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07

  寧將此時再想拿武器,和唐寅對戰,已然太晚了,明明看對方離自己還有段距離,可就在他的手指碰到武器的瞬間,對方竟然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半空中,手中刀也順勢插入他的心口窩。【】
    “哎呀!”寧將慘叫一聲,翻身落馬,唐寅也順勢落在地上,抽出鐮刀,舉目前望。寧軍的后勤隊伍規模很大,不僅僅是運送攻城器械,其中還有糧草、物資等物,隊伍龐大,只是寧軍士卒確實不多,其中大多都是穿著便裝的普通風國百姓。
    唐寅看罷,大聲喝道:“凡風國百姓,迅離開,如若不然,一律殺無赦!”
    隨著他的喊聲,整個隊伍一陣大亂,百姓們即不是寧人,也不是軍人,自然不愿意跟著寧兵去戰斗,聽完唐寅的話,尖叫著四散而逃,周圍的寧兵則大呼小叫的向唐寅圍攏過來。
    無論哪個國家哪支軍隊,負責后勤的士卒沒有兵強馬壯的,里面大多都是些老弱病殘,或是貪生怕死的士卒走后門近來的,寧軍當然也不例外。此時寧兵雖有上千人之多,但叫的厲害,真正上來進攻的人卻沒有幾個,而且主將已死,無人指揮,不少士卒連敵人是誰、數量有多少都沒看清楚,先逃到官道兩側的林子里躲避起來。
    唐寅身罩黑色鱗片般的靈鎧,手持長長的黑色鐮刀,手臂揮動之間,靈波激射,擋在他面前的十數名寧兵應生倒地。
    交戰時間不長,已有數十名寧兵死在他的手里,見來人厲害異常,寧兵急忙拿出信彈,點燃火捻,隨著嘭的一聲悶響,一道煙花沖入云霄,在高空中爆炸開來。黑夜中,那在半空炸開的煙花顯得格外醒目刺眼。
    唐寅看罷,暗叫一聲糟糕,此地距離寧軍大營不遠,只怕用不了多久寧人的大隊援軍就會趕來,那時自己再想搗毀對方的攻城輜重可就難上加難了。想到這里,他急揮數刀,連續掃出四記靈波,將自己周圍的寧軍打退,緊接著,他身上的靈鎧散去,手中的鐮刀也恢復成兩把普通的彎刀,而在他身邊竟憑空出現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
    周圍的寧兵們不了解暗系靈武,也沒見過暗影分丨身,此時皆被眼前的奇景驚呆嚇傻了,一時間也忘記繼續圍攻唐寅。
    他們在愣,可是唐寅和暗影分丨身都沒有閑著,后者的雙手化成兩把彎彎長長的手刀,沖入人群中,如虎入羊群一般,所過之處,寧軍無不紛紛倒地,他的目標可不是這些寧兵,而是寧軍隊伍中的那些輜重。
    他身形如電,殺出一條血路,快地沖出人群,先來到一臺投石機近前,身形高高躍起,下落時手刀也狠狠劈了下去。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脆響,投石機的木架應聲而斷,龐大的體架也隨著傾斜倒地。
    這些攻城武器大多都是木制,架不住靈兵的硬砍硬劈,一臺投石機只頃刻工夫就被暗影分丨身劈了個稀碎,寧兵想上前攔阻,可是零星幾個寧兵上來都擋不住分丨身的一刀。寧兵們拿暗影分丨身沒辦法,把矛頭全部指向了唐寅。
    此時唐寅體丨內靈氣已空,只能憑借單純的功夫去抵擋眾多的寧兵。雖然無法使用靈武,又面對上千的敵人,但唐寅毫無懼色,臉上反而露出嗜血的嘲笑,他手持雙刀,迎上撲面而來的寧兵。
    唰!
    一名寧兵率先沖到他的接前,手中鋼劍猛劈唐寅的腦袋,后者身形提溜一轉,如泥鰍似的,滑步到了寧兵的身側,手中刀順勢在他的面前掃過。嗖!唐寅的出刀依然是奇快無比,那名寧兵連看都未看清楚,只是聽到了風聲,接著,血霧由他的喉嚨處噴出,人也隨之無力摔倒。
    在他倒地的同時,又沖上來十多名寧兵,手中拿著清一色的長矛,齊齊刺向唐寅的前胸和小腹。唐寅憑借靈巧又詭異的身法,讓開鋒芒,等對方一擊不中要收矛的時候,他出手如電,搶先收臂,以胳膊肘夾出一根長矛,同時另只手臂全力向前狠刺。
    撲!
