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08

  2o8聽聞寧將的問話,唐寅暗道一聲不錯,這人看上去好象情沖動,但實際上卻謹慎得很,在這么緊急的時刻還能想到核對自己的身份,以防,很不容易。【】
    若換成旁人寧兵,肯定回答不上來寧將的問題,不過暗影分丨身在以靈魂燃燒殺傷寧兵的時候唐寅就已然對他們的身份了如指掌。他連停頓都未停頓,立刻回答道:“我……我是第七兵團后勤隊的,我家將軍是張文張將軍!”
    見他回答的沒錯,寧將這才放下心來,隨之臉上的怒氣更盛,不再耽擱,飛身上馬,并對周圍的士卒大聲喝道:“跟我走!追!”
    “是!將軍!”
    寧兵們紛紛答應一聲,跟隨寧將,一窩蜂似的向樹林里跑去。
    寧將帶領大部分的援軍去追偷襲后勤部隊的‘風軍’,留下來的少量士卒們則開始搶救被燒的糧草。他們出來時可沒有隨身攜帶水,此時大火已起,光靠折下來的樹枝拍打拿能把火拍滅,往往拍了幾下,樹枝也被燎著了。
    人們大呼小叫著,忙的不亦樂乎,這時,幾名寧兵還圍著唐寅,幫他處理傷口,可是在他身上找了好幾遍也沒看到哪有明顯的傷口,幾名寧兵面露迷茫之色,問道:“兄弟,你傷到哪了?”
    唐寅苦笑,說道:“背后……”
    幾名寧軍急忙將他扶坐起來,然后齊齊看向他的后背,傷口沒看到,卻看到唐寅隨身暗藏的兩把彎刀了,幾名寧兵好奇地嘟囔道:“這是什么?”說著話,就伸手去拿,正在這時,唐寅十指彎曲,手掌覆蓋起黑火,雙爪齊出,分別扣住兩名寧兵的面門。
    兩名寧兵連叫聲都未出來,身體丨內的精華便被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化掉,另外兩名寧兵大驚之色,張開嘴巴,剛要大叫,唐寅搶先一步,雙爪扣住這二人的喉嚨,十指微微用力一捏,隨著咔嚓的脆響,二人喉頭軟骨齊齊被唐寅捏碎,絲絲的靈舞也由二人的周身散出來。
    兩具眼睛大張皮膚死灰的尸體軟綿綿倒地,唐寅冷笑一聲,站起身形,整了整身上的盔甲,若無其事的走向那些還在奮力搶救糧草的寧軍士卒,兩把彎如月牙的雙刀不知何時也出現在他的掌中,他臉上掛著嗜血的邪笑,身形猛然加快,從后面沖入寧兵當中,一走一過之間,空中升起兩道長長的血霧,在他兩側的十數名寧兵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要害中刀,頹然倒地。
    嘩——唐寅突然出手,引得寧兵一陣大亂,人們都被唐寅殺模糊了,搞不明白剛才他還奄奄一息的,怎么突然之間就變得生龍活虎一般,而且還反殺起自家兄弟了呢?數百名不知所措的寧兵被唐寅一個人又殺得大亂,四散而逃。
    見火勢已無法阻止,唐寅這才停止追殺,找到自己來時帶來的那匹戰馬,騎上之后,快馬加鞭,直奔寧軍大營。
    ,唐寅連番抽打戰馬,度提到了極至,&1t;更新&1t;..>只過了小半個時辰,便趕回到寧軍的大營。沒有任何減的意思,遠遠的唐寅便已大聲喊叫道:“讓開!快讓開!緊急軍情,吳將軍遇襲!”
    他說的吳將軍是指吳思遠,也就是剛才那位援軍的將領。
    守營門的寧軍聞言都嚇了一跳,不明白今天這是怎么了,己方后勤部隊遇襲也就罷了,怎么剛剛率軍前去增援的吳將軍也遇到了敵人的襲擊?敵人到底有多少人?普通的士卒們哪敢對緊急軍情多加追問,急忙打開營門,放唐寅入內。
    唐寅催馬,穿門而過,直接沖入寧軍大營。
    離開營門有段距離了,唐寅這才勒住戰馬,見前面有隊巡邏的寧兵走過來,他佯裝體力不支,在馬上搖晃幾下,翻身落馬。
    回復
    極品壞蛋
    余干禾山人
    位粉絲
    樓
    幾名巡邏的寧兵看得清楚,急忙跑上前來,見他渾身是血,急聲問道:“兄弟,你受傷了?”
