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06

  (2唐寅把己方的人力做了適當的安排,隨后令眾人各回住處去休息,他自己則上到城墻上,眺望寧軍的大營。【】
    寧軍大營這時候很安靜,零星能看到燈火的移動,那是巡邏的寧兵在走動。
    他邊看也邊琢磨,今天下午的攻城,寧軍為何沒動用大型的攻城的器材,如果說剛開始沒想到動用,但后來已打的異常艱苦,為何還不用?而且從那些被他所殺的寧兵記憶中也找不到攻城器械,唯一的解釋就是目前寧軍中并無大型的攻城武器。
    想到這里,他眼睛頓是一亮,難道,寧軍嫌攻城器械太笨重而沒有隨軍攜帶,現在已落到后方了?若真是這樣,己方再能半路截殺,打掉寧軍的攻城武器,那可對己方的守城大大有利。
    唐寅直到現在仍記在潼門一戰時,寧軍所使用的投石機,它射出來的石塊連箭垛都能砸碎,威力異常巨大,寧軍若是動用這種東西攻城,對己方的威脅就太大了。可是現在寧軍已經把金華城團團包圍,自己不可能派人出去半路截殺,唯一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自己。
    他站在城頭上眼睛連轉,沉思片刻,他打定了主意,轉身向身后的侍衛們擺下手,下了城墻,回到自己的營房里。進來之后,他可沒有休息,而脫掉自己身上的盔甲,只著便裝,悄悄出了營房。
    沒有和任何人打聲招呼,他施展暗影漂移,先是閃到城頭上,接著片刻都未耽擱,再次施展暗影漂移,身形已出現在城墻外面。
    其實想混出寧軍的大營,以暗影分丨身最為適合,不過唐寅的主要目的可不僅僅是混出去,而是要半路截殺寧軍的輜重,這還不知道要走多遠的路,他擔心自己的分丨身難以維持那么遠的距離,所以才親自出動。
    此時的金華城外,到處都是沒來得及收拾走的寧軍的尸體,橫七豎八,鋪了滿地。唐寅閉上雙眼,當他再睜開時,雙只漆黑的眼眸已變成幽幽的深綠色,在夜色中顯得格外詭異。
    他環視周圍,確認沒有潛伏的寧軍暗哨,這才翻動尸體,從尸體上取下適合自己身材的盔甲,并穿戴在身上。等把盔甲穿戴整齊后,唐寅瞇縫眼睛瞄了瞄寧軍的大營,沒有悄悄潛伏過去,完全是施展暗影漂移,從一個暗處直接閃到另一個暗處,神不知鬼不覺的接近到寧軍大營的寨墻附近。
    他趴在草叢中,一動不動,同時散出暗之靈氣,將自己的周身完全包裹住,凝而不散,遠遠看去,如同一塊巨大的石頭,一隊巡邏的寧兵直接從他身前的不遠處走過,連看都未多眼。
    等寧兵的巡邏隊過去后,唐寅回收靈氣,蹲在地上,身子瞬間到了營寨的寨墻前,沒有任何的耽擱,隨之又閃到寨墻之內。
    進入到了寧軍大營,唐寅不再隱藏形跡,而是光明正大的走出來,與此同時,他化出暗影分丨身,兩人同穿寧兵的盔甲,身跨寧兵的佩劍,一前一后,象普通巡邏的士卒一樣穿在營寨之間。
    唐寅和分丨身心意相同,之間無需交談,分丨身便明白唐寅想要做什么。二人正向前走著,前面迎面走來三名巡邏的寧兵,唐寅眼睛頓亮,分丨身會意,雙手慢慢背到身后。
    當雙方擦肩而過,相互點頭致意時,唐寅突然收住腳步,笑問道:“三位兄弟是哪個兵團的?”
    那三名寧兵紛紛收住腳步,笑答道:“我們是第六兵團的,你倆呢?”
    “第十一兵團。”
    回復
    異能者
    犇牛牛犇
    位粉絲
    樓
    “哦?”三名寧兵相互,皆咧了咧嘴::圍上前來,說道:“今天下午你們是攻城的主力,聽說死了不少弟兄。”
    “恩!”唐寅臉上露出悲色,幽幽說道:“很多弟兄都再也回不了家鄉了。”
    “兄弟也別難過,戰將軍已經說了,今天晚上,最遲到明天早上,攻城武器就能運到軍中,等到時我們再攻城,定能打的風軍屁滾尿流,為陣亡的弟兄們報仇雪恨!”三名寧兵不疑有它,還在好心的勸唐寅。
    聽了他這話,唐寅眼睛精光頓現,笑瞇瞇地說道:“兄弟知道的事情不少,對我很有用處,就把你所知道的全部都讓給我吧!”