    彎刀直接貫穿對方胸前的鋼甲,深深刺入到體丨內,那寧兵慘叫一聲,倒退數步,一頭栽倒。其他寧兵見狀又急又氣,吼叫著再次動齊攻。這回的攻擊來自四面八方,唐寅閃躲的空間不大,他低喝一聲,身形躍起,人在半空中,以一名寧兵的頭頂為支撐點,猛的用力一按,使其身體直接從這寧兵的頭頂跳過,同時也避開了寧兵們的合力一攻。落到那寧兵的背后,他片刻都未耽擱,雙刀齊齊插進那人的后腰,推著他的身體沖出去,撞向其他的寧兵,趁著對方混亂之時,唐寅連出數刀,或挑或刺,或劈或砍,連續殺倒六、七名寧兵。
    這是實打實的肉搏戰,沒有靈武,只憑個人的身手,在這樣的情況下,唐寅仍是銳不可擋,連續殺掉十多名寧兵,而且不出手則已,出手就致命,這讓寧兵對他的畏懼更深。
    有唐寅的真身拖住眾多的寧兵,暗影分丨身進展順利,幾乎未受任何的攔阻,便把寧軍運送的投石機、沖車、霹靂車等巨型輜重砍了個稀巴爛。隨后他又閃到一名手持火把的寧兵身旁,手臂揮動之間,那寧兵的腦袋便被削掉大半,沒等尸體倒地,暗影分丨身一把搶過他手中的火把,沖到對方的糧車前,逐個放火。
    糧草都是干燥之物,即使不澆火油也是粘火就著,糧車著火,拉著糧草的馬匹立刻就毛了,象沒頭蒼蠅似的四處亂跑,許多寧兵閃躲不及,被受驚的馬匹撞個正著,翻滾出多遠,此時整個寧兵陣營就更亂了,人喊馬嘶,火光沖天,糧草燒焦的氣味充斥全場。
    等暗影身份把全部的糧車都點著之后,唐寅已與周圍的寧兵們血戰許久,地上橫七豎八躺有上百具寧兵的尸體,而唐寅也殺的渾身是血,原本的鋼盔鋼甲此時已變成紅盔紅甲,也分辨不出哪些是敵人的血哪些是他自己的血。
    暗影分丨身掉轉回頭,加入戰團,隨著分丨身的到來,數百號寧兵再已打不下去了,如果說唐寅是殺人不眨眼的兇器,那分丨身簡直就是能摧毀一切的惡魔、死神。兩只燃燒著黑暗之火的手刀揮舞開來,周圍寧兵無不應聲倒地,尸體疊羅,血流成河,殘肢斷臂散落滿地。
    嘩——原本就戰力不強的寧軍后勤隊無心戀戰,或者說已被唐寅和他的分丨身嚇破了膽,人們尖叫著四散奔逃,其慌張驚恐的神態猶如喪家之犬。
    唐寅裝模做樣的追殺一會,見寧兵都逃遠了,這才收住腳步,返回寧軍的后勤隊。此時偌大的隊伍已找不到一個活人,被破壞的攻城器械一堆堆,而且還受到著火的糧草波及,也開始燃燒起來,整個戰場到處都有火光,到處都在冒著漆黑的濃煙。
    環視一周,唐寅滿意地點點頭,他收起雙刀的同時也順勢收回暗影分丨身。正在這時,忽聽前方腳步聲陣陣,不用看,只聽聲音便能判斷出來有大隊的人馬正在快趕來。想必是接到示警的寧軍援兵到了。唐寅冷笑一聲,心中暗道:可惜你們來晚了一步!
    他沒有逃離現場,而是走到幾具尸體前,側身向地上一倒,躺在尸體中裝死。
    他本就是寧兵打扮,而且渾身上下都是血,不知道內情的人,任誰都看不出來他的真實身份。
    時間不長,一支上萬人的寧兵隊伍趕了過來,帶隊的武將看清楚眼前的慘狀,眼珠子都充血變的通紅,又急又氣之下,怪叫連連,他沖著身后的寧兵們大聲喊喝:“快!快去救火,把糧草統統搶下來!”
    軍不可一日無糧。攻城器械被破壞是小,但糧草絕不能有失。
    寧將指揮手下士卒搶糧,在時,躺在尸體中裝死的唐寅暗皺眉頭,他故意呻吟一聲,身形晃動幾下,原本要上前搶救糧草的寧兵們嚇了一跳,低頭,原來是受傷的己方士卒,人們紛紛圍攏過來,有人大聲喊道:“將軍,這里還有沒死的兄弟!”
    寧將聞言,快地催馬上前,見到‘奄奄一息’的唐寅后,他翻身下馬,抓住唐寅的肩膀,邊搖晃邊大聲質問道:“是什么人偷襲你們?”
    “風軍……是……是風軍……”唐寅有氣無力地回話道:“將軍……快……快追……”
    那寧將眼中兇光頓現,急聲問道:“敵人有多少?向哪里跑了?”
    “敵人不多……但很厲害……我軍抵擋不住……知道我們援軍來了……他們都向那……那邊跑了……”唐寅斷斷續續地說話,同時艱難地抬起手來,顫巍巍地指指西側的樹林。
    “該死的!”寧將放開唐寅,沖兩旁的士卒喝道:“留下五百兄弟搶救糧草,其余人等,都隨我追!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風軍給我揪出來!”說著話,他就要上馬,可抓住馬鞍橋的手猛然頓住,扭回頭來,直勾勾地盯著唐寅,凝視片刻,方疑聲問道:“你是哪個兵團的?你們將軍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