    原本瞇縫著眼睛的唐寅猛的把眼睛瞪圓,干脆利落又底氣十足地說道:“沒有!”說話之間,他的雙掌已抽出雙刀,向左右急揮兩刀,周圍的幾名寧兵只看到刀光閃過,接著,身體便化為了靈霧,地上只剩下無主的盔甲和衣物。
    唐寅翻身從地上坐起,閃爍著幽幽綠光的眼睛謹慎地瞄了瞄四周,看周圍無人,這才把地上散落的盔甲衣物統統收集起來,拉著戰馬,走到一座營房背面的僻靜處,脫下自己身上粘滿鮮血的盔甲和衣裳,并用力擦了擦臉上、手上的血跡,然后換上干凈的盔甲衣服,慢慢從營房后面走了出來。
    他象沒事人似的,在寧軍的大營里穿行,旁到巡邏的寧兵,還主動上前打招呼,聊幾句家常。
    此時的唐寅和寧人無異,連寧人的習慣都被他學的有模有樣,只要不用洞察之術,任誰都看不出來他是的。
    和剛才出去的時候一樣,唐寅還是有意避開中軍帳,繞著大彎向軍營正面的轅門方向走。
    正走著,前面突然傳出吆喝聲,唐寅頗感奇怪,加快腳步。
    又向前走出不遠,只見二十多名身穿寧裝的男女塊空地之上,手中拿著弓箭,看著二、三十步外的木樁相互討論。
    這些寧軍身上的盔甲和普通寧兵沒什么不同,唯一的區別是甲的左上方有一塊暗紅色的標志,若仔細看,能看出那是一頭張牙舞爪的血獅子。
    到這些人,唐寅暗皺眉頭,怎么碰上他們了!
    從寧兵的記憶中他很快便找到這些男女的身份,他們皆是出身于寧國靈武學院的學生,有些是貴族家的子女,有些是具備靈武天分的普通寧人,不過有一點是相同的,這些人的靈武修為都不弱,更關鍵的是靈武技能都十分純熟。
    靈武學院打破門第之見,讓修靈者能學到各個派系最擅長最成熟的靈武技能,并進行系統化的訓練,所以靈武學院的學生所學技能十分龐雜,又可以熟練運用,只要在軍中磨練個幾年,差不多都能蛻變成驍勇善戰的靈武將。
    竟然碰上靈武學院的人!唐寅心里嘟囔一聲,腳步不停,反而走的更快了,不過在路過他們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了嘴唇,這些靈武學員的修為都不差,若是能將其化為靈氣,收為己用,可讓自己收益非淺。
    不過現在深處敵營,不是惹是生非的地方,只能等到日后在戰場上見了!唐寅嘴角揚起,心中冷笑了一聲,另外,他自己也覺得寧國開辦各種學院的風氣不錯,若是這次能戰勝寧軍,自己回到天淵郡,可以效仿寧國,培養人才。
    他正琢磨著,突然聽到有人叫道:“那個誰,你站住!”
    唐寅一愣,不過腳步可未停,還在繼續向前走。
    “喂,我在說你呢!別走了!”人群中走出一名青年,沖著唐寅大聲喝道。
    被人家連叫兩聲,再裝傻可就要露餡了。唐寅停住身,轉回頭來臉上帶著迷惑,看向那名青年的同時還不確定地抬手指指自己的鼻子。
    青年見狀笑了,向唐寅招招手,說道:“說的就是你,你過來!”
    暗道一聲麻煩!唐寅還是慢慢走了過去,環視這些青年學員一眼,含笑問道:“將軍,有什么事嗎?”
    靈武學院的學員還沒有正式編入軍中,對其稱為將軍也只是一種尊稱。那青年滿意地點點頭,隨手從地上揀起一根木桿,遞給唐寅,說道:“你拿著,看到那邊的木樁沒有,你過去,把這個頂到頭上!”
    唐寅雙眉快皺成個疙瘩,不知道這個青年在什么神經。
    見他沒有動,青年不耐煩地催促道:“快點!小心我給你好看!”
    他!唐寅在心里暗罵一聲,干笑著接過木桿,拿在手中看了看,然后向不遠處的木樁走去。走出沒幾步,便聽后面的青年得意洋洋道:“射個死靶子不算什么本事,我們來比比射活人,看誰能把他頭上的木桿射掉!”
    聞言,唐寅在心里把青年的祖宗八代都問候了一遍。不用猜也知道,這青年肯定是靈武學院中的貴族,也只是貴族子弟才能干出這種事,把下面的普通士卒不當人看。寧國是這樣,其他諸侯國也全是如此。
    他正向前走著,這時,一名年輕女郎將他攔住,沒有多看唐寅,而是對青年不滿地說道:“昊焱,你太過分了,如果你射不準,傷到人怎么辦?”
    聽聞話聲,唐寅轉頭打量這名女郎,她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和其他人一樣,身上穿著沉重的鋼制盔甲,不過看上去仍顯單薄嬌弱,向上看,此女的模樣嬌美秀麗,皮膚白凈,五官精致,櫻唇朱紅,清秀可人。
    細看她盔甲之內的衣裝,皆是錦緞材質,可見她也是貴族出身,當然,敢訓斥貴族的也只有貴族。
    那青年聞言非但未怒,反而笑了,輕松地說道:“又菱,他只是個小卒而已嘛!何況以我的箭術,是傷不到他的,難道你對我連這點信心都沒有?”
    “我是說萬一!”
    “不會有萬一的。”
    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引得其他學員紛紛哄笑道:“哎呀,這小兩口又吵架了!”
    女郎玉面緋紅,不過是氣的,而青年卻是一臉的驕傲和自豪。
    推薦1本佳作有鬧書慌的不防。《易筋經》作者更新很度,3月更新了5o萬字,書號:1387!隱居深山中修習煉氣之術的少年,當他破譯出上古煉體之術踏入都市又會掀起怎樣的波瀾?