    那名寧軍沒搞懂他這話是什么意思,目露疑惑,可就在他愣的瞬間,唐寅手腕猛然晃動,彎刀已出現在掌中,毫無預兆,手臂猛的向外一揮,只聽撲的一聲,在他右手邊的那名寧兵的喉嚨被鋒利的刀刃割開,鮮血噴射,那寧兵連聲都未吭一下,當場就癱軟在地上不行了。
    別看唐寅現在已不具備靈氣,但一身的好功夫還在,出手之快,讓人防無可防。
    另外兩名寧兵大驚失色,張大嘴巴,剛要大叫,唐寅的暗影分丨身已不知何時到了二人的近前。兩名寧兵嘴巴張的很大,卻一句話也喊不出來,低頭再看,只見對方的雙手竟然化成兩把黑漆漆的刀子,直直兩人的心臟,刀身之上,還隱隱覆蓋著閃爍藍光的火焰。
    撲通!
    分丨身抽刀,兩具尸體雙雙倒在地上,分丨身看著地上的尸體咧嘴笑了,抬起手刀,了上面的血跡,隨后甩了甩雙臂,將其覆蓋上黑暗之火的死亡燃燒,化掉三名寧兵的尸體,拿起剩下的盔甲、衣物,塞到旁邊營房的后面。
    通過三名寧兵的記憶,唐寅已然確定,現在寧軍大營里確實沒有大型的攻城器械,而這些武器正在運來的途中,據說押運的寧兵并不多,具體數量是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唐寅想了想,收起手中的彎刀,掉轉方向,向馬圈走去。
    有了寧兵的記憶,唐寅對寧軍大營的結構雖然算不上了如指掌,但也有大致的了解,他和分丨身步履飛快,沒走多長時間,就接近到寧軍營地的馬廝。寧軍和風軍一樣,并沒有成熟的騎兵兵團,馬匹也不是很多,其中大半都是將領的戰馬,還有一部分是歸探馬所用。
    唐寅和分丨身走過來,負責馬廝的幾名寧兵立刻上前攔阻,打量他二人的同時,問道:“有什么事嗎?”
    “我們用馬!”唐寅不動聲色地含笑說道。
    “可有指令?”
    “沒有!”唐寅回答的干脆。
    “沒有?你拿我們開心是不是……”
    聞言,幾名寧兵怒火中燒,紛紛圍住唐寅,擼胳膊挽袖子,看樣子唐寅要是不說清楚他們就要動手似的。不用他們動手,暗影分丨身已經先行動了。分丨身的雙手化成兩把長長彎彎的手刀,身形好似一股旋風,從幾名寧兵的身側一閃而過。
    就這一走一過之間,幾名寧兵連聲都未哼一下,身體消失,化為煙霧,只剩下盔甲和兵器散落在原地。暗影分丨身仰面,將空中的靈氣吸食干凈,這才跟隨唐寅走進馬廝里。
    兩人,或者尊一分丨身,在眾馬中挑選出兩匹最壯的戰馬,拉出馬廝,隨后雙雙上馬,直向南營的后門跑去。
    通過寧兵的記憶,唐寅知道戰無雙和戰無敵這兩兄弟都是靈武高強之人,尤其是后者,修為高深,在寧國屬前三名的靈武高手,另外二人身邊還有大批的武將、侍衛以及眾多的靈武學院的學員,不容易對付,小心起見,避開中軍帳,繞路而行。
    寧國的學院風氣很重,不僅有署名的靈武學院,還有眾多的書院、軍事學院,為寧國的軍政兩界輸送人才,這也是寧國由弱轉強的根本。
    唐寅和分丨身騎馬直奔寧軍大營的南后門,二人的馬都很快,等接近大門的時候,唐寅大聲喝道:“將軍緊急軍令,開寨門!”
    守南后門的寧兵不知道怎么回事,不過只見二騎的急,便知道軍機重大,沒敢耽擱,急忙打開寨門,給唐寅二人放行。
    片刻都未停頓,唐寅和分丨身直接催馬穿門而過,揚長而去。
    等離開寧軍大營,唐寅松了口氣,直到這時,他才收回分丨身,自己騎著一馬,順便還牽著一匹空馬,做自己的備用,快馬加鞭,向南方飛馳。
    寧軍的輜重都在后勤部隊中,接到戰無雙的軍令后,后勤部隊加快行軍度,此時距離寧軍大營已然不遠了。
    正向前走著,突見前方奔來兩騎,一馬有人,一匹馬是空的,騎士所穿的衣服正是寧國的軍裝。
    負責后勤的將領催馬迎出來,等唐寅快到近前時,他大聲喝問道:“兄弟停馬!可是戰將軍派來傳達將令的?”
    “沒錯!”唐寅答應一聲,可絲毫沒有勒住戰馬的意思,度不減,風馳電掣般沖到那寧將的近前,還沒等后者看清楚怎么回時,唐寅已抽出雙刀,并攏到一處,手臂揮動之間,鐮刀的鋒芒已直奔寧將的脖頸而來。
    “啊?”寧將大吃一驚,他做夢也沒想到己方的‘傳令兵’竟然會向自己突下,而且出招還這么快,簡直如同閃電一般。
    他本能的大叫一聲,低頭閃躲,慌亂之中,伸手去馬鞍橋上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