是……”
    “唐寅。”唐寅淡然回道。
    “啊?”中年醫者和那位年輕的女大夫都是一驚,他二人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白面俊秀的青年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淵郡郡。中年醫者先是愣了一會,急忙屈膝跪地施大禮,同時說道:“唐大人,小女年輕,不明事理,如果剛才有得罪大人的地方,還望大人多多海涵!”
    唐寅把中年醫者攙扶起來,含笑說道:“大夫客氣了!”說著,他那名年輕的女醫者,感覺確實和這位中年醫者有些相象,原來是父女倆,難怪她的醫術如此純熟。他正色說道:“今天的戰斗只是和寧軍剛剛接觸,接下來的戰斗也將更多更激烈,受傷的兄弟也會大大增多,屆時需要準備大量的藥材救治,如果現在不能節約用藥的話,日后很多受傷的兄弟將無藥可救,那你現在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殺人。”
    女醫者身子一震,看著唐寅,久久無語。
    唐寅看向那名奄奄一息的士卒,繼續道:“他是我的同袍兄弟,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活下去,這個道理,希望你能明白!”說完話,他又深深看了女醫者一眼,然后走出大帳。
    晚間,唐寅和上官元讓、五名兵團長一起吃過飯后,正在討論接下來的對敵之策,這時,鄧宣帶著金華城的幾名官員來了,見到唐寅之后,眾人紛紛施禮問好,隨后,鄧宣問道:“唐大人,晚上尊駕在哪里休息?”
    唐寅一笑,說道:“住在營帳里就好。”
    鄧宣說道:“現在城主已經跑了,城主府也空出來了,唐大人和幾位將軍何不到城主府去下榻?那里的條件比營房要好得多,而且我和幾位大人還準備了歌妓。”
    唐寅暗嘆口氣,現在大敵當前,哪還有心情去尋歡作樂?何況不知道寧軍晚上會不會動偷襲,他想走也走不開。
    沒等唐寅說話,上官元讓已立起眼睛,怒視鄧宣等人,怒聲喝道:“我們是來這里和寧軍打仗的,不是來玩樂的,你等若是再敢擾亂軍心,我要你們的腦袋!”
    官元讓一席話,把鄧宣等人都嚇了一跳,兩腿軟,不約而同地跪到地上,連聲說道:“唐大人,上官將軍,我……我等可沒有擾亂軍心的意思啊……”
    “哼!”上官元讓冷哼一聲,還要訓斥幾人,唐寅已伸手把他攔住,不管怎么說,鄧宣等人都是出于好意,己方就算不接受,也不至于難為人家。
    他走上前來,把鄧宣幾人扶起,笑呵呵地說道:“幾位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現在大敵當前,我等還是留在軍營的好。”
    “是、是、是!”鄧宣等人再不敢多說什么,連連點頭應是。
    其實當時民風開放,地方官為過往的官員、將領準備歌妓以供玩樂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走鄧宣等人,唐寅環視眾人,咧嘴一笑,說道:“鄧大人在為我們著想,我們應該感激人家才對。”
    五名兵團長全都樂了,上官元讓只是聳聳肩,沒有說話。
    唐寅繼續道:“等我們退了寧軍之后,大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現在可不行。”頓了一下,他話鋒一轉,切入正題,說道:“現在寧軍已圍城扎寨,如果我預料不錯的話,明日寧軍就會全面圍攻金華城,甚至還會動用威力巨大的攻城武器,各位要做好心理準備!”
    “大人盡管放心,我等自會拼死御敵,絕不退后半步!”
    “恩!”唐寅點點頭,沉吟片刻,說道:“敵人若全面圍攻,我軍便不能只守正面,必須得分散人力,分守金華城的四面。”
    眾人齊齊點頭,這時候上官元讓反應到快,立刻說道:“大人,我守南面。”
    南面是金華城正面,也是寧軍來的方向,現在寧軍的中軍帳就位于南營,等到攻城的時候,南面肯定是雙方交戰的重點。
    由上官元讓來守南側,唐寅有些顧慮,上官元讓勇猛無敵,但對寧軍了解不多,迎擊對方的主力,弄不好可能會吃對方的虧。
    想到這里,他搖搖頭,說道:“南側還是由我來親自鎮守為妥。我率一萬兄弟鎮守南面;元讓,你率一萬兄弟鎮守東側城墻,那邊也應該是寧軍進攻的重點之一;智宸和白杰兩位將軍率一萬兄弟鎮守北面,戴強和武柏兩位將軍率一萬兄弟鎮守西面,邵陽將軍則率其余兄弟留守城內,以做增援之用,哪邊告急邊增援哪邊。”
    眾人聽完之后,相互,齊齊手說道:“是!大人!”頓了一下,邵陽又不無擔憂地問道:“大人只率一萬兄弟鎮守南門,是不是有些太勉強了。”
    唐寅毫無畏懼地一笑,輕松說道:“我若抵擋不住,自然會找